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三十九章 歌声中的杀戮

第五百三十九章 歌声中的杀戮

    ……

    她的声音,没有使用太多的技巧,并不华丽。然而那仿佛是从灵魂之中吟唱出来的声音,朴质而自然,时而如山涧清泉,湍湍从心间流淌而过,洗涤着沉重和污秽。

    时而又似毫无遮蔽的清冽圣洁光芒,穿透了人类虚伪的躯壳,震荡着那些形形sèsè的灵魂,那些yīn暗,那些肮脏,以及充斥在灵魂之中的那些无穷无尽的yù望。如同在骄阳照shè下的积雪一般,渐渐融化。

    那是来自于她心灵的力量,她散发着无穷无尽正能量的同时。那仿若来自于灵魂深处的宛转倾诉,又在不知不觉间,将人藏在内心最深处的情绪,一点一滴的勾引了出来。

    或忧伤,或痛苦,或懊恼和后悔。

    便是连王庸那实质上有着铁一般坚硬外壳的心灵,也是为之隐隐一颤,被她那如同灵魂共鸣一般的声音,撕开了些微口子。

    那封尘许久,不愿去触及的痛苦而悲伤的往事,点点滴滴的涌上心头。让他以为早已经痛苦的麻木了的心灵,犹如刀割般的疼痛起来。

    而那愁绪,也是不知不觉间被她调动起来。随着她跌宕起伏的美妙歌声,有些融入到了她那来自灵魂深处般的呢喃倾诉。

    她的声音渐而有些淡淡的忧伤,迷惘而不知所措了起来。就像是一个突然之间失去了爱人的天真少女一般,害怕,恐惧,以及那无穷无尽的思念。

    所有融入到音乐之中的人,都清晰无误的感受到了她如同天使外表之下,那一颗有些忧伤,有些茫然。只是苦苦想念着让她爱到无怨无悔的人。

    王庸不知道,这是她的一首从未发布的新歌。就连她最狂热的粉丝,也没有听说过的一首歌。在此之前,安吉尔的那些音乐歌声之中,纯粹而自然,只有对战争的控诉,只有对怜悯的呐喊。

    在所有粉丝的眼中,她是一个天使,一个不属于人间。纯洁无暇的天使。

    但是在华海市首度亮相的这首新曲子之中,却是毫无遮掩的展露了她的另外一面,身为人类少女一般的男女情感。向邻家少女一样的向闺蜜分享而倾诉着,她的欢乐,忧伤。以及她仿若失去爱人一般的痛苦。

    很多人心下诧异,但很快又融入到了她这首新的歌曲里去了。正沉浸于音乐里的那些人们,眼前如同纯爱电影一般,浮现出了一幅幅jīng致而动人的画面。

    这里有她和她心爱之人的点点滴滴,那些美妙到如同纯巧克力一般的快乐甜美画面。也有她独自一人,在百花盛开的花园里月下漫步,甜蜜思念爱人的羞羞涩涩。

    更有她失去了爱人之后。那凄凉而惶惶,潸然泪下的楚楚动人。更有那一直被她藏在心灵最深处,只能独自品尝,默默流泪的思念。

    “呜呜~该死的。要是让我知道是谁伤害了安吉尔,是哪个混蛋那么残忍的抛弃掉就像天使一样的安吉尔。我迈克,一定会让你尝尝迈克愤怒的铁拳。”她的经纪人迈克,在舞台幕后。已经泪流满面。

    他是这首歌曲,唯一听过好几遍的人。但是每听一次。却是会勾起他的伤心和愤怒,让他痛哭流涕一番。而且随之听得次数越多,这种感觉就会越强烈。这一次,显然安吉尔是带着所有的情绪和力量,表达那首曲子,比以前听时,更震撼,悲伤。

    不过,他身为经纪人,也有经纪人自己的想法。以前安吉尔可以说是绝对的清纯玉女派代表,大家下意识的认为,像她这样无论外表还是灵魂,都纯美无暇的如同天使一般的女孩,是绝对不会和男人扯上关系的。

    何况,这首歌还是表达的她的爱恋时的欢乐,失恋之后的忧伤和思念。迈克很担心,这首曲子一旦传了出去,会让她从神坛上跌落下来。

    因为很多狂热的歌迷,根本接受不了心目中纯洁至极的天使安吉尔,竟然也会向凡人一样谈恋爱。彻底颠覆了他们心目之中,安吉尔的无暇形象。

    与她有过争执,但安吉尔非常坚持,迈克不得不妥协。

    好在这首歌,虽然是讲的感情。但是丝毫没有涉及到轻浮的男女情yù,仿佛更多表达的,是那干净清澈的纯爱,以及对失去爱人之后的无尽思念。

    边是在心里恶狠狠的骂着那个负心男子的同时,迈克掀开帘子,用望远镜偷偷瞧着观众们的反应。他们,或者她们,才是决定安吉尔未来是否能保持人气的最直观反映者。

    好在让他很欣慰的是,那些男男女女的听众们,很多都已经闭上了眼睛,沉浸在这首愈发婉转清啼,如泣如诉般的美妙歌声之中。他们脸上或喜悦,或忧伤,或愤怒的表情。代表着他们融入到了安吉尔的情感之中,好多人脸上,已经不知不觉间挂上了泪痕,这可是个好兆头啊。只要回头再编排出一个纯洁而凄美的爱情故事来,或许能让安吉尔的人气再爆上一层楼呢。

    咦?那几个家伙,靠,竟然在这种美妙动人的音乐之中,还去上厕所?而且一个个还面无表情?太可恶了,简直就不是人类,都是些畜生,渣滓。要是人类的话,又怎么会不被如此美妙的情感故事打动?

    就连黑水公司的那些佣兵保镖们,几次三番亲临安吉尔小姐的演唱会后,也成为了她最忠诚的粉丝。这不,几十条来自黑水公司的壮汉们,也都或躺或坐在幕后,聆听而享受着安吉尔的歌声。这可又是一个做安吉尔小姐保镖的福利了,可以聆听她的每一次现场演唱会。

    某个脖子上纹着黑sè毒蝎的白人保镖,正斜靠在了柱子上。戴着墨镜,闭目养神着。好像表现一副对安吉尔的歌声,丝毫没有兴趣一般。

    但是墨镜之下,那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淌下的湿润泪水,却将他深深地出卖了。也许,这首歌让他想起了他曾经美好的初恋和过去,想起了那些单纯和幼稚的年代。

    当然,他心中的那个他,究竟是男是女,那就不为外人所知了。

    蓦然,那黑暗之中,一只粗糙的大手仿若魔鬼一般的向他伸去,动作慢的就像是幽灵。突然,那只手的动作从极慢到极快。猛地捂住了他的嘴,将一个百好几十斤的壮汉,猛地向后一拽。仿佛将他突如其来的的拖入到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微不可查的闷哼声响起时,他脖子上纹着的黑sè蝎子,已经被割开了一条深深地裂缝。脖子上的气管被锋利的匕首切开,鲜血顺着颈动脉飚shè而出。

    任凭他怎么挣扎,也是被人牢牢的控制住,力量正在飞速逝去,十多秒钟后。他停住了呼吸,只有一条腿,仍旧条件反shè的微微抽搐着。

    有人说,临死之前会想到自己最想要见的人。也不知道他在停住呼吸的那一刹那,脑子里究竟是谁的片段?

    但这,似乎只是一个开始。保镖的武器和匕首,被收了起来,向后一扔,已经被黑暗之中的人接手而去。

    幽暗之中,那一双如同恶狼一般的眼睛,又开始冷酷无比的盯向了下一个失去jǐng戒的目标。

    而此时,安吉尔的歌声,似乎也已经到了高~cháo处。那浓郁到令人心痛的思念和几近绝望的无奈,伴随着她纯净如水晶般,极具穿透力的高音,在剧场里萦绕。震撼着人的灵魂,触动着人的心灵。

    可后台的杀戮,却是在继续着。鲜血,在地上流淌着,尸首一个个歪七斜八的躺着。

    “不好~”通过监视器,发现有好些人已经离开,又或是正在离开的同时。信息指挥车里的迟宝宝,瞳孔猛地一缩,在耳麦里低沉的喝道:“所有人jǐng戒,犯罪分子有可能已经行动。一号,一号狙击手听到请回答?”

    但是她连喊了两声,却是无人应答。

    “二号,三号,听到请回答。”迟宝宝一拳头猛地砸在了车壁上,眼神之中露出了愤怒而痛苦之sè:“还有人活着吗?”五个,足足五个狙击手。她在演播大厅的各处,她足足放置了五个狙击手。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回答她了。

    “这怎么可能?”迟宝宝愤怒的叫道:“呼叫陆军的连个营长,立即调动部队,包围大剧场。其余所有在剧场内的人,立即集结,保护安吉尔小姐,立即撤离。武jǐng大队的人,给我堵住正门口。我立即赶来。

    她实在是想不通,自己明明已经做得够好了。为什么,那些恐怖分子竟然还能悄无声息的击杀五个狙击手?要知道,每一个狙击手都是jīng锐。

    迟宝宝不知道的是,每一个黑暗裁决,都是一个魔鬼,一个噩梦。不要说这些没有多少实战经验的特jǐng狙击手了,就算是那些成名高手,也难以阻挡住黑暗裁决的杀戮。

    “好无聊的歌,我要去上个洗手间。”王庸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双手插着兜儿,邪笑嘻嘻的对伊莉贝纱说:“美女,要不要一起?”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