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三十七章 仙女也得守规矩

第五百三十七章 仙女也得守规矩

    …….

    王庸虽然故意咬错了几个发音,但对方一行人,还都是听懂了。      那个伊莉贝纱,却是完全不受挑衅,冷漠的就像是一块冰山。

    理查德爵士倒是想反唇相讥几句,但是见伊莉贝纱没反应,便也老老实实的闭了嘴。心里面忍不住暗自嘲笑了起来,白痴小子,你知道你招惹的是什么人吗?

    压根就不想对王庸恼火了,反正在他眼里,这个身穿保安制服,身上脏兮兮的就像是刚从工地上打工回来家伙,早已经是个死人了。

    “交个朋友好吗,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漂亮的外国女人。对了,我的英语说得好不好啊?我可是边打工,边下苦功夫的。希望有一天,也能成为一个有钱人。”王庸的脸皮厚到了极致,继续搭讪不已。

    “你们贵族都是不理人的吗?”

    “对了,你的胸罩是什么被罩的?我听说外国女人的那里要比我们华夏人大……”

    “大叔~算我求求您了。”苏舞月几yù晕厥着拍了拍额头,哀求道:“我觉得好丢人。”

    连杨兵都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嘴角抽搐不已。究竟是什么样的生存环境,才能让一个人的脸皮厚到如此程度?

    不过,如果是这种人的话,蔡慕云会瞧得上他才见鬼了。肯定是死缠烂打,厚颜无耻达到哄了苏舞月开心而已。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王庸一脸无辜的说:“不是说外国女人都挺开放的嘛,一见面就能开房啊上床之类的,我不就试试运气嘛,反正也不损失什么。对了,尊贵的贵族小姐,你还是处女吗?我这人有处女情结,如果你不是的话。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先生,如果你再sāo扰我的话,我就叫保安了。”以伊莉贝纱那早已经习惯了冷漠,一切都以任务为目的。没有怜悯,没有悲哀等等情绪的她。都已经忍不住生出了一股将这人一把掐死了算的冲动。

    同样想掐死他的还有苏舞月,这家伙,不是说今晚有大行动吗?难道说,这就是他的所谓大行动?不会是准备攻略这个贵族小姐吧?

    ……

    “东风。”

    “杠,我胡了……”

    “秦婉柔,不带你这样的。打个麻将而已。用得着这么赶尽杀绝吗?”戚蔓菁忿忿不平的说:“我这头才刚听牌,还没机会摸呢,你这就杠上开花了。还让不让我们这些劳苦大众活了啊?”

    “那。那,那这把就算了。”秦婉柔微微红着脸低着头说。

    “婉柔,你别听她嘀咕。怎么说好歹也是个跨国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才输这么几个钱就开始叫苦叫穷了?”蔡慕云看不过眼了,打抱不平着说:“看你把婉柔欺负的。你忍心?”

    “我不就是嘴上唠叨两句么。”戚蔓菁抿嘴笑着说:“婉柔你别介意啊,我这人,小时候家里穷惯了,见钱淌出去就忍不住着急,现在这毛病也改不过来。不过,你今晚的手气怎么会这么好啊?简直就是仙女儿附体。让我摸两把。借点仙气。”

    “啪!”

    那是欧阳菲菲一巴掌拍开了她的爪子,星眸横了过去:“少拿这种借口去吃婉柔的豆腐,你这些下流招数。我们早就看穿了。”

    “菲菲,慕云姐。你们这今天都成了婉柔的护花使者了啊?”戚蔓菁满脸幽怨,愁眉苦脸的凄惨说:“合着我戚蔓菁就是一头狼,那么不讨人喜欢?”

    “谁让你整天没个正形的?”欧阳菲菲没好气的说:“你看婉柔姐,多温婉贤惠。讨人喜欢?你呀,就像是个张牙舞爪。吃人不吐骨头的女魔头。”

    “我这外表虽然邪魅,可那都是被这吃人的社会被逼出来的啊,其实,我的心里面可柔软,可贤惠了。菲菲,不信你摸摸。”戚蔓菁凄苦的拉着她的手,往她那鼓胀yù裂的胸口摸去。

    “戚蔓菁,你还能再流……不对,你要再这样子欺负人,回头等王庸回来我让他收拾你。”欧阳菲菲虽然最近被锻炼的脸皮厚了许多,但终究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女人。哪怕没有男人在场,也羞得俏脸绯红,赧然不已。

    “哎哟,菲菲。合着咱们四个就你有男人疼着,可怜我们三个,两个守寡,一个守活寡。”戚蔓菁又开始在唯恐天下不乱的挑事逗非了起来,幽幽的说:“就算你rì子过得小幸福,天天有男人给你暖被窝,你也不用在姐妹们面前可劲儿的炫耀吧?呜呜,我这心里面酸酸的,好想哭。”

    虽然明知道她是故意的,但是蔡慕云和秦婉柔的情绪也是有些低落了起来,各自想着各自的伤心事。

    “戚妖jīng,你看看你惹的事情?”欧阳菲菲微微一顿足,没好气的说:“非得把大家的情绪都弄糟糕了才好吗?你究竟要闹哪样?”

    “姐妹们都羡慕你呢,呵呵,要不,姐要寂寞了,就问你借个老公来用用?”戚蔓菁半开玩笑着说。

    “你要不怕吃亏,我这绝对没意见。”欧阳菲菲无所谓的横了她一眼说:“你也真是的,别整天拿我和王庸寻开心。以你的条件,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啊?”

    “姐妹们就你有男人,不拿你们逗乐拿谁的啊?”戚蔓菁开着玩笑说:“对了,说起王庸。他还在陪着慕云姐的女儿啊?什么时候回来啊,我们几个女人打麻将,这场子实在太素了。没个男人在边上逗逗乐,说两句荤话,牌都打得不过瘾。”

    蔡慕云简直服了她了,在欧阳菲菲面前还能一个劲儿的逗王庸。边拿着牌边说:“舞舞不久前发来短消息说,非要拽着他去看安吉尔的演唱会,估计得十来点才能到家了。戚蔓菁,你要喜欢荤的,自己去酒吧好了,连钱都不用掏,估计就要偶一个排的男人来围着你转。”

    “免了,我戚蔓菁又岂是随随便便的女人?”戚蔓菁娇媚不已的对欧阳菲菲抛着媚眼说:“我就是喜欢菲菲家里的那个良家妇男,这样逗起来才有意思。对了,菲菲。反正咱姐妹情深,不如就共事一夫吧?”

    别看她这些玩笑话说的是放浪形骸,不过心里面也是凄苦的很。她和欧阳菲菲之间的感情,的确很不错。但是王庸,又是她这辈子绝对不可能错过的男人。

    这心里面也纠结的很,总觉得有些愧对菲菲。又深怕她和王庸的事情一不小心暴露了,让她们姐妹反目成仇就不好了。

    这不,趁着机会,可劲儿的开这方面的玩笑。想让欧阳菲菲多些心理准备。如果能让她潜移默化之中,变得能多少接受一些这类的事情,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以说,戚蔓菁这也算是为了未来的幸福,用心良苦了。至于蔡慕云,人家堂堂一区委书记,自是不好胡乱开这种玩笑了。

    “鬼才愿意和你一起呢。”没有男人在场,就几个女人,又是在打麻将娱乐。欧阳菲菲虽然羞赧,说话也是比较放得开。红着脸娇嗔着说:“你这人,比王庸还坏,我们两个岂不是都要被你欺负死?”

    “听说,那个安吉尔很漂亮的。”一直不怎么吭声的秦婉柔,却是低着头,若有所思的冒出了这么一句。

    见其他几个女人,全部都看向了她后,秦婉柔脸红耳赤的急忙说:“我,我也是听学生说的。”

    “我明白了,婉柔这是在替菲菲担心呢。深怕那个歌女安吉尔,把王庸迷得神魂颠倒怎办?”戚蔓菁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婉柔,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秦婉柔轻轻的摇了摇头,继续闷不吭声。

    “我猜,婉柔是怕王庸把那个安吉尔迷得神魂颠倒吧?”蔡慕云开玩笑的笑着说:“王庸要是脑子一发热把人给收了,菲菲你就要多一个妹妹了。”

    欧阳菲菲压根就没往这茬上想,虽然说王庸有时候表现,的确经常让自己刮目相看。可要说能把那个安吉尔勾搭上手,就实在是太夸张了。

    边打着牌边无所谓的说:“如果王庸真有这本事能把安吉尔弄回来做小老婆,我欧阳菲菲认了。”

    “这倒也是,听说那个安吉尔唱歌很好听,这样咱们就不用花钱去听演唱会了。”戚蔓菁也是妩媚娇笑不已的说:“咱们可以直接在家里吩咐说,那个漂亮妞儿,给几位姐姐唱个小曲儿解解闷。”

    这话说的,连蔡慕云都忍不住笑了:“戚蔓菁,你也忒离谱了。人家怎么说都是堂堂伯爵女儿,还是个国际知名偶像,你竟然能这么狠心把人当小妾使唤啊?”

    “这有什么狠不狠心的?入咱们家,就得守咱们家规矩。”戚蔓菁俏眸妖媚,冷艳霸气十足的说:“新来的,就得让她知道知道规矩。别说就是一唱曲儿的了,就算是天上的仙女,也得管咱叫一声姐吧?”

    规矩?咱们家?欧阳菲菲要晕了,轻轻一拍玉额,服了这女人了。代入感这么强啊?她和她之间,啥时候成一家人了?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