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包~夜多少钱?

第五百三十二章 包~夜多少钱?

    ……

    话虽如此,但苏舞月和杨兵,同样都是在不断偷偷看着那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杨兵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了,平常也经常会出入一些高端场合,但也极少能见到打扮的如此华贵,洋溢着一股贵族女子气息级别的女人。心下已经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算是发扬一下风度,给她让个道。

    而苏舞月,则是小嘴微嘟,暗暗很不服气。这外国女人,不就是穿的华丽了些,打扮的夸张了些吗?看演唱会而已,何必搞得那么招摇?简直就是在哗众取宠。

    不过这身衣服可真漂亮,真像是童话里的玫瑰公主。不行不行,回头也得想办法订做一身来,比这更好看,更华丽,更xìng感。让王庸大叔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流口水。

    “呵呵~”王庸摸出了一根烟抽着,淡蓝sè的烟雾在他指间缭绕,在他双眼指尖飘荡。眼睛微微眯起,仿佛要将那个华贵打扮的女子看得更加清楚一些。尤其是她路过他身边不远处时,王庸招手用英语打着招呼说:“嗨,美女,挺漂亮的啊?你是在哪个会所里做的?包~夜多少钱啊?回头我来光顾一下。”

    那个叫伊莉贝纱的女人,一开始还很矜持,礼貌的微微朝所有帮她让路的人,颔首致意。对王庸前半句的赞美,也是娇羞的微微点头感谢。可后半句,让她的眼神瞳孔一缩,身上不自觉的散发出了些微而不可查的yīn冷。但仅仅是一瞬,便又恢复到了矜持贵族小姐的气质。

    “噢,大叔。不带你这样丢人的。”苏舞月虽然很不服气这女人看演唱会的穿着招摇,可同样也被王庸的“无耻言论”给惊呆了,拍了拍秀额,一副脸颊发烫。塌台都塌到姥姥家去了的尴尬。

    这女人就算是不是真的贵族女人,但起码也是一个养尊处优,地位不俗的贵妇。他,他怎么就能说出这种肆无忌惮,厚颜无耻的话来。就算是找她搭讪,麻烦大叔您也整点高级些的理由出来呢?

    虽然苏舞月只是一个高中生,但英语功底还是很强的。没办法,她最大的兴趣是计算机,如果英语和数学不好,是很难成为真正顶尖高手的。

    “你胡说些什么?这位伊莉贝纱小姐。是拥有部分丹麦王室血统的贵族小姐。这位先生是英国理查德爵士,身份都很尊贵。而我,是市zhèng fǔ的吴秘书。还不快给我让开。别挡道。”吴秘书愤怒的挡在了伊莉贝纱面前,对王庸叱喝着。那副怒发冲冠的模样,倒好像王庸侮辱了他亲妈一般。

    “喂喂,哥们,这可是在华夏国。”王庸悠然自得的抽着烟。眯眼笑道:“身为一个华夏国公民,我凭什么要给外国人让路?你以为这是清末啊?还以为这里还是外国租界?外国人都是洋大人,自家公民都是家奴?看你这副戴着眼镜,对外国人卑躬屈膝的模样,还很像是个汉jiān。”

    王庸这话,倒是引起了一部分人的共鸣。什么外国贵族的血统。和大家又有什么关系啊?凭什么外国贵族跑过来看演唱会,大家就得给他们让路?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了,租界什么的耻辱也过去那么多年了。外国人还想在华海市享受高人几等的待遇吗?

    吴秘书脸sè涨得有些通红。心中愤怒的暗忖,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倒底是触了哪门子的霉头啊?之前已经把领导安排下来的工作给搞砸了一次,亏得领导没有怪罪。反而还给他安排了另外一项任务,领两位贵宾尽快。安全的通过安检,进入大剧场内。

    这不。刚才还好好地,这竟然又出状况了。

    如果不是吴秘书心系一定要完成任务,说不得就要和这莫名其妙的家伙好好较较劲了。但是现在,他却还是觉得要优先完成任务再说。这家伙,记住他了,回头再好好的收拾收拾他。

    吴秘书开始领着他们,再次朝安检口走去。与此同时,那个伊莉贝纱,冷冷地看了王庸一眼,随后又优雅迷人的向前走去。

    王庸的眼睛,也是不经意的眯了起来。那个伊莉贝纱,落在旁人眼里,也许就是一个芳华绰约的外国贵族女子。

    但是王庸不同,这么些年来,他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的腥风血雨,甚至是生生死死。早已经养成了对于危险的一种敏锐嗅觉。

    说是嗅觉,还不如说是一种近似于本能的感知。

    在他第一眼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王庸身上的毛细孔,下意识的陡然一紧。就好像碰到了什么非常危险的事情。

    这是他长期游走于危险边缘,逐渐培养出来的一种对致命危险的本能反应。这让他jǐng觉之余,心下也是奇怪不已。

    以他的实力,这世界上能以个体而威胁到他生命的人,已经非常罕见了。何况乎,这还是一个女人。在此之前,王庸见过最厉害,也是最危险的女人,非毒液莫属。

    然而王庸在她身上,却是感受到了一股子强烈的强烈的危险感。她虽然在极力扮演着属于她的角sè,可一旦jǐng惕起来的王庸,却在她身上,仿佛嗅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yīn暗杀气。

    她虽然在不断点头微笑,如果贵族少女一般的矜持优雅。但如果真正去用心感受她的眼睛,却能发现,其中藏着一丝漠然。

    那是一丝冷到了极致的漠然,对生命的漠视,对所有一切的漠视。这不是贵族式的矜贵骄傲。而是看所有人,都像是在看随手都能掐死的蝼蚁般的漠然。

    宝贵的生命,在她眼里仿佛连半文钱都不值。这一个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打扮娇艳的女人。在她眼里,不过就是一只只待宰羔羊而已。

    什么怜悯,同情,憎恶,喜爱甚至是愤怒等等人类情绪,在她眼眸的深处丝毫没有体现。配合着她身上那一缕极力掩饰,又似有似无的yīn冷杀气。

    王庸才出言试探了一下,因为类似的隐藏气质,只有在那些从小被洗脑,泯灭掉一切情感的超级杀手身上见过。

    这类杀手,无惧无畏,冷静残酷。就像是完全没有半点感情的机器人。游荡或潜伏在黑夜之中,随时给目标致命一击。

    他们和佣兵不一样,佣兵更注重保护自己的生命。而杀手,更在乎是否能完成任务。一件明知完成后必死的任务,佣兵绝对不会去做。但有些杀手,却会很冷静地去做。

    当然,这里指的是一些大型组织从小洗脑培养出来的顶级杀手。

    其实,真正职业素养极高的佣兵,也敢坦然从容面对死亡。但他们,不会去无谓寻死。其实,佣兵和杀手之间的界限并不是太过明显。很多zì yóu杀手,也会接些佣兵的活。而很多佣兵,同样会接一些纯粹的杀人任务。

    随着王庸的试探,那女人小小的爆发了一下。这次爆发,却是让王庸更加确信,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女人,她绝对杀过人,而且数量不会少。

    能给王庸带来些许心悸感觉的人,整个佣兵界超不出一掌之数。如果这女人是活跃的佣兵,那她的名气肯定直追毒液。

    但王庸,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女人,哪怕是一个类似的女人。

    那么她的身份,就呼之yù出了。极大的可能xìng,是一些大型组织内部培养出来的顶级杀手,不会轻易的在外面显山露水。

    此时此刻,黑sè天堂毫无疑问是最大的嫌疑目标。

    那个恐怖组织里,好像的确有一批jīng心培养出来的超级高手。专门用来扫除异己,或清理叛徒,执行一些高难度的任务。

    虽然不对外接触,但好像还挺有名的,王庸记得在哪里听过。唔,叫什么黑sè,对,黑暗裁决,就是这个名字。

    黑sè天堂,果然是个疯狂而强势的恐怖组织啊,防备都那么森严了,他们选择的竟然是迎难而上?王庸抬头看了一眼呼啸着巡逻而过的武装直升机,以及周围那么多严阵以待的武jǐng部队,心下微微感慨不已。

    王庸纯粹的代入一下黑sè天堂的思考方式,如果单纯的,只是想要击杀安吉尔。黑sè天堂压根就不用派出黑暗裁决,搞出这么大的阵仗,想要在大剧场里动手!?

    在路线上击杀,或是耐心等待,等更简单,更好的机会出现后再行动。这样可以有效的减少自我损失。

    可他们现在,貌似准备在大剧场里动手啊?难道是想搞不计后果的搞点大动作出来?唔,未尝没有可能xìng啊?

    不管如何,王庸都觉得今晚的天sè有些黑,好像不是一个好兆头啊。意外出现了形似黑暗裁决的人,让王庸的脸sè,也是稍微有些沉重。

    监督安检工作的迟宝宝,眼神也是紧盯着那两个外国人。虽然她不像王庸,看出了些什么不对劲。但是她今晚抱定了一个宗旨,那就是索xìng把所有人,都当做是恐怖分子,绝对不能让任何一个人漏过安检。

    一阵突如其来的噪乱,打破了看似平静的场面。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