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二十七章 爸爸,我爱你

第五百二十七章 爸爸,我爱你

    ……

    你才好讨厌好讨厌呢。

    王庸哪里还不知道,这丫头是故意在钓鱼呢。脸sè微黑,娘的,现在这些小女孩,怎么一个个都那么的厉害?而且这脸皮啊,看着挺白白嫩嫩的,可是比之自己这种快三十岁的老流氓也是不遑多让。而且这变脸的速度,也忒恐怖了些,都比得上川剧变脸了。

    想当初,自己上高中的那会儿,小伙伴们都是多纯洁啊。尤其是自己,当初可是那个纯洁到一塌糊涂啊。唉,现在想想,还是很后悔的。如果当初自己就流氓一些,奔放一点。把秦婉柔的一血给拿了,早rì确定了两人关系的话,说不定现在的局面,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可惜,人生哪里又有后悔药卖?

    “大叔,我妈妈的胸很大吧?遗传基因可是很重要的。”苏舞月继续挽住了王庸的胳膊,清纯的脸蛋儿,充满了妩媚之sè,娇滴滴的说:“你说,我将来会不会长得和我妈妈一样大?”

    “你会长得和你爸爸一样大,的确,遗传基因很重要的。”王庸被她调戏了一番,又哪里会给她什么好脸sè了。叼着烟猛抽了一口,对她没好气的毒舌了一下。

    “大叔你真是好讨厌,好流氓。”苏舞月又好笑又好气,小拳头狠狠地捶了上去:“你有胆子给我摸摸看,现在我都比,呜呜,男人的大。””

    “不用摸,我就能看出多大。”王庸一副老流氓腔调的,在她酥胸前横扫了一眼,哼声说:“还不如摸我自己的。”

    苏舞月的俏脸都涨得有些发红了起来,直接上蹿下跳的挂到了王庸的后背上去了,就像是只树袋熊一般的挂着,气得直嘟嘟:“大叔,你这样毒舌的话,可是会伤害到我幼小而稚嫩心灵的。你之不知道像我这种青chūn发育期的少女,最需要呵护,最需要关怀了?”

    “毒害你?开什么玩笑?”王庸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满脸正经的说:“旁人有没有这能耐我不清楚,但是以我这种浸yín在流氓之道数十年的人。想要毒害你的功力还远远不够。您老人家,可是坐拥一个BT论坛所有资源的主啊。我倒是挺害怕,你反过来把我给毒害了。”

    “咯咯咯,大叔,你欺负我。我可是个思想纯洁的青chūn美少女。”苏舞月直接把双臂挂在了王庸的脖子上,双腿已经缠绕到了他的腰上,脸蛋激动的有些红彤彤的,显得很是开心:“不过大叔,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还是挺开心的。我从小就幻想着,爸爸抱着我,在广场上逗啊,玩啊。”

    见鬼了是吧?幻想着爸爸用这种姿势?王庸差点把这小妖jīng给扔了出去。不过虽然和这小妖jīng思想上有些隔阂,好像是两代人一样。但是这种娇嫩妹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还是很让人喜欢的。

    尤其是这种姿势……

    “爸爸,我爱你。”也许是兴奋劲上头了,苏舞月那丫头死死的箍住了王庸的脖子,修长而稚嫩的双腿更是拼命的死缠住了他的腰,然后肆无忌惮的叫着说:“我和妈妈,你更喜欢谁?我长大了,一定会比妈妈的更大,屁股比她更翘。我一定会打败妈妈,让你只喜欢我。”

    王庸感受到了附近好多人的异样眼神。尤其是那些中年大妈之类的,都以各种鄙视的眼神瞅着他。

    其实很多时候,王庸的脸皮都是水泼不进,火烧不动的。但是在这个时候,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子千夫所指的火辣辣的疼,脸上都忍不住有些发烧了起来。谁又让他长得比较沧桑,成熟了。

    竟然还有一些恬不知耻的中年男子,向他投来羡慕的眼神。我了个去,这些难道都是传说中的鬼父心态?

    “好吧好吧,我认输了。求求你,小姑nǎinǎi,赶紧先下来吧。”王庸哭笑不得的说:“现在的手机照相实在太发达了,我可不想在这方面一夜成名。”

    果不其然,王庸已经眼尖的见到有些年轻人,准备拿手机出来拍了。好在他伸手敏捷,急忙抱着苏舞月,猛地发力向前冲了起来,借着人群,不断的躲避那些手机照相。

    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狼狈过了,王庸全身的感官,被他发挥到了极致。就像是在战场上,身处在敌人的包围之中。

    然后他要以强大的体魄,灵敏如豹的速度,借着各种掩体躲避那些呼啸而来的子弹。

    但是偏生那小丫头,还很兴奋的将小嘴凑到了他耳朵边上叫道:“呜呼,大叔,实在是太刺激了。快点,你在快点。呜呜,大叔,你那里什么东西,硬硬的,盯得舞舞酸酸麻麻的,好奇怪的感觉哦。”

    王庸真想一失手把她给宰了再说。幸亏自己反应非常迅速,来回躲避,这才能确保自己没有被人拍到。否则自己一旦上了网,出了名。首先要找自己拼命的,肯定是苏舞月她妈。

    如果苏舞月她妈明刀明枪的来,还好些,就怕暗箭难防啊?例如,她完全可以假装说不在乎这些。然后假意欢好,趁着自己被折腾到jīng力全无,熟睡的时候,然后拿把剪刀咔嚓一下。

    那么,整个世界就清净了。而自己,也将得到据说是传说中,最强大的BUFF。不会再有纷争,不会再有烦恼。

    “你玩够了没?”王庸一个身手敏捷,躲到了一尊雕像后面,没好气的在她脑袋上磕了一下。刚想斥责着叫她下来的时候。

    一个冷冰冰,有些愤怒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你玩够了没?”

    王庸猛地回头望去,却是傻眼的见到了身穿正式jǐng服的迟宝宝,头上还戴着大盖帽。眼神之中喷着火,死死的盯住了王庸。

    “我都这样了,你还认得我?”王庸指着自己的脸,吃惊的问。

    迟宝宝也料不到他竟然会蹦出这么一句,但是此时也实在没有心思和他耍什么嘴皮子。咬牙切齿着说:“别以为脸上涂了些东西,就能在这里装大尾巴狼了。你就算是化成灰,老娘都认得你。”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奇葩,穿成这幅死德行,然后抱着一个青chūn美少女满广场的乱窜,姿势是那么的yín荡下流。更让迟宝宝悲愤yù绝的是,这个奇葩还是自己的男人。

    她苦苦克制着拔出配枪来,索xìng一枪崩掉了他,好一了百了的念头。声音发冷着说:“你还准备抱着她到什么时候?”

    “下来,我们被jǐng察抓了。”王庸费了好些劲,才把苏舞月从自己身上弄了下来。

    但是这丫头,却是一脸不服气的上下打量着迟宝宝,然后还挑衅般的挽住了王庸的胳膊说:“jǐng察大妈,你凶什么凶?难道在广场上谈恋爱都是犯法的啊?”

    迟宝宝眉头一挑,捏着拳头的时候,都嘎嘣嘎嘣脆响连连了起来。

    王庸一见气势不妙,急忙摆脱了苏舞月的手臂,干笑着说:“宝宝,你可别误会。这是我朋友家的小孩,委托我来带她看演唱会的。不过这孩子,调皮,就是喜欢瞎胡闹。”

    “宝宝?”苏舞月顿觉威胁感大盛,嘴一瘪,然后满脸委屈了起来:“大叔,你这人怎么能这么无情无义呢。我们两个好的时候,一起看月亮,你也是宝宝宝宝的叫我。现在你有了这个女jǐng察,却说我是你朋友家的调皮孩子?呜呜,我好伤心,好委屈。jǐng察姐姐,你一定要替我主持公道。”

    这丫头,半分钟之前还在叫人jǐng察大妈呢。这一眨眼,却已经准备和迟宝宝建立同盟关系。尤其是那凄凄惨惨戚戚表情,怎么看都像是一副刚刚被某个流氓无良大叔,玩完了,吃干抹净准备不认账的架势。

    迟宝宝一看那丫头,清清纯纯的,脸蛋漂亮而又楚楚可怜。以自己代入了一下她,嗯,在她那个年龄,自己怎么可能说得出这种谎话来?怎么可能演戏演那么好?

    “呵呵,朋友家的孩子。”迟宝宝开始卷袖子了起来,眼神凌厉如刃的盯着王庸,笑得很yīn沉:“很好,真的是很好。如果真的是你朋友家的孩子,我想,你朋友肯定是瞎了眼睛,把女儿所托非人了。”

    “宝宝,这丫头很皮的,就是喜欢各种捉弄人,你可千万别上了她的挑拨离间当啊?”王庸有感觉她这是准备暴力执法了,急忙嬉皮笑脸的凑了上去,干笑着说:“咱们两个是什么关系?你这么不信任我的话,我会很伤心地。你看看我的眼睛,多么的纯洁,正直。”

    “我就看到了浑浊和龌龊。”迟宝宝冷冷的说:“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当着我的面,给这孩子她妈妈去个电话。然后当面说清楚刚才你对她做的那些事情。如果她妈妈觉得你们没问题电话,我就把这件事情揭开不提。我也会承认,你是个纯洁,正直的人。”

    开什么玩笑?打电话给蔡慕云?王庸只要想象一下,自己和蔡慕云说刚才那个姿势的之后,蔡青天大人,肯定会立马带着一整桌麻友,杀了过来。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