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二十三章 妇女同志

第五百二十三章 妇女同志

    ……

    “你能再凶残一些吗?”王庸有些幽怨的看着得意洋洋的迟宝宝:“身体素质好就了不起吗?”

    迟宝宝抬着下巴,很傲娇的居高临下看着王庸,撇嘴说:“不服气?那就再来一次!”

    “不不不,的确很了不起,了不起。”王庸急忙干笑着说:“您老厉害,厉害总行了?”这心里面,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不管是戚蔓菁还是蔡慕云,身体素质方面是远远比不上迟宝宝的。像她刚才如同奔腾野马一般的动作,谁都坚持不到一两分钟。而且不论是幅度还是速度,都远逊sè于她。

    之前老王同学还自认为被两大妖女魔鬼式特训后,实力暴增了一大截。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和迟宝宝单挑作战,依旧是被她强大的战斗力给打得完败了。

    在她一脸微微得意的表情下,王庸无奈的摸了支烟抽着,表情很凝重,也有些惆怅。这要长期以往,可是要夫纲不振的啊?话说以前,还是有些战斗力啊!

    不过话又说了回来,不论是戚蔓菁还是蔡慕云,亦或是迟宝宝。都是女人之中极品的极品,无论是模样,身段,皮肤,都非常优秀,对他诱惑极大。一个个,简直就好像是妖jīng转世一样,让人难以招架啊。看来,这男人有天赋,女人也是有天赋的。

    毫无疑问,这几个女人在天赋上都是佼佼者。尤其是这迟宝宝,简直就是天赋异禀。两人在一起才几次啊?按说,这应该还只能算是只小菜鸟而已。

    但是她凭着极为优异的身体素质,以及绝佳的天赋,就能杀的王庸溃不成军。这让人情何以堪?

    “今天太忙,就不多调戏你了。赶紧上班去。”迟宝宝说笑之后,还很温柔的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王庸赶忙起身,顺势好奇的问道:“今天这架势,你莫非是在保护最近那个唱歌很红的安吉尔?”

    “咦?你也知道安吉尔?”迟宝宝微微讶然着说:“我还以为你这种老男人,对明显什么的压根没兴趣。”

    王庸泪奔,我比你大不了两岁的好伐?腆着老脸说:“我对漂亮的女明星还是很感兴趣的,我看过她照片,挺漂亮的一个外国妞啊。

    “我jǐng告你,别打什么鬼主意。”迟宝宝媚眼一瞪:“那个安吉尔小姐很单纯的。美得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不过,就是太过圣洁了,有些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

    “有你这么说的好?我在网上看照片,也就是一般啊。”王庸不信任的摇头说。

    “照片什么的,很难真正体现出一个人的内涵和气质的。”迟宝宝不知不觉间。对安吉尔很是维护着说:“要和她面对面,才能感受出她身上那一股能洗涤人心灵的纯净力量。”

    “这么神奇?要不,偷偷摸摸安排一下我去看一眼?”王庸故意眼睛大亮着说。

    迟宝宝斜眼瞄了他一下,冷笑着说:“你是不是觉得今天不够嗨,不够满足?如果是的话没关系,等今天忙完后,会好好的喂饱你。”

    “这哪能啊?我不就是稍微有些好奇么。呵呵,你忙,尽管去忙,我这吸根烟就走。”王庸这嘿嘿偷笑了两声。

    “你给我安分点。不然我认得你,可这沙钵大的拳头,可不认得你。”迟宝宝挥了挥拳头威胁了一番后,就立马跑出去忙了。这一来一回。倒是耽搁了不少时间。

    王庸呵呵一笑,这女人。这可真是jīng神奕奕啊。手指头略一番,便是一粒只有米粒大小的仪器落在了掌心之中。布置的差不多了,原来是想找机会把这玩意放到依莉雅身上的。不过这一来是接近她的话,危险系数太高,说不定就会被认出来。

    二来,她是要开演唱会的,肯定要在现场换衣服什么的。

    不过好在碰到了那个什么经纪人,如此甚好,经纪人的话通常都不会离开依莉雅太远。而且他也不会频繁换衣服。王庸是趁着把他从地上扶起来的时候,将这玩意粘在了他衣领内。

    除此之外,迟宝宝身上也被王庸不知不觉间弄了一个。因为深怕她会换衣服,毕竟是个jǐng察,说不定一会儿就会换个jǐng服什么的出入。而且她也是个敏锐的人,王庸可不好太随便安置。王庸不得不借机吃豆腐,将其粘在了她的bra上。结果倒是动作太过火,把她的yù火给点燃了,惹来了一场无妄之灾。

    哎哟我的腰哟,这女人的腿太厉害了,都快把他的腰给夹断了。

    王庸的眼神扫了一下这间休息室里的白板等等东西,便扬长而去。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好了,基本上就等着晚上的事情了。

    ……

    夏天的夜黑的很晚,但再晚,太阳依旧会落下。黑幕,渐渐地笼罩在了大地上。

    仅有七八十平米的王府之内,客厅里,摆着一张自动麻将桌。四个风格不同,却同样都是漂亮而极品的女人,正在巧笑嫣然的搓着麻将。

    “小庸子,给本宫拿些瓜子来,要话梅味的。”打扮的成熟娇媚的戚蔓菁,就像是个邻家少妇一般,散发着多嫩多汁的蜜桃芬芳,很容易惹的人垂涎yù滴,恨不能上去咬上一口。

    王庸很无语的抓了把瓜子放果盘里,就像是早年国营饭店的服务员一样,态度恶劣的丢在了她面前。娘的,三个女人一台戏,现在四个女人在场,她们还真玩角sè扮演玩上瘾了。

    不得不说,现在的什么清宫电视剧,还真是害人不浅。你看看,把一个个好端端的女人都给毒害成什么模样了?

    “哟,你这是给本宫上眼药呢啊?”戚蔓菁冷艳娇媚的yīn阳怪气说:“本宫罚你一粒粒磕出仁儿来,放在舌头上,喂给我吃。”

    这一下,欧阳菲菲有些不乐意了。红着脸没好气的对她白了一眼说:“戚妖jīng,玩游戏归玩游戏。麻烦你能不能有点点底线?”她这还真是有些无语了,怎么能摊上这么一个闺蜜好友?

    “哎哟喂,你这就心疼了啊?不舍得他了?”戚蔓菁妖媚气十足地说:“要是一会儿我又胡牌了,让他帮我俏腿捏脚的,你这醋坛子还不是要酸上天去了啊?小庸子,咱别理她,给本宫来一粒瓜子。”

    “行了行了,蔓菁你害臊不害臊啊?”蔡慕云也是看不过眼去了,看了看时间说:“哎哟,这时间不早了,王庸,麻烦你帮我去接一下舞舞那孩子,她这个点儿刚上完补习课,你顺带带她去吃点东西。喏,这里有张卡,里面的钱随便用。”

    这是王庸和蔡慕云早就定好的策略,让他可以不用陪着一起玩麻将。其实王庸也有些无语,之前这戚蔓菁还没打两把呢,就又开始出幺蛾子了。谁胡了,就能吩咐他老王做一件事情。娘的,再这么玩下去,怕是会擦枪走火啊。

    “得,那你们几个慢慢玩,反正明天是礼拜天,今天多晚都没关系。”王庸笑呵呵的拿了车钥匙和银行卡,一溜烟的就跑掉了。

    欧阳菲菲也是松了一口气,自家闺蜜这一玩疯了起来,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就像是那天打麻将,直接把王庸输得差点内裤都没了。这都已经玩出要他嘴对嘴的喂瓜子仁了,天知道她后面还有什么羞人的鬼主意?

    王庸走了也好,这样大家就能纯纯粹粹的打麻将了。

    “菲菲,你老公就这么走了啊?我还有好多招数没使出来呢。”戚蔓菁开心的笑着说:“不过这男人走了也好,剩下了我们四个女人打麻将,不如加点彩头。”

    “戚妖jīng,你又准备玩什么鬼主意?”欧阳菲菲一脸jǐng惕的看着她,这女人的招数,向来坏的很,让人防不胜防。

    “菲菲,我们可是好姐妹。”戚蔓菁满脸委屈着说:“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说的我好像天生就是坏人一样的。我不过就是觉得,反正就剩下我们四个女人在玩。不如就玩嗨一点,谁输了,不但要输钱,还要输一杯酒。你不觉得这样玩,挺有趣的吗?”

    “就光输酒?不输点别的?”欧阳菲菲满脸狐疑的看着她,有些不敢太过相信。

    “菲菲,怎么?你还想玩得更疯狂些?”戚蔓菁伸过手来,托着她的下巴,媚眼如丝的说:“如果你有需求的话,我也可以满足你的哟。”

    “戚蔓菁,不准你耍流氓。”欧阳菲菲急忙红着脸,没好气的拍开了她的魔爪说:“别以为没男人在,你就能肆无忌惮,原形毕露了。”

    “我这一寡妇,什么都无所谓咯。”戚蔓菁耸肩着说:“就算你老公在这里,我也一样能现出原形的,只要你不吃醋。还有,婉柔啊,你干嘛这么害羞嘛。反正咱们这里四个,都是妇女同志,大周末的,结束了一周的工作。大家能不能都放轻松一些?”

    谁和你一样是妇女同志啊?欧阳菲菲俏脸绯红不已。

    ……

    ps:  (昨天可能太狠了, 今天jīng神稍微有些萎靡,不过放心,今天不管写到几点,六章肯定会写完)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