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零五章 我这张脸多耿直啊?

第五百零五章 我这张脸多耿直啊?

    ……

    蔡慕云一开始也以为是欧阳菲菲的电话,但是听着似乎声音不对。便怀疑王庸不会又是从哪里弄回来了个小五小六吧?

    下意识的,就往那边凑了凑。虽然听得不是太清楚,但是蔡慕云对自己女儿的声音岂能听不出来?虽说她和王庸说话的声音,比平常嗲了几分,又仿佛是在撒娇。

    但是正因为如此,蔡慕云才更加气得无名之火在心里面烧啊烧的。凑到王庸耳边,压低着声音凶狠的说:“开免提,你别逼我和你拼命。”

    她就像是一只护崽的母兽,却是发现宝贝孩子即将要被捕猎者抓走了一般,娇躯处在了紧绷状态,眼神里杀气横溢。

    即使是王庸,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能量。母性护崽的力量,可是向来被誉为奇迹的。何况,此刻他本身就有些做贼心虚般的感觉,干笑了一下,不敢忤逆,开了免提的同时,心中暗暗祈祷,苏舞月啊苏舞月,麻烦你这小姑奶奶给我消停些,别说出作死的话来啊?要不然,咱俩个今天谁都讨不得好去。

    “大叔~ 你不会是准备耍赖吧?”苏舞月见他不回应,便有些焦急了,这可是她期待了很久的事情,恼怒的威胁说:“你要是不陪我去看演唱会,我就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告诉我妈妈。”

    我勒个去。

    王庸的寒毛一下子全都竖了起来,后背发炸,一股凉意从尾椎骨直冒上了脑门上。作死啊。这就是标标准准的作死啊。老子和你清清白白的,哪里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嘶~大腿内侧,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不消说,那肯定是蔡慕云已经气得不行了。正在发狠心呢。

    “王庸,你,你竟敢对我女儿做那种事情,我。我不会放过你的。”蔡慕云那沁人心脾的芝兰气息,因为凑得很近,似有似无的撩拨着他的心弦。

    但是她说的话,却是充满了狠劲和杀气。别看她平常经常会死丫头,或是苏舞月苏舞月的叫。但是这个和她相依为命了十几年的女儿,毫无疑问是她最致命的逆鳞。

    王庸剧痛而心寒,急忙将话筒部分捂住了,低声解释着说:“青青,我和那丫头清清白白的。她那性格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是在故意炮制故事。威胁我就范呢。”

    蔡慕云的敌意略微消散了些。但也仅仅是略微而已。低声说:“不准惊动她。你给我问清楚她倒底是什么事情?王庸,我女儿要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准备活了。”

    王庸真的是觉得自己苦逼了。苏舞月这死丫头,什么时候不好打电话来。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哪怕是晚个半小时,自己到了公司后再打也不迟啊?

    但是现在,却只能老老实实的听从蔡慕云的吩咐了。心中暗自祈祷不已,苏舞月啊苏舞月,咱可不能再作死了。

    咳嗽了两声,对着手机有些义正词严的说道:“苏舞月,陪你去看演唱会当然没问题。不过有些话你可别瞎说啊,要是不小心传到你妈妈耳朵里,你知道她脾气的。别把没有的事情,硬往脑袋上扣。”

    话里话外,也是给足了她警告。希望那丫头能听懂吧。

    “大叔,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了。”苏舞月有些羞恼成怒的说:“一起看演唱会,可是你早就答应过我的,你一个四十多的老男人说话总得算话吧?”

    “我三十还不到呢。”王庸愤怒的说:“年轻力壮着呢,你别污蔑我。”王庸试图扯开话题,要说自己和苏舞月之间,自认为当然是清清白白的。

    但是,也是有过那么一些些香艳的故事。而那死丫头一旦发飙起来,说不定就会到蔡慕云那里,搬弄下是非。

    而有些事情,就是想解释也是挺难解释清楚的。

    “我不和你扯这个。但是我不服气,什么叫没的事往自己头上扣?”苏舞月气鼓鼓的怒声说:“那天你把我摁在身下,把我裤子都脱了的事情忘记了?接下来你又对我做了些什么,你难道忘记了?我哭,我闹,我苦苦哀求,你放过我了吗?我那里,连我妈妈都没有碰过,却被你彻底凌辱了。”

    “王庸,你这个禽兽,我和你拼了。”蔡慕云眼前一黑,摇摇欲坠着。脑海里都是想象着当时的场景,王庸这个衣冠禽兽,把自己娇柔可爱的女儿摁在身子底下, 三两下就把她撕扯个精光,露出了小羔羊般的白花花柔嫩身体,还一脸淫笑的压了上去尽情猥亵。

    任凭自己女儿怎么哭闹哀求,他这只禽兽恶魔,都是无动于衷,反而更是助长了他的淫虐之心。脸上充满了邪恶和狰狞,尤其是他的凶器,剑拔弩张。

    “我的宝贝啊,你,你怎么会遇到这么个禽兽?”蔡慕云悲鸣了一声,气急败坏的扯住了王庸的衣襟:“你这个禽兽,你对我这样,坏我清白也算了。你,你怎么能对舞舞作出这样的事情来?她,她才是个高中生啊。呜呜,我要杀了你。”

    “喂喂,你听我解释。青青,宝贝。”这下子,王庸开始苦逼了。又不敢用力,生怕伤了她。坐在驾驶座上,手忙脚乱的挡支着她的撕咬和乱拳。

    电话对面的苏舞月,也是直接傻了,妈妈不是去出差了,刚在路上还没到家吗?怎么会和王庸大叔在一起?

    “解释,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就是个畜生,禽兽,不,魔鬼。我不是你的青青,更不是你的宝贝。我要杀了你。”蔡慕云一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还这么小,就已经沦丧在了这个混蛋的手中,自是怒火攻心,恶向胆边生。哪怕是个这家伙拼个同归于尽她都肯。

    “苏舞月,你丫的闯祸了你知道不?还不肯给你妈解释解释?老子可没把你吃了。”王庸满脸凄苦的边是阻挡着发了疯一般的蔡慕云,边是对着苏舞月喊:“快点解释啊,我要被她掐死了。老子喜欢的是熟女,对你这种要屁股没屁股,要胸没胸的罗莉,压根就没兴趣。”

    苏舞月原本也是一阵慌乱的想解释解释的,毕竟这件事情自己说的不清不楚的,妈妈肯定会引起误会,会造成很大的麻烦。

    但是,王庸的话一下子就把她也给惹火了。什么叫压根就对本小姐这种罗莉没兴趣?还有,什么叫要屁股没屁股?要胸脯没胸脯?

    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本小姐豁出去了。再说了,今天这事情就算解释清楚了,回头妈妈肯定拒绝再让自己和大叔有任何来往。

    “妈,您先别急,听我说。”苏舞月在电话免提里叫了起来:“你千万不要再打大叔了,这不关他的事情。”

    女儿的声音,让蔡慕云稍微冷静了些。只是继续抓住了王庸的胳膊,有些气急攻心的说:“舞舞,你快告诉妈妈。你们两个是清白的?要不然,我,我就和他拼了,就算是死也要拉他做垫背。”

    “妈,你不要这样,您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女儿也不活了。”苏舞月在电话那头,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还有,您千万别和大叔拼命,也别抓他去公安局。要,要不然,女儿肚子里的孩子,可就没有爸爸了。妈,您就原谅我吧,女儿不孝~”

    肚子里的孩子?爸爸?蔡慕云眼前一黑,直接软倒了下去。

    “喂喂,你这死丫头,你妈妈晕过去了,你怎么敢这样说?”王庸可真是被气得不轻,急忙把手机一丢。回头给蔡慕云掐起了人中来。

    好在王庸虽然不是什么医生,却也懂战场急救和临场应变。猛掐了她几下,又是对着她后背拍打着,脑部的几个穴位,也能帮助醒脑回神。

    十来秒钟后,蔡慕云幽幽醒来。但是一见到王庸那张脸,就又是满脸惊怒交加,葱白玉手朝他挠去:“姓王的,你这个禽兽,我和你拼了。你欺负了我不算,还要欺负我女儿。”

    “蔡慕云,你给我冷静点。”王庸也是火上心头,这对母女还真是不省心,完全都不听人讲道理的。控制着抓握住了她的手腕,怒声说:“就算我真的做出了禽兽的事情,你也得冷静了才能处理事情吧?”

    “什么叫就算?你都和我女儿那样了,我,我,我还怎么冷静?”蔡慕云的脸色白的可怕,眼神凄厉的望着王庸:“你,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舞舞,舞舞她还是个孩子。”

    “行,既然你都已经把我当禽兽了。那我索性就是个禽兽了吧。”王庸光火不已的说:“回头我就去把那丫头给绑了,在你面前把她强行占有了,然后让她给我生一堆的孩子。不知这样,我还要强行把你给办了,让你也帮我生一堆孩子。嘿嘿,舞舞的孩子该叫你生的孩子什么?”

    “恶魔,你真是个恶魔。你,你不能这样。”蔡慕云震惊了,这人怎么能邪恶成这模样?

    “娘的,你都说这是恶魔了。”王庸指着自己的脸,苦笑了起来:“你给我仔细瞅瞅,我这张脸多耿直啊,哪里像恶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