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零二章 猪一样的男子

第五百零二章 猪一样的男子

    ……

    王庸惆怅了,现在的女人,一个比一个厉害了。男人们的日子,真是愈发不好过了起来。

    这不,连蔡慕云都来凑热闹着说:“关于男人的私房钱,这一定得控制好,很多社会调查报告显示。如果男人的自觉心靠得住的话,连母猪都会上树了。想管住男人的下半身,就得管住他们的钱袋子。”

    “慕云姐不愧为书记,就是有见识。”戚蔓菁捂嘴直笑:“男人的钱包,就是女人的钱袋子。”

    “喂喂,你们两个还有完没完了?果妞在呢,她还是个小孩子,你们可别教坏了她。”王庸的连都有些黑了。

    “没事没事,让她多学学。”高海打圆场着说:“我们一家子都是老实人,现在社会上的男人都挺不靠谱。让果妞从小多学学如何管男人,就不会吃亏。”

    正说话间,突然一个大胖子拎着一大袋子酒,吭哧吭哧的跑了过来,对着戚蔓菁又是作揖又是告饶。可见戚蔓菁这些年,事业还真是经营有方,不但在华海市混得好,连江州市都被她拓展的相当不错。

    戚蔓菁也懒得和这种混黑人士交道太深,让他赔了钱,挥手就让他走了。开玩笑,戚蔓菁是什么人?如此身家的她,真要是对一个混混头子不依不饶,那他铁定吃不了兜着走。

    钱的威力,可是连很多英雄都得为之折腰的。

    摊位生意不做了,好久没见的两兄弟,足足喝到了夜半两点多。二十几瓶二锅头,基本都是落到了他的肚皮里,还外带了一箱啤酒漱漱口。

    分手后一回到了酒店,王庸就开始又吐又笑,嘴里都是嘀咕着两个女人听都听不清的话。笑着笑着,又嚎啕大哭了起来。

    这可把两个女人折腾的不轻,虽然她们人生阅历都不浅。但都还是第一次服侍吃醉酒,顺带还耍酒疯的男人。

    两个女人又要给他扒光,又要给他冲澡,泡茶的泡茶,按摩的按摩。一通折腾下来,疲惫不已。把这只如同一只死猪般沉沉的家伙,光着屁股丢在了沙发上。他倒是闹过之后,开始如同猪啸一般的打起呼噜来。睡得惬意的要死。

    两女累归累,但这一番折腾后,早就过了平常的生物钟。睡意全无。

    戚蔓菁在房间里冲了个澡后,穿着舒服的睡衣,往沙发里一靠,慵懒的伸着腰说:“这臭男人喝高了,就像只死猪一样躺了就行。可把我们给苦了。”

    蔡慕云也是在外间浴室里泡了一下后,边擦秀发边走到了茶几边坐下,喝着热茶。瞥了一眼睡得真香的王庸,深有同感的说:“下次他要是再敢喝那么多,我就直接把他往马路边上一丢,让他好好吹吹风清醒清醒。”

    “慕云姐。你就算舍得他挨冻,就不怕被人捡了去吗?”戚蔓菁娇媚的笑着说:“到时候找不到他人,你岂不是要哭了?”

    “哼。就他这种人,丢就丢了呗。又有什么好稀罕的?”蔡慕云气质优雅的喝着红茶说:“也正好省得一天到晚不让人省心。”

    “那倒也是,你瞧瞧他今晚喝多少酒啊?也不怕伤了身体。”戚蔓菁说着说着,就开始原形毕露了起来,有些心疼的摸着他的额头。眼神有些迷离的说:“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过去的他。竟然受了那么多的苦。在边境竟然还带打仗的,难怪,他身上有那么多的伤疤。那时候,肯定很疼吧。”

    “唉!”蔡慕云也是幽幽的一叹,看着他那张沉睡过去的脸。虽然看着是睡了过去,然而眉头却一直紧紧皱着。这和他平常乐颠颠,仿佛毫无心事的模样完全是两样。相比于戚蔓菁,蔡慕云对他了解的更多。

    这家伙,其实和表现出来的模样根本不一样,心很重的。就说那一次,追随他去报仇的兄弟们中,一下子死了五个。这种沉重的打击和懊恼,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走出来?

    也许,他这表面的吊儿郎当,又有些玩世不恭的模样,只是他伪装出来的一副面具,用来遮掩住他那早已经千疮百孔般的心灵。

    今天喝到最后,他拼命灌着自己酒,未尝就不是想麻痹掉心中的痛苦。平常也许还好些,但是碰到了高海,自是勾起了当年那些不堪回首的经历。

    如果戚蔓菁不在的话,她倒是很想轻轻抱住他的头,让他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帮他按摩按摩太阳穴,让他好好地睡个舒服觉。这种情况,她想想都是有种温馨的感觉。

    “慕云姐,你说他是不是知道今晚有一劫?然后故意把自己灌醉了,好逃过我们的魔爪?想想也是哦,海哥喝到最后只是有几分醉意。而这家伙,后期可是拼命给自己灌。”戚蔓菁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最心爱的男人,喝多了酒睡得死死的模样。刚才嘴上说的凶巴巴,说什么臭男人喝醉了酒,就像是只猪。

    然而心里面不知道多温馨甜蜜,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亲密的就像是一家人了般,心里面充满了小甜蜜。唯一可惜的是,旁边还有一个蔡慕云。

    能有机会和自己男人一起过夜,哪怕什么都不做,都是一件甜美浪漫的事情。

    一想及此,两人的目光又是对碰到了一起。显然,她们又想到一块儿去了,都觉得对方在这里好碍事。不过,基于之前两人结下的共同革命友谊,形成了微妙的和平和同盟。

    倒是不好再轻易的撕破脸皮。蔡慕云率先发难,轻轻打着哈欠说:“蔓菁妹妹啊,你也忙一天了,就早点休息去吧。我在这里陪一会儿王庸,我怕他醒来要喝水。反正我这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

    “慕云姐,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做吧,缺少睡眠可是印象美容的大忌讳,年龄越大越是如此。”戚蔓菁微笑着反击说:“这种辛苦的熬夜事情,就由我来干好了。反正我也是因为孤独,而习惯了晚睡。”

    两女嘴上姐姐妹妹叫的很亲热,然而眼神之中,却是不可抑制的擦出了火花。

    “既然这样,那索性就喝茶聊天吧。”蔡慕云不以为意的抿了一口茶,悠然自得的开始喝起茶来。

    “好哇,能有机会和蔡书记秉烛夜谈,实乃人生一大快事。”戚蔓菁也是丝毫不肯退让,媚然以对。旁人也许会怵蔡慕云几分,但是对戚蔓菁来说,活动空间太大了,根本威胁不到她。

    说实在的,就算是罗云书记想欺负戚蔓菁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人家脑袋上可是顶着个港商遗孀的头衔呢。

    两人倒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了起来,蔡慕云是底蕴深厚,而戚蔓菁却是见多识广。虽然个性有所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一旦确立了目标,就会锲而不舍,勇往直前的人。哪怕是撞得头破血流,也无怨无悔。

    两人聊着聊着,倒是越聊越投机。在很多问题的看法上,竟然有着惊人相似,或是本质相同的看法。

    “如果不是因为王庸,我想我们肯定会成为好朋友的。”蔡慕云叹了一口气说:“但是现在,我却对你越来越有敌意了。我承认,你是个优秀的女人。我只是想不通,你这么一个出色而已又有财富的女人,为什么偏偏要一门心思的吊死在王庸身上呢?”

    “在我每次考试的时候,我都会想着他。”戚蔓菁微微一笑着说:“在我人生最困难的时候,我会想着他,思念着他。就好像,他就在我身边一样。如果不是因为我心中对他的那一份执念,也许现在的戚蔓菁,早就不是戚蔓菁了。在我看来,他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谁也无法取代。倒是你,蔡慕云,我也是实在想不通,以你的身份地位,找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啊?偏偏要喜欢这个坏家伙。”

    “缘分这种东西,是很奇妙的。”蔡慕云也是喝着茶,清风闲云的说道:“我一直以为,我这辈子不会喜欢上任何一个男人,就像是一个尼姑一样,清清寡寡的过完这辈子。直到碰上这个人后,我才知道,原来我的真命天子要到我三十六岁的时候才出现,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就在两个女人,各自对对方有着敌意,又忍不住互相倾诉心灵的时候。沉睡之中的王庸,却是有了动作,翻了翻身,差点摔下沙发。但是两个女人刚去扶他的时候,却是听得他嘴里又开始嘀咕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吐掉了许多的缘故,这一次他嘀咕的声音,清晰了不少。仔细听,却能听得他在喊着一个女人的名字,婉柔,婉柔什么的。还口口声声的说我对不起你什么的。

    秦婉柔!

    “哼。”两女各自环抱着手,娇哼一声,恨不得一脚把他踹下沙发了再说。她们这不辞肮脏,伺候了这只死猪半天。结果他睡梦之中,竟然是在叫着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

    这让她们的挫败感油然而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