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九十八章 真兄弟

第四百九十八章 真兄弟

    ……

    不过人戚蔓菁也是有绝招的,急忙说:“国内的医院,实在是有些差强人意。我看还不如直接去米国,虽然我很看不惯米帝国主义,不过人家的医疗水平还是领先世界的。我在那边有几个朋友,也可以帮着照顾一下。”其实说起来,她本质上对人米帝国主义,压根就没啥意见。如果不是考虑到创业大环境,人脉,税收等等情况的话,早就移民了。

    她这么说,也是考虑到王庸和他的战友,都是军人出身。怎么也得投其所好,求一个感情认同吧。

    “你……”蔡慕云眼见着她跑出来抢抢功劳,心下微微有些恼怒。不过转念一想,的确也是,不管个人喜恶的话,人米国在医疗这方面,的确要略胜一筹。遂只得老老实实的补充说:“我在那边也有些朋友,可以委托帮忙找些好医院,好医生的。还有,钱的事情也不用太担心。”不过她也知道,自己那些朋友,肯定不如戚蔓菁那般给力的。

    她的权力,在国内比较好用,在华海市那就更不用说了。但是一旦涉及到了国外去,那就和戚蔓菁这个资本家,差了不止一筹了。

    由此她说话的气势,都弱了许多。

    王庸有些哑然失笑的看着两个女人,虽然她们的确又有些别苗头的架势了。可心中,却是别有一番感动。至少,这两个女人都在拼命的为自己着想。要给自己争面子,在自己老战友,老教官面前,帮着解决问题。

    仅仅是凭着这份心思,王庸就不可能无动于衷。她们对自己这么好,那真的是一份极为难得的情意。也是一份单单纯纯。发自内心的情意。

    “这,这怎么行?不,我不接受。我高海是穷,是没本事。但是,还不至于要靠人施舍。”高海的脸色都涨得有些通红了,自尊心,骄傲,都让他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些。甚至脸有些愤愤然。他自认为和王庸之间,那是师生情谊。更是并肩作战的生死兄弟。

    王庸看着他,缓缓地放下了酒杯。脸色冷然的说:“既然你看不起我,这酒,我就不喝了,喝的不痛快。慕云。蔓菁。我们走。”

    虽然不知道王庸为什么这么做,却还是很乖巧的陪着站了起来。

    “王傻子,你又在发什么傻劲?”高海一阵慌乱,站起身来怒声说:“我什么时候看不起你了?你给我坐下来。”

    “高海,我问你,你这脚怎么瘸的。”王庸没有坐下,而是冷冷的问。

    “你明知故问。”高海涨红着脸。有些羞恼成怒的说:“都过去那么些年了,你还问这干什么?我早就已经忘记了。”

    “是,你是忘记了。但是我却没有忘记,这辈子也永远不可能会忘记。”王庸呵呵笑着说:“距离现在快七年了吧。那一次我们一起出任务,还是你带队。我不一小心踩中了一颗地雷。”

    “啊?”即便是知道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两个女人,还是面色苍白,捂着嘴。替王庸担心而心弦紧绷了起来。哪怕是现在的王庸,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什么事情也没有。

    尤其是戚蔓菁,那是心跳加速不已。七年前的自己,似乎还在读大学吧?那时候自己一直挺想念王庸的,总是会想着他在部队里如何如何的威武,但是没想到,他竟然会踩中地雷?这家伙,那时候都是在干什么啊?演习吗?

    “我说过我早就忘记了。”高海的声音有些颤抖了起来,连脖子都粗壮了不少。

    “是的,你是可以忘记。但是对于我来说,这可是铭记一生的教训。”王庸冷然以对的说:“因为那代价,不是我的命,而是害得你失去了一条腿。从那以后,我就时时刻刻的警惕着,在战场上,任何一点点小失误,都会付出惨痛的代价。不是害了自己,就是害了兄弟。”

    原来,他的腿是在那时候的情况下瘸了的。戚蔓菁和蔡慕云,都是以莫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原来他不但是教官,还救过王庸的命。这时候,不知道是该对他单纯的感激,还是同情。一个军人,一个优秀的军人,失去一条腿,就以意味着前途全部毁掉了。

    “你非得把这破事拿出来说干什么,咱们是过命的兄弟。”高海满不在乎的灌了一口酒,没好气的说:“再说了,在战场上。每一个战友都是对方的依靠和守护,咱们本身就是把后背交给对方的真正兄弟。我又不是只救过你一个。而你,也是救过很多人。这种事情要计较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戚蔓菁有些慌乱而莫名了起来,左瞅瞅,右看看。王庸这家伙倒底是参加的哪国军队啊?怎么还带打仗的?难道他们说的战场,真的不是什么演习战场?而是真正的战场,这,这怎么可能?咱们国家,不是和平了好多年了吗?

    虽说戚蔓菁这些年,也是过得跌宕起伏,颇为精彩。但是军队打仗的事情,还是距离她远了些。她一直以为,王庸当兵,就是和绝大多数当兵的人一样。艰苦训练训练,演习演习。

    “谁和你计较了,之前我有说过一句吗?”王庸的眉头一挑,声音嘶哑的吼着:“是你在和我计较,是你看不起我。你能为兄弟两肋插刀,瘸了腿也能一笑而过。凭什么,我为兄弟老婆出点点钱看病,你就跟老子唧唧歪歪的。一句话,是不是兄弟。不是我立马走人,这辈子就当不认识你。”

    高海笑了,无奈的摇了摇头拍了拍他肩膀说:“行,行还不行吗?我就是怕你用弟妹的钱……”

    “怎么?她们是我女人,就不是我的人了?她们人都是我的,这点点人脉和钱算什么?”王庸有些蛮横霸道竖着眉头说:“就你还和嫂子分成两家人过日子啊。还是看不起她们和我不是什么正牌夫妻?我告诉你,把老子惹毛了,明天就去打个江山出来,自己当国王,自己定法律。爱娶几个媳妇就娶几个媳妇。总之,她们既然认定是我的女人了,那我也绝对不会辜负她们。”

    这话,够霸气,够贴心。戚蔓菁的眼睛里,都浮现出了无限柔情,情不自禁的轻轻挽住了王庸的胳膊。虽然说那个打个江山,当国王什么的,稍嫌夸张了些。但不得不承认,他这一番话,还是第一次真正的表明了他的心意。

    连蔡慕云,眼神都有些微微涌动,显然内心并不平静。

    高海苦笑了起来,左瞅瞅,右看看。无奈的举起酒瓶说:“好吧好吧,我错了。这几年我脱离了部队,其实过得一直都挺艰难,娘的,被凡尘俗事给磨灭掉了方刚血气。还是你王傻子厉害,一如既往的傻。我鬼狼错了,自罚一瓶。我就不替嫂子谢谢你们了。我和王庸之间,从来没有说过谢字。”

    “这才像个爷们,海哥,我陪你整一个。”王庸和他碰了一下瓶子,又是豪情万丈的将剩下的酒,一口干掉。啪的一声拙在桌子上,嘿嘿笑着说:“幸亏你没说谢我,不然一脚踹你回老部队,好好地回回炉。”

    “老公,你现在的样子,帅呆了。”戚蔓菁抓紧时间拍马屁拉好感,殷勤的给大家开酒:“那事情就这么定了,我和慕云姐两人联手,给嫂子找最好的医院。这件事情,我们明天慢慢商议着怎么弄。今晚王庸和海哥兄弟好久没见面,就尽情的喝个痛快。”

    “好,痛快。不愧是我弟妹。”仿佛是卸下了心头包袱的高海,爽快而豪迈的大笑了起来:“我不谢你们,我敬你们。”

    两女也是很客气的陪着他喝了一下,不过干掉这酒是不行的。二锅头还是挺烈的,她们那种喝惯了各种好酒的胃,能喝得下去就不错了。

    “还有你这腿,也得去治治,不然总这么瘸来瘸去的,老子看的不痛快。”王庸淡然的说道。

    “你是在嘲讽我吧?我这腿是早就废了,膝盖之下,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高海也是放开了,没好气的说。

    “卫华都能走路,凭什么你不行?”王庸嘿嘿笑着说。

    “卫华?你是说马卫华,他,他还活着?”高海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他,他不是,不是废了?”

    “不错,他只剩下半截了。”王庸的声音,都有些微变。说起这事来,他还是很心疼的。

    “可是,这样的话怎么能……我不懂。”高海又是激动,仿佛又是看到了希望。

    “所以说你们这些年纪大的人就是麻烦,跟不上时代啊。”王庸心情极好,哈哈笑着说:“我看你就很少关注科技的东西,你不知道,有种科技东西叫做外骨骼装甲吗?人家发达国家,为伤残人士研究这种东西已经研究很久了。尤其是针对伤残老兵的外骨骼装甲,早已经进入到了秘密运用阶段。重新给你装一条腿,保管你走路比现在利索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