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八十九章 三光政策

第四百八十九章 三光政策

    ……

    其实刚才蔡慕云也只是在硬挺着,憋着一口气而已,不想让戚蔓菁奸计得逞。随着王庸温声软语的哄着,她也是旋即放下了心中的包袱,难得温柔妩媚的偎依在了王庸的怀里。

    不得不说,王庸刚才揍的几下,还是有些作用的。至少,让蔡慕云对他的心,更是贴近了几分。虽然没有办法和他结婚,但是在蔡慕云心里面,是早已经把他当做了自己的男人。

    不听话,耍性子的时候,被自己的男人打两下屁股。又不丢人,反而是一件挺有情调的事情。尤其是在他打过了之后,还撂下担子,低声下气,好言好语的来哄她。

    这就好比是,胡萝卜加大棒政策。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这么干,还是颇有些效果的。

    “傻瓜,你的心思我清清楚楚的。”王庸笑着温柔的搂抱着她:“人非圣贤,孰能无情。你不计一切后果的对我好,我又怎能做到无动于衷?青青,你可是我的宝贝。”

    “宝贝?你也不嫌我老……”蔡慕云心头甜滋滋的,双颊桃红,微微迷离而撒娇着说。

    “老什么老,其实你也就比我大几岁而已。”王庸嘿嘿笑着说:“你当我真的没有偷偷摸摸的登陆你们区委的官方网站看看你的资料啊?今年是三十四,还是三十五来着。

    蔡慕云其实也是早就有所预料了,听得他这话,心里头才算卸下了一块大石头。微微娇嗔着说:“说好了要尊重我隐私的,你怎么能这么坏?

    “你可真是个坏孩子,结婚生孩子那么早。按照苏舞月那丫头十六岁来算,呃。你是十八九岁就生她了。”王庸也是有些纳闷:“你这明显是违反了婚姻法啊,知法犯法。”

    这件事情,也是蔡慕云一直以来都避免在他面前谈的。这也是她心中的一些伤痛,但是事情到了今天这地步,她也是不得不苦笑着说:“王庸,有的时候出身后,反而是一件悲哀的事情。我和他,都是大家族出身的。那时候他有了心上人,但因为那女孩出身平凡。而他又是嫡长子,家里根本不可能会答应的。而那时候,一时半会又找不到合适的联姻对象。结果,就只能把年龄层往下挪了。事情可想而知,当年才十八岁。刚上大学的我成为了双方家族的牺牲品。”

    “现在这社会,还有这种事情?”王庸也是纳闷了,出身在红色大家族里,难道就真的没有婚姻自由了吗?

    “也不是完全这样,正常情况下还是有有限婚姻自由的。”蔡慕云叹了一口气说:“不过那时候情况比较紧急,他家里人怕他想不开,玩私奔之类的把戏。就迅速安排我们结了婚。在这种情况下结婚的。可想而知大家的感情是个什么情况了。而且他还是个海军军官,经常半载一年的不着家。在家里人胁迫下,还和我一起生了个孩子。但是说来命苦,舞舞才三岁的时候。他服役的军舰就出事了,而他,也在牺牲名单之中。”

    “好了好了,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别难过了。”王庸见她凄然,便柔声安慰不已。轻轻拍打着她肩膀说。

    “我不是在替他难过,而是在替自己难过。我们包括结婚前后,待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都没有超过两个月,而且因为他心里有别人,对我的态度也是非常冷淡。我和他之间,压根就没有半点感情。”蔡慕云说到伤心处,忍不住伏在了王庸怀里,低声抽泣了起来:“我只是想着一辈子的幸福,就因为那件荒唐事情而彻底完蛋了,心里难受。这些年来,别人看我过得安静,但实际上我就像是个行尸走肉一样。”

    “乖,不哭了啊。”王庸柔声似水的安慰着:“你现在不是有了我吗?我别的没办法给你承诺,但是我真心实意的保护你,呵护你,宝贝你。”

    “嗯,王庸,我幸好遇到了你。”蔡慕云在他胸襟处轻轻擦了擦眼泪,抬起头来,眼神迷离的看着他说:“自从遇到你了之后,我才仿佛重新活了过来,重新找到了我人生的真正意义。王庸,我要你疼我一次。”说着,俏靥微红,贝齿咬着下嘴唇,眼睛里燃烧起了原始的欲望。

    “疼你?呃,现在?”王庸心头发虚的看了一眼外面,有些头皮发麻的说:“不太好吧,戚蔓菁还在外面呢。”

    “王庸,人家的心,已经彻头彻尾的全部沦陷给你了。”今天的蔡慕云,尽显出了她内心之中的柔弱的一面。幽幽的撒着娇说:“难道,你是在嫌弃我?呜呜,你就是在嫌弃我。怀里面抱着我宝贝宝贝的乱喊,但是心里面却都是想着外面的那个狐狸精。你是在想着,怎么去讨好她吗?要不,我帮你把她给叫进来,你好好地宠幸宠幸她。”

    “好吧好吧,我怕了你。”王庸急忙捂着她嘴说:“那咱们速度点,吃个快……呜~青青,不带你这样猛……”

    片刻之后,柔软而舒适的五星级大床上,就传来一阵男女娇吟之声。仿佛要发泄掉心中所有的委屈一般,亦或者是要维护自己的尊严和喜好,蔡大书记用她最喜欢的姿势,酥胸傲挺,翘臀耸立,呈现出了绝妙而诱人无比的姿势,小手撑在了他胸膛上,凶猛的驰骋着。

    几分钟后,堂堂佣兵之王就不堪征挞,低吼着缴械投降。虽然已经微微有些香汗,脸颊也是绯红一片。然而蔡慕云,还是吸允着素指,眼神妩媚的瞅着他说:“王庸,给你两分钟的时间休息,然后,咱们开始下一轮。”

    “两,两分钟!”王庸还没从那股子酥软到骨头里的爽劲中回过神来呢,却是听闻如此惊人噩耗,顿时面色有些发白了起来:“那个,青青,男人都是又不应期的。”

    “我知道啊,你不是习惯于在不可能情况下完成任务的超级佣兵吗?”蔡慕云故意天真妩媚而崇拜的看着他说:“这点点逆境,你肯定能克服的。你要是实在不行,我会帮你的。”说话间,保养的柔嫩细滑的纤纤玉指,开始若有若无的在他健壮的胸膛上,轻轻滑动撩拨了起来。

    而她娇躯也是向前倾下,柔软香舌,在他耳垂敏感之处,轻触微喘了起来。如此诱惑的强烈感觉,让王庸刚刚消褪而去的欲望,又是不可抑制的蹭蹭蹭往上窜。

    “青青,不可以这样的,不要~”王庸苦笑了起来,如果再来一次倒还罢了。但是看她今天这架势,分明是要赶~尽~杀~绝啊,是绝对不会让自己那么轻松过关的。

    “为什么不可以啊?”蔡慕云如同一只狐妖一般的,在他耳畔轻吟细语着说:“难不成,你还心存侥幸想留点弹药,去应付外面那个戚寡妇?”

    “我绝对没有这么想。”王庸义正词严的否认道。

    “我甭管你想没想,总之~”蔡慕云的葱白玉手,已经若渐若离的滑到了下方,将那关键之处,轻轻一握。浪荡入骨的娇吟说:“今天我一定会把你扫荡一空,颗粒不留。”

    王庸的心一寒,怎么能狠成这幅模样的?这也忒凶猛了些吧?颗粒不留的话,会不会直接挂掉啊?想自己堂堂佣兵之王,没有死在战场上,结果到头来死在了女人肚皮上,还是个女书记的肚皮上,那可就实在太过丢人现眼了。

    就算是死了,去了阴曹地府,也对不住那些为自己牺牲了的兄弟们啊。

    王庸刚想告饶时,蔡慕云却是哼声说:“不准你说话,你刚才不是挺凶悍的吗?现在我要对你实行双规,在规定的时间内,交出我规定的粮草。咦,王庸,看不出来嘛,倒底是壮硕如熊的佣兵。这么快就可以了?我在网上看资料时,像你这把年纪的,至少都要十几二十分钟的。”

    杀了我算了。这帮姑奶奶都是上的什么网站啊?毒瘤,分明全都是毒瘤网站,要坚决取缔。

    正在蔡慕云眼神魅惑,准备披甲再战第二轮的时候。房门却是咔嚓一声,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蔡慕云眼明手快,急忙扯了条被子将娇躯都捂了起来,瞅着来人怒声说:“戚寡妇,你还有没有点道德啊?私自闯进我们的房间,你是怎么开门的?”

    “废话,这是我的专用套间,我当然有办法进来了。”一身黑裙的戚蔓菁,俏脸怒容满面的瞪着王庸:“你不是说要打死她吗?”她可真是气坏了,满心以为王庸是进来揍她不听话的。没想到,这对狗男女竟然在里面干出了这等勾当的事情来了。

    “呃,呵呵,我不真打着嘛。”王庸干笑了起来。

    还有没有点节操了?这种无耻的话,让戚蔓菁气得娇躯直颤,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到了床边,愤怒的说:“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打死她的话,那么你赶紧来打我吧,我也要被打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