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八十章 要让他忏悔(第五更)

第四百八十章 要让他忏悔(第五更)

    (呼,从早上十点开始,写到现在已经二十三点四十了,一共写出了五章。求个月票。我明天继续拼搏还债)

    ……

    听到这句话,王倩倩突然觉得泪腺一阵酸楚,眼泪有些止不住的想要淌下来。这一年来,她已经从满怀希望到了麻木绝望,都认命了。对于人情凉薄,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

    在父亲没出事情之前,家里门庭若市,提着各种好酒好烟送礼的人不知凡几。无数人挖空心思着,只求能和家里搭上些关系。但是自从出事之后,这些人就像是烟消云散了一般,对自己唯恐避之不及。

    最可恶的还是家里的那些亲戚,父亲鼎盛时,一个个没少受到父亲的庇护和提携,多多少少都沾了权力光环所带来的好处。但是出事之后呢?自己去借点钱,想打点下关系,或者是托他们找找谁谁谁,几乎没有人搭理她。

    因为他们的眼光都毒得很,知道自己父亲这次得罪了大人物,又恰逢靠山倒台,没了指望。一个个都门清的很,知道就算把钱借给自己,也顶多能通通关系,让父亲少受几年牢狱之灾。但是就算出狱后,一个没权没财的老家伙,又有什么用?

    而王庸,不是她亲戚,不是她朋友。也从未受过她家里的好处,仅仅是多年未见的老同学而已。自己提出那个要求,连自己都觉得为难和脸红。但是他,却是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了下来。完全没有半点推脱,而且,还有那句话,甭管是对是错,都得帮不是?

    如果不是顾念到他老婆在。王倩倩真的很想扑到他怀里,好好地痛哭一场。

    “傻丫头,大家都是老同学。这点点情分总还是有的。”王庸笑着安慰说:“不准哭,如果你真有什么委屈,写成材料,好好和蔡书记说说。”话虽如此,但是他心中已经有了决断,只要这丫头的父亲没有犯下什么十恶不赦的大错,能帮的还是得顺手帮一下。反正就是扯扯嘴皮子的事情。

    到了王庸这种年纪,阅历和地步。对于昔日的情分,看得比普通人更重。回报不回报的,倒是无所谓的东西。钱,权。势。这些东西,早就不是他追求的了,那只是过眼云烟。

    欧阳菲菲微微皱了皱眉头,这臭男人被女人求了两句,就迫不及待答应了?你当蔡书记是你什么人啊?你养的啊,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好歹也先听听王倩倩的父亲是不是冤枉的再说啊?如果是被人整了,有冤情。那开口求个情什么的也好说。

    如果真的是个贪污犯啊,亵渎权力的官,凭什么人家蔡书记会帮。

    “菲菲,你眉头瞎皱什么?”王庸呵呵笑着说:“没办法。我这人就是护短。只要被我认定是自己人的,甭管三七二十一,都会帮了再说。就像你是我老婆,难道你犯了罪。杀了人,就不是我老婆了?哪怕你搞出了天大的篓子。我这做老公的不还得站到你那边?”

    “谁会杀人啊?”欧阳菲菲娇嗔了过去,不过心里头倒是暖洋洋的很舒服。这话听着貌似很没道德,也没底线。但是怎么听,怎么都觉得好舒服。有种被他保护,呵护的安全感。

    虽然这家伙平常嘻嘻哈哈,没个正形。但是这关键时候,还是蛮靠得住的嘛。

    “欧,欧阳小姐。王,王庸。”王倩倩又有些惶恐又有些激动着说:“你们放心,我父亲虽然担任区财政局局长,但是真心没有犯下什么过错。官场上的事情,我不说你们也懂的。真要干净到一尘不染,是绝无可能的事情。但是我父亲,绝对没有做出什么大错误来。最后给我父亲定罪,能够有证据的受贿总金额也不过是七十三万,其中还有四十万是栽赃的。其余我们家一百多万的基金和股票,两套房,来历清清楚楚。但是到现在,我们家的资产,都被法院封着……”

    “七十几万?”王庸明白了,淡然的点了点头说:“虽然这金额听起来不小,也的确属于犯罪。不过实话实说。你父亲当了几十年的官,又是财政局长,如果他真的只有几十万的来去,那就绝对算得上是个清官了。”

    欧阳菲菲也是颇以为然,现在这社会,几十万真的不能算是大事了。甚至,在慕氏集团里有些小权利的部门经理,欧阳菲菲都查到过好几起远远超过这金额的职务犯罪了。

    而且她还没有惊动到公安局,没有起诉,也没有形成公诉。只是简简单单的让他们补上金额后,让他们自行辞职了,也算是留了人一条活路。

    至于官员,真正有问题的老虎,光是能播出的新闻上的数额就足以让人毛骨悚然了。更加别提,还有很多没揪出来,依旧逍遥法外的贪官了。

    正如王庸所说,如果做到那种级别的,只有几十万来去,还真是个清官了。想想看,一个经过双规严格审讯后,最终只有几十万出入的官员被人搞了,其中的猫腻之深,就可想而知了。如果真心是个贪官,像处在华海市这种经济发达地区,又是财神爷一般的财政局长,搞个一两千万,甚至是几千万上亿都是正常的。

    这下,就连欧阳菲菲都觉得不能不帮了。郑重的点头说道:“ 你把材料准备好,我找蔡书记给你说说情。如果能保的话,就尽可能的保一下。至不济,也要把你们家合法的资产给解封了,免得你生活的那么艰难。”

    “多谢,实在是太感谢你们了。”王倩倩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起来:“王庸,我真没想到。到最后,竟然是你这个路人甲同学来帮我。”

    路人甲同学?王庸一脸汗然,用得着说的那么直接吗?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在欧阳菲菲略微有意的八卦下,王倩倩也是大为吐槽,说出了许多伤心事。这一次的家庭巨变,最让她伤心和失望的,还是那个周凯。

    那个周凯,几乎是同时出现在她和闺蜜钱莉中间的,当初本就是个小公务员,拼命的追求她。确定恋爱关系之后,她父亲动用了些关系,为未来女婿铺了不少路,最后让他到了区委办,还提升了副科。

    因为是本地人,通过拆迁啊,以旧换新之类的,王倩倩家一共有三套房子,其中一套新房作为了婚房,写了周凯的名字。

    王倩倩实在借不到钱为父亲通关系,就准备先把家里能动用的房子给卖了。但是没想到那周凯却是给了她当头一棒,栽赃陷害她出轨,通过法院起诉离婚,又走了关系门路,直接将孤立无援的她净身出户了。同时,还和她最好的闺蜜钱莉勾搭上了。

    直到那时候,王倩倩才知道,原来他们早就已经偷偷摸摸勾在一起了。她家有权,但钱莉家有钱,就他那辆宝马七系车,还是钱莉家给买的。

    这种狼心狗肺的男人,听得正在吃药膳火锅暖胃的欧阳菲菲勃然大怒,在自己妻子最危难关头袖手旁观倒也罢了,竟然还落井下石,把人往死里推。

    “王庸,其实我平常一直不支持你喝多了酒胡乱动手打架的。”欧阳菲菲气鼓鼓地说:“这一次我授权给你,你偷偷摸摸带你那几个保安兄弟,找机会狠狠地揍那坏蛋一顿,揍狠一点,你放心,出了事情我给你兜着。”

    王庸汗然,自家老婆这小暴脾气。不过他也是听得满脑子火大,坏人王庸见多了,尤其是见过许多凶残血腥之辈。但是作为一个男人,如此下作,不要脸,他还真是见得不多。就算是这世界上最著名的恶魔凯撒,估计也干不出这种下作不要脸的事情来。

    很多佣兵,虽然凶狠,残忍,甚至是杀戮成性。但是多半都是铁骨铮铮的男人。像周凯那种人,如果放到佣兵圈子里给人知道了他这种事情,没有人会愿意做他的战友。而且王庸敢保证,那种软骨头,见风使舵的叛徒货色,估计不出三天就会被看他不爽的人扒皮抽筋,大卸八块了。

    在那之前,估计还会被一群有特殊癖好的伙计们,给轮得爹妈都认不出来。

    身为军人,身为佣兵。都是有着强烈个人倾向的,像那种铁骨铮铮的好汉,就算是敌人,也会敬佩。而软骨头叛徒,谁看了都恶心。

    “这种事情我这老大就不出马了,那种人我看了恶心,打他更是脏了手。”王庸嘿嘿笑着说:“要不,让小雷子出马吧。他就喜欢玩,也最痛恨这种叛徒。”

    “小雷子?这不太好吧?他是客人。”欧阳菲菲有些不好意思。

    “你放心,小雷子干这种事情很拿手的。”王庸拍着胸脯说:“而且保证不会出人命,给他几天时间,足以让那姓周的,跪在王倩倩面前痛哭流涕的忏悔,而且还是心甘情愿的。”

    “好,好吧。”欧阳菲菲觉得给那家伙这种结局,的确很过瘾,便点了点头说:“那你让小雷小心些,不过出了事情,我会竭力保他的。”

    王庸原来倒是不想去搞那周凯的,但是现在,王庸觉得应该让那种货色,后悔出生在这世界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