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七十二章 我听说,那个人回来了

第四百七十二章 我听说,那个人回来了

    ……

    “你要注重隐私就隐私吧,何必说的那么激动?”欧阳菲菲有些郁结的心情,顿时消散了许多,尤其是这家伙挺会哄人说话。

    只不过,这家伙肯定遇到了些什么事情,才会变成今天这副懒懒散散的样子。也罢,最低限度,只要这家伙心地是善良的,就不与他计较了,懒一点就懒一点吧。

    “接下来,多喝点热开水,去里间好好睡一觉。你这病不严重,还是尽量少用药,免得身体耐药性加大。”王庸体贴的给她倒了杯热水。

    “我不要睡觉,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呢。”欧阳菲菲在工作方面,有些执拗和倔强。但是难得的,在工作场合,语气里略带撒娇的味道。

    “你不是还有秘书,以及几个总裁助理么?”王庸不理她的诉求,蛮横的将她抱了起来,往里间走去:“再说了,公司那么大,事情永远处理不完的。你半天不干活,难道公司就会不运转,垮了啊?”

    “喂喂,王庸你这是干什么?”欧阳菲菲挣扎着说:“哪有你这么强迫我睡觉的?我今天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

    “不行,我说你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王庸将她放倒在床上,威胁着说:“不听话的话,别怪我发火啊。我这一发火,说不定就在这里直接跟你把房给圆了。也好补偿一下我被你欺骗后,受伤的心灵。”

    这种威胁话,对她还是挺管用的。至少她娇躯一僵硬,不敢再胡乱挣扎了。何况,王庸的话,多多少少也让她有些心理愧疚。只好任由他摁着,红着脸,底气不足的小声嘀咕说:“谁。谁故意伤害你的心灵了?”

    “那就乖乖的休息半天,养养精神,到下午一点再起床吧。”王庸拉上薄毯子,帮她盖好后。又是伸手开始在她头上轻轻按摩了起来:“以后啊,一定要劳逸结合。每周都安排一下瑜伽啊,游泳啊,保养之类的活动。即可以养护身体,又能释放压力。”

    这坏家伙,平常看他吊儿郎当的,不过每次到关键的时候。还是蛮关心自己的。虽然两人之间的结合,是有些阴差阳错的结果。

    “王庸,我睡不着。”虽然精神有些疲惫。但从来没有在这个点睡觉的她,的确很难眯的过去。难得被他哄着,心里头也是甜滋滋的,很舒服。低声撒娇着说:“我要听你讲故事。”

    “你跟毛毛一般大啊?”王庸刮了下她的鼻子说:“都那么大个人了,说这话也不害臊?”

    “我就要听。你不说我不睡觉。”说着,欧阳菲菲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一副炯炯有神的模样。

    “你这是撒娇还是撒泼啊?”王庸摸了摸鼻子,无奈的说道:“好吧好吧,我来说一个。”

    “要说你那时候在部队的事情。”欧阳菲菲微微有些小满意的说:“而且必须是很有趣的事情。”

    “你的要求还真多,好吧。记得我当初刚到部队里的时候,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大头列兵。那时候的领导和你一样,叫我站岗。”王庸的声音。仿佛回到了过去一般,笑得很开心,很单纯:“有一个干部,还是个少校,没有带证件。还挺嚣张的要硬闯。结果被我一枪托就砸在了地上。”

    “你还真打啊?”欧阳菲菲捂着嘴,俏眸圆睁着说:“那可是干部。”

    “干部又怎么了?你知道我这人的。执行任务起来,最是认真。”王庸呵呵笑道:“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货是我们大队新来的指导员。”

    欧阳菲菲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这幸亏没叫他继续站岗下去,原来他这人惹是生非,是早有先例的。眼咕噜一转:“你这算是什么笑话啊?不就是在拐弯抹角的让我以后不要叫你站岗么,我要听别的,就说说看,你在部队里有没有谈女朋友。”

    “部队里谈恋爱,多半要混上干部后,领导才会帮着介绍。”王庸道:“再说了,当时我不……呃,呵呵。”

    “不就是婉柔么,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欧阳菲菲微微醋意着说:“你给我上来?”

    “什么?”王庸有些措手不及。

    欧阳菲菲的俏脸,微微酡红着,星眸朝他狠狠一白,又羞又恼的低声啐道:“今天看你老实,让你预支些做老公的福利,抱着哄我睡觉。”

    说起来,欧阳菲菲心里面也是有些危机感陡然显现了。秦婉柔本身是个江南水乡的柔弱婉约女子,长得又是一副弱不禁风,我见犹怜的可人模样。别说王庸这种一看就不是什么吃素的主了,就连她欧阳菲菲,都忍不住为她的楚楚可怜而心疼,要去呵护她一番。

    以两家人现在的关系,不一起相处,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凭着他们以前的关系,现在也许各自还能凭着道德和责任感止于礼。

    这万一要是把王庸这家伙给憋惨了,脑子一发热,偷偷摸摸的和婉柔旧情复燃了怎么办?婉柔可不是什么普通女人,就连她欧阳菲菲都觉得任何男人能娶到婉柔,真的是祖上积德了。

    她自己反反复复对比了一下,自己并不比婉柔有什么优势,甚至,某些方面还处在弱势。

    欧阳菲菲平常也就是自己嘴上厉害厉害。只是她这辈子,一直都是清清白白,单单纯纯。唯一一个有过如此深入接触的男人,也就是王庸了。这个男人,其实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占有掉了她无数个第一次,而不仅仅只是初吻。

    最羞人的那次,恐怕要数在医院里的那次了。其实,在欧阳菲菲的眼里,两人就算没有真的那个,实际上在她的观念中,也早就已经把王庸当做自己男人了。

    以她的三观,心里面恐怕已经不可能再容得下第二个男人了。

    危机感逼迫下,她只得厚厚脸皮,试图给点甜头那坏蛋尝尝,免得他一天到晚都眼馋人家锅里的。

    即使这是自己主动的,也有了些心理准备。但是说出了这样的话后,她依旧是羞得心如鹿撞,无法直面于他,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不过,在她想象之中。王庸这好色的家伙,肯定是二话不说,屁颠屁颠的钻上床来,还露出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样。罢了罢了,他要吃豆腐,就让他吃点吧,反正是自家老公,就便宜他一下好了。

    “欧阳老总,你想干什么?”王庸突然一脸惶恐的看着她,把自己捂住了:“我只提供正规的按摩服务,不可以这样的。”

    欧阳菲菲如遭雷击,俏脸又羞又恼。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自己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献身给点他甜头尝尝,结果倒好,这坏蛋非得装得好像自己是个色女,要占他便宜一般。羞恼成怒下的她,倒也豁出去了,怒声说:“你到底上不上来?别惹我发火啊,王庸。”

    “好吧好吧,不过你得给我加点零花钱。”王庸满脸不情愿的脱了鞋,钻上了床。不等欧阳菲菲来得及发火,就又警惕地说:“还有,就算你有钱,也不能糟蹋我的尊严,太变态的项目我不做的。”

    欧阳菲菲一拍秀额,几欲晕厥过去。这种活宝老公,还不如掐死了算。也干干净净,好一了百了。不过,被他这么一闹腾,尴尬感觉倒是消散了许多。

    “呵呵,闹着玩的,别动。”王庸笑嘻嘻的伸手将她揽在了怀里,轻轻嗅着她秀发上的淡淡幽香,赞道:“来,我给你说个笑话听听……”

    ……

    与此同时,充满威严感的公安局大楼里。

    一个身穿军人常服,肩章代表着中校,三十几岁的男子坐在了会客室里,冷漠的抽着烟。不多会儿,向来以成熟稳重,英武犀利的李逸风,李副局长穿着制服,猛地冲了进来。

    一见到那个军人后,本来就不太好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发白了起来。急忙将门一关,冲到他面前,脱下帽子坐在了他对面,低声怒道:“沈离,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了,我们这辈子不再见面了吗?”

    “李副局长,你现在应该叫我沈参谋长,或者叫我的老职位,沈指导员。”脸庞略有沧桑,看着挺成熟稳重,很有威严的沈离淡然地说道:“瞧你这话说的,我即是你的老上司,也曾经是你的同僚。何必见了我,跟见了鬼似的,莫非,做了什么亏心事?”

    李逸风脸上的肌肉一抽搐,很快冷静了下来:“沈离,我不欢迎你,请你立刻,马上给我离开华海市。”

    “哈哈哈。”沈离大笑了起来:“李逸风,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多年的老战友的?再说了,你区区一个公安局副局长,还想一手遮天,不准我进入华海市了?”

    李逸风拿了支烟,猛抽着,冷声说:“沈离,我不想和你兜圈子。你来不来华海市和我无关,但是请你不要来找我。我们之间没有半点交情。”

    “老李啊,你以为我愿意来吗?”沈离神秘莫测的缓缓说道:“可是,我听说,那个人,他回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