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五十一章 缴械投降吧,王庸

第四百五十一章 缴械投降吧,王庸

    ……

    王庸仿佛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她身上的无比炽热,缠绕着他的身躯,将她的颤悸,她的体热。全都毫无保留的给了他。

    诱人的香水,火辣的香唇,湿润的香舌,一声声如梦似幻般的娇吟声。就像是一曲烈火,刹那间点燃了他内心深处的欲望。

    王庸也没料到,把她拽进来后,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场面。原本是想狠狠地揍她几下屁股,好好的出出气。

    “喂喂,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唔!”王庸低沉的话还没说话完,他的嘴唇就被戚蔓菁凶猛的吻住。

    她的柔软香舌,像是一条蛇般的钻入到他嘴里,调皮而贪婪的挑逗着,吸允着,堵住了他剩下所有的话。玉白柔润的纤手,钻入到了他的衬衣里,灵动的逗弄着男人的敏感之处。

    另一只手更加调皮,摸索着解开了他的皮带,钻了进去。在关键部位,轻轻一捏,似有似无的揉搓感。让王庸的呼吸几乎停滞,喉咙深处发出了如同野兽般的低吼。

    王庸的脑子里也是窒息不已,这戚蔓菁,真是个妖精。仅仅是几秒钟,就将他的欲火,彻底的点燃了起来。但问题在于,外面客厅里,可是有一大帮子人在呢。这其中,还包括了自己的老婆欧阳菲菲。以及深深埋藏在内心最深处的那个女人。

    一旦被发现,这后果简直不可估量。

    “老公!”戚蔓菁如同只妖女一般,香舌在他耳朵上轻轻撩拨着,梦呓般的呢喃着:“我好嫉妒。好嫉妒欧阳菲菲。我也要叫你老公,这些时间,我好想你。我要你,现在就要你。”她的声音。低沉而有些沙哑。透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性感娇媚。

    这种情况,让王庸也有些始料未及,原本是想拽她进来教训教训的。

    “菲菲还在外面呢。”王庸的欲望虽然也是被她挑逗了出来,但脑子却总算还很清明。微微抵抗着说。

    “那不是更好吗?”戚蔓菁狐媚的笑着,不住的对他挑逗着,上下其手着,贝齿咬住了他的耳垂,轻轻研磨着:“这样对你来说,更刺激,更有趣吧?老公,我要侵犯你。”

    王庸的所有精神,都紧绷了起来。在她营造的淫~靡气氛下。所有的感觉。都被提升到了极致。尤其是她的玉手。简直就像是只魔手,不住的攻略着王庸最敏感的地方。

    “老公,感觉不错吧?”戚蔓菁见王庸那种爽到了极致。微微低吼的模样,让她狐媚笑的更像是只妖女了。气息在他耳边轻吐着说:“为了可以更好的侵犯你,最近我忙归忙,可是晚上总会抽点时间出来学习修炼一下。老公,这一招不错吧?”

    “嘶~”王庸只觉得一股酥麻感从尾椎处,如电流般的穿透过脊椎骨,直钻到了他的脑子深处。让他不可控制的,重重一激灵,差点缴械投降。

    不过那句练习,却是让他的眼神里有些不爽了。很明显,比之两人上一次的接触。她的手法和技巧,有了天壤之别般的进步。

    “咯咯!”戚蔓菁仿佛感觉到了他的想法一般,眼神之中透着兴奋而妩媚的光芒,加大了对王庸侵犯的力度。欢喜的在他脸上温柔的吻了一下:“原来我家老公也是会为了我吃醋的,呜~这种感觉,怎么着这么美妙呢?不过老公你放心,我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不论是我的身体,还是我的灵魂,永永远远,都只属于你一个人。别的男人,想碰我半下都不行。”

    王庸不是机器,又岂能无情?他完全能够感受得出,戚蔓菁对自己的深深情感。内心深处,就像是有一道暖流,轻轻的流淌而过,让他感觉到了安逸而舒适。

    忍不住伸出手去,将她拥入怀中,轻轻婆娑着她的后背,柔发。刚才还想责备她的话,已经统统消失,全部咽回了肚子里。

    仿佛是感受到了王庸心中的那份心意,她更加起劲了起来,猛地将他一推,摁倒在了床上,凑到他耳边低语呢喃着说:“老公,为了更好的取悦你。我可是看了很多小电影,嗯,还买了一大堆的道具练习。不过我知道我老公是个醋坛子,为了对你的忠贞……”

    她的双手,已经彻底将王庸攻陷,贝齿轻轻撕咬着他的耳朵,妩媚至极的说:“我从来没有用那些道具,来取悦自己。我的身体,永远只等着你来享用。”

    王庸又是一阵激动,只是还没等他说话呢。戚蔓菁却是开始一路向下,妖女般的笑着:“三分钟,我要你在三分钟之内缴械投降。乖乖的顺从,抵抗是无效的。”

    我了个去,这是不是太小瞧人了?

    但是很快,王庸就在她埋首而下的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中,渐渐地有些把持不住了,急忙深吸一口气,想维持住头脑清明。但是,戚蔓菁既然敢事先放出如此豪言壮语,自然是不会打无把握的仗。

    将她最近一一学习,揣摩而来的技巧手段,毫无保留的在他身上施展了出来。不知道她是不是属于在这方面天分极佳的缘故,每每都能轻松的掌握到了王庸的欲望和最敏感的位置。捉住了他的弱点,便开始猛攻不迭。

    “吼!”

    终于,在那一波波的无止境的攻势之中,王庸如同一只猛兽般的低吼了一声,便全身紧绷了起来。

    等他终于寂静了下来后,戚蔓菁媚眼泛着春水,桃腮酡红,有些洋洋得意的看着王庸。尤其是她还用细长的舌头,将粘在嘴角的一缕白色给卷了进去。

    这副诱人之极的妖媚入骨模样,自又是看得王庸一阵心神摇曳,刚熄灭下去的火焰,又是有些抬头的迹象。

    妖精,王庸不知道是该笑还是哭。难怪欧阳菲菲经常会说她是妖精。这女人,还真是妖的厉害。

    “老公,两分钟嘢,胜利。”戚蔓菁竖起了两根手指,得意不迭的炫耀着说:“这下你相信,如果跟我回去一个晚上,你第二天就不会有力气再上班了吧?”

    王庸这头差点被她呛死,心下一阵发虚不已。按照这种节奏,如果真的陪她一个晚上的话,不是有没有力气上班的问题了。

    能保住性命,好好的活下来就不错了。

    好在戚蔓菁也没打算再撩王庸,细心而温柔的帮他穿好了裤子,整理了一下衬衣后。才踩着猫步,优雅的出了门。不过这连头带尾,五分钟都没到。

    众人齐齐向她看去,尤其是欧阳菲菲,眼神狐疑而有些审视。刚才王庸拉她进去的时候,戚蔓菁还放出了狠话。

    天知道他们两个在房间里互相顶牛,会不会干出点什么夸张的事情来?不过碍于人多,她欧阳菲菲倒也是不好意思去听墙根。

    “菲菲,我就是说嘛。”戚蔓菁上前拿了个白酒杯子,喝了一口后妩媚的说道:“借用一下你的老公,很快的。满五分钟了没啊?”

    欧阳菲菲是彻底放下了心来,红着脸狠狠地白了她一眼说:“戚妖精你丢不丢人?想老公的话,不会自己去找一个啊?非得来抢我的。”

    戚蔓菁的话,她是半句不信的。的确,刚才两人进去之后,到出来。可是连五分钟都不到。她欧阳菲菲就算没真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的了。尤其是上次,和王庸在医院里,有过一次让她想起来,都觉得脸红耳赤的暧昧。

    多少也知道就算要做这档子事,绝对不是五分钟可以解决的。

    “咳咳!”王庸走了出来,黑着脸没好气的对她说:“戚总,刚才我们谈得好好的。你可别变卦啊。”

    “好吧好吧,那我就给点你面子。”戚蔓菁娇哼着横了王庸一眼说:“你这护老婆还护的挺牢的,我逗逗她你也心疼啊?”

    “赶紧喝,喝完了就散场了。”王庸忍不住开始催促起来。因为他已经看到,迟宝宝和瑞贝莎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善。

    如此糟糕的局面,王庸还真是好一阵头大。让他非但有种如履薄冰,还有种群狼在侧的错觉。估计再任由的这个局面下去的话。他会不会被狼群吞而分之。

    尤其是戚蔓菁,实在是胆子大到没边,离谱了。连在这种时候,她都敢把王庸吃掉。妖精,妖精,这个称呼冠给她,还真是半点不差。

    好在接下来没出什么幺蛾子,一顿饭又是吃了半个小时后,才告收场。不过戚蔓菁还不省心,想继续打会儿麻将。

    而欧阳菲菲仿佛也是觉得挺有意思,很热闹,加上她今天被戚蔓菁灌的酒也不少。也是有些蠢蠢欲动。

    便是连秦婉柔,都闷声不吭的喝了不知道多少酒,那柔媚的脸庞,弥漫着淡淡的红晕。不知道她发现了什么,王庸总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嗔怪幽怨。

    几个女人齐齐动手,很快就收拾妥当了。开始哗啦啦的搓起麻将来。而王庸这个神一般的男人,只能很无奈的在一旁给众女泡茶端水。

    “王庸,时间不早了,你先把毛毛哄睡觉了。”亏得欧阳菲菲虽然酒意很浓,却还惦记着毛毛呢。只是这吩咐王庸的口气,怎么着就像是在吩咐一个奶爸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