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五十章 瞅瞅你这小暴脾气

第四百五十章 瞅瞅你这小暴脾气

    ……

    如果四下无人,戚蔓菁敢和自己这么说话的话。王庸肯定会把她拽进房间里,狠狠地教训,蹂.躏到她欲死欲仙。让她知道知道,男人的尊严是不可侮辱的。

    只是眼下,却只得摸着鼻子,老老实实的吃个哑巴亏了。

    倒是刚刚揍了王庸眼睛一拳的欧阳菲菲,眼见着小姊妹欺负老公,心下也是忿忿不平,难得的红着脸帮腔说:“戚妖精,你要真欲求不满的话。看在姐妹一场的份上,真可以把我老公借你用用的。”

    “哎哟,我们家菲菲说话,越来越有妇女的味道了。”戚蔓菁愣了一下后,笑得前仰后合,抿了一口酒后,朝王庸丢去了个媚眼说:“老王,听到没?今晚你归我了。明儿个如果你还有力气去上班的话,以后我戚蔓菁改姓叫王蔓菁。”

    欧阳菲菲傻眼了,刚才自己认为自己的话已经够流氓的了。没想到和戚蔓菁比,还真是差了不止一筹。可怜的她,虽然已经和王庸结婚了。可身体上和思想上,都还是个雏儿。就算是想狠狠地回应她几句,也是皮薄词穷。

    眼见着她一时对不上来,戚蔓菁微微得意的说:“菲菲,怎么样?没词了吧。别老拽着老公往房里里躲着去做坏事了。我们两个也是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来,陪我喝一个。”

    “我没词?”欧阳菲菲也是个争强好胜,轻易不肯服输的人。红着脸先跑过去喝了一口酒,壮了壮胆哼声说:“王庸,回头这戚妖精就交给你处置了,给点厉害的她瞧瞧,死活不论。不过。你明天必须照常上班。”

    王庸也是有些傻眼了,这对小姊妹拿自己杠上了啊?

    “就凭他?呵呵,王庸我建议你趁着现在药店还没关门,先去称个两斤伟哥再来。”戚蔓菁笑得妖媚之极:“否则的话,你要完成不了老婆的任务,就得回家跪搓板了。”

    欧阳菲菲银牙一咬,刚想狠着心再说两句厉害的时候。王庸急忙上来劝了,埋汰着说:“你们两个小姊妹能不能消停些?有孩子在场呢。该喝酒的喝酒,该吃菜的吃菜。安安分分的吃完晚饭。该干嘛都干嘛去。尤其是你,戚寡妇,不准再对菲菲耍流氓了。来来来,各位一起干一杯啊。”

    好在戚蔓菁眼珠子转了几下后,也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倒是不再揪着王庸和欧阳菲菲不放了。响应着大家伙儿一起干了一杯后。转而将目标放到了迟宝宝身上去了,笑眯眯的说:“迟局,您在警界的威名,我是早就如雷灌耳了。没想到你和菲菲还有王庸,都是好朋友。我敬您一杯,希望你以后仕途更加顺利。”

    迟宝宝不像她那般擅长言辞,不过她的酒量是向来是很好的。来者不拒。直接一干而尽,淡然道:“戚总大名,我也是久仰了,也希望戚总的事业。越做越红火。”

    就算是迟宝宝再单纯,也是知道这个女人相当不简单。纯以资产财富而论,在整个华海市都是能名列前茅的。而且她善于经营人脉,短短几年时间里。就编织了一个强大的关系网。

    据说,连华海市一把手罗云书记。都和她有些私交往来。可见这个女人,是何等的厉害?迟宝宝在市局的时候,经手过一批名单,这批名单上的人都是属于哪怕犯了事,也得经过领导审批同意后,才能进行调查的权贵人物。

    当然,如今的戚蔓菁已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已经有权力向中央政府提交政策提案。理论上来说,这个女人,是一个标标准准的社会名流。

    不过眼下迟宝宝并不喜欢她,这个女人,竟然当着她的面,调戏王庸。虽然看着像是在开玩笑,可终归让迟宝宝觉得很不爽。

    只是这种不爽,在眼下的场合里,她迟宝宝很悲催的只能往肚子里咽。没办法,谁叫她自己本身也只是个偷偷摸摸的小三。

    如果换做在和王庸之前,谁要是敢对她迟宝宝说,你以后会当人家的小三,她保管一拳打的那人杠上开花了再说。可如今,满肚子的委屈,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吞下去。

    满心不爽的她,喝着闷酒,暗自琢磨着是不是得找个机会,寻个茬。把王庸那家伙拷到局子里,好好的给点苦头他吃吃。

    由此,她那时不时的凶光,让正在和雷劲喝酒的王庸,后背一阵阵发麻。

    与此同时,还有秦婉柔时不时的用眼神余光,偷偷摸摸的瞟着王庸。更让王庸头皮发麻的是,虽然她的动作很隐蔽。可是多少知道内情的欧阳菲菲和戚蔓菁,却是将她那些微妙的表情一次次的逮个正着。

    另外,最让王庸胆战心寒的却是瑞贝莎。今天的瑞贝莎,打扮的迷人而优雅,举手投足间,就像是个欧洲贵族千金。不过她是个全世界最顶级的杀手。对于藏匿自己的情绪,格外的得心应手。虽然她从头到尾,没有对王庸表示过半点不满,更没有像秦婉柔那样,时不时的瞅自己。

    可是王庸却非常的清楚,把在场所有的女人,有一个算一个。最大的醋坛子绝对不是欧阳菲菲或戚蔓菁。而是那眼神淡定,优雅而微笑着和大家交谈着的瑞贝莎。

    王庸认识她已经三年了,这个强大而危险的女人,有着一颗异常敏感的心灵。对于王庸的占有欲望,也是非常的强烈。王庸已经记不得多少次,被她从酒吧里逼的狼狈逃跑。或者是正在找某个女人嗨嗨时,她犹如幽灵一般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了。

    这一次回国而不敢告诉她,王庸本身就是有些想要逃避她的意思在内。瑞贝莎越淡定,回头私底下发飙的可能性越大。她可不像其他几个女人那么无害,她有的是本事搞出无数危险而让他胆寒的战术来。

    王庸可想而知,这一次欧阳菲菲没事瞎搞出来的聚会,会给自己带来多少后遗症?一想到后面那些事情,王庸就忍不住头皮发麻,如履薄冰,有些想要逃跑的冲动。

    “哥,你眼睛怎么了?”和雷劲喝着喝着,他突然惊讶的指着王庸说:“是不是被人打了?”

    一开始还不明显,这酒一喝,气血活络开来。积淤的地方,就开始愈发发青发紫的明显了起来。

    此时的王庸,原本正在雷劲一脸崇拜的眼神之中,而欧阳菲菲微微歉意的纵容之下,大肆吹着牛,如何如何让欧阳菲菲那这个千金小姐,成为贤妻良母呢。

    闻言下意识的一摸眼眶,心中咯噔一下。顿时暗道不妙,急忙说:“都怪菲菲了,刚才帮她找药的时候,太匆忙了。这一不小心,就撞到了床头柜角上。不碍事的,继续喝酒,喝酒。”

    众女和雷劲,都是盯着他那个有些泛着黑紫的黑眼眶。再一联想到他和欧阳菲菲一起回房间的事情。一个个嘴角都开始抽搐了起来。

    “还不碍事呢啊?”戚蔓菁估计有七八两酒下肚了,俏脸已经娇艳欲滴,如同一朵盛开的牡丹花了。这酒下肚,就更加有些肆无忌惮了起来,捂着嘴故作吃惊的说:“都发紫发肿了,菲菲,教训老公而已,何必下那么狠手?”

    “我了个去,都说是撞的床头柜了。”王庸恼羞成怒的说:“戚蔓菁,你睁大了眼睛瞅瞅,我是被老婆揍的那种男人吗?”

    “这小暴脾气又发作了。”戚蔓菁故意吐了吐舌头,装的有些小害怕道:“是是,你是撞了床头柜。”转而又开始拉着欧阳菲菲的小手,低声埋汰着说:“菲菲啊,你这样可不好,这男人都是有自尊心的,他可是你老公。”

    咦?这话怎么听着像是人话啊?不对,估计是在套菲菲的话。欧阳菲菲欧阳菲菲,我王庸一世英名,全系在你的手上了,为了老公的面子,一定要应对得体,头脑清明啊。

    虽说今天欧阳菲菲在戚蔓菁的唆使下,估计喝下去有三四两白酒了。可她还是紧记着要给老公留点面子,脑子还算清楚的辩解着说:“蔓菁,你真是误会了。王庸是在帮我找药的时候,撞在了床头柜上。”

    “嗯嗯,对了。就得这么说,你得给男人留点面子。”戚蔓菁狡猾之极的说道:“不过以后真心不能打他了,尤其是不能因为他在床上表现不佳,时间太短就揍他,这会给他带来心理阴影的。”

    “戚蔓菁,来,你给我进来,我得和你谈谈。”王庸几乎快要晕了过去,冲上去,一把拽着她就拖到了房间里。

    在王庸关门之际,戚蔓菁还不慌不忙的对目瞪口呆的欧阳菲菲叫了一声:“菲菲你别担心啊,老公借用一下。很快的,几分钟我们就出来。”

    “砰!”王庸把门关上后,刚想对她凶恶几句的时候。身上略带酒意的戚蔓菁,如一条蛇一般的,猛地缠绕到了王庸身上。玉唇不住的在他嘴上,脸上,脖子上吻着,痴痴而呢喃着说:“老公,我想你了,想你想的心里好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