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四十八章 老子今晚就把她给办了

第四百四十八章 老子今晚就把她给办了

    ……

    王庸当然知道欧阳菲菲的心思了,随着她进去房间,肯定没啥好事情发生。急忙把头一摆,不耐烦的说:“去去,自己再找找,我这头陪着兄弟喝酒着呢。”

    但很显然,欧阳菲菲绝对不是个随便就能糊弄过去的主。能凭着自己的努力和实力考进斯坦福的她,当然是非常聪慧不凡的。

    之前和王庸相处时,屡屡吃亏。那是她在男女关系,情感纠葛上的经验着实太差。如今不管愿意不愿意,后悔不后悔,两人都已经是切切实实的夫妻关系了。

    由此,闲暇之余。欧阳菲菲也是会在网络上翻翻情感帖子,夫妻关系如何相处等等之类的经验知识。情商不说突飞猛进,但配合着她的智商,总能企及小成境界了。

    要不然,也不会在王庸兄弟朋友来了之后,至少懂得努力扮演好一个温良贤惠的妻子,以给他增添些男人的脸面了。

    “老公!”欧阳菲菲抓着王庸的胳膊撒娇了起来:“你也知道我这人不擅长翻箱倒柜的,你就帮我找找嘛?好不好嘛?”

    这声音又嗲又糯,这足以让任何男人的铁心肠都化作绕指柔。

    王庸这边明知是计,自然神智清明。可是雷劲却是有些看不过眼了,低声劝说:“哥,你先帮嫂子去找找药嘛。这定时吃药是耽搁不得的。嫂子这么好的女人,一定要珍惜啊。”

    “是啊是啊,王庸你赶紧帮菲菲找药去。你这兄弟。有我们几个陪着喝酒就行了。放心,保管招待好他。”戚蔓菁眼神清明,以她和欧阳菲菲多年的姐妹关系,当然清楚她是个什么脾气了。这都已经使出了她从未见过的撒娇手段了。可想而知。当王庸进去后,肯定没好果子吃。

    但此时,她却乐得见欧阳菲菲收拾收拾王庸,让得瑟的他吃点点苦头。你说这人。一声不吭的和欧阳菲菲结婚倒也罢了。

    结果呢,最近她的确是太忙,又有些危险,由此也是故意不找王庸。免得不小心将他牵连进来。可这人倒好,甜甜蜜蜜的和老婆过起了逍遥日子来,估摸着自己再不出现,他就会把自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种这种没心没肺的家伙,要不吃点点苦头,老天都不答应啊。

    秦婉柔虽然没说话。却也是微微蹙着眉头。给予了王庸微微责备的眼神。

    很明显。欧阳菲菲成功的煽动了大伙儿的情绪,以弱势的方式让小伙伴们的立场都到了她那边去。如果王庸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执意喝酒,不帮着欧阳菲菲找药去。估计会引发多方面的不满。

    我了个去,不愧是总裁级别的人物啊。就算是随手施展出一些小手段。也让人难以招架啊。苦逼的摸了摸鼻子,说着:“好好,我记得就放在了床头柜抽屉里,我帮你去拿就是了。”

    “老公,谢谢你,你对我真好。”要说这欧阳菲菲本事不小呢,王庸还是第一次见她装出这种温柔可爱的模样来。非但装得像,信手拈来。还因为她极为出色的容貌,气质,产生了极大的效果。

    如果不是王庸清楚的知道她是装的,两人在一起待久了,知道这绝对不是她的性格,估计这会儿也会被她忽悠过去。

    仿佛欧阳菲菲觉得这么干,貌似特别有效果,益发来劲了起来。小鸟依人般的搂住了王庸的胳膊,大秀恩爱的房间走去。

    “咔嚓”,随着房门被关上。

    欧阳菲菲那副小鸟依人,温顺恭良的模样。也是在转瞬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她那招牌的环抱双手,横眉冷笑的女王架势。

    王庸脸上的那副顾盼四方的大丈夫气息,也是瞬间冻住。

    “得瑟,继续得瑟啊?”欧阳菲菲嘴角冷笑着说:“你刚才不是挺牛气的么?什么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本小姐就站在这里,让你狠狠地抽一顿好不好?”

    “呵呵,那是装装样子的。不是要在兄弟面前,挣点面子吗?”王庸干笑了两声说:“这还不是您老给足了我面子嘛。”说着,就要凑上去抱一抱先。

    欧阳菲菲一个闪身就躲了开去,在书桌上随手拈了张白纸说:“王庸,你给我说说这张纸是什么颜色?”

    “白色……”王庸莫名。

    “什么?你再仔细看看,我怎么瞅着像是黑的。”欧阳菲菲气势一凛,眉头都挑了起来。

    “好吧好吧,你说是黑的就是黑的。”

    “什么叫我说?”

    “呃,它是黑的。本来切切实实就是黑的。我确定,它百分百是黑的,你瞅瞅,它黑得多油光贼亮啊。”

    见他老老实实的配合自己玩了一把颠倒黑白的游戏,欧阳菲菲心中刚才的郁闷气息,才消散了泰半。俏眸一横着坐在了床边,慵懒的伸着腰说:“打麻将真是挺累人的,给我揉揉肩膀。”

    “喂,我兄弟还在外面等着喝酒呢?”王庸无语的说。

    “你揉不揉?”欧阳菲菲眼神凶光一闪,很明显,若是不老老实实的满足一下她。估摸着一会儿王庸就得在兄弟面前大丢脸面了。

    “好吧好吧,你今天也的确是很辛苦了。”王庸一脸苦逼的说:“我现在切实的体会到了,什么叫要想人前显贵,就得背后遭罪了。”

    “怎么?帮我揉两下肩膀,就是遭罪了?”欧阳菲菲不满的横着俏眸说:“如果是秦婉柔要你帮忙揉揉肩膀的话,我估计你就会屁颠屁颠的扑上去了是吧?”

    一股子醋意,在卧室里激荡了起来。

    王庸这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难怪,她非得把自己弄进房间里来,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边是帮她揉着肩膀,边正经的说:“这可真是冤枉死我了,我和婉柔之间,清清白白的,你别凭白无故的玷污她的名声。”

    “清白?”欧阳菲菲冷笑着说:“王庸,刚才毛毛一说要把你借给婉柔,你一下子整个人精气神都变了,眼睛里放着贼光。”

    “误会,这绝对是天大的误会。”王庸举手投降着说:“我那是被毛毛吓到,脸色都变了。再说了,我也挺担心婉柔一个羞恼成怒下,揍毛毛两下怎么办? 什么把我借给婉柔,我可半点兴趣也没有。”

    “那是你说的。”欧阳菲菲转而惋惜的看着王庸说:“我还以为你对婉柔挺有好感,而她的婚姻也挺失败,很可怜。想想想办法,能不能让你在平常多照顾一下她呢。既然对婉柔不怎么待见,以后我会多和她保持些距离,免得你看见她而心里不痛快。”

    “这个……”王庸眼咕噜一转又干笑了起来:“菲菲,这是两码事情。怎么说,婉柔也是咱干女儿她妈妈,她一个人生活也挺艰难的,我们多给她些照顾也是应当的。就只当是邻里之间,互相帮助好了。”

    “这么说来,你倒是挺愿意帮婉柔的?”

    “呃,顺手为之,呵呵,力所能及范围给她点温暖也是应该的。”王庸干笑着说。

    “这样啊?”欧阳菲菲也是一脸感慨不已的说:“唉,婉柔那么好的女人,怎么婚姻就这么的不幸。一个女人,还要含辛茹苦的拉扯着女儿。看着自己姐妹这样,我实在有些于心不忍。王庸,要不这样吧。你手头上还有一大笔钱,拿些出来买套大别墅,把婉柔和毛毛接在一起住,这样非但能互相照顾,免得像毛毛说的,婉柔天天晚上凄苦无依。”

    欧阳菲菲的话,说得王庸也是有些愧疚不已。说起来,婉柔这一场不幸的婚姻,还是自己间接造成的。见她说得如此诚恳,王庸心念也是大动不已,如果能真的和婉柔天天处在一个屋檐下,哪怕只是看着她,就已经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了。

    “王庸,我知道你可能会觉得这样不是太方便。”欧阳菲菲回过头来,撒着娇乞求着说:“不过,就当是给婉柔多一点温暖呗。”

    “这样也好,反正我的银行账号在你手里,你看着买就行。”王庸点头答应着说,但是话音刚落。他可怜的耳朵,就又是被欧阳菲菲拽在了手里。

    只见她冷笑不迭的说:“姓王的,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对婉柔,还真是包藏祸心啊。稍微一试探,就把你的狼子贼心给试了出来。你羞是不羞,人家婉柔已经够可怜的了,那个无耻的败类老公,把她一个人丢在了家里带孩子。自己在外面逍遥自在。这还不算,还要被你这种人整天觊觎着她的美色。”

    “欧阳菲菲,是你说要让她住一起的。”王庸也是郁闷之极,一不留神,就遭到了她的诡谋算计。

    “我说住一起就住一起啊?你也不知道什么叫避嫌的吗?”欧阳菲菲气鼓鼓的说:“要不是你心里对她真有些想法,又怎么可能答应的那么痛快?你不是想婉柔么,要不要我真的大肚一把,把她给你追来当小的。”

    “行啊,我就是觉得婉柔挺好的怎么了啊?”王庸也是光火了,恼羞成怒的说:“你不是整天说我和婉柔怎么怎么着了,老子明天,不,今晚就把她给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