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四十二章 宝贝婉柔

第四百四十二章 宝贝婉柔

    ……

    她不说话还好,王庸还能扛得住。可是这一掉眼泪,一直以来都以厚脸皮著称的王庸,心中的防线顿告失守。一阵手忙脚乱的抽了纸巾递过去,干巴巴的说:“婉柔,不要哭了。”

    秦婉柔接过纸巾,也不说话,继续默默地在那里低着头抽泣着。

    王庸急忙好言好语的哄了起来。可没想到,他越哄,秦婉柔却是哭得越伤心,厉害。这让他就像是抓心挠肝般的难受不得劲。这给他的感觉,仿佛就像是回到了还是学生的那时候。

    自己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秦婉柔后,她不是哭,就是闷声不吭的不理自己。也不管他上蹿下跳的又急又燥。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被你打败了,这辈子就死在了你的手上。”王庸耷拉着张苦瓜脸凑了过去说:“婉柔,你要是觉得心里面不痛快,就狠狠地抽我两下出出气,我保管不还手,还会喊疼。”

    这一招对她并不管用,秦婉柔只是微微侧了侧身子,转过去继续低着头委屈的抽泣着。

    “我了个去。”王庸终究不是当初那个懵懂的小男孩了,哪怕是面对秦婉柔有些手足无措,心情激荡。但处理事情的经验还是有些的,狠狠地眼珠子一瞪,凶神恶煞的说:“秦姑娘,你要是在闷着头不说话,只管自己哭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就,我就在这车上把你强行玷污了。”

    秦婉柔一滞,俏脸微红的急忙向后躲了躲,低声说:“不,不行。”

    “我都说是强行了,哪里管你行不行的啊?”王庸见她总算有些反应了,心头的一股郁闷感消散了许多。眼睛继续瞪起。凶狠地说:“老实交代,我这究竟又哪里惹你不痛快了?”

    谁知,在这句叱问下。秦婉柔那刚刚略好了些的表情,一下子又是黯淡而委屈了起来。不过这一下,她是有反应的,而且反应很大。边用纸巾擦着眼泪,边哭着抗辩说:“王庸,我只管哭我的,又碍着你什么事情了。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就算哭死了,也不要你管。你,你欺负我,你就知道欺负我。呜呜~”

    这一下子,她可算是哭得更加伤心了起来。香肩上下耸动着,可劲儿的哭着。仿佛要把多少年的委屈,一下子全都哭了出来。这一下子,王庸可算是彻底凌乱了。

    急忙把那凶神恶煞相给一收,露出了一副谄媚讨好的笑容:“婉柔啊,我错了。我真心错了还不行吗?要不,我给你说个笑话?呃。那就给你变个魔术?喂喂,你到底要怎么样喔?你这要变起脸来,怎么比欧阳菲菲还难伺候?娘的,老子还就不信了。弄不笑你。”

    王庸说着,开始解起了衬衣纽扣。

    “你,你干什么?”秦婉柔红着脸,边哭边说。

    “干什么?嘿嘿。你说我干什么?”王庸满脸忿忿不平的说:“你要是再哭。我就把全身脱光了。站在大马路上去跳舞给你看,看你笑不笑?”

    “啊?”秦婉柔一阵慌乱。急忙擦着眼泪,呜呜着说:“不,不要。很,很丢人的。”

    “丢人算什么?”王庸嘿嘿说着,满不在乎地说:“只要你不哭,别说跳脱衣舞了。就算让我跳到黄浦江里去游一圈再回来,我也心甘情愿。”

    “我,我不要。”秦婉柔急忙说:“水很脏,会生病的。”

    “你不是说我不是你什么人吗,生病似乎也不关你的事情吧?”王庸的眼神,微微有些闪烁不定。

    “我,我……”秦婉柔一时语塞,又是低着头扭了过去,不肯再和他说话了。

    惹得王庸直想扇自己一个耳光,那姑奶奶好不容易肯说话了,怎么又能刺激她?急忙满脸堆上了笑容,从两座椅中穿过了半截身子,捉住了她的小手。

    任由她挣扎不迭,王庸柔声说:“婉柔,真的是我错了。你是观世音菩萨,不如就大发慈悲,原谅我一次好不好?”

    “王庸,不要这样。”秦婉柔有些艰难的挣扎着,与此同时,心灵深处也是挣扎不已。红着脸说:“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几乎是与此同时,就在那辆红色宝马不远处。一个身材高挑,穿着运动装,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子健康气息,肌肤略带小麦色的漂亮女人。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嘴角一丝恼羞成怒之意,油然而起。

    迟宝宝,迟队长。不,确切的说,已经是迟局长了。目前调任的城北公安分局所管辖的区域,正是她目前住的地方。而她所居住的小区,原本距离王庸家也不过是区区一公里左右。

    按照华海市这么大的地方,这已经算是左邻右舍了。

    她之所以穿着便装站在公交站台上,当然是为了剿灭那个盗窃组织了。她手中把玩着的那个最新款的5s,是一个经过特殊处理的手机。在机子里,安置了一个微型的跟踪器。

    那些小偷,哪怕是刷机了。那个微型跟踪器,依旧会持续不断的工作,记录着一个个的移动暂停点。她可以通过此,轻松的揪出一条销赃线路。

    她之所以挑选这个难题卷宗下手,其中之一的原因,自然是因为这里是她家社区所在。只要剿灭了这个盗窃集团,也算是为父老乡亲们做点好事了。

    原本她的心情很不好,可随着看到王庸开着车停在公交站台附近时,还挺高兴的。

    虽然那是欧阳菲菲的车,但迟宝宝却很熟悉,知道大多数时候都是王庸在开。果不其然,就是王庸。当一个陌生的男人抱着毛毛走进肯德基时,迟宝宝想上去给正在驾驶座上的王庸一个惊喜的。

    蓦然之间,王庸开始和后座的人说起话来。原来后座上,还缩着个人,一开始迟宝宝还不以为意。但是没想到,似乎说着说着,王庸突然很激动了起来,还开始脱衬衫。

    迟宝宝犹豫着凑近了些,让她心头火烧缭绕的是。后座上,竟然是一个正在哭泣的女人。而且王庸那个恬不知耻的家伙,竟然将前半身穿过了座椅空隙,拉着人家的小手,几乎都快要趴到人身上了。

    模糊间,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是欧阳菲菲,同样不是蔡慕云。而且看样子,那个女人还在抗拒,挣扎。这让迟宝宝顿时恶向胆边生,猛地冲了过去。

    很明显,无论是因为工作职责原因,还是出自于一个女人应有的微妙复杂心理。此刻的迟宝宝,真心只要一个念头。那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那个猪头,揍成真正猪头再说。

    此刻的王庸,全副心神都放在了秦婉柔的身上。想着一切办法,搏红颜一笑。真心不开玩笑,如果跳脱衣舞能让她开心,让她笑的话。王庸可以毫不犹豫的上街大秀一场。

    “婉柔,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王庸紧紧的捉着她的小手,温柔无比的说道:“你骂我也好,揍我也罢,一切都只要你能开心就好。”

    “王,王庸。”秦婉柔脸颊上的红霞,浓郁的几乎都要滴出血来了。她多么想,狠狠地扑到这个男人怀里,痛痛快快的哭上一场,让他像以前那样,哄着自己,让自己开心。

    可是,菲菲对自己那么好,就像是亲姐妹一样的。如果自己和王庸,那,那样。岂不是要大伤她的心?一时间,秦婉柔心中,也是挣扎不已。

    “不要这样,不要。”秦婉柔的声音,就像是在梦呓。无论是拒绝的力度还是决心,都显得那么柔弱无力。

    她那双柔美而楚楚可怜的眼睛,让王庸大感心疼。在这一刻,他只想把她搂在怀中,好好地呵护,安抚一番。哪怕是天塌下来了,他此时此刻的眼里,也只有秦婉柔。这个让他魂牵梦绕,永生永世无法忘记掉,深深爱着的女人。

    “我知道,我伤害了你。想要凭着一句对不起来奢望你能原谅我,实在是太天真了。”王庸伸出手去,柔声无比的说道:“婉柔,真的对不起。我很心疼,心疼你。”

    “王庸!”秦婉柔的眼泪,又是一滴一滴的滑落下来。她心中的冰块,正在渐渐融化。她的抵抗力,正在不断地被瓦解。

    就在王庸准备将她搂抱在怀中,朝着她嘴唇狠狠地吻下去的同时。咔嚓一声,车门被人很暴力的拉开。迟宝宝的手,以灵巧的角度向王庸的耳朵上抓去,怒气冲冲的说:“姓王的流氓,你在干什么?”

    王庸的本能反应,当然是要对胆敢袭击自己的人反击。可是一听到那声音,便浑身一激灵,老老实实的让她给抓住了耳朵。同时很配合的转过头去,疼得龇牙咧嘴的说:“哎哟,迟大警官,干什么干什么?我只是在安慰一下我的朋友而已。”

    安慰朋友?而已?

    迟宝宝看着他那副很无辜的嘴脸,心下那是冷笑不已。你这也叫安慰朋友啊?老娘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你都快把人给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