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四十一章 你这是要帮我组后宫啊?

第四百四十一章 你这是要帮我组后宫啊?

    ……

    “宝贝啊。”王庸亲昵的抱着毛毛进了车,脸上尽是平静和祥和之色:“今天老师都教了些什么?”

    “看图学拼音,还有一些简单的英语。”毛毛奶声奶气,却是一脸小大人般的腔调道;“一点劲都没有,那些毛毛早就会了。可是很多小朋友都不会,真笨。”

    “那是,我们家毛毛可是最漂亮,最聪明的小公主。”王庸呵呵笑着说;“来,叫雷叔叔。”

    “雷叔叔好。”毛毛转头看向了副驾驶位子上的雷劲,眨巴着眼睛很好奇,不过还是很乖巧的叫人。

    “你就是毛毛吧?真漂亮。”雷劲表现出了一副完全无害的模样,笑呵呵拿出了刚买的布娃娃礼物说:“喏,小宝贝这是雷叔叔送给你的。”兴许因为怕自己的戾气吓着孩子,此时的雷劲,尽可能的露出了一副笑容。

    但是,很少接触小孩子的他,那副笑容可是笑得非常僵硬。

    “干爹。”毛毛有些小紧张的搂着王庸的脖子,偷看着雷劲,低声说:“这个怪叔叔你是从哪里捡回来的?”

    怪,怪叔叔?雷劲如遭雷击,毛毛说话虽轻,可还是很清晰的落到了雷劲的耳朵里。他开始很惆怅的看着王庸:“哥,我看这应该不是你干女儿,而是亲女儿吧?一样一样的毒舌。”

    “小女孩,尤其是像她这个年龄的小女孩,最有灵气了。”王庸欢喜的婆娑着她脑袋:“她说你是怪叔叔,那肯定是直觉所在。感受到了你掩藏起来的猥琐气息。小宝贝,你说是不是?”

    “不过说起来,还真是有些像你啊。”雷劲第一次看到毛毛,仔细瞅着她那粉嘟嘟的脸蛋:“你瞧瞧她的眉毛和眼睛。喏喏,还有鼻子。真的和你很像啊。哥,老实交代,什么时候偷偷摸摸生了个女儿?回头怕嫂子打,然后故意说是干女儿。”

    “我瞅瞅?”王庸掰过后视镜,把自己的脸和毛毛凑了一堆,看了一下后说:“被你这么一说,看起来还真是有些像啊。我倒是很想这是我的亲生女儿,可惜。我自己知道绝对不是。”心下无奈的笑了笑,自己当初和婉柔的关系,可是单纯到说不出的单纯。关系止步于拉个小手,亲个小脸而已。

    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只当亲个小脸就能怀孕。

    雷劲倒是一脸惋惜地说:“没办法多个把柄。在嫂子面前告状了,真是可惜。”

    “呵呵,就算是干女儿,我也一样疼爱的。”王庸宝贝的捏了捏她的小脸蛋说:“我可是完全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般的疼爱。小宝贝,那今天在学校里,有没有碰到开心的事情?”

    日长水久的相处,毛毛对王庸也是越来越依恋和喜欢了。就像是一只树袋熊般的。挂在了王庸的身上,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说:“嗯,有个男孩子说喜欢我,向我求婚。可是我拒绝了。他都已经五岁的人,还剃蘑菇头,实在太幼稚了。”

    王庸一头瀑布汗,我了个去。这年头的孩子。实在是太过早熟了。自己当初别说是幼儿园了,就连小学。初中的时候,都是把女孩子当做阶级敌人的。直到了高中后,才朦朦胧胧的开始对异性有好感。但自己和婉柔之间,依旧是单纯的可怕。

    雷劲也是被惊到了;“这还是地球吗?我第一次对女人感兴趣,已经是十四岁了啊。在此之前,女孩子都是被欺负的对象。当然,我现在也很愿意欺负她们,嘿嘿。”

    “嘿你个头。”王庸一个爆栗崩了过去:“少在老子干女儿面前,表现出你这么一副猥琐样子来。”随后,王庸将她绑在了最近刚买的儿童安全座椅上,这是他驾驶座身后的位置,最为安全。

    刚想跑去买菜的时候,欧阳菲菲电话戳了过来。先是关心了一下毛毛,她也怕王庸这家伙有了兄弟在,结果就把一些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掉了。

    如实汇报完毕后,欧阳菲菲又说,今天她早就和婉柔联系好了,让她请假早些下班。要王庸跑去接她一下,让她晚上一起吃晚饭。对了,她说她还顺便叫了一下瑞贝莎。

    王庸这下是傻眼了,自己家里这头母老虎,这究竟是打的哪门子鬼主意啊?叫婉柔一起晚饭,还好理解些。毕竟两家人现在走得很近,平常来往的也很积极,欧阳菲菲那是真的把人当姐妹一般看待的。

    至于叫瑞贝莎,王庸有些理解不能了。上次自己和瑞贝莎,在那里颠鸾倒凤的时候,可是被捉奸逮个正着的。她这是想故意表现大肚?有容人之量,还是想偷偷摸摸的帮他打造个后宫啊?

    一说到叫瑞贝莎一起吃晚饭,雷劲开始有些不淡定了起来,琢磨着是不是要装一下肚子疼之类,然后跑到某个医院里躲一阵之类?但估计就算是躲到医院里,也是莫可奈何的。

    因为人家瑞贝莎,可是医学专家,生化学专家,治疗个肚子疼之类的,那绝对是手到擒来。他就算是躲天边去,也是无济于事。

    无奈之下,只得先跑去接了秦婉柔,刚好可以让她照顾一下毛毛。

    当雷劲看到秦婉柔,刚准备笑眯眯的打招呼时,伸出的一只手,直接愣在了当场,低呼说:“是你?”

    今天的秦婉柔,依旧是清淡素雅的干净模样,穿了一身白衬衣和西装裙,尽显当代青年女性教师的柔美气质。面对雷劲的诧异和震惊,坐后座的秦婉柔有些疑惑不解,微微诧异的看了一眼王庸,似是在询问。

    雷劲也是在第一时间,镇定了下来,尴尬地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

    “得了,你也别装了。”王庸哪里不知道他是什么心思,回头瞅了他一眼说:“你是已经认出婉柔了,就别装不认识了。”

    “哥,以我杰出的智商,突然发现我的脑子似乎有些不够用了。”雷劲回头瞅了瞅秦婉柔,苦笑了起来:“我当然是认出这位美丽的小姐了,当初在部队里的时候,你可是把她的照片当做宝一样的挂在床头的。逢人就说,这是我女朋友,漂亮吧?我可是看了足足两年之久,想忘记都难。还有,那个当初我在你家里帮着一起办事,也见过她几次。”

    秦婉柔娇躯一震,低着头不敢说话了,又时不时的偷偷摸摸抬头看了一下王庸。这人这么说话,她倒也是想了起来。五年多前的事情了,那还是王庸在办理母亲丧礼的时候。的确是有几个他的战友兄弟,在帮着一次操办。不过因为那时候她的注意力,不在他们身上,王庸也没心情互相介绍。

    这才使得她一下子没认出眼前这个男人来。这时间,她也有些心乱如麻了起来。难道说,王庸那些年当兵的时候,真的一直把自己照片挂在床边吗?他那时候,不是应该有了另外一个女人了吗?难道说,他那是在撒谎欺骗自己吗?可是,他为什么要撒谎骗自己?为什么他一回来,就要拼着命和自己分手?

    和他相依为命的伯母就算是出了车祸死了。可大家都很伤心,他干嘛,干嘛非要和自己分手?一想到这件事情,秦婉柔依旧有些心碎而难受的感觉,心口一阵隐隐作痛。

    她的嘴唇,微微有些苍白,强忍着要想落泪的感觉。

    “妈妈,不要心疼。”毛毛很敏锐的感受到母亲的难受,急忙用小手拉住了她的胳膊,轻轻的摇晃了起来:“毛毛一定会乖乖的,好听话好听话。怪叔叔,都怪你,害我妈妈心疼了。”

    雷劲急忙干笑着点头哈腰的说:“是,是我的错。那个,嫂,呃,秦小姐,抱歉。如果你觉得不舒服,就打我一顿好了。”

    “不,不关你的事情。”秦婉柔急忙摇着头,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说:“是我自己的心脏有些小毛病,不碍事的。你,你是王庸的战友吧?很对不起,刚才一时没认出你来。”

    “婉柔,你要是不舒服的话,我先送你去医院看看。”王庸有些担心的说。

    “不碍事的,现在我已经好多了。”秦婉柔微笑了起来:“王庸,今天你有客人,就赶紧先去买菜做饭吧。”

    “好吧,那你要是哪里有不舒服,就一定要告诉我。”王庸说道。

    雷劲一拍额头,有些无语了。自家大哥一直是个花丛老手。就算碰到了再火辣,再漂亮的女人,也能镇定自若,灵气迸发的。怎么一碰到这个女人,就突然之间变成呆头鹅了?

    一时间,车子里有些沉闷了起来。雷劲眼咕噜一转,看到前面的肯德基店面就说:“哥,你靠边停一下。我带毛毛去吃肯德基。”说着,也不由分说。就把一听有肯德基吃后,就欢天喜地的毛毛抱了去。

    等他走了之后,王庸这才回头看向了秦婉柔,只见她在后座上,低着头,默默地坐着不说话。可是眼泪,却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