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怪物

第四百三十六章 怪物

    ……

    “哥!”在某处茶楼里,两个酒气熏熏的大男人,正在剥着开心果之类的小吃,喝茶醒酒。王庸难得的,欧阳菲菲懿旨恩准可以堂堂正正的休假半天,陪陪他难得前来的战友,好兄弟。

    由于晚上还要喝,而欧阳菲菲下午也有预约要处理公事。喝掉两瓶白酒后,就散了场。由王庸陪着,喝喝茶,醒醒酒。

    “嗯?”

    “嫂子挺好的。”雷劲难得的满脸正经的说:“温柔,贤惠,能干。在场合上,还能非常照顾你的面子。哥,你真是走了不知道什么狗屎运。”

    “呵呵,算是阴差阳错吧。”王庸笑了起来:“我也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一只脚跨进坟墓里了。”

    “得了吧,瞧你那得瑟的样。”雷劲早已经脱掉了他那副装模作样用的金丝眼镜,露出了玩世不恭的本色,嬉皮笑脸的说:“我还以为你回到华海市,准备先里里外外的把华海市的美女都祸害一遍后,才会定的下心来结婚。不过这样挺好,我看得出来,嫂子真非常适合你,连玛丽小姐都这么说。就是不知道嫂子家还有妹妹什么的吗?表妹,堂妹什么的都好。”

    “就算有,也不能介绍给你啊?”王庸满脸鄙夷地说:“我哪能把小姨子什么的,往火坑里推。”其实说起来,欧阳家还是有不少亲戚的,欧阳菲菲也是有些表妹表哥表弟之类的亲属。据王庸从家里面吃饭闲聊的时候得知,还是有一个表妹,好像和欧阳菲菲很亲近的。

    应该是她姑姑家的女孩子,属于表亲,不过全家都早就移民米国了。欧阳菲菲和姑姑家亲,也是因为她在米国上学十年。期间。多是姑姑照顾着。

    “火坑?”雷劲开始很忧郁的看着他说:“哥,我从十八岁开始当兵那年,就把自己的所有一切都给了你。不管你怎么蹂躏我也好,糟蹋我也罢,我都从来没有半句怨言。你这样说,我的心真的很痛。”

    “能不能换一招?”王庸气定神闲的嗑着瓜子说:“我可不是那些同情心泛滥的单纯少妇,随便来个忧郁深沉的眼神,就恨不得把你抱在怀里当个宝。”

    “哥,瞅您说的。你这是污蔑。赤~裸~裸的污蔑。”雷劲嬉皮笑脸的说:“再说了,我那些泡妞的招数,还不都是跟你学的?在部队里,你是我的头,你是我的教官。当初我还是个大头兵。刚刚完成新兵训练,就被你相中,用那些哄骗小妞的手段,把我哄进了边陲之狼。等我一进去后,就翻脸不认人,开始玩命的对我蹂躏。那时候哟,只是想想。我都恨不得拿颗手榴弹和你同归于尽。再后来,我们一起出国后,我人生第一次去酒吧,也是你带的。”

    “那也是我的人生第一次好不好?”王庸丢了支烟过去。脸上满是怀念的笑容:“我都记不得这辈子给的第一个女人,究竟长啥样了?好像是栗色头发的……”

    “是金发。”雷劲一脸肯定的说:“我可是清楚的记得那个金发女郎,那个身材火辣,波涛汹涌啊。你和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在酒店里足足待了一个晚上。那女人的浪叫声,可真是惊心动魄。她还说你是她见过的最强壮的男人。”

    王庸的脸色有些呆滞,一头黑线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不知道吗?”雷劲一脸无辜的看着他说:“我和卫华,老马他们的房间就开在了你隔壁啊。另外,我们刚完成了一次任务,手上有一套便携式音频捕捉器……可惜啊可惜,那时候来不及装高清探头啊,没办法欣赏到大哥您人生第一次的无比悍勇。那天晚上,我们很亢奋的听了一个晚上。”

    王庸摇摇欲坠,险些一头栽倒。那天大家在外面完成了第一次佣兵任务,说好了一起去一个热闹的酒吧猎艳的。当然,那时候的大家都是一群菜鸟。可是,王庸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猎艳到了,结果这帮人竟然在隔壁监听了一个晚上……

    难怪第二天,这帮家伙看自己的眼神,一个个古怪而复杂的很。仿佛有些羡慕嫉妒恨,又有着无比的崇拜。王庸都快要佩服死他们几个了。

    “所以啊,大哥你千万别说我是火坑。如果我是火坑的话,你就是个万妞坑。”雷劲竖起了中指,满脸鄙夷地说:“我鄙视你,深深的鄙视你。是你把我拽入了翘臀爆~乳的人间地狱。结果到头来,还要说我是火坑。羞不羞?臊不臊?”

    “呃,我现在改邪归正了。”王庸一脸寂寞无奈的说道:“我自从决定回归正常人生活后,已经尽可能的不招惹女人了,尽可能的避开。可是没想到,桃花运这种东西,你越逃,来得越快,越凶猛。”

    其实说起来,王庸自己都觉得有些无奈。这一番回家,原本就是想过些平平淡淡的生活,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非单单和几个女人,有了一些难以解开的瓜葛。

    一些潜藏在暗地里的东西,仿佛也正在渐渐地浮出水面。

    “哥,不带你这么刺激人的。”雷劲郁闷的点着烟说:“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回来休息一段时间了,看看会不会爆出桃花运来。”

    正说话间,王庸这边来了一个陌生的电话,皱眉接起一听。却听到对面微微有些焦急的声音说:“王庸,你在哪里?我现在要见你,立刻。”

    “慕云?”王庸低声说:“出什么事情了?镇定,先镇定,我在茶楼里,需不需要我来接你?”随即,说出了这边的地址。王庸的心,也微微紧张了起来。事实上以他的经历阅历,已经很少有事情能让他紧张了。

    然而在他意识之中,蔡慕云可是一个相当淡定的女人。在大事情上,很能沉得住气,便是连被戴英明一伙人绑架了,也能镇定自若,侃侃而谈。现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能让她说话那么急促的,肯定是大事,而且还是用的陌生电话。

    “呼!”毕竟是个久经官场的区委书记,蔡慕云在听到了王庸的声音后,心中仿佛卸下了一块大石头。略作调息后,声音平静了许多:“不,你不用过来找我。有些事情,电话里不方便说,你在那里等我一下,我来找你。”

    等挂断了电话后,一直有些懒散而吊儿郎当的雷劲,身上的气息也是凝聚了起来,凌厉的眼神让他如同一柄出窍的利剑,散发着可怕而令人窒息的感觉,声音低沉着说:“哥,出事了?”

    王庸镇定自如的拍了拍他肩膀说:“现在没事,但我估计是有人盯上我了,等慕云来了再说。”蔡慕云是个成熟的女人,既然她说不用去接,王庸也有足够的理由给她信心。

    “慕云?”雷劲身上那充满狂暴而锐利的气息瞬间散尽,眼神暧昧的笑了起来:“哥,难怪嫂子要把你的钱袋子收紧了。依我看,光收紧钱袋子还不够的,得给你定做个贞操内裤才行。贿赂,赶紧贿赂我。要贿赂的我不满意,回头我就找嫂子告御状去。”

    至于王庸被人盯上,雷劲倒是觉得毫无所谓,一脸轻松,盯上就盯上呗,只要把敌人解决掉就行了。所谓被盯上的危机感,还不如他对那个叫慕云的女人的好奇心。

    “要贿赂是吧?行啊,一会儿我们找个四下无人的小弄堂里。我会让你怀念一下当初在军营里,被我蹂~躏的滋味。”王庸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你不是一直口口声声说很怀念当初我当你教官时候的日子吗?”咔嚓嚓,王庸随便一动,全身骨骼发出了一连串如同鞭炮般的脆响。

    一时间,雷劲只觉得全身寒毛都炸了起来,急忙诞着笑脸说:“玩笑,我就是和您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大哥您知道的,我对你可是忠心耿耿,此心此情天地可鉴。”

    “喝你的茶吧,如果我猜测的不错,最近需要你帮我做些事情了。”王庸的神情微微一敛。

    “做事?嘿嘿,我喜欢。”雷劲一听此事,反而兴奋了起来。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猩红的戾气。抿了抿嘴唇说:“希望对手够强,否则玩得不够刺激。”

    王庸看了他一眼,眼神之中有些歉意。雷劲是自己从军区的几万新兵之中,亲自挑选出来的几根苗子之一,可谓是万中选一。他的潜力,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出色。

    如果没出那件事情,他能在边陲之狼好好地发展,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只要多立些功,转个干,再去补上个军校什么的。他的人生轨迹和现在,绝对是天壤之别。

    可自己,却是一手摧毁了他,眼睁睁的看着他变成了一头怪物,难以救赎。因为相对雷劲这只怪物来说,自己才是怪物之中的怪物吧。好在遇到玛丽小姐的时间不算晚,在她循循善诱之下,自己和兄弟们总算没有变成彻头彻尾的冷血怪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