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丢盔弃甲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丢盔弃甲

    (最后一天了,今天还剩下五章更新,兄弟姐妹们检查一下还有月票吗?希望能帮老傲保住月票榜前十的位置~拜谢了。)

    ……

    迟宝宝的绞杀很擅长,她的双腿修长而结实,爆发力异常恐怖。瑞秋的小腿骨在被她借力绞住后,她完全能用力一掰,将他的腿骨折断。

    “啪啪~”瑞秋沉闷的哼着,以非常吃力的姿势,连拍了两下地面,表示投降。他已经感受到了这个女警官如同巨蟒般的绞杀之力。

    他可不想在一场非生死格斗之中,被人弄断了腿骨,这就太悲催,也太无意义了。

    随着他的拍打投降,迟宝宝的那几个属下们,都是咆哮欢声的大叫了起来,无一不充满了狂热的气息。这也难怪,格斗本身承载着许多兴奋和狂热。何况乎,这还是事关到了不同国籍荣誉的事情。

    人家黑水可不招收外籍人士,一色的米国籍人。这是名为安全公司,但实际上等于是米军的编外队伍,说穿了就是狗腿。

    迟宝宝能打败他们之中最强的那个,当然属于为国争光了。而且还是属于一雪前耻,扬眉吐气的争光。看着那些之前嚣张跋扈极了米国人,一个个在宝女王的目光下,敬畏的低下了头,不敢和她对视。

    这种感觉,就算是想想都觉得好爽。突然之间,大家都体会到了为什么霍元甲啊,陈真之类的真实,或虚构的英雄人物,为什么那么受欢迎了。

    迟宝宝伸手将瑞秋拉了起来,郑重的点头示意说:“你打得很好,我是靠运气才赢了你。你的脚怎么样?不影响晚上的行动吧?”小张立即很狗腿的跑去翻译。

    平头男瑞秋掂着腿,试踢了两下。感觉并无大碍。对迟宝宝有些感激着说:“没事,谢谢你。”

    小张回头翻译说:“老大,他说没事,谢谢你。”

    “这句不用你翻译。”迟宝宝红着脸在他脑袋上磕了一下。心心里面也是有些惭愧了起来,以前在警校里的时候,认为什么外语之类的,压根就没太多必要学。有那闲工夫,还不如多练练体能,多练练综合格斗,或是枪法之类。

    由此。英语什么的,完全是应付了事的学。但即使被英语拖了后腿的她,还是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可想而知。其他科目的成绩多么恐怖了。警校可不是那些训练变态的特种部队,往往本着把人极限不断压榨出来的训练风格,不合格的可以随便淘汰,最终只要取一小撮的精锐就行。

    而一个从警校里训练出来的人,综合实力比之一般特种兵精锐还要强横。可想而知,她在学校都干了些什么。

    不过经此一事后,迟宝宝倒也明白了,抽空还是得多学学其他国家的语言。毕竟有时候需要交流的话,语言不通还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拳头硬的确是王道。这群一开始挺嚣张。看不起华夏人的黑水保镖们。经此一事后,见识到了迟宝宝的强大,一个个老老实实了起来。连那个瑞秋。也表示黑水团队接受华夏警方的调配部署。

    “小张,你和他们说说,黑水团队今晚在行动之中的部署和调配方案。”迟宝宝波澜不惊,颇有高手风范的走了出去,临出门时。还瞟了一眼娘娘腔的迈克。

    迈克被她威势所慑,吓得小腿肚子发软。几乎站都站不稳。

    以迟宝宝的心态,当然也不会和这种没用的小人物多计较。带着王庸,继续回到了刚才的休息套间里。

    “宝女王威武。”王庸笑呵呵的举着双手呼喊着唱说:“打得米帝国纸老虎投降鸟。”

    “贫嘴。”迟宝宝俏眸一横,顾盼生姿的说道:“其实我还差得很远呢,这世界上比我厉害的人多了去。就像你说的,其实这个黑水公司因为招人不严格,名气大,以至于有些良莠不齐。确切的说,只能算是个保安公司。但是其中肯定也有高手的,我记得黑水的一些高层,都是海豹里出来的人。”

    “海豹又咋了?碰到你这只母豹子,一样歇菜。”王庸一脸狐假虎威,顾盼自雄的说道:“我看宝女王你的水平,就算是海豹来了,也是来一只杀一只,来两只杀一双,杀杀杀,扬我国威。”

    “瞧你那得瑟的样子。”迟宝宝见王庸兴奋,倒也是挺开心的:“其实你的身体条件不错,如果肯静下心来好好学个几年,说不定也能成为一个高手呢。”

    “我就懒得练了,反正有你保护我就行。”王庸笑嘻嘻的凑了上去,小鸟依人般的躲到了她的怀里说:“宝宝,以后你可得罩着我啊,谁要敢欺负我,你去揍他丫的。”

    迟宝宝满脸黑线,这货竟然还学会了装模作样吃豆腐了。喂喂,你的脑袋在往哪里蹭?呜,姓王的,你还能再下流些吗?

    天呐,这里可是警方的休息室,随时可能有人进来的。迟宝宝被他拦腰抱住了,尤其是那家伙恬不知耻的将脑袋埋了进去。这种姿势,简直要多下流就有多下流。

    唔?这人实在太坏了,还吸?刚才还大发雌威的迟宝宝,此刻的娇躯,已经浑身酥软,被他又抱又撩的力气全无。

    直惹得她暗翻白眼,早就知道这家伙说什么关心身体送爱心工作餐什么的,肯定是不安好心。这不,狼尾巴露出来了吧?

    如果不是被他流氓的四肢乏力,迟宝宝都有着要把他直接扔出去的冲动了。不过,这种如同电流一般涌过,酥酥麻麻的感觉还真是让她很是享受。

    自从和王庸有过关系之后,迟宝宝也算是尝到了禁果的美妙滋味。人就是这样,如果有些事情从来没有尝试过,自是不会去多想。不过一旦某些欲望被开发出来后,就容易经受不住诱惑了。

    何况乎,迟宝宝也是好久没有和王庸发生点什么了。每天大量的工作和训练之余,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会感受到心灵深处的那一抹悸动和渴望。

    好在她是个极其喜欢运动的人,心里面一旦出现了骚动之类,完全可以通过大量消耗体力的有氧运动,消耗掉精力,让她不去多想。

    但是现在,那一缕若有若无,时隐时现的骚动,在王庸流氓手段的骚扰下,竟然又窜了起来。和平常不一样的是,竟然还像是被点燃了一般,越烧越炽热。不多会儿,已经化作了一团烈火,烧的她双颊绯红,浪潮隐现。

    抵抗,逐渐变成了迎合,就在她本能的隐隐期待王庸接下来更流氓时。这家伙却是突然抽身,看了看手表说:“啊呀,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公司上班了。”

    迟宝宝杀人的心思都有了,叫你别流氓吧,你却把老娘的火给撩了起来。好吧,这放完火就准备跑路算个什么意思?戏弄本姑奶奶是吧?当我迟宝宝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越想越火,迟宝宝恶向胆边生。直接一把夹住了王庸的腰,将他百五十斤的身躯给抱了起来,气势汹汹的往里间走去。

    “喂喂,迟警官?你想干嘛?”王庸挣扎不已。

    呵呵,还真当老娘是泥捏的啊?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迟宝宝眼神之中凶光一闪,哼声说:“我想干什么你不知道?你把老娘的火给撩起来了,就准备一走了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直接到了套房的里间,将他往床上一扔。然后把门一反锁,如同一只母豹子般,直接就扑了上去,把他压在身下,骑乘在了他的腰间。充满野性的眼神,在王庸身上扫来扫去,同时,开始拉扯着他衣服,解开了他的皮带。

    “晕,我就是和你开开玩笑的。这大白天的,不好吧?”王庸也是一脸心虚,左右顾盼着逃生之路:“你不是在执行任务吗?很忙吗?咱哪有时间玩这个?”

    “谁和你开玩笑了?”迟宝宝俏眸一横,三两下把王某人剥的精光,眼神凶光毕露着说:“任务归任务,谁让你没事把我的火气给撩拨了出来?时间,挤挤总归会有的。再说了,来个一两次也耗不了多少时间。十分钟,杀得你丢盔弃甲。”

    这话就好像一道天雷劈在了王某人脑袋上一样,让他呆若木鸡,这叫什么话啊?不带这样子伤人自尊的。老子今天豁出去了,迟宝宝,连你这个新手也敢和老子叫板不是?

    就在他想来个鹞子翻身时,迟宝宝却已经率先一步行动了起来,挺着傲人娇躯,缓缓地做了下去。与此同时,一声娇媚的呻吟舒畅而出。

    唔?好歹也来些前戏吧?还真把老子当成了外卖,吃快餐啊?算了算了,老子这次一定得竖个虎威出来,让你这女人见识见识,什么叫男人的霸气。

    我了个去,迟宝宝?你能不能别夹那么紧?我腰要断了。你的眼神能不能不要那么诱惑?呻吟不要那么荡魂?

    你速度慢点啊,当骑马呢啊?我勒个去,你还吸?哪里学来的?王庸都快哭了出来,这下完了。果然,随着迟宝宝越来越凶猛,仅仅坚持到了六七分钟。一波波的快感,如潮水般袭来。让他双眼发红的低吼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