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零一章 资本家的德性(求月票)

第五百零一章 资本家的德性(求月票)

    (今天估计又是五章,求一下推荐票和月票)

    ……

    高海因为种种原因,没能转干,属于士官。但士官本身就是职业军人,保家卫国,牺牲流血的军人。而且,高海身上还负有很多军功。

    凭着他真枪实弹干起来的军功,凭着他一身伤疤伤残,就不能让他去联防队那种地方啊?那个沈离,明显是在铲除异己的时候,还公报私仇。

    “王庸,算了。现在事情都过了那么久,而我听说他已经是中校了,马上要授衔上校了。”高海也是捏着拳头,仿佛有些忿忿不平。

    但是那种愤怒的感觉,也只是一闪而逝,便唉声叹息了起来:“归根究底,我们只是小人物,而那个沈离,却是出身将门,根本不能比。胳膊拧不过大腿啊。”

    “这可不像是我认识的鬼狼。”王庸呵呵笑着说:“那时候的你,是多么的英雄了得,豪情万丈。你鬼狼的名字,在边疆之地可是可止小儿夜啼的。我还记得那时候我刚进部队的时候,你带着一小队兄弟,伏击了一支上百人的毒贩队伍,激战了足足是多个小时,将其全员歼灭,好风光,好威武。”

    “好汉不提当年勇。”高海的脸上没有得意,反而有些难以言喻的落寞,叹了一口气说:“我原来也以为自己英雄了得,就算离开了部队,也能大鹏展翅,龙游四海。但是现实,却把我的血性一点点的磨灭了。就算是面对几个小混混,我也不敢还手。因为我怕,怕失去了这个摊位,没钱给妻子治病,没钱给果妞交借读费。”

    王庸刚想张嘴说些什么的时候,高海的脸色却是有些严肃了起来:“王庸。我知道你现在也许混得不错。帮你嫂子联系医院,治病的事情暂时我就不说了。但是,我高海也有自己的自尊心,钱。我先欠着,慢慢赚了再还给两位弟妹。”

    “海哥,我可没说要给你钱。”王庸爽朗的笑了起来:“再说了,我现在自己也是个穷光蛋。没办法支援你。不过以你的能力,在街边卖烧烤就实在太屈才了。”

    “又有什么屈才不屈才的,我除了打打杀杀,什么都不会。”高海苦笑着说:“现在内地是一片和平气象。英雄也无用武之地,难道你还让我加入黑社会啊?”

    “那你就真的是落伍了,现在国内有钱人是越来越多。人这一有钱了。就容易被人盯上,产生危险。”王庸抽着烟呵呵笑着说:“前些年那些富豪们还不太在意这方面的事情,但是近几年因为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已经出现过很多次绑架,袭击等等的案件了。安全行业,正在飞速发展。尤其是一些实力强大的高级私人保镖,年薪上百万算是低的。”

    “你是让我去当私人保镖?”高海皱眉说:“我的能力当然没问题。但是瘸腿……”

    “也是哦,谁要个瘸子来当私人保镖啊?”王庸故意挤着眼睛哈哈大笑。

    “滚犊子,老子还不是为了你牺牲了这条腿。小子,别以为老子腿不行了,就没本事了。别看你刚才打那帮小混混打得帅,要是老子亲自出马,弄死他们是分分钟的事情。”高海气得脸红脖子粗了起来。

    “行,你宝刀未老总行了吧?不过你当私人保镖就浪费人才了,你最大的特长可不是这个。”王庸一脸正色地说:“你可是教官啊,还是实战型特种部队的教官,经验丰富,精通各类武器运用,擒拿格斗,擅长策划伏击,保护目标等等。你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无比巨大的财富。几年之内,保管你身家上千万。”

    高海眼睛大亮,以前在部队里的时候,他也是个豪气的主。对于钱财这类东西,看得很轻。然而社会的残酷,一文钱逼死英雄汉的经历,让他也慢慢觉得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了。

    抢了王庸支烟抽着,他呼吸有些急促地说:“兄弟,你说的是真的?不过我怎么听,怎么觉得你好像是吹牛啊。这社会,钱哪里是这么好挣的?说的跟遍地是钱,只要弯腰拣拣就行了。”

    “蔓菁,你这个资本家来给海哥榆木疙瘩脑袋好好上上课。”王庸挥手吩咐着说。

    戚蔓菁俏眸对他一横,却是转而对高海客气的说:“海哥,王庸在这方面眼光看得很准确。近几年来,国内的经济发展迅速,涌现出了相当一批的富豪阶层。但是,国内的安全公司相对发展落后。保镖,尤其是高级保镖,以及高级女保镖的市场需求量很大。这是一块肥沃的新兴市场,如果海哥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合作开个安全公司,大家一起赚钱。”

    她也是个聪明女人,没有说帮他开安全公司什么的,只是说合作一起赚钱而已。

    高海沉思了一番后说:“其实弟妹和王庸说的都很有道理,不过我这个人,向来听惯了命令。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但是一起合作的话,我不是这块料。弟妹你真要有兴趣开个安全公司,那我去帮你。”

    戚蔓菁微笑着说:“其实开安全公司,资金反而不是什么大事。推广渠道和人脉我也有。反而像海哥这种有着丰富经验的特种兵教官,很难找。这样吧,海哥你这次跟我一起回华海,帮着筹备我们自己的安全公司。同时,我也会请国外有经验的专家过来协助您。至于年薪么,按照市场行情,您的价格应该是很高的。不过,因为公司初开,还没展开业务,我只能给您百分之十的股份,外加百万年薪。”她这说话,还是很有心思和技巧的。

    “这么多!”高海愕然不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弟妹,你不会是看在王庸的份上,故意帮我吧?”

    “海哥,你也听王庸说了。我是个资本家,还是一个挺合格的资本家。”戚蔓菁职业般的微笑道:“无利不起早,追求最大利益化,都是我们资本家的特色。我相信海哥您是个有本事的人,这份薪水只是初步意向,等做的好了,来年我会给您继续涨薪水。说起来,您肯帮我的话,已经是给了我很大面子了。”

    戚蔓菁倒不是在说笑,虽然有着想要替王庸帮帮高海的想法。然而她个人经历和阅历告诉她,国内的安全市场是一块巨大的金矿。有高海这种资历深厚,还参加过很多实战的特种兵教官帮她,对她来说还是有巨大利益的。

    这个高海唯一差的地方就是,可能因为年纪稍大,加上脱离了部队好几年。在最新科技的理解和运用上,会略逊一筹。但这没关系,戚蔓菁已经在王庸不知情的情况下,开始打起了沃尔夫安全公司的主意来,那可是全世界最顶级的安全公司,要什么没有啊?何况,未来还能和沃尔夫安全公司进行项目合作等等。她请沃尔夫公司的钱,可不能白花,得十倍,百倍的赚回来。

    这也亏得王庸不知道这事,不然的话,也只能仰天感慨,资本家倒底是资本家啊,绝不吃亏,利用一切有价值利用的。

    “好,我干了。”高海的眼神之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我对自己的教官水平很有信心,就算是块垃圾材料,也能炼成兵王。弟妹,以后我这百几十斤,就全交给你了。”

    “我了个去,海哥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若有所指?”王庸摸着鼻子苦笑着说。

    “我可不是在说你,当初你比垃圾要稍微强些的。”

    “你这算是恭维吗?速度自杀一瓶。”王庸实在连气都生不出来了。

    “恭喜蔓菁。”蔡慕云说:“收得一员猛将,等你公司开出来,训练场地建立后。也可以请海哥帮忙对我们的武警,以及公安进行特训一下。”

    “那当然可以,不过姐妹感情归感情,生意归生意。”戚蔓菁微笑着说:“这培训费还是要收的。”

    “王庸果然没说错你,资本家,你简直就是钻到钱眼里去了。”蔡慕云哼声说:“你就不能为国家做点事情?”

    “谢谢夸赞。”戚蔓菁微微欠了欠身:“我花钱招海哥做事,肯定要在他身上十倍百倍赚回来的。再说了,海哥这些年为国家做了多少事?最后还不是落得要卖烧烤给老婆看病的地步?慕云姐,你好意思吗?”

    呵呵,这下连高海都笑了起来。他这下是真的放心了,王庸和弟妹绝对不是在施舍他。而是他真的有用,真的能赚很多钱。

    “蔓菁,这个,最近我貌似也挺缺钱花的。”王庸厚着脸皮凑了上去说:“要不,我挂个顾问的名头。你每年随便给我个几百万花花就行了。”

    “你一个男人,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戚蔓菁狐媚的托着了他的下巴说:“你要什么,就让菲菲买。她不肯我来买。这男人啊,身上就不能多装钱。不然就浑身得瑟的到处招蜂引蝶。我可不想将来你翻牌子翻了个把月,都翻不到我头上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