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五百章 傻子

    ……

    “我们不是把你绑起来了吗?”王庸诧异的说:“甚至我还故意揍了你一顿,把你打得鼻青脸肿的。那个姓沈的,为了这事竟然把你踢出部队了?”

    “呵呵,虽然我被绑了。但是事实上我的确没有做好防备军火库的事情。”高海无所谓的笑了笑说:“我也没有在第一时间发动警报,这种事情就算是上了军事法庭,依照常理,我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王庸默然了,脸色隐隐有些铁青。其实在军队里,向来有护犊子的传统。尤其是边陲之狼这种在和平年代,也要参与实战的精锐特种部队,尤其如此。

    内部有矛盾,通常都是在内部自我消化 。除非发生叛国等等重大罪项,才会因为遮掩不住而上军事法庭。毕竟对任何一个部队来说,有成员上军事法庭,都不是件光荣的事情。

    像高海这件事情,严格算起来的确有包庇的嫌疑。然而毕竟戏已经做足了,睁一眼闭一眼也无不可。但是那个沈离,却硬要用这件事情,逼迫高海退役转业,就实在有些过头了。

    “其实这件事情我不想说的。”高海无所谓的抽着烟:“当初我没有陪你们一起去,已经觉得挺丢人了。所以,沈离准备带着人马,以追捕叛国贼的身份去追你们的时候,老子和他干了一架,把他弄进了医院。王傻子,你千万别谢我,不然我铁定和你急。”

    王庸愕然,摇头苦笑了起来。轻轻的拍了拍高海肩膀说:“我懒得谢你,不过那一次,还真是把你害苦了。还有,能不能别叫我王傻子了,在你两个弟妹面前。显得我多没水平。”

    戚蔓菁和蔡慕云,也算是看出来了。王庸和这高海,还真是过命的兄弟。这可不是当今社会里,随口说说的兄弟。在他们看来。为了自己兄弟,战友,付出一切,哪怕是牺牲性命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两个女人。仔细想了想,有些不能理解。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兄弟情谊,怎么能发展到如此深厚的地步?不过,老是叫他王傻子。女人们也是有些好奇的。

    尤其是关于王庸过去的一切,对她们仿佛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海哥,你怎么总叫他王傻子啊?”蔡慕云微微疑惑的说:“我看这家伙聪明的很。一点都不傻。”说实话。一开始她叫什么海哥,心里面还是有些不以为然的。然而,现在这个时候,她对他也是十分的敬重。这个男人,为了王庸牺牲太多了。

    “不傻?这人就是个天生的傻子。”高海喝着二锅头,吃着烤肉串,爽朗的笑道:“当初他还是个刚从新兵连挑选出来的菜鸟时。就是我训练的他。虽然他的身体素质很优秀,但是三百个菜鸟哪一个不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他的综合素质,其实也就是中等偏上。按理说,这种肉鸡能完成所有训练,并成功进入特种部队的几率撑死了也就是百分之一。但是他,却是愣生生的以新兵兵王的身份,进入到了我们部队。而且他还把所有能打破的新兵训练记录,全部刷新了。妖孽啊~我估计就现在,那些记录还都保持着,这简直就是给后人添堵。”

    “呵呵。”一想起那段岁月,王庸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其实也怪不得高海说自己是傻子。那时候的自己,不但像傻子,还像疯子。

    两女暗暗咋舌,这货都干了些什么啊?制造的奇迹是不是太大了些?

    “其实变强,也没有太多的捷径可走。关键是要对自己够狠。”高海又是和王庸碰了一下后,眉飞色舞的说道:“别人背二十公斤的装备武装越野,他非得要四十公斤。别人一次完成十公里,他非得二十公里。别人吃十个包子,他非得吃二十个,还美名其曰说是要补充体能消耗。到了训练的最后一个月,淘汰掉两百多个了,对叛旁人来说是地狱的地方,他却认为是天堂,训练强度,是他们的三倍。天呐,这可是特种兵的地狱训练啊。人家都是脑筋动在偷奸耍滑上的,而他,却是把所有脑子都用在了对自己更狠上。这人能活着支撑下来,我都觉得是奇迹。你们说,这是不是个傻子?”

    “是傻子!”戚蔓菁有些眼泪汪汪的挽住了王庸的胳膊,哽咽着说:“如果知道你当兵这么苦,当初我就算豁出脸面不要,也要缠着不让你去。”

    “呵呵,你那时候跟我将这个,我估计会一脚把你踹到黄浦江里去。”王庸哈哈大笑着打趣说:“那时候,当兵可是我的梦想,一门心思念着要保家卫国呢。”

    “你这死人,人家这么感动,也不知道说两句好听的。”戚蔓菁微微羞恼成怒了:“我不行,那秦婉柔总可以了吧?”

    “她?她支持我去当兵的。”王庸讲起这事来,没有丝毫的避讳和不好意思。

    “秦婉柔?我想起来了,是你,呃,呵呵……”高海拍了拍脑门子,有些尴尬的笑了起来。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讲的,那时候我经常拿她照片出来献宝呗。”王庸无所谓的笑着说:“当兵其实还是很枯燥的,大伙儿晚上睡不着,也没啥娱乐节目。总得聊点什么吧?几年下来,都没啥好聊的了。大伙儿估摸着都是连祖宗十八代都抖出来了。有很多兄弟情谊,其实都是聊出来的。”

    戚蔓菁有些懊恼的顿足说:“早知这样,那时候我就该没皮没臊的和你表白的。哪怕被你拒绝了也没关系。至少,你们没话题聊的时候,还能说说我的事情。”

    这女人,实在没救了,中毒太深了。蔡慕云拍了拍脑门子,白了一眼过去。不过,自己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虽然不像戚蔓菁暗恋王庸多少年了。可是,短短几个月时间里,自己竟然被他救过三次了,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不过那还不是他最傻的事情,他最傻的事情是。每次问他,你为什么要当兵。他总是会一本正经,无比认真的说,保家卫国。一开始大家还以为他是在说假话,后来,才知道是真的。因为我们在反俘虏训练时,用种种测谎设备和药剂,测出来的。我们当时都傻了~”高海笑着摇头了起来:“所以那时候起,我就叫他傻子。大家当兵,肯定都有些小心思的。就这傻子情操最高。”

    “呵呵,大家当兵虽然都有些小心思的,但总体上也都是向大方向靠拢的。”王庸眯着眼,喝着酒说。

    “不是吧?”两个女人,都是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王庸。连蔡慕云这个当公务员的,都忍不住上下打量着他:“你这浑身上下充满了兵痞的气息,平常又吊儿郎当的没个正形,你这简直就是在颠覆我的三观啊。瞅瞅这张脸,我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一身正气的兵哥哥啊?抱歉,请恕我想象力匮乏。我实在想象不出,你这张脸一本正经说出我要保家卫国四个字时候的模样。”

    “蔡青天,你也是个党员,还是个干部,注意一下你的言辞。”王庸没好气的瞪眼说:“我一个当兵的,理想是保家卫国有错吗?值当你像看怪物一样看我吗?”

    “那你现在还有保家卫国的理想不?”蔡慕云有些明白了,有些明白他为什么会化身为判官了。

    “哼,我现在的理想是锄奸惩恶,就是你们这些公务员权力得不到制约,滥用人民赋予的权力,腐烂了体制,败坏了风气。”王庸瞪眼着说:“回头把你们一个个全都收拾了,还国家,还民族一片朗朗乾坤。”

    “麻烦你下次再说腐败公务员的时候,麻烦你一小撮三个字。我们国家那么大,总有些害群之马的。”蔡慕云不服气的哼声说:“小心把你给和谐掉。其实我们公务员群体之中,还是有不少真心真意为国为民的,就像罗云书记就是。对了,海哥,你既然转业了,武装部应该会帮你安排工作吧?怎么会摆摊卖烧烤了?”

    蔡慕云实在不敢就那话题和王庸说下去了,天知道那家伙后面还有多少毒舌的话等着自己呢。不过就蔡慕云而言,她也是对国内的一些腐败,以及职权滥用,无太有效监督权力等等的问题忧心忡忡的。华海市,因为是国际化大都市,透明化程度较高,而普通人的文化程度和见识也高,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大多数情况会略好些。

    “还能怎么着,不就是那个沈离在背后捣鬼呗。”高海无奈的说:“让我去联防队先干着,先不说工资和待遇的问题,就我瘸着一条腿,怎么干联防啊?”

    “呵呵,沈离?”王庸的眼睛里浮现出了一抹冷芒:“蔓菁,你的主意比较多,想想办法,怎么折腾和报复那小子比较好?总之,我要让他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