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两个贤惠弟妹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两个贤惠弟妹

    ……

    “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消停些?”王庸一脸大男子主义,挥了挥手说:“都安分些,边上待着去,准备准备碗筷。我要和兄弟喝酒。”

    两个女人,有些小委屈的看了王庸一眼。不过,还都是扭着小蛮腰,老老实实的去拿酒和碗筷。

    “别,别。兄弟,让果妞去就行,两位弟妹,你们别……”高海总算知道了这两个女人和王庸的关系了,虽然不是正牌夫妻,却也是他的女人。而且这两个女人看着似乎都来头不小,养尊处优的,哪里能让她们干这活?

    “老高,就让她们弄吧。”王庸笑呵呵的拉着他坐下:“我跟你说,这不是吹。这女人嘛,不能太惯着她们。这三天不收拾,她们就浑身不得劲,没规没矩了起来。”

    “果妞,拿一箱二锅头来。兄弟,还是你牛啊。”高海一脸佩服的对他竖了竖大拇指:“当初你在新兵连里,我就看出你绝对不是池中之物,就把你招进训练营了。我觉得你肯定能坚持下去,到时候大家成为战友。果然,你非但坚持下去了,还成了新兵兵王。没想到,你对女人,也这么有本事。不过,这两个弟妹,对你可真好,一门心思都在你身上。小王,你可要对她们好些啊,不能胡乱欺负。”

    胡乱欺负?开玩笑,现在的女人啊,一个比一个彪悍。她们不欺负我,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不过,在兄弟面前,却要撑起男人面子来的。一脸男子汉,真丈夫般的拍了拍胸脯笑着说:“那是那是,我平常对她们也好的。不过女人总得多管教一下。要不然还真得上房揭瓦的。”

    “海哥,您的杯子和碗筷。”戚蔓菁一脸贤惠,把那些碗筷洗刷了一下后,还用餐巾纸擦干净了后给了他。同时,却是偷偷摸摸的暗地里掐了王庸一把,这臭男人,哪有这么埋汰自家女人的。

    “哎哟,弟妹你真贤惠。”高海急忙站起来接。

    “海哥,你随她们去伺候呗。您是我哥。就是她们的哥。你站什么站,是不是几年没见,和我生分了啊?”王庸皱着眉头说。

    “你这小子,还是这么一副愣劲。”高海呵呵笑了起来,脸上皱纹已经很多了。但是笑得很开心:“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我这两个弟妹平常都是养尊处优,不干活的。现在肯这么给我老高面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海哥您太客气了。”蔡慕云也是把刚烤好的烧烤拿了过来,谦逊的说道:“就像王庸说的,您是哥,又帮过王庸那么多。我们当然打心底尊敬您。这些烧烤,就算是我们借花献佛了。这可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烧烤了。”

    “呵呵,我们这两个弟妹,都挺会说话的,人又长得好看。兄弟啊。你可真是好福气。你们两个都坐下吧,一起吃,一起吃,喜欢吃我再去多烤些。”岁月已经在高海身上留下了许多痕迹。似乎也不负当年的那份豪迈武勇了。但是,他是真心为王庸能活着。还过得挺好而开心。

    她们倒是故意很乖巧的没有坐下,反而以请示的眼神看向了王庸。王庸大男人气派十足的挥手说:“嗯,海哥让你们坐,就坐着一起喝点吧。”

    两女偷偷都横了他一眼,这派头摆的,还真是有模有样的啊?还越来越来劲了。当然,这当口可不能下他面子,继续老老实实扮乖巧,装贤良淑德吧。

    说话间,果妞已经吭哧吭哧的拎着一大塑料袋二锅头来了。二两装的,足足十好几瓶。看得两个女人面面相觑,乖乖,这是喝酒还是喝饮料啊?

    “爸爸,只有这么多了。”果妞害羞的说:“今天带来的都卖差不多了。”

    “这哪够啊?去旁边的便利店再买个十瓶来。”高海皱了皱眉头,掏出了些皱巴巴的钱。

    “海哥,就别让小姑娘去了。我们先喝着,蔓菁,你去买点二锅头回来。”王庸急忙阻止了他。

    “嗯。”戚蔓菁乖乖点头,不过,却对一个小混混招了招手说:“你过来,去买个二十瓶二锅头来。还有,你们这一片的老大叫什么豹子是吧?给他打个电话,说有个叫戚蔓菁的在这里喝酒,不准任何人来打扰。”

    估计她浑身上下充满着女王范,那小混混头子竟然很听话的挣扎着跑了过来,还乖乖的低头聆听吩咐。不过,后面的话,却是让那小混混傻眼了,急忙恭敬地说:“那个,戚姐。豹爷是我们老大的老大……我没他电话。”

    “我管你们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戚蔓菁冷眼一横着说:“让你们的人都给我滚,以后不准再打这个摊位的主意。不然我就让人把小豹子扔太湖里去。”

    “是是是,戚姑奶奶,我们先走了。一会儿给您送酒来。”那小混混慑于戚蔓菁的气势,急忙带着小弟们连滚带爬的跑掉了。

    高海看得直愣,感慨着说:“弟妹你好气势,一看就是做大事的。”不过心下也奇怪,难不成这个弟妹还是混黑道的?

    “海哥您别误会,其实我是个生意人,在华海市做买卖的。”戚蔓菁乖乖的说:“不过在江州市,也有些小产业。您也知道,做生意难免要和黑白两道打打交道。”自家男人都对这个高海那么尊敬,她哪里敢对他不敬?不然的话,丢的都是王庸的脸面。

    “做生意好啊,呵呵,不过看来弟妹的生意做的不小。”高海还真是有些佩服王庸了,一个做生意做的那么不小的女人,竟然心甘情愿做自家兄弟的小三。

    “海哥喝酒,她们做她们的事情,我是基本不过问的。”王庸给一人开了瓶二锅头,和高海碰了一下说:“咱俩兄弟已经五年多没见了,先整一个吧。”

    说着,就咕嘟咕嘟的把一瓶二两装的干完了。说着,还哈了一口气说:“好酒好酒,和自家兄弟一起喝,就是痛快。”

    高海那边也是一口闷了,爽利的说:“咱当兵的人,都是些大老粗,喝酒当然要痛快咯。好小子,和当年一样猛。”

    蔡慕云吐了吐舌头,华海市饭局上,她也是见过能喝的。但是再能喝,似乎也喝不出他们两人这种难以言喻的英雄豪迈来。

    这样的喝法,难怪还要个十瓶来了。她总不能让戚蔓菁专美于前吧?葱白素手,亲自拧开了两瓶酒,分给了他们说:“海哥,王庸,老兄弟好久没见,开心多喝点酒是应该的。不过要喝慢点儿,喝快了伤身体。”还挺关切的拿了两根肉串,给了他们一人一根:“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慢慢喝,喝到天亮也没关系。”

    “小王,你这两个弟妹,真是没话说。”高海一瓶酒下肚,也是有了些活力了,竖起了大拇指:“都不是平常人啊。”

    蔡慕云和戚蔓菁都是聪明女人,在名义大份上,暂时是没法子和欧阳菲菲比了。但是以她们的阅历和聪明劲都看得出来,谁才是王庸最最重视,在乎的关系网。

    毫无疑问,肯定是他当兵那些年的兄弟。一起摸爬滚打,一起同生共死的兄弟。肯定比普通的同学关系要强许多。

    王庸是个极重感情的人,如果能让他的生死兄弟认可。那么,自己的地位在王庸心里面,自然会是节节攀升了。

    也算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曲线救国了。

    “呵呵,这位是戚蔓菁,算是个资本家,而且还是我的老同学。”王庸笑呵呵的开始正式介绍说:“这位呢,是蔡慕云,是个为人民服务的公仆。算是都有些小小的成绩吧。”

    “厉害,厉害。两位弟妹都是人中凤凰啊。当喝,当喝。”高海爽朗的 开始又干了酒。王庸等三人,自是作陪。

    “果妞,你今年多大了啊?”蔡慕云拉着果妞坐边上,一脸和蔼的问:“今年上几年级了啊?”

    “阿姨,我十三岁了,已经要上初一了。”果妞的声音很甜。

    “我说海哥,当年看你女儿照片的时候,才那么点点大,就和毛毛一样。”王庸呵呵笑着说:“没想到,现在一转眼就这么大了。不过,海哥你怎么回事?让果妞在摊位上帮你,影响她学习的喔。”

    喝了两瓶酒后,气氛已经暖了起来。王庸倒也是无所谓的问了起来。其实今天这局面,他可是有很多话要想问。但是这种事情,却是不能操之过急的。

    “唉,说起来也是我这个当爹的没用。”高海的神情有些黯淡了起来:“你嫂子她生病,没办法照顾她。孩子只能暂时跟着我,我也得多赚钱啊,不然看病就悬了。不说这些了,咱们兄弟那么久没见,不说这些不愉快的事情。”

    “这哪成啊?都说了是兄弟了,怎能这么见外呢?”王庸有些责怪的说:“嫂子病了那么大的事情,我可不能不闻不问。这样吧,明天让她去华海市那边治病,我给联系好医院。”

    “这怎么好……”

    “医院我来联系好了,我还是有些门路的。”蔡慕云眼明手快的把事情揽了过来。惹得慢了半拍的戚蔓菁微微顿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