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一十四章 这是想当人亲爹的节奏啊

第四百一十四章 这是想当人亲爹的节奏啊

    ……

    “说什么呢,你可比我辛苦多了,我这也不是闲着没事做么。”王庸汗颜的说道:“教育局要是不给你颁发个模范教师什么的,我都不答应。”话又说了回来,秦婉柔在教学上,还真是挺有一套。教学质量高,脾气好,又不辞辛苦,很多学生都非常喜欢听她上课。就算是在档次还不错的十九中里,其成果也属于顶尖的。

    否则,以蔡慕云的身份地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慕名把女儿放到她带的班里。

    不过秦婉柔那边对学生一紧,对王庸也是颇有好处的。至少,苏舞月那丫头的空闲时间都被挤掉了,也没空跑来粘着烦自己了。说起来,王庸还是很“贴心”的帮苏舞月打过招呼,要秦婉柔好好对她抓紧些学习,不能让她有机会逃课啊之类。

    现在正在奋笔做着高难度习题的苏舞月,哪里又料得到王庸做了幕后黑手。她只觉得最近她的习题任务加重了许多倍。秦老师的意思是说,她是个好苗子,需要着重培养一下,明年争取一下高考状元之类。由此,对苏舞月是着重培养,她完成的那些功课,难度可是非常不小。

    为了此事,秦婉柔还主动电话给了苏舞月的家长蔡慕云,蔡大书记。蔡书记知道后,凤颜大悦,没料到自己女儿还有高考状元的潜力。直接就对秦老师说,一切都听秦老师的安排,苏舞月要是胆敢不听,她家法伺候。

    由此,苏舞月悲催了。最近难得的耳根清净,让一直对应试教育很不感冒的王庸,很是感激起这个制度来了。

    又是不咸不淡的再和秦婉柔说了几句话。例如嘱咐她注意下身体,晚上在学校食堂吃别不舍得钱。如果不是顾念到今天玛丽小姐杀了过来,属于特殊情况,而迟宝宝也是在对面和汉堡包做斗争的时候,虎视眈眈而神色不善的盯着王庸。

    说不得,王庸都准备去菜市场买些有营养又好吃的食材,亲手熬了给她送过去了。

    等王庸挂断电话后,迟宝宝那边也已经把几个汉堡包消灭完了,嘬着饮料。冷笑着说:“老王,你和那位秦老师,关系倒是不浅嘛。是不是对人有啥想法啊?”

    “别胡说,毛毛在呢。”王庸瞪了一眼后说:“婉柔是我们同一小区的,她老公在国外念书。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很辛苦的。反正我就是一个闲人,能多帮衬些就多帮衬些。吃饱了没?要不,再给你买两个汉堡?”

    “宝宝阿姨,妈妈很辛苦的。”毛毛的大眼睛,也是有些水汪汪的看着迟宝宝说:“你不要怪我妈妈。”

    迟宝宝哪里料到这么一个小屁孩如此懂事,俏脸上顿时大感尴尬,急忙拉着毛毛的手解释说:“毛毛怪。阿姨绝对不是在怪你妈妈。只是在警告一下那个怪叔叔,不准欺负你妈妈而已。”

    呃,怪叔叔?有这么在孩子面前,这么拼命诋毁人的吗?

    “谢谢宝宝阿姨。不过干爹也很好的,不会欺负妈妈。”毛毛眨巴着眼睛,为王庸分辨着说:“毛毛很喜欢干爹。”

    “哎哟,我的小宝贝。”王庸看着迟宝宝挑拨不成功。满脸郁闷的模样,心情顿时大好。欢喜的把毛毛抱在了怀里说:“还是我家小宝贝明辨是非。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干爹好喜欢你,说吧,今晚要吃什么,干爹亲手给你做。”

    “王庸,合着我在你眼里,就是不明是非的傻妞?”迟宝宝有些羞恼成怒的说:“还没小孩子懂事?”

    “嘿,我说迟宝宝,你最近是不是真的内分泌失调啊?”王庸瞪眼说:“就像是个火药桶一样,一碰就炸。”

    迟宝宝恶狠狠地盯了他一眼,如果不是顾念到有毛毛在场,而在小孩子面前,使用暴力是不对的。说不得以她最近极度糟糕的情绪,就会让他王大保安,知道知道马王爷究竟有几只眼了。

    说起来,她也是挺郁闷的。原来在她的生活之中,哪有这么多的坑坑洼洼?自打那天晚上抢一份枣泥糕,遇到了王庸之后,迟宝宝只觉得在自己的生命之中,还没有一件事情是顺顺利利的。

    这人,就像是一个老天爷派给自己的命中克星一般,种种方面,都把她给压制得死死的。

    但这个时候,迟宝宝还不好和他翻脸,没办法,自己还有一件很郁闷的事情需要他来帮忙。刚清醒了清醒脑袋,准备好好的和他说时。王庸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拿起一看,却是欧阳菲菲的电话。

    换作今天之前,王庸估计接都不会接,因为就算接了,也估计只是听她埋汰自己而已。可是今天却不同,她边上有玛丽小姐那把尚方宝剑杵着呢。而且还不能得罪她,否则,玛丽小姐恐怕又会连夜给自己上课,好好说道说道圣经上的那些故事。

    通常而言,玛丽小姐对自己不满的时候,不会打骂,而是会很和蔼的给他讲圣经。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他宁愿被她拿十字架狠狠的敲脑袋。

    “菲菲啊。”王庸满脸“谄笑”,声音温和地说:“我刚接好了毛毛,正带着她一起吃点肯德基。你放心,我马上去买菜回家做饭。”

    如此腔调,差点让迟宝宝一口气给呛死,心中郁郁不平了起来。这是凭什么啊?这货无论是给那个秦什么婉柔打电话,还是和欧阳菲菲打电话,口气都是那么的温柔,乖巧。

    凭什么和自己说话,动不动就是一副吃了枪药的模样?

    电话那头的欧阳菲菲,听得他如此谄媚的声音,心里头也不由得一阵暗爽不已。倒底是玛丽小姐来了,让他变得忌惮不已。这时候,欧阳菲菲倒是很希望玛丽小姐能够永远待在中国不走了,那这家伙这辈子就没指望翻身了。

    可惜那是不可能的,玛丽小姐身为国际红十字会副会长,是个非常忙碌的大人物。这种大人物,肯万里迢迢的跑来中国处理她和老公的私事,已经很不容易了。

    何况,欧阳菲菲也是不喜欢把自己的命运,完全交在别人的手上。正如玛丽小姐私下和她所说,自己的婚姻,要靠自己去经营与维护。

    既然玛丽小姐能做到让王庸又敬又畏,凭什么自己身为他的妻子,会做不到呢?欧阳菲菲已经暗地里下了决心,迟早有一天,要让王庸见了自己,就像是见了玛丽小姐一样。

    这倒是一个有趣的目标。

    “王庸。”欧阳菲菲声音平和,仿佛有种不为外物所动的优雅:“你不用买菜做饭了,玛丽小姐前来做客的事情,我已经通知了爸爸。爸爸很高兴,说还是第一次接待你的家人,所以,他已经着手安排摆家宴了。晚饭的话,会在家里吃。”

    这倒也是,玛丽小姐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有数几个算是自己真正亲人的人了。其余一些在老家的亲戚,都是不怎么来往的了。就算是五年前,自己为母亲办理丧事,所有亲戚都通知到了。但是前来奔丧的,还不足五分之一。

    如果真正办喜酒的话,王庸倒是会按照礼貌,把这些人都通知到。尤其是那些前来奔丧的,王庸还是会一个个亲自去下请帖请。

    既然老丈人安排了,那王庸就可以安心了。

    “爸爸说你那边如果忙完了的话,早点过去陪他下个棋。我这边先招待一下玛丽小姐和瑞贝莎小姐,一会儿会和她们一起回家。”估计玛丽小姐在身边呢,欧阳菲菲说话也是非常温和,完全没有平常那种习惯性的命令口吻。

    “好的,我这边会尽快过去的。”王庸知道老丈人可不是想下棋,而是想提早知道一下玛丽小姐是否有什么禁忌,毕竟她是个修女,而且还是男方长辈。以老丈人纵横商场数十年的为人处世经验,自然想要把这一次招待工作做得尽善尽美了。

    王庸这边和老婆说话,迟宝宝怎么听都是听得不舒服。摸了摸肚皮,好像还没吃饱,又跑去买了几个鸡腿汉堡回来。仿佛是准备化悲愤为食量,恶狠狠地吃着。等王庸和欧阳菲菲说完,猛然间又见得她吃上了汉堡,眼睛都瞪了起来。

    “看什么看?我又不要你养活。”迟宝宝气鼓鼓的瞪了回去,不就是多吃了几个汉堡么?用得着那副见了鬼的模样吗?

    连毛毛都摸着滚圆的小肚皮,看着迟宝宝,感慨万千的说:“宝宝阿姨你可真厉害,如果去参加比赛,一定能拿冠军,毛毛要是这么能吃就好了。那样,毛毛就可以快点长大,多赚点钱给妈妈花,她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王庸和迟宝宝齐齐一愕,王庸感慨的摸了摸她的脑袋说:“你这小傻瓜的脑袋里都是在琢磨些什么?小宝贝啊,你慢慢长大就好了。妈妈有干爹照顾着,保证不让她再辛苦了。”

    迟宝宝心头一咯噔,警察的直觉告诉她,这货似乎不甘心只当干爹啊?瞅瞅那眼神,这是想当人亲爹的节奏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