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八十四章 书记凶猛

第四百八十四章 书记凶猛

    ……

    火热的唇,让王庸几乎窒息。侵略性极足的香舌,顶开了他的牙关,灵动的侵入到了他的嘴里,肆无忌惮的撩动着。

    微微带着幽暗的性感芷兰体香,似有若无般的钻入到了他的鼻间,萦绕到了他的心坎里。成熟妩媚的娇吟声,黑边眼镜下迷离而娇媚如丝的眼神。她那游离的双手,爱抚着他强壮的身体。就像是一剂烈性春~药一般,瞬间将他旺盛的欲望瞬间点燃。

    就在王庸准备抛开一切,化被动为主动,好好享用一番蔡慕云这个绝色妖娆的天赐尤物时,她却是及时抽身而去。姿态优雅的捋了捋略微散乱的黑发,扶了扶黑丝眼镜框。

    仿佛一瞬间,她又是化身为成熟,端庄,漂亮而威严的权势女书记。若非脸颊上微染着两抹娇艳的红霞,直会让王庸误以为,刚才她那热情如火的一幕,纯粹是自己的错觉了。

    “青青,你这是玩的哪一出啊?”王庸不得不承认,她的外表很迷人。长久以来的上位,让她养成了一股别样的气质。

    青青?这家伙倒是蛮会给自己起昵称的。算了,和他计较也是白搭。总比叫自己青天来的好听些。蔡慕云那双清妍的星眸,微微朝他一白,气质凛然的说:“刚才那是替老百姓谢谢你的。现在谢完了,我送你回公司吧。”

    “呃,别闹了。”王庸这心里面的一团火,被她已经撩起,烧的真炽呢。这要回了公司,岂不是要大受煎熬?干笑着,舒开双臂准备抱了上去:“这么多天没在一起,我就不信你忍得住。”

    “王庸。你给我放尊重些。”蔡慕云脸色一正,一股长久养成上位者气息油然而起,不怒而威的盯着他说:“罗书记责备的对,我实在是太荒唐了,不应该和你越缠越深的。”

    “哟哟,还来真的了。”王庸笑呵呵的伸出了手,托起了她尖尖的下巴,凝眸望着她的眼睛说:“小青青,你是准备把我抛弃掉吗?好吧好吧。我承认我的心被你伤透了。”

    蔡慕云也是看着他的眼睛,不算透亮,却是深邃如潭,仿佛蒙上了一层晦涩。但是以她的丰富的阅历,却能从中品味出一丝无奈。一丝忧伤。

    也许,正是竭力掩藏起来的那丝若有若无的忧伤。深深吸引住了她,让她内心之中产生了渴望,渴望要安抚他,更是渴望要了解他。随之对他的了解越深,她越是迷失在了他的神秘和危险的世界之中。

    仿佛给她打开了一扇她从未领略过风景的窗户,那里的所有一切。对她来说都是那么的新鲜,刺激,甚至是痴迷。

    随着了解越深,越是深入到了他内心的世界。蔡慕云愈发能轻易的感受到他的痛苦,悲伤,还有那纯净到让她敬佩之极的理想。

    比自己小了很多的他,因为经历的太多。那张略微有些粗糙的脸上,已经有了许多沧桑感。纯以外表而论。甚至比她看着还要年龄大些,就像是个三十好几的男人了。

    然而,岁月和经历,却是赋予了这个男人一些特殊的回报。让绝对称不上是小白脸的他,多了许多成熟沧桑的积淀,凭添了许多难以言喻的魅力。

    不得不说,如果仅仅凭此。根本不可能真正打动得了蔡慕云的心弦,她的履历,年龄,让她早已经结识过许多拥有杰出魅力的男子。若是能轻易心动的话,早就不知道沦陷了多久了。

    可是,王庸对她来说,却是独一无二到了极致的男人。在她生命之中,从未碰到过这种能轻易撩动她心弦的男人。外表看起来顶多中等偏上的他,却对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随之接触越深,她就觉得自己好像是落在了蜘蛛网中的一只可怜小蝴蝶,越挣扎,越是被缠得更紧。

    这让她即是不甘,却又飞蛾扑火一般难以自控。即使是面对她尊敬而畏惧的罗云书记,她都敢为之抗辩,决绝。

    “天呐,我一定是中了你的邪。”虽然明知道王庸那话,是在故意调侃。却依旧忍不住替他微微心痛。

    “呵呵,和你开开玩笑的。”王庸笑了笑,但旋即又严肃了起来,声音有些沙哑而低沉着说:“慕云,如果你真的厌倦了我。我可以选择从你的生命中消失,不再……”

    王庸的话未说完,蔡慕云的心头突然就一酸,表情有些惊慌了起来。急忙捂住了他的嘴,有些羞恼成怒的说:“王庸,我不准你胡说八道。唔,算了算了,遇到你这个命里魔星。我蔡慕云认命了,哪怕是以后被你老婆追到单位里骂小三,我也认了。谁叫我那天,偏生不巧的就遇到了你。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我也只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一想到那天的事情,蔡慕云也不知道是该感谢上苍终于让自己心动的男人出现了,还是觉得应该怨天尤人一番。

    也许,有些事情真的是早已经注定了的一般。被人误会是个小三的时候,遇到了王庸,结果真的成了他的小三。

    王庸也是郑重的望着她,神色也是略有复杂。摇头自嘲的笑了笑说:“我这辈子,命中注定要亏欠人,亏欠很多很多人。我原本以为这一次回来,能够做个平平庸庸的人,干点平平庸庸的事情。可是,我这么拉风的男人,就像是黑夜里的萤火虫,不管躲到哪里,都会被你一眼认出我的不平凡来。唉,树欲静而风不息啊。”

    前半段话,还让蔡慕云有些感动。可后半段话,直接让她嘴角抽搐了起来。忍不住伸出手去,拧住了他的耳朵气鼓鼓地说:“你还能再得瑟些吗?”

    被他这么一闹,她心中些许的忧伤,却是一下子消失了泰半。

    “喂喂,蔡慕云,你放手。”王庸苦瓜着脸说:“我这老大不小年纪了,能不能不拧耳朵啊?”

    “就像我刚才说的,碰到你是我倒霉。而你碰到我,未尝就不是你的倒霉,你就认命吧。”蔡慕云俏靥冷然的说:“还得瑟不?信不信我这就拎着你的耳朵,一起去向菲菲自首?”

    “不得瑟了,我绝对不得瑟了。”王庸满脸干笑着说:“青天大老爷,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小的这一会吧。小的保证从此之后洗心革面,从新做人。”

    “那好,带我去逛街。”蔡慕云见她告饶,这才俏生生的横了他一个媚眼后说。

    “逛街……”王庸有些惆怅了,蔡慕云身为直辖市的区委书记,堂堂正厅级干部。平常,也是经常会上个电视什么的。这去逛街,就怕万一被有心人认出来了,岂不是会给她带来许多麻烦?

    不过,她肯这么做,王庸也是微微有些感动的。声音沙哑而真情流露的说:“青青,没关系的。我知道你身份特殊,没有必要为了顾及我的感受,而去冒这个风险。”

    “谁说是为了你啊?你还敢在那里得瑟着呢啊?”蔡慕云仿佛有些神采飞扬了起来:“说起来,我也就是和女儿一起逛过街。不过她现在年纪大了,互相之间有了些代购,倒不像小时候那么亲密了。虽然我是个区委书记,但其实我也是个女人。骨子里也想着和自己的男人一起去单纯的逛逛街,让他拎拎包,付付账。”

    “呃,你要真想去,拎包可以,付账免谈。”王庸断然拒绝说:“我这全身上下的钱加起来,还不够给你付条丝巾的。”

    “你这妻管严毛病是不是也太严重了?”蔡慕云皱着瑶鼻,有些不满的哼声说:“算了算了,我给你张卡,你就装模作样替我付钱吧。”

    王庸老实不客气的拿了过来,啧啧笑道:“哟,百夫长啊。你得贪污受贿多少钱,才能给你发这种卡啊?”

    “王庸,要给你说多少次,我从来就不用贪污受贿的。家里面分配给我的一份财产,外加这些年来的投资升值,足够我拥有这张百夫长卡了,这些资产,我都是提早有过备案的,清清白白的钱。”蔡慕云没好气的娇嗔说:“你以为我像你这么没节操啊?”

    “是是,您是青天,您是白富美。”王庸诞着脸说:“你看我最近实在穷的连买包好烟都得算计算计了,不如在你名下给我挂个副卡吧。”

    “你这是求包养啊?”

    “呃,就当是包养好了。”

    “哼,开个副卡的钱,足够我包一个团队的小白脸了。”蔡慕云黑丝眼镜下的媚眼微微一瞟着说:“就你长得这模样,老娘至于花这冤枉钱吗?再说了,你这人在女色上向来把持不住。欧阳菲菲这一点做得非常好,如果不把你的钱给收紧些,说不定就会出现小三,不,小四小五小六什么的。”

    “喂喂,蔡慕云。我这么可怜,小气吧啦的不点花花也就算了,还带人身攻击的啊?”王庸一脸苦逼的说:“上一次要不是你和迟宝宝瞎来,我至于沦落到这下场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