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七十五章 菲菲的新趣味

第四百七十五章 菲菲的新趣味

    ……

    他还要说?唔,接下来的那个笑话,会不会更坏?心下竟然兴奋的隐隐期待着。

    “既然不要,就算了。”

    “啊?不要~”欧阳菲菲心下一失望,竟然把那话脱口而出。下意识的话一说出口,她就立即觉察到不对劲了。但是,为时已晚。眼睛里已经看到王庸那玩味而得意的笑容。

    “喂喂,你这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呢?”王庸抓住了她的痛脚,连连攻击着说。

    欧阳菲菲晕了,羞得直接把毯子蒙住了头,羞愤欲绝,完了完了,本小姐那么聪明的女人,怎么会在栽在这种低级错误上?

    都怪王庸和坏蛋啦,说笑话就说笑话呗,还非得说那么,唔,流氓的笑话。还说的有声有色,轻易勾起了她无限的遐想。

    尤其是一想到他那满脸得意坏笑的样子,欧阳菲菲就有些想要一脚把他踹下床去的感觉。什么给点甜头他尝尝,完全是自己在找不痛快。像这种混蛋,压根就不值得同情。憋着,让他继续憋着,憋死他拉倒。

    不对,这家伙压根就不是什么吃素的主。真要是把他给憋久了,天知道他会不会乱来?

    记得看网上的一个帖子说,对付男人的三大绝招就是,一,管住他的胃,这一点,她已经开始学着煮面条了。二,就是管住他的钱袋子。没钱的男人,就算是想耍坏,也不一定能坏得起来。这第三嘛,就是传说中的苛税政策。

    一开始欧阳菲菲看这帖子的时候,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高税政策。差点还准备回帖问一下什么意思的时候,刚好看到下面的跟帖中有解释的。

    从解释,再联想到那所谓的苛税政策。完全能羞得她双腿发软,和现在的状况差不多。

    在和王庸接触之前。欧阳菲菲一向是清心寡欲,在这方面没有什么诉求。只是其实,身体在逐渐成熟,到了她这生理年龄。其实欲望什么的,本身已经开始慢慢地积累,向上勃发了。

    而自从和王庸在一起后,几次三番的男女暧昧。也渐渐的为她掀开了这方面的帘子。仿佛,不经意间把她一直以来都封闭着的世界,打开了一扇门。

    有些时候,这些东西没尝试过。不去想,倒也罢了。然而一旦尝过了滋味,那就像是猫吃到了腥味。再想回到过去。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了。

    这叫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就在她满脑子都是胡思乱想的时候,王庸却是笑呵呵的搂抱住了她颤抖着的柔弱香肩,他这辈子,见过许多女人。不过绝大多数,都是在酒吧里玩玩一夜情,这辈子永远不会见到第二次的女人。

    而自家老婆欧阳菲菲这样子极品的,他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就像是一朵从未被污染过的纯洁小白花,光是听个还不算太露骨的成人笑话,就能羞成这样。

    这要是换做蔡慕云这样的官场老油条来,在听完后,指不定会脸不红,心照跳。然后没好气的白一眼回来说:“你这梗是不是太老了?还是我来教你两个新鲜的吧。”

    再例如像戚蔓菁那样的,压根就不是自己去调戏她。而是她,会弄得自己欲死欲仙,羞愧难当,一水的外刚内柔的女王范。

    估计也就是秦婉柔会脸红一下,但她肯定不如欧阳菲菲那么的单纯。主要也是欧阳菲菲平常气场太盛,哪怕是和一些男性同桌吃饭,那些男人也不敢在她面前讲这类的笑话。装,有时候也要装装样子的喔。

    “好了好了,看你这副样子,全身都发热了。”王庸笑个不停道:“我估计你再这样下去,连捂一下都不用,这点点小病,就会好了。”

    “王庸,你赶紧走吧,我要睡觉了。”欧阳菲菲羞恼交加的开始赶人了。

    “有句话说得好,叫请神容易送神难。你自己把我招到床上来的,现在才想着赶我走,是不是有些太晚了?”王庸见得她似乎有些暴走的迹象了,急忙又呵呵笑着安慰说:“好了好了,逗着你玩呢。就是说两个笑话,让你精神放松一下。不撩你了,赶紧睡觉吧。好好休息,等你睡着了,我得去隔壁的大厦一趟。”

    “隔壁大厦?喔,你还惦记着你那女同学的事情啊?你倒是挺着紧的嘛。”欧阳菲菲一下子来了精神,至于睡意什么的,早就被他驱散掉了。

    “话不能这么说,其实这同学吧,也是一种关系。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不觉得怎么样。”王庸很认真的说道:“不过在外面经历的事情多了,回头再想想,那也算是一段缘分。人生在世,从小学到大学,才有多少个同学啊?而且还有不少完全相性不合的。这个王倩倩,我看还挺坚强的,不想看到她被欺负。”

    “那好吧,我陪你一起去。”欧阳菲菲挣扎着要爬起来。

    “不用了吧?你堂堂慕氏集团的总裁跑过去,是不是太欺负人了?”王庸呵呵笑着说:“像你这种BOSS级存在,就在家好好睡觉就行,这点点小事,老公出马就行。”

    “那可不行,你那女同学应该和你一般大,还不到三十岁吧?”欧阳菲菲就像是小鸡护食一般的说:“虽然你对她可能没什么心思。但是人家现在又是离婚,又是处在人生的最低谷。你救了她,又帮了她。回头她把人生希望寄托在了你身上怎么办?再说了,你刚才不是说我,从小到大,都一直优越感很强,没有受过鄙视,欺负的滋味吗?不如我画个妆,我们装扮成一对穷夫妻,去隔壁的商业中心逛逛,也挺有趣的。反正隔壁大厦也是我们的产业,就当是微服私访,看看管理素质怎么样咯。”

    王庸汗然,你这好端端的一个白富美不当。什么不好学,学人家装穷去扮猪吃老虎?至于自己,王庸从来不会认为自己也是在玩这一套的,因为那是心态完全两样。自己从来不显富,但也极少装穷。只是想尝试着过平平淡淡的生活而已。

    欧阳菲菲想到了这个主意后,越想越兴奋,按捺不住了,连王庸都阻止不了。

    ……

    半个多小时后,欧阳菲菲和王庸,出现在了隔壁大厦里。这是一个商业楼盘,又是在繁华市区,价值相当不菲,属于慕氏集团的不动硬资产之一。光是这一栋资产,目前估价就已经超过了十八亿。

    欧阳菲菲说好听些的,是属于那种雷厉风行的个性。说不好听的,就是个强迫症患者。这才多大会儿啊,就在王庸的不情不愿的配合下,已经把自己装扮的连陈玉莲都认不出她了。

    一身叫老唐从后勤部送过来的崭新清洁工工作服,原本是完全遮挡不住她那耀目白富美气息的。但是王庸却很轻松的将她变成 了个平凡,普通,甚至略丑的女人。

    化妆渗透虽然不是王庸的最强项,和毒液的本事完全没法比。但毫无疑问,从事这一行业多年,这也属于教官级的水平。

    当欧阳菲菲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新脸时,差点晕厥过去,抓着他胳膊直问,会不会变不回来啊?

    走在这家中高档的商场里,欧阳菲菲有史以来,第一次尝试到了无人关注的滋味。以前的她,不论是走到哪里,都会吸引无数目光,男人那想看又不敢多看的眼光,女人那嫉妒又无奈的眼神。

    这些感觉,早已经让她习以为常,就好像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了。

    但是现在,这些统统不见了。走过路过的男人,瞅都不瞅她一眼。而那些穿着时尚,打扮艳丽的“庸姿俗粉”,倒是偶尔还会看她一眼。只是那种眼神之中,鄙夷和优越感掺杂着来。很明显,姿色不算太好的她们,在此刻的欧阳菲菲身上,获得了自信。

    这让欧阳菲菲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滋味和体验,原来,不被万众瞩目的感觉,也挺好。怀着尝试新鲜的感觉,她略带兴奋的在大厦里穿梭着,就像是找到了一个新的玩具一般。

    王庸问明了黄金柜台的位置,拉着她直接到了那里。那是一个挺著名的黄金品牌,王倩倩已经换上了店员制服,开始上班了。

    几个三三两的顾客,正在挑选着各种首饰。其中有一对男女,赫然就是那个什么周凯和钱莉。见他们还在装模作样的逛着,而王倩倩的脸色只是稍微有些郁闷和苍白,就知道他们还没开始发难。

    一个穿着清洁工制服,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男女,走进这家黄金店铺里的时候,还是挺惹人注目的。尤其是那个钱莉,一眼就认出了王庸,眼神一亮,难以言喻的兴奋了起来。

    王倩倩也是哑然的看着王庸两人,眼神之中有些疑惑。

    “老同学,听说你在做黄金嘛。我就带着老婆来捧捧场,你可要给我们来点优惠喔。”王庸无所谓的说道。

    “老公,这里的黄金好贵喔,怎么比平常金价高许多?”欧阳菲菲却是上瘾了,缩了缩头,有些发虚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