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七十四章 人性的弱点

第四百七十四章 人性的弱点

    ……

    就算是从未和魔王凯撒打过交道,见都没见过他的李逸风,在听到了凯撒会来到华海市后。也是变得惊怒交加,惶恐不已。

    因为这个名字,在佣兵界之中,几乎就代表着是一个禁忌的名字。一个可以让听到这个名字的强大佣兵,瑟瑟发抖的可怕魔王。

    他所过之处,就是一场灾难。那是一个疯子,完全没有任何底线的疯子。他喜欢杀戮,享受杀戮。更擅长各种虐杀,恐怖事件。

    这世界上有很多佣兵做事,多少会有些原则,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尽可能的都会不牵扯到平民,无辜者之类。但是魔王凯撒,却是喜欢搞大场面,他喜欢看到那些普通人,看他的表演,然后在他魔王的淫威下,瑟瑟发抖,无限恐惧。

    每一次他的出现,都会引发一场腥风血雨,造成血流成河。死在他手里的高手,已经不计其数,但更多的,却是那永远无法数的清的无辜平民。

    他是一个疯子,不折不扣的疯子,谁都不知道他究竟会做出点什么事情来。当他善心来了,会为了救一只流浪小猫,哪怕是豁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但是他一旦情绪来了,会把目标人物和雇主,统统灭杀掉。其中最著名的一个例子是,那个足球胜地,又盛产黑手党家族的地方。有一个家族在报复另外一个家族的时候,花费了巨资,请来了魔王凯撒。很自然而然的,魔王凯撒完成了任务,把敌对家族杀得血流成河,满门连只狗都没活下来。

    可惜,在雇主家族举办的庆功会上。无缘无故的,魔王凯撒血洗了雇主一门。事后,他还带着他的团队,在雇主那遍地尸骸的庄园里喝完了庆功宴。

    像这么一个人,他在世界上的仇家不计其数。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杀死这头魔王。可惜,十年了,足足十年的时间里,魔王凯撒始终雄踞在了十大佣兵排行榜第一的位置。人家活得好好的,继续做着佣兵。继续杀着人。

    只有到了近两年,才出了一个KING,可以撼动魔王凯撒的地位。仿佛是故意针对凯撒一般。尤其是近两年,佣兵界出现了各种流言。说什么魔王凯撒已经老了,即将要被新一代的佣兵之王取代。

    最后一年,也就是去年,佣兵界出现了双王并立的局面。魔王和King。并列十大高手的第一位。这已经是佣兵界公认的事实了。

    当然,也有部分人认为KING的个人战力,要略逊魔王凯撒一筹。他的名望之所以能和魔王并列,是因为魔王最近几年活动较少,而KING,正当壮年。而且King做的事情,可比魔王正道得多。即便是如同恶魔一般血腥,邪恶的魔王凯撒。也是凭着其无比强大的个人实力,赢得了许多死忠。

    总之,关于魔王和KING孰强孰弱,争论也是越来越剧烈。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很多好事的人。都认为两者必然会有一次决战,谁赢了。才算是真正的佣兵之王。

    但是很可惜,不知为何。当今佣兵界两大王者,却仿佛很默契的,从未在此事上发表过任何言论。而且,也没有想要针锋相对的意思,这就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了。

    “李逸风,你紧张什么?”沈离淡漠的说:“KING只有死在魔王凯撒的手里,咱们国家才能撇开嫌疑,免于遭到沃尔夫恐怖组织的报复袭击。你也知道,所有恐怖活动之中,完全的无脑报复流,是最可怕的。因为他们没有任何诉求,只求发泄和报复。至于魔王凯撒,你以为KING是纸老虎吗?我敢打赌,就算魔王凯撒赢了,他也是惨胜,到时候我们完全可以渔翁得利,一举将这世界两大毒瘤统统除去。”

    “你说魔王凯撒是毒瘤,我没意见。如果能杀掉他的话,我绝对会拍手称快。”李逸风正色地说:“但是KING,或者说判官这人,还是有严格底线的一个佣兵。如果他真的能全心全意为国家层面做点事情的话,利远大于弊。沈离,难道说判官得罪过你,你非得置他于死地吗?让本军区首长,好好地招揽他一番,岂不是更妙?”

    “李逸风,你太天真了。”沈离冷漠的说道:“你难道还看不出来,不是我要他死,而是他们要判官死。”

    “他们……”李逸风的脸色,一下子煞白而来起来,眼神之中畏惧着低声说:“什么,你,你还在替他们做事?”

    “不是我还在替他们做事。”沈离阴沉的笑着,身子向前倾去,冷声说:“是我们,还在替他们做事。”

    “沈离,你太卑鄙无耻了。”李逸风就像是只被激怒了的公牛,眼睛凶厉之极的说:“我和他们没关系,我欠他们的东西,以前为他们做了那件事情后,就一笔勾销了。为什么还要来纠缠不放?”

    “所以我说你太天真了嘛。”沈离呵呵的笑着说:“既然你已经帮他们做过事情了,做一件事做,做一百件也是做。到现在,你再来后悔,已经晚了。”

    “你是在威胁我?”李逸风涨红着脸,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恐惧和后悔。

    “不不,我怎么敢威胁明星局长呢。”沈离阴笑不迭:“但是你非常清楚后果,一旦你之前做的事情被揭发了出来,你所有的一切,都完了。前途完了,家庭完了。你想想看,你那宝贝女儿才多大啊。你难道忍心让他过没有爸爸,整天挨欺负的日子?顶着一个罪犯,叛国贼女儿的名头,屈辱的过一辈子?还有你老婆,才三十岁,年轻着呢……”

    “卑鄙无耻。”李逸风痛苦,懊恼,愤怒到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如果仅凭愤怒就能杀人的话,那个沈离,早已经死了不知道几百次了。死,他不怕。但是这世界上,却又很多比死更可怕的事情。

    “多谢夸赞,不过李大局长,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不要在这里当了婊子还立牌坊。”沈离桀桀的阴笑了起来:“哪怕是当了一天的婊~子,你一辈子都洗脱不了。别以为有领导捧你,媒体给你吹嘘,然后自己还装模作样的搞得很清廉,就以为自己真的是个圣人了。你做过的那件事情,上了军事法庭叛你枪毙都算是法外开恩了。”

    “住口,你别逼我和你同归于尽。”李逸风揪住他胸膛,猛地拎了起来,想动手,却又不敢。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无尽的痛苦,愤怒。但更多的,却是无奈。

    他能舍弃自己生命,但绝对舍弃不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

    “好了,老李。你是不可能和我同归于尽的。”沈离淡然的说道:“你还年轻,还有大把的前途,美好的生活在等着你。最后一次,我向你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精神紊乱,甚至有些崩溃的李逸风,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眼睛希冀的说:“你敢肯定?”

    “是的,我敢肯定。”沈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老李啊,你放心。其实那个组织,有时候也挺讲原则的。这一次之所以要找你帮忙,也是因为那个组织的在华海市的根基太浅。至于判官也好,KING也罢。总之那个混蛋,组织是必杀他的。这些年来,那个家伙,屡屡和组织为敌,几次三番的坏了组织的布局。不单单是他,还有那个沃尔夫公司,就像是狗一样的,对组织乱咬。如果不杀掉他的话,接下来肯定还会继续坏事。”

    眼见着李逸风的脸色,似乎有些松动的模样。沈离继续循循善诱着说:“何况,这一次还搭上了魔王凯撒。我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为民除害了。而且像KING那种人,自恃武力过人,通常都会目无法纪,顺手干掉他也并无不可。”他的声音,就像是恶魔诱言一般的,在李逸风耳边回荡。

    李逸风的眼神之中,挣扎不已。好半晌后,终于,低声呢喃着说:“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沈离,你要保证。这一次的计划绝对不能造成平民的伤亡。”

    其实李逸风的心里面也清楚,所谓的最后一次,希望渺茫。然而,在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的情况下。哪怕是这最后一丝渺茫的希望,也只能试图伸手去抓住,哪怕只有一成的机会。

    ……

    “王庸,你,你太恶心,太下流,太无耻了。”欧阳菲菲就像是只小猫咪一般的,蜷缩在了王庸的怀里,脸颊发烫红的都快要能煎鸡蛋了。粉拳猛捶着他的胸口,娇嗔怒骂不迭着说:“你,你明明说是个笑话,怎么能说,说这么下流的笑话?不,是好恶心。”

    “恶心的话,你脸红什么?”王庸嘿嘿直坏笑着说:“那我再说一个?”

    “不要……”欧阳菲菲拼命的捂着耳朵,表示自己绝对不受他的荼毒。但是手指缝,却是露出了点空隙。没办法,那个坏蛋说那种笑话的时候,抑扬顿挫,绘声绘色,让人浮想联翩刺激不已。

    ……

    (呼,码了两章存稿,因为周六和周日两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请假一下,暂定为一天一更。周日如果晚上赶回来早,且有体力的话,我会加码一章。如果没有的话,我估计累挂了。还是那句话,放心,本月九十章,不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