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七十一章 信仰和骄傲

第四百七十一章 信仰和骄傲

    ……

    面对她的这种称谓,王庸都生出了一股想把她从这顶楼上丢下去的冲动了。如果不是她正在生病当中,王庸都想拽着她耳朵,给她好好地上一课生理卫生常识课了。

    见得王庸一脸黑线的模样,欧阳菲菲心情畅快了许多,竟然很神奇的连精神都振作了好些。至少,脑子里那昏沉沉的感觉,也是松快了,不再涨得那么难受了。

    为了顺利转移仇恨,在接下来的时间,不至于给这活宝老婆给活活气死。王庸只好绞尽脑汁,费力的想了会儿说:“一说起过去的事情,我到时突然想起了件有趣的事情。今天早上,我碰到有十多年没见的老同学了,还是个女的。”

    “女同学?”欧阳菲菲那微微得意的笑容一敛,嘟嘴说:“王庸你是故意气我是吧?让我后悔指使你做公交车?”

    “着急什么?”王庸笑着说:“我就给你说点八卦事呗。”

    说着,王庸很快就把早上碰到的那些事情说了一遍。欧阳菲菲一开始还觉得挺新鲜,王庸抓贼竟然还能碰到老同学,而且还抠抠唆唆的问人要钱,嗯,摆明了应该和她没啥特别关系。

    但是听得那个什么钱莉啊,周凯之类的出现后。却是让她有些感同身受的悲愤不已了起来,有些忿忿不平的恼怒道:“怎么还会有这样的老同学?闺蜜抢了人的老公还不算,回头竟然还要来做这种欺负人的事情,可恶的家伙。”

    这不。仇恨转移了。

    而且,别看欧阳菲菲对王庸似乎很凶巴巴,这里不满,那里不爽。只是在一些关键时刻。尤其是在外人“欺负”王庸的时候,总是护得很紧。

    就像是那一次王庸和保安兄弟和富二代打架,她就亲自杀到了派出所,先不问对错。就把大伙儿都给保了下来。

    哪怕是对他有诸多不满,也会回家一个人慢慢和他较劲。再就像是王庸的战友兄弟过来,她也是竭力给他争面子,护得很紧。

    那个什么钱莉之类的,欺负那个什么王倩倩之类的倒也罢了。只是,为了炫耀她优越感,竟然踩到王庸头上来时,让她怎么想,怎么都觉得不爽。

    “是吧。这世界上可是什么样的人都有。”王庸呵呵笑着说:“你呢。从小锦衣玉食。生活幸福。很多东西,其实是你从未体验过的。也没有哪个笨蛋,会到你面前来炫耀优越感。不得不说。这是你的损失。”

    “王庸,其实你这些年貌似也赚到了不少钱吧?”欧阳菲菲眼珠子骨碌一转。似乎有些明白了过来:“你这一次为了帮爸爸收购股份,可是拿出来了足足十亿啊。就算是很奢侈的过日子,十辈子也花不完。可你,宁愿到慕氏集团来当个小保安,就是想体验这种感觉?是不是也是想看看,谁对你好,或是谁是贪图你的钱?”

    “呃……我可没那么无聊,保安是你让我做的。”王庸无所谓的摇了摇头:“我原来的目的,可是来混个经理什么当当,然后平平静静的过完这一辈子。别人看得起我也好,看不起我也罢,又有什么关系。”

    这是什么心态啊?

    欧阳菲菲有些无法理解,这家伙原来在国外做船运做得挺好,或许其中有很多玛丽小姐的作用在内。但也算是挺辉煌了。竟然宁愿回国,当个普通人?

    “别瞎想了,大概是这些年在外面漂泊太久了,还是觉得家里好。”王庸的内心波澜了一下,有些难以掩饰自己的眼神了。便转过头去,干笑了两声说:“游子心情,你应该也懂的。毕竟你在国外,也是待了那么多年。”

    心里面,隐隐有些发苦。也许自己那些成就,被无数人羡慕,崇拜,甚至是信仰。只是如果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真心宁愿这辈子,一直都是平平静静的过日子,让母亲活得开心点。

    自己欠她的,实在太多了太多了。

    若非玛丽小姐对自己的救赎,让自己对母亲的感情,很多一部分转移到了她的身上。自己就算没死,也会成为一个变态魔王,就像那个家伙一样,眼睛里只有痛苦,仇恨,杀戮。

    幸好,凭着自己对兄弟们的一份执着之心,还有玛丽小姐的循循善诱般的教诲。才让他在内心深处,依旧坚守着一份信仰。

    那一点点信仰,仿佛成为了他在无尽的茫茫大海之中的一点若有若无的星光,让他始终没有彻底迷惘,没有彻底堕落。即使是杀死了天蝎后,也仅仅是花了一两个月的时间,就调整了过来。

    只是,王庸自己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还活着,那绝对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让自己的几个兄弟,更多的是为了死去的母亲。

    一想到她,自己的心,就开始隐隐作痛。

    呼,还会痛。原来以为自己的心,早就已经碎了,死了,麻木了。面对这种变化,即便是他自己,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哭。

    “王庸,到底什么样的生活,才是你真正想过的?”欧阳菲菲忽而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转过身来,神色略微严肃的问道。

    “我想过的?”王庸微微讶然,眉头微微皱着,仔细的想着。

    “其实你不知道,我选修过心理学,虽然在这方面实践经验不丰富。”欧阳菲菲站了起来,正面微微仰头的看着王庸:“只是,大多数人只要接触多了,我都能了解一些他们的想法。到目前为止,只有两个人我无法看透。其中一个是戴师兄,我一直看不懂他。直到最后,那一天,我才明白原来他一直不是他。他彻彻底底的把自己掩藏了起来,扮演着别人。说实话,我很同情他。还有一个,就是你……”

    “菲菲,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王庸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干笑着说:“我挺单纯的一个人,正如你所见,胸无大志,就想着落叶归根,娶个老婆,安安静静的过完这辈子。”

    “这不是你!”欧阳菲菲的目光直视着他的眼睛,铿锵有力的进攻着说:“说实话,我昨晚看你父亲留给你的日记。我不相信,你从小在那本日记的熏陶下,会甘愿做一个平凡普通的人。如果你真愿意做普通人的话,你也不会选择去当兵,更不会去你父亲的老部队。记得你上次在医院给毛毛讲故事的时候,你说过的,你当过缉毒边防军。”

    “呵呵,欧阳菲菲。你的病好了啊?”王庸笑了笑,点了支烟,吊儿郎当的说:“现在也是闲心思十足,开始关心起老公的心理问题来了?得了呗,别用你那些半吊子的心理学来揣摩我这种心境开阔,凡事都不愿意太计较的成熟男人。”

    “王庸,少在这里跟玩扯开话题的把戏。”欧阳菲菲眼神锐利,丝毫不为所动的说:“不管我们两个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管我们两个究竟怎么鬼迷心窍,阴差阳错的走到了一起。王庸,我是你的妻子。我不愿意自己即将生活一辈子的男人,从头到尾,都是在演戏,从头到尾,做的都不是自己。这样,会让我很害怕,很恐惧。”

    欧阳菲菲的话,让王庸也是沉默了起来,缓缓地抽着烟,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充满了真挚,明媚,纯净。仿佛那从未被污染过的天空一般,碧亮而清澈。

    有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透过她的眼,王庸能清楚的感受到,她的内心之中那仿佛一尘不染的明净,没有任何污浊。

    过了好久好久,王庸才轻轻的伸出手去,撩了一下她的乌黑秀发,呵呵笑着说:“菲菲,你很单纯,也很善良。你说得对,比起你来,我就是个黑木耳,我勒个去,不对。呸呸,我怎么能受你的蛊惑呢。好吧好吧,我承认,比其你的纯洁无暇,我呢,就像是一条臭水沟般的肮脏。我是个男人,我有我的隐私和不愿意说的秘密。只是有一点我敢保证,我和戴英明不一样,我赚到的钱,每一分都是干干净净,对得起天地,也对得起我死去的母亲。不单单是我,连雷劲赚的钱也是如此。”

    说到此时,王庸的眼神之中,也是浮现出了一丝骄傲。也许,这一份坚守和信仰,是自己这辈子唯一做过的正确的事情。

    欧阳菲菲紧绷的心灵,真的是松弛了下来,就像是卸下了一个沉重的大包袱。她看得出来,王庸说这话时候的真挚与骄傲。这是没有办法掩饰的,而且还用了对得住死去的母亲这样的话。

    可见,他说的话真真切切到了极致。试想,他那么多钱,来路都干干净净,干净的能让他骄傲,那就能说明很多问题了。至少这家伙,他不像是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般,懒散,无所谓,有时候甚至是挺混蛋的。至少,他内心深处,始终有着未曾熄灭的信仰和坚持。

    能让自己钱来路都干净的人,又怎么可能像是戴英明那样的人呢?其实在此之前,欧阳菲菲也是一直担心王庸这些年在外面,一直在赚黑心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