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零六章 玛丽小姐

第四百零六章 玛丽小姐

    ……

    不待王庸有所反应,欧阳菲菲便装出了一脸理解,尊重的表情说:“我广泛意义上的尊重每一个生命个体的嗜好和性取向。”

    王庸一脸苦逼的解了解衣襟,颓然的坐在了她办公桌前的沙发上,闷声不吭的抽起烟来。

    “但是也请你尊重一下我,尊重一下公司。”欧阳菲菲如同外交辞令般的声明过自己的立场之后,仿佛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愤怒,连眼皮子都开始跳动不已。

    王庸只觉得一股如同万载寒冰般的寒煞冰气,狠狠地扑面而来。攥着咖啡杯的纤纤玉指,不住颤抖。种种迹象都表明,此时此刻,欧阳大小姐很不淡定,确切的说,应该是胸臆之中如同台风肆虐一般,浪潮滔天。

    她的这种反应,王庸也是有所预料,而且还比想象中的和谐了些。由此可见,欧阳菲菲是真心想履行两人之间的协议,对他在公司里尽可能的睁一眼,闭一眼。

    其实刚才的事情,王庸也觉得很恶心。主要是和想象中的美妙形象,反差太过剧烈,给他造成的精神冲击相当不小。到现在,小心肝还在噗嗵噗嗵的乱跳。

    但不管怎么说,刚才的事情,的确是自己这边出了问题,无怪乎欧阳菲菲发飙。又委屈,又尴尬的咧嘴笑了笑:“菲菲~”

    “请你叫我欧阳总裁。”欧阳菲菲轻轻拍打着酥胸,边是深呼吸,想让自己的情绪尽可能的平静下来。只不过,任凭她怎么努力。也只能让她表面上看起来,不是太过糟糕而已。

    “好吧,欧阳总裁。”王庸摸着鼻子,干笑着说:“事实上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

    “王庸。你是在指控我精神错乱,发生了幻觉吗?”欧阳菲菲激愤难平的打断了他,摆了摆手说:“不要再说这个话题了,我不想听。我叫你进来,只是想告诉你。你要玩这种变态的事情,请你离我远一点,别给我看见,也别给同事们看见。”

    王庸脸颊上的肌肉一阵抽搐,这女人还讲不讲道理了?这三言两语,连解释都不愿意听。就直接认定自己的取向了?不过细细想来,现在两人之间的关系,不过就是一张纸。一张协议。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加深层次的关系了。

    她误会不误会自己,又有什么关系?王庸点了支烟,猛地吸了两口后,让自己的情绪淡定了起来。无所谓的说:“好,以后我会离你远一些的。时间差不多了,我去接毛毛放学了。”他也是估计两人再待下去,又会发生口角。欧阳菲菲的脾气不好惹,他王庸自己又好得到哪里去?

    接毛毛放学,估计是王庸最近阶段。干的唯一一件正事了。对于毛毛那个小宝贝,王庸那是说不出的喜欢,疼爱。心下唯一有些稍稍可惜的是。不是自己生的。

    如果自己当初不是那么的任性妄为,现在的自己,恐怕早已经和婉柔结婚了吧?虽然不一定能赚到很多钱,可是,起码能平平安安。幸幸福福。王庸脑子里掠过和婉柔,以及毛毛一起一家三口生活的场面。心中的温馨感油然而生。

    “我不准你去。”欧阳菲菲瞥见了王庸嘴角的那一抹“诡异”笑容,有些心惊胆颤了起来。急忙阻止道:“你把毛毛的接送卡给我,我让李秘书找个可靠些的人去。”

    可靠些的人?王庸愕然之间,看都了她眼神之中的一抹警惕和排斥。就明白了过来,忍不住一拍额头,怒声说:“欧阳菲菲,你还真的把我当成了一个变态了?好吧,就算我是变态,可我是毛毛的干爹,你也没权力来干涉我。”

    “不错,你是干爹。我还是她的干妈呢。”欧阳菲菲眼神凌厉,丝毫不肯退让:“本着对孩子身心健康和安全着想,我绝对不允许你再和毛毛有太多的接触。”

    “呵呵。”王庸冷笑了起来,将烟一掐。神色不善的盯着欧阳菲菲,一步一步的逼了过去:“合着你还没完没了,真把我当变态了?”

    “怎么,你上班期间,和一个抠脚丫大叔视频聊天,还聊那种暧昧到让人恶心的话。”欧阳菲菲也是半步不让,环抱着双手,昂着如同白天鹅一般骄傲的头颅:“敢做不敢认吗?”

    “我不敢认,我有什么不敢认的?”王庸直接走到了她那居高临下的办公椅面前,邪笑了一下,直接揽住了她的细腰,猛地抱了起来。

    “王庸,你干什么?”欧阳菲菲震怒交加的叫了起来,在他的怀里挣扎不已:“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恶心鬼。”

    “得,反正我在你心目中,也没个好印象了。”王庸一脸完全豁出去了的模样,抱着她,踹开了休息间就把她往床上一扔,笑眯眯地说:“你不是在怀疑我的性取向吗?既然如此,那我就来证明一下给你看看。”

    欧阳菲菲看着他满脸邪笑,淫荡不已的表情,心下也是直发虚。不过,以欧阳大小姐的脾气,向来是不肯服软的。瞪大着杏眸,一副我是刘胡兰我怕谁的表情说:“王庸,我知道我力气没你大,你要对我做些什么,我也没有力量反抗你。不过我鄙视你,我从内心深处,深深地鄙视你。”俏眸之中,尽显倔强之色。

    “嘿嘿,鄙视就鄙视吧。”王庸也是满脸不在乎,搓着双手,向她伸出魔爪着说:“总得向你证明一下,我老王的正常性取向。免得你老人家,把我连接送毛毛放学的机会都给剥夺了。”

    其实欧阳菲菲也是个冰雪聪明的女人,只是一开始被突如其来的场面给惊呆了。其实就算是用脚趾头想想,这家伙的性取向也绝对是正常的。否则,也断然不会惹出那么多的花花草草事情来。

    只不过,欧阳菲菲对他的意见可不是一星半点儿。尤其是那个晚上的事情,一想起来,心头就堵得慌。你说这人,偷吃就偷吃吧,还偏偏要把人带到家里来。

    何况乎,就算是最近这几天,这人也是一副死不悔改的模样。她都把他放在眼皮子底下了,他却还有本事上网去勾搭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不,确切的说,他勾搭到了一个男人。

    “证明?”欧阳菲菲一想到他刚才那副脸色煞白,几要呕吐的模样,心中的爽快感就油然而生。诚心让他更加恶心,遂鄙夷的冷笑说:“你以为这样就能证明了?据我所知,很多GAY为了遮掩自己的性取向,都会娶一个妻子来掩人耳目。王庸,我好歹也是个经历过高等教育的留学生,不用在这反面欺瞒我。”

    “欧阳菲菲,你究竟……”王庸拍着额头,刚想说两句什么的时候。电话响了,接起一听,但还没听两句后,脸色就旋即变得很精彩,又是惊喜,又是受了惊吓一般,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起来:“噢,上帝。玛丽小姐,您怎么会知道我电话的?呃,您来了华海市?”他想起来了,刚才那来电显示的区号,就是华海市的。

    玛丽小姐?欧阳菲菲的耳朵又是滋得一声,下意识的竖了起来。难道又是一个外国女人找上门来了?心中一股莫名怒气,油然而生,这家伙倒底是到国外去打工的?还是去做牛郎?怎么能沾惹那么多的花花草草回来?上次那个叫瑞贝莎的医生,这次又来一个玛丽小姐?

    “王,我亲爱的宝贝。我听瑞贝莎说,你已经结婚了,还是和一个中国女孩。”电话那头的声音,温柔而慈祥,仿佛有一种让人心绪宁静的气息:“感谢上帝,你总算肯安静下来,组建家庭,好好生活了。祝福你,我亲爱的宝贝。”

    “玛丽小姐,谢谢你的祝福。”王庸干笑了两声说:“我们中国人是讲究缘分的,有时候这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您现在在华海市什么地方?我马上过来接您。”

    “我就在你们公司楼下前台接待处,瑞贝莎告诉我的地址。”玛丽的声音,温和而恬静,微微带着些笑意说:“她说她的莽撞,给你和妻子之间造成巨大的麻烦,就把我叫过来了。”

    瑞贝莎叫过来的,王庸一拍额头,苦笑了起来。那女人,竟是给自己添乱。把玛丽小姐叫过来,这不是诚心给自己添堵吗?不过埋汰归埋汰,王庸还是立即正了正脸色,急忙说:“请您在那里稍候,我马上下来接您。”

    欧阳菲菲心下也是觉得很是奇怪,对面的那个外国女士,声音听起来似乎已经有些苍老,而且王庸似乎非常敬重对方。

    等王庸挂完电话后,却是立马诞着一张笑脸,对欧阳菲菲搓手笑着说:“菲菲啊,这件事情可是需要你来帮我打掩护了。在玛丽小姐面前,还请你给我些面子,她是一位我非常敬重的女士。”

    欧阳菲菲心头一松,这口气,应该不是那些花花草草。与此同时,心下也是有些好奇了起来,这家伙,还有能让他敬重的人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