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史上最便宜的雇佣

第四百六十五章 史上最便宜的雇佣

    ……

    “干什么?”欧阳菲菲被他瞅的是有些莫名其妙,后背发冷,拍开了他伸出来的贼手没好气的说:“有话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你要是觉得那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瞅瞅。”王庸一脸关心的说:“有病的话,要趁早治,不能讳疾忌医。”

    欧阳菲菲在笑,笑得很冷,漂亮的脸蛋,都有些如同冰块一般的寒冷了。撩了撩微微湿润的黑发,紧了紧浴袍,环抱着双臂,嘴角微翘着盯着他的脸说:“把衣服脱了。”

    王庸愕然,左顾右盼了一番。虚笑了起来:“菲菲,你这是要干嘛?”

    “今天你兄弟过来,我给不给面子?”欧阳菲菲冷着脸,俏眸上下扫视着:“把衣服脱了,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王庸被她瞅的是毛骨悚然,脸上的肌肉都微微抽搐了起来,还想说话时,却是瞅的她的脸色越来越冷。只好很委屈的把外套和衬衣都脱了。嘴硬的说:“别以为我这是在怵你,我只是觉得今天你挺给我面子的。所以,我让你……”

    “裤子。”欧阳菲菲眼睛瞄到了他下半身,冷冷的说。

    王庸懵了,这,这是个什么情况?这姑奶奶今天是色女上身了还是怎么着?还是说,今天晚饭时候打麻将,自己和秦婉柔一伙后,惹出了她的邪性。这会儿,准备给他来个秋后算账了?

    命令自己脱光了,然后赶出家门,在寒风瑟瑟中挨冻受苦?不对,估计以她的性子,那是看到今天自己被戚蔓菁给扒了。心下不服气,才以至于玩了这么一出。

    罢了罢了。看在她今天很配合自己,在自家兄弟面前,可是给足了面子。索性就配合她一下吧,不过,她要是想干些夸张的事情来,却是不可能的。

    王庸有些小委屈般的,把皮带一解,老老实实的脱了鞋裤。有些发寒着说:“内裤还要不要脱了?”

    欧阳菲菲俏脸微红,横了他一眼说:“你还脱上瘾了啊?认为自己身材好。献宝呢啊。赶紧洗澡去,下次再敢和戚妖精胡来,我就让你出门裸奔去。”

    果然是因为这个,话说自家这老婆,还真是个报复心极重的女人啊。为了防止她搞出些更加夸张的新花样来。王庸急忙跑去洗澡。

    好在或许他今天的总体表现还好,等他洗完澡,湿漉漉的裹着条浴巾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把面条下好了等着他了呢。

    看着那碗面,以及她微微有些疲倦的俏脸,轻轻打着哈欠。一时之间,王庸的内心深处。忽而一股暖流涌过,让他很舒服,很温暖。

    欧阳菲菲知道自己晚上有吃面条垫肚子的习惯,才故意一直没睡觉。在这里等着自己回家,好下一碗面条吗?

    这就是家的味道吗?王庸大口大口的吃着热气腾腾的面条,虽然她下面条的水平还很生疏。只是,王庸怎么吃。都觉得比自己下出来的滋味不同。

    这种感觉,就好像十多年前。自己做完功课,不管多晚。母亲都会熬到那时候,亲手帮自己下一碗面条,然后在一旁幸福的看着自己狼吞虎咽的吃完。

    多少年了?王庸已经记不清多少年了,他没有尝过这种滋味的面条了。一时间,思绪好像回到了当年高考结束后的那段时间,正是那段时间,自己和母亲发生了有史以来最强烈的争吵。甚至,他憋着一口气,一直不肯和她说话。

    心很痛。

    这件事情,是他人生最后悔的事情。这段时间在公司闲暇无事的时候,他也总是喜欢看一些重生流的小说。重生回过去,弥补心中的疼痛和缺憾。

    不过,他和那些主角们截然不同的是。他们是想回去如何走向发达与辉煌。而他,只想听母亲的话,老老实实的考个大学,然后找一份工作,娶个媳妇,平平淡淡的和母亲一起过完这一辈子,不再让她受苦,不再让她为自己有操不完的心。

    一时间,吃着吃着,王庸就有些哽咽不已。眼泪,忍不住的滑落了下来。

    看王庸吃得挺香,心下微微有些满足的欧阳菲菲,微微诧异的看着他。吃个面而已,用得着吃得那么凄苦吗,一副泪流满面的样子。

    难不成,自己煮的面条,已经难吃到如此惨绝人寰的地步了?

    “谢谢。”王庸仿佛也是感觉到了自己的异样,急忙擦了擦眼泪,干笑不迭了起来:“面条太好吃了,刚才汤水溅到眼睛里了。”

    这家伙……

    欧阳菲菲不知怎么着,看到他这副模样,心里面竟然会有些隐隐心酸。别看他平常那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可是,总觉得他好像心里面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凄苦。

    的确也是,从小就是母亲给带大的。只是,五年前母亲还出车祸死了。平常也不见他和任何亲戚联系。唉,这坏家伙,虽然经常会惹自己生气,但有时候还是满值得人同情的。

    “少拍马屁,赶紧吃完了睡觉去。”欧阳菲菲娇哼了一声说:“这都几点了?明天上班迟到的话,你这个月工资清零。”

    王庸这一口面条还在嘴里呢,眼巴巴的看着欧阳菲菲,紧了紧浴袍,开始往他房间里走去。

    睡觉,他的房间?这是要洞房的节奏吗?王庸急忙吞下了面条,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看来,今天欧阳菲菲是早有图谋啊,又是责令他洗澡,又是煮面条给他吃。

    “砰!”

    没想到王庸刚走到门口,鼻子就差点撞在了门板上,里面隐隐传来欧阳菲菲的声音:“你别想的太多了,毛毛和婉柔睡我房间了,你今天继续睡沙发。我已经给你铺好了。”

    王庸回头一望,果然见沙发已经铺好了床单。呃,真是表错情了啊。

    不过话又说了回来,今天这碗面条,吃得还是蛮温暖的。打了个哈欠,稍微收拾了一番后,就赶紧窝沙发上睡觉去了。

    不得不承认,欧阳菲菲的经济管制对自己还是颇有杀伤力的。现在全指着这点点薪水当零花钱了,这要是被她大笔一挥,扣光了找谁说理去?

    心情不错,做了个好梦,一觉睡到天亮。因为学校开课比较早,每天婉柔都是起得最早。

    她是想蹑手蹑脚的进厨房做早餐的。只是王庸哪里能让她在家里干这个,急忙也是一骨碌爬了起来,凑上去说:“婉柔,要不大伙儿一起出去吃点吧。”

    “昨天剩下不少菜在冰箱里呢,烧点什锦咸泡饭挺好。外面的早餐又贵,又不卫生。”秦婉柔微微脸红的别过头去,低声说:“你就别管了。”

    王庸低头一看自己,呃,就穿了条三角内裤。最夸张的是,一不留神还顶着个大帐篷呢。难怪,会把她羞成这样子。

    刚才也是着急了些,王庸干笑了两声,急忙向后退去。结果却看见欧阳菲菲正环抱着双臂,冷笑连连的看着自己,红着脸在自己身上扫了一圈:“大清早的,你倒是挺精神啊?”

    结果可想而知,等大家伙儿一起吃完早餐后。欧阳菲菲开车送婉柔和毛毛走,而王庸老人家却是被她以有碍观瞻,需要反省的理由,收缴掉了身上最后一些零用钱。只留了十块钱,给他坐公交,外加地铁去上班。

    可怜的王庸,打听了一番后,需要先坐三站公交车,然后再转地铁……

    惹得他直后悔,早知道先给自己买俩代步车再说了,摆什么穷啊。公交车就不高兴做了,直接一路小跑向地铁站而去,这点点路,就当是稍微热身一下了。

    才跑出去了两公里多,路过一个还没拆迁的老弄堂时。一个身穿黑色皮夹克的年轻人,狂奔而来。后面还有个女人,正在焦急的狂追,一路喊着抓小偷。

    小偷啊,王庸眼睛大亮。再看那一路狂奔着的贼眉鼠眼小偷,王庸怎么看怎么觉得顺眼。正好老子穷的眼睛都要发绿了,这个小毛贼送上了门来。

    这些年来,王庸向来有个原则,不义之财是不用的。这是他做人的一点点底线,也能让跟着自己的兄弟们,坚持最后心里面的一丝骄傲和自尊。

    但是,奖励和报酬,却是应得的。虽然七点多时,马路上人很多。也有人想跃跃欲试的上去帮忙,但是随着那个小偷亮出了一把匕首,市民们都畏缩不前了。

    王庸能理解,就远远的朝着那个女人喊道:“一千块,我帮你抓住他。”

    “好!”那女人远远的朝王庸点了点头。

    雇佣条件达成后,王庸迅速出击,直朝那个小偷扑了过去。心中还感慨不已,自己堂堂佣兵之王KING,竟然为了一千块就能出手了。也不知道是这小偷倒霉,还是他的荣幸。

    “砰”一脚。

    趁着他拐入到了弄堂里时,王庸飞起一脚把那小贼踹翻在地。反手轻松夺了他的匕首,没好气的扇了他几个暴栗:“小子,有手有脚的,身手还挺利索的。干点什么养不活自己啊?做贼,丢不丢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