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零四章 女人心,海底针

第四百零四章 女人心,海底针

    ……

    欧阳菲菲银牙一咬,把王庸那吃了两口的面又抢了回来,俏眸圆睁着怒声说:“王庸,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什么叫骗婚?你给我睁大眼睛,朝着自己浑身上下仔细瞅瞅,你又有哪一点值得我来骗婚?”她简直不敢想象,以她欧阳菲菲的人品,外貌,家世,竟然还能被栽个骗婚的罪名。也亏得这家伙,能说得出口。

    “哟呵,还较上劲了?”王庸见她突然之间精神激昂,气势汹汹了起来。也不和她抢,只是点了支烟冷笑说:“你自己也说了,我这人浑身上下就没个让你看中的地方。你却还假装和我上了床,结了婚。你这不是骗婚是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呢,是被爹妈逼烦了。又看我好欺负,就和我结婚,拿我当挡箭牌是吧?可怜我老王,羊肉没吃到,却还惹了一身骚。”

    欧阳菲菲俏脸气得隐隐发青,娇躯不住颤抖。本想解释两句,可一看他那副样子,心头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冷笑着说:“好你个王庸,我记住你今天的话了。你不就是想和我上床吗?来啊,今晚我就在房间里等你。把该给的都给你,看你还说我骗婚?”

    “想和你上床?”王庸吞云吐雾,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欧阳大小姐,你就算是拿枪抵着我脑袋,我都不干。这好不容易从笼子里爬了出来,我还敢再钻进去?”

    “王庸,合着和我结婚,就是被装在笼子里?”欧阳菲菲眼神之中,凶气毕露:“好,很好。今天你的话,我都记住了。”

    “记住了又怎样?”王庸也是心头光火不已:“就像你白天说的。我们两人的关系已经终结了。不,确切的说,压根就没开始过。从头到尾,都是你在欺骗。把面还给我。”

    “凭什么,你刚才自己把面让给我吃的。”欧阳菲菲俏脸板着,护着面条,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男子汉大丈夫,说出去的话,还能当是泼出去的水吗?”

    “笑话。对普通人来说,当然不行。”王庸瞥了她一眼,没好气的把面抢了过来,大口大口的扒拉了起来:“但是对女骗子,又有什么好客气的?”

    “你没风度。”

    “没风度就没风度好了。”

    一碗面。在你争我抢的情况下,直接被吃了个精光,至于那碗泡面,没人去动半下。开玩笑,吃惯了王庸的手艺,压根就没人愿意去吃那种难吃至极的泡面。

    可惜,王庸失算了一点。那就是两人的饭量差别。半碗面下去,欧阳菲菲吃得挺饱。可王庸,却是被吊在了半空中,半饥不饱的。这比直接饿肚子,还要来得让人难以接受。

    看着他一副愁眉苦脸,抿着嘴唇看那碗快要捂掉了的泡面,欧阳菲菲甭提心中有多快乐。多爽快。王庸刚才的话,也是把她给气得不轻。虽然说她的确有隐瞒了事实真相的不好地方。可是,归根究底她是真的不是在骗婚。如果不是逮住了那家伙乱来,自己晚上就已经直接送上门去了。

    一说起那件事情,欧阳菲菲郁闷之中,又是对那家伙有些小钦佩的。那个金发女子,不论是身材还是外貌,都绝对是一等一的大美女。而且气质出众,又是医生。他自己也是着实想象不出,王庸这家伙,究竟是凭着什么本事,泡上了那么一个金发小妞?

    而且看那样子,那个漂亮的金发小妞,竟然还是不远万里迢迢来找这个家伙的。简直不可思议,完全不符合逻辑嘛。不过,就算再怎么稀奇。欧阳菲菲也不可能会为了这个,而对王庸另眼相看的。

    欧阳菲菲姿态优雅的,吃干抹净着她性感的嘴唇。看着王庸犹豫了半天,还是端起了泡面在吃。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让她原本有些闷闷不乐的心情,很神奇的顿时就好了许多。

    “老王,吃慢点,别噎着。”欧阳菲菲故意露出了一副关切的表情,温柔的说:“如果吃不够,我还可以给你再去泡一碗,不,你想吃多少碗都行。”

    “呵呵,欧阳菲菲,我算是看出来了。”王庸三两口吞掉了泡面后,撸着袖子冷笑了起来:“今天你要不把我给惹毛了,就不打算安生了是吧?”

    “怎么?还准备动手不成?”欧阳菲菲浑然不惧,环抱着双手,抬起螓首,似笑非笑的望着王庸。那修长的粉颈,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美丽而骄傲的天鹅。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王庸收拾了一下残局后,无所谓的说道:“再说了,你今天自己也说了。我们两个已经没有关系了,我顶多就是帮你维护一下老岳父那边的关系而已。你慢慢在这里傲娇吧,我要去睡觉了,喏,这是你的车钥匙。”

    原本以为自己和欧阳菲菲发生过关系,而事情弄到现在这一步时,他倒是觉得那是自己的错,对欧阳菲菲还能有些愧疚而诸多忍让。可是随之看到了那份处女膜完整的鉴定报告,简直让他觉得五雷轰顶,好一阵恼怒。

    好在稍微冷静了一些后,觉得这样未尝不是对自己的一种解脱。既然两个人没发生关系,那压根就无需对她负什么责了。各种各样沉重的心理负担,也是烟消云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是,看到王庸一脸轻松的跑去洗澡,还吹着轻快的小调。欧阳菲菲那原本挺舒服的心里,又开始有些不淡定了起来。两人的关系发展到这一步,明明是他的错好不好?凭什么自己心里面酸酸的,觉得好像失去了许多东西,沉重而压抑得很。而这家伙,却像个没事人一般,轻松快活了起来。

    非但如此,还表现的一副就像是从地狱中好不容易逃了出来,重获新生的畅快表情。

    难道和自己过日子,就真的每天像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吗?哼,简直是岂有此理,欧阳菲菲抱着双手,忿忿不平的看着他。何况乎,就算自己没有和他真的销魂。可搂搂抱抱,亲亲摸摸的事情早有不少。尤其是那一次在医院里,最是让她脸红耳赤,惊心动魄。

    如果换做一些私生活随便的女孩,那些亲亲摸摸的事情,绝不会太在乎,甚至可以完全不当是一回事。可是欧阳菲菲从小到大,都是家教甚严,而她自己在这方面也是非常自律。连男性的朋友都极少,何况乎男朋友了。

    当然,这也是她本身个性使然,绝大多数精力都是放在了学业上,和男同学都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否则,就算是家教再好,也是无济于事。

    由此可见,王庸可是占有了她许多第一次的男人。牵手,拥抱,亲吻,甚至是更深层次的亲密。两人之间一起做过的那些事情,又让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又怎么可能当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之所以肯和王庸结婚,两人之间那些亲密的关系,绝对占据了很重要的一部分因素。以她接受的教育和传统的思想,很难想象自己可以接受和另外一个男人做这些。

    不管愿不愿意承认,在她心目之中,已经把他真正当做了自己的男人。

    “王庸!”欧阳菲菲心绪波涛不宁,越想越是觉得不爽和不甘。俏眉一横,直接叫住了他。眼神犀利的如同一把刀子,恶狠狠地盯着王庸。这家伙在看了自己的鉴定报告后,竟然一下子态度变得如此恶劣,实在让她接受不了。之前的什么迁就,温柔,呵护,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干嘛?眼神那么凶恶?”王庸有些摸不着头脑,在他看来,欧阳菲菲压根就是在利用自己做挡箭牌。对于自己的好感,也许有一些,但绝对支撑不起结婚那么重大的事情。如今这局面,恐怕应该正和她的心意吧?怎么会这么一副心有不甘的模样?

    “王庸,如果离婚你去不去?”欧阳菲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冷声问道。

    “去,去!”王庸忙不迭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但旋即又想到了什么,拍着胸脯说:“你放心,就算离了婚,我也会继续帮你演戏下去的。不会影响到你现在的工作。”

    看着他那一副急不可耐,大喜过望的模样。欧阳菲菲胸口一闷,果不其然,真是个无情无义的混蛋。眼神更是冰冷了几分:“很好,既然你想离婚。那我……”

    就在王庸以为她说随时奉陪的时候,欧阳菲菲的嘴角却是挂上了一抹冷笑:“死都不会和你离婚。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我欧阳菲菲也豁出去了,绝对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

    “呃,至于吗?”王庸摸着鼻子苦笑了起来:“为了半碗面条而已,有必要这么杀气重重吗?”除了这个,王庸是实在想不出来,自己又在什么地方得罪这姑奶奶了。

    如果让他知道,欧阳菲菲只是看他轻松愉快,惹得她心理失衡,才做出的这种事情。估计他也只能长叹一声,女人心,海底针,古人诚不欺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