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零二章 男女的构造不同

第四百零二章 男女的构造不同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成熟娇媚的蔡大书记,仿佛柔若无骨,化作了水一般的偎依在了王庸的怀里。双颊潮红未退,眸子里春意余波萦绕。俏靥慵懒而舒适,就像是一只吃得饱饱的猫咪一般,乖巧而满足。

    如同钢琴家一般修长的葱白玉指,不住在他的胸膛上,轻轻的划着圆圈,。绝非是挑逗,而是身心得到彻底满足之后,那一丝略带俏皮捣蛋的抚慰。让王庸如一阵弱电流涌过般的舒畅,精神一紧一松间,烦恼和压力得到了丝丝释放。

    事实上刚才那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非但蔡慕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连王庸,也是酣畅淋漓,全方位的发泄了一次,尽情施展,狂暴凶猛,毫不怜香惜玉。

    也亏得蔡慕云本身处在如狼似虎的生理年龄,正是最为炽热,情欲极为浓烈的状态下。如果换方薇薇那种初为少妇的小女人上,恐怕还真是承受不住狂暴状态之中的王庸。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享受着巅峰潮水之后的余韵,心灵的释放和空灵感。蔡慕云才抬起螓首,秒波流转而饶有兴致的看着王庸那张略带沧桑而成熟的脸庞。

    虽然不像那些小白脸般英俊,更谈不上什么儒雅气息,绅士风度更是与他无缘。可蔡慕云却是越看越喜欢,这是一个刚阳,炽热,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而神秘气息的男人。

    他拥有着如同凶兽一般的体格和力量,危险而令人好奇心十足的身份。甚至,他有无数人这一辈子都难以企及的凶险经历。还有那一颗饱经风霜,让她不知不觉就散发出母性柔和光辉,想要去呵护他,疼惜他的心灵。

    原本她以为上一次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经不住他的死缠和挑逗。破天荒的干出了无比荒唐的那一次。已经觉得是顶了天的刺激和快乐,让她尝到了做女人的极致。

    可是,经过了这一役她才真正领略到了什么叫一山还有一山高。甚至,在那滔天不绝的汹涌潮水之中,她抛弃掉了所有的理智和羞耻,完全受到欲望的侵袭,尽情的迎合着他,讨好着他。哪怕,许多她这辈子压根不认为可以说得出口的词汇,也是从她嘴里呢喃般的蹦了出来。

    正所谓情人眼里出潘安。总之,对于这个情郎。她是越看越喜欢,忍不住粉颈轻探。朱唇在他脸蛋上狠狠印了一口,凶恶的说:“王大保安,本宫现在宣布,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本宫的禁脔了。除了本宫之外。唔,还有你家母老虎之外,不准你再和别人做这档子事情。”

    话音刚落,就听得啪一声。

    王庸的大手,毫不客气的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她的翘臀上,狠狠地揉捏了一把。笑着说:“刚才不知道是谁。在苦苦求饶,说不要了,我给你找些外卖来吧。这一转眼间。就开始要霸占我了,你就不怕吃撑着?”

    “吃撑就吃撑。”蔡慕云轻咛了一声后,媚眸朝他狠狠一白,蛮横霸道的抱住了他:“就算烂在锅里,也是自家的肉。总之。我就是不许你再在外面拈花惹草,你是我的。唔。我好后悔,没有早点把你拿下,打上私人标签,倒是便宜了欧阳菲菲。”

    瞧着她那副如同小狗护食般的可爱模样,王庸也是忍不住哑然失笑:“你身为堂堂区委书记,还想强抢民夫不成?霸道,实在是太霸道了。以为自己是女皇武则天啊,还搞禁脔。”

    说笑间,王庸起了起身,朝床头柜摸去。

    蔡慕云虽然这些年来,因为种种缘由之故,没有找过男人。可不知道是天赋还是长久以来的当官经验,让她在这方面,简直就是无师自通。让她本能的知道,对付男人,可不能一味的顺从,更不能一味的苛责。

    拉住了他的手,先帮他拿过了烟,还亲自给他点上。那副如同小媳妇一般的讨好模样,倒是极大的满足了王庸的征服欲。其实他也知道,像蔡慕云这种级别,又守身如玉的天之骄女,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错非两人之间,几次如同奇遇一般的阴差阳错,是绝对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两个人,原本就是不同世界的存在,极难产生交集。

    蔡慕云挑了一个非常舒服的姿势,趴在了王庸的胸膛上,欣赏着他美滋滋抽烟的模样,笑着说:“瞧你美得那副样子。怎么,是不是光有我和欧阳菲菲,你还不够?要不,我允许你把迟宝宝加进来?那女孩,虽然性子野了些,却也是单纯善良,正义感十足。尤其是她那身材,啧啧,连我都看了心动。”

    一说起迟宝宝,王庸就想起了那一次的三人行节目。那种火辣刺激回忆,让刚刚宣泄掉情欲的他,也是忍不住为之一动,心念火热了起来。

    他这边一有反应,几乎算是贴在他身上的蔡慕云,自然是第一时间感应到。惹得她俏眉一横,玉手气势汹汹的逮住了那蠢蠢欲动之物,娇哼不迭:“看来还是年轻妹子受欢迎啊,用得着一提起迟宝宝,就那么性致激昂吗?看样子,是我没温饱你啊,那就,再来一次吧。”

    “喂喂,让我歇口气……喔~”

    不待王庸说完,蔡慕云气势汹汹的以骑乘式,再度掀起了一场恶战。惹得王庸直苦笑不迭,前不久,她还在自己胯下连连求饶,直说够了呢。这才多大会儿啊,就已经恢复过来了?这女人的构造,倒底和男人有很大的差别啊。

    在蔡慕云充满了报复性质的反击之下,各种领悟来的技巧越用越娴熟,才区区不到十分钟,就将王庸斩落马下。娇躯微汗,俏靥绯红而得意的撇着王庸挑衅说:“怎么着,服气不服气?还想迟宝宝不?要不要再来一次。”

    “呃,够了够了。”一听说还要来,王庸脸色一寒,急忙举手投降,干笑着说:“已经吃得够饱了,再吃下去怕是要吃撑了。”

    “哼,早点老老实实投降多好?”蔡慕云玉容一缓,忍不住微微得意,正待说些什么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就是身为领导的悲哀了。根据市委文件要求,每一个单位的一两把手,都必须二十四小时开机。免得到时候一旦出了点事情,连人都找不到。

    当然,文件虽然只规定领导阶层,但是绝大多数公务员都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免得领导找人找不到,对其产生恶劣印象,从而影响仕途。由此可见,任何一个职业都有那职业的痛苦之处。

    自然,蔡慕云的私人电话很少有人知道,必须在白名单里的人才能打得通,能接到电话的频率也是较低。只见她继续骑在王庸身上,从床头摸出手机,见到了上面的来电显示后,原本微笑的表情顿时有些僵硬,又有些不愉和尴尬,也不接,直接掐断了算。

    王庸倒是转移话题说:“慕云,还是接电话吧,万一人有要事找你呢。”

    谁知,蔡慕云眼神微微一躲闪着说:“闲人而已,别理睬。”但是说话间,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

    “呵呵,不方便接就算了。”王庸又是从床头摸了根烟抽了起来,还没点着呢,就被蔡慕云一把抓去给扔了,眼神气势汹汹的盯着他说:“王大保安,什么意思?你不会怀疑我外面有人吧?”

    王庸一脸冤枉的举手投降说:“我可没那么说。”

    “你嘴上没说,但是你的表情,眼神,统统都是那个意思。”蔡慕云有些气急败坏的说:“我蔡慕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王庸,你实在太可恶了。”

    “慕云,反应别那么激烈好吗?”王庸听着电话铃声还在继续响着,苦笑着说:“别说我相信你没有,事实上就算你有,也是你自己的权力。我也不是你的合法丈夫,没权管你的。”

    “呵呵,说来说去,还是那个意思。好,那我让你听听。”蔡慕云气得俏脸一阵发白,直接接起了电话,还开了免提,声音冷漠的说:“杨兵,我想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我们之间不合适。我没有再想嫁人的打算,还请你不要再打电话骚扰我了。”

    “慕云同志,我知道我可能不够优秀,让你看不上眼。就算没机会做夫妻,大家交个朋友也是好的。”免提扬声器中,传来一个敦厚的男子声音,不紧不慢的说道:“你放心,如果大家做一段时间朋友之后,你再反感我的话,我绝对不会纠缠你的。”

    “杨兵,我再说一遍。我们之间不会有机会的。”蔡慕云冷着声音说:“如果你再打电话骚扰我,我就要把你拉黑了。”说着,直接气冲冲的挂断了电话,横了王庸一眼后说:“这下,你满意了?刚才我不想接电话,是因为我怕你误会和尴尬。”

    “我也没说什么啊。”王庸摸着鼻子,有些委屈。

    “总之,出于你对我的不信任,我要惩罚你。”

    “还来?要出人命的……唔~难道你是吸精女王转世吗?救命呐……雅蠛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