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三百九十七章 酒后隐情

第三百九十七章 酒后隐情

    ……

    当然,他还没蠢到要挑明了话题去说。惋惜而怒其不争的看了一眼王庸后,郑重的说:“蔡书记,我在部队里接受过非常严格的防泄密训练。就算是严刑拷打,用药物来刺激和麻痹,我都能够严格保守秘密。”

    他也多少有些感激蔡慕云对对他的信任,对王庸的信任。由此,投桃报李般的,表示无论如何都会保守他们的秘密。

    谁知,蔡慕云却是轻笑一下:“多谢李局长了,不过,我个人倒是无所谓。”那对柔媚的眼睛,反而有些哀怨般的瞅了王庸一眼说:“你还是多担心一下这个人吧。要是被老婆知道了,估计得赶出家门。”

    “蔡慕云,你能少在那里危言耸听吗?”王庸瞪着眼睛不服气的说:“像我这样的男人,至于怕老婆怕成这样吗?”

    “你不怕?”蔡慕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要不,回头我和欧阳菲菲说说你与秦婉柔的暧昧故事?”

    “我和婉柔,清清白白的。”王庸没好气的说:“不带你这样胡乱冤枉人的。”

    “你们清白?”蔡慕云的嘴唇微微翘起,讥笑着说:“也不知道今天是谁,因为有人冤枉欺负了秦婉柔。然后大动干戈,玩了一出敲山震虎的把戏。老王啊,你为了婉柔,可是准备把一个副局长给搞下马啊?你倒是挺会心疼人的。”说到此,她的眼神之中,已经微微有了些醋意。

    以蔡慕云的智商和直觉猜测,早已经发现王庸对秦婉柔很不一般。从两件事情中可以看得出来,秦婉柔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恐怕无人能比。她几乎敢肯定。如果把她和秦婉柔放在同一个天平上衡量,在王庸这家伙的心中,自己绝对远不如秦婉柔。

    “你的消息到是挺灵通的。”王庸摇头苦叹着说:“这才是刚发生不久的事情,就传到你耳朵里去了?”

    一说到这事,蔡慕云环抱着双手,很没好气的看着他说:“王庸,怎么说话的?你这是在质疑我这个城北区一把手的掌控能力吗?怎么说这也是在我地盘上发生的重大事情,当然会有人向我汇报了。你们两个,在我地盘上搅风搅雨。也不通知我一下,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说到此,她的脸色也是发寒了起来。

    王庸无所谓,可李逸风却是脸色一紧,急忙说:“蔡书记。这事说起来要怪我。王庸他不是体制里的人,不懂其中的门道,你别怪他。其实,我是原本想明天上班后,再去拜访你,向你汇报的。”

    “李局长,我不是在责怪你什么。”蔡慕云见得刚刚准备打人的李逸风。却是如此维护王庸。真是有些受不了男人之间那种莫名其妙的基情。脸色稍正的说:“其实对于阚副局长,我也是有些看法的。关于他的举报信,区纪委已经累积了一大摞了。如果不是顾念到他即将到站,马上要退休了。才不忍对他动真格的。我这边原本的打算,是想安排他去人大的。王庸,这件事情我原本也想找你,能不能说个情。人家干工作一辈子了。总不能临老退休了,还让人去蹲监狱吧?这一次。阚副局长只是过于保护自己女儿而已。”

    见得这一幕,李逸风一愣,一股荒谬的感觉油然而生。堂堂区委书记,想保住自己麾下的一个官员,竟然向王庸这个小保安求情。不过,据他了解,王庸这人心善,只要不和他硬顶着,好好商量,一般都不会让人太为难的。就像是那个得罪他的高老师,不一样放了一马,还顺带帮了她一下。

    “啪!”王庸点了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烟雾弥漫间,让人难以看清楚他的眼睛。瞳孔微微有些涣散,冷漠地说:“在这世界上,理智的敌人不可怕,因为他们有忌惮。那个肥猪婆,属于不可控因素。对于这样的敌人,只有消灭,才能让我安心。我不想因为我的一时心慈手软,让她有机会不理智的去伤害到婉柔。”

    “可是,如果只是惩罚那个阚霞,而留给老阚一条活路,你看这样行不行?”蔡慕云和他商量着说:“毕竟老阚再怎么着,也不过是溺爱了一下女儿而已。”

    “阚副局长,也属于不可控因素之一。”王庸摇头冷漠着说:“以他为了女儿那么容易失去理智的状态,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他会为了女儿做进一步危险的行为。”

    “可是王庸,你为了那些不确定因素,还不知道人会不会去伤害婉柔呢。你就要把一个副局长拉下马,送进监狱。”蔡慕云微微有些生气着说:“这样做,是不是太过霸道了?秦婉柔,秦婉柔在你心中,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呵呵,生我气啦?”王庸不怒反笑了起来,眼神柔和的看着她说:“我知道我这么做,的确是自私了些,霸道了些。但是,我真的不想再看到我身边的人,我在乎的人受到伤害。不错,这一次是为了婉柔。可是,如果有人要伤害你,我同样不会答应,哪怕是和全世界作对,我也无怨无悔。”

    “唔!”

    王庸的这番话,就像是抹了蜜糖一般的钻入到了她的心扉之中。让她的心,一下子变得有些轻飘飘的,很舒服。这家伙,虽然不是故意在说甜言蜜语哄人开心。可是这些话,却让她的心很熨贴,为了不让自己受到伤害,哪怕和全世界作对也无怨无悔。

    “呼!”蔡慕云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俏脸上泛着一抹微微激动的红晕,再次看向王庸的眼神,变得异常温柔而妩媚,难得娇羞地轻啐说:“不准你把我说得跟红颜祸水似,我也不要你和全世界作对,那样实在太危险了,我只求你能太太平平的,我就心满意足了。算了算了,老阚也是咎由自取,本身也有经济和作风问题,拿下就拿下吧,免得他再弄出些什么幺蛾子来。”

    蔡慕云原本就没谈过恋爱,和亡夫之间,那是因为家族的安排而勉强的结合。此时的她,在敞开心扉接受了王庸之后。一颗芳心,就像是初恋的小女孩一般的,全部都寄托到了他的身上。

    见到了蔡慕云那副模样,李逸风就知道她已经是泥足深陷了。不过这种事情,他也是没资格管的,只能暗自为他们祝福一下。不过,他这种一本正经的人,哪里见得如此肉麻的场景?只得咳嗽两声说:“两位,注意下场合。要说情话,私底下去说。不过老王,我真的是越来越佩服你了。三言两语,就把蔡书记给摆平了。当年的你,可是个比我还认真的愣头青啊。”

    “人总是会变的嘛。”王庸不以为意的呵呵一笑:“就像你,以前那么挫。现在不一样是混上了个威风凛凛的公安局长?”

    “我什么时候挫过?”李逸风一脸黑线,恼羞成怒的说:“老王,今天这场架是不是不打的话,你浑身不舒服?算了算了,和你计较也计较不完。就像蔡书记说的,你就是不毒舌不舒服。”李逸风虽然也觉得拿下老阚有些过于凶残,可他毕竟也是理解王庸为何对在乎的人如此保护。一想到五年前的那件事情,他的心,也是重重的一阵难受。

    此刻的他,脸色也是微微沉重了起来。自顾自的猛地干了一杯酒后,酒意涌上心头,打着酒嗝说:“王庸,我知道有些话我不该问。但是那些事情,堵在心头,堵了那么多年,我难受。我知道你一直在怪我,但是,唔~咳咳~”

    李逸风开始有些激动了起来,一阵剧烈咳嗽下,涨得脸直发红。好不容易停了下来后,却是止住了刚才想说的话。犹豫了一下说:“我不求你真的原谅我,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我这辈子对你,问心无愧。”

    “问心无愧吗?”王庸眉头微微皱着,仿佛在琢磨些什么。

    “不,后悔还是有的,那就是我被卫华和东阳打伤了,没有办法阻止你们,也没有办法和你们一起去。”李逸风的脸色,变得有些发白,拿着酒杯的手,不住的颤抖:“老王,我不是孬种,从来就不是。我们边陲之狼,也从来没有出过孬种。”说着,又是猛地灌了一杯,然后狠狠地把酒杯往地上一摔,摔得粉碎。

    “人各有志,其实这样的结局,对你也好。”王庸微微皱了皱眉头说:“你当初是个干部,又有了嫂子和女儿。这件事情,我不想再提了。”

    “不想提?”李逸风猛地冲了过来,一把揪起了王庸的胸脯,怒声说:“凭什么不想提,你们几个都把我当做混蛋了,当成孬种了。如果不是因为……”一说到此,他又是顿住了。脸色变得有些凄惨,不甘,还有些委屈。

    “老李,你告诉我。当初是不是有隐情?”王庸的心,也是一下子揪了起来。猛地站起身,眼睛直盯着他,颤抖的说:“你老实告诉我,那一枪,究竟是不是你开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