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吊丝局长

第三百九十四章 吊丝局长

    ……

    “杨,杨所长。我,我老公是工商所里的合同工。”便是连杨所长这样的人物,对她来说已经算是个大人物了,平常难以攀的上关系。听得他问话,急忙惙惙而小心翼翼的回答。

    “这个问题不大。”杨所长一口答应了下来:“这两天我就托关系去办了。”派出所虽然小,却是个职权部门,很容易经营出不错的关系网来。这对普通人来说,很难办到的事情,杨所却只是付出些小人情的事情。

    “太,太感谢了。”高老师惊喜过望,连连感谢着说:“杨所长,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你感谢我干什么?”杨所长摆了摆手说:“要谢,也是要多谢王兄弟。”

    “是是。”高老师心神领会,急忙又是对王庸感激万分的说:“王先生,您真是个大好人。我做错了事情,你非但不和我计较,还帮我这么大忙。谢谢,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谢不谢的,我并不在乎。”王庸对她冷漠的说:“我只要你做好一件事情,那就是毛毛在你们幼儿园上学期间,你给我照顾好她。报酬,我已经给你了。如果你敢做不好,呵呵,你也知道我手段的。”

    “是是,我一定会做好。我一定会把她当做小公主一样的伺候好。”高老师心中直发寒的同时,也是庆幸万分不已。忙不迭的连连保证了起来。她是干幼师的,对于如何照顾,教小孩子。自然有她的一套,而且经验还不错。

    王庸也是如此想法,与其换一个不知品性,不熟悉的老师。还不如用这个给自己打击过的高老师。至少。相信她经历了今天这么一出后。肯定会对毛毛尽心尽力的照顾和教导。

    处理完这件事情,把那个高老师撵走后,王庸才笑着对杨所长说:“老杨,这件事的人情我记着了。等过几天有空。我请你喝酒。大家怎么说都是部队里出来的,还是有些共同语言的。”

    杨所长哈哈笑着说:“王兄弟,你太客气了。小事,只是区区小事而已,犯不着还请喝酒吃饭的。要不这样,那天有空了,我来请。”

    李逸风没有多话,而是轻轻拍了拍他肩膀。便和王庸一起出了派出所。

    等出去了之后,李逸风才笑着说:“毛毛是谁?这一次大动干戈。是为了她?是不是你女儿?”

    “你这公安局长。还管调查户口啊?”王庸没好气的埋汰他了一句:“得了。这里没你的事情了。该干嘛干嘛去,既然占了个局长位子,就好好的做事情。你看看那些当官的。一个个都像是封疆裂土的土皇帝一样,尸位素餐不说。还一个个搞特权,搞得自己跟贵族老爷似的。”

    “唉,体制这样,不也是没办法嘛。我们这种小人物,能做好本分的事情就不错了。”李逸风也是微微有些感慨着说:“不过你也忒不厚道,刚刚利用了一下特权,这还没放下碗筷呢,就开始骂娘。你要是看不惯,可以去改变啊。”

    “我吃饱了撑着去干那些事情啊。”王庸边向马路对面走去,边说:“我也就是一个小老百姓而已,逍遥自在的混吃等死而已。只要不招惹到我头上来,我才懒得管那么多破事。”

    李逸风一愣,苦笑着与他并肩而走着说:“头,你变了。以前你,可是充满正义感的,而且目标理想非常远大,看不惯一切不平事。可现在,唉。我也知道,人身处在社会,难免会被逐渐磨去棱角。我不知道这对你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管好事还是坏事。”王庸的表情充满了无所谓:“现在的我,只想平平静静的过日子。你要愿意继续领着公粮不会去干活,那我就带你去看看我的干女儿,记得,不准少了见面礼。”

    李逸风一喜,看着他的背影,急忙追了过去。仿佛,他已经开始有些重新接纳自己了啊。笑呵呵的说:“你放心,虽然我是个穷警察,但是万儿八千的见面礼还是掏得起的。”

    “滚你个穷警察。”王庸穿过马路,到了对面一家肯德基里,往正在吃东西的毛毛和沈老师方向而去,笑着埋汰说:“万儿八千,也亏你说得出口。人家都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全世界范围内,就属你们这一拨人最幸福,躺在那里啥都不干,钱也会长着翅膀哗啦哗啦的飞过去。不准哭穷,少则百来万,多则上千万的东西,你看着给。”

    李逸风脸一白,苦笑不得了起来:“我说哥们,不带你这样污蔑人的。虽然体制内的确有些害群之马,但总不能一竿子全部打翻吧。旁的人我没那能力去管,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参加工作到现在,从来没有贪污过。至于受贿,也只是参与一下正常的请客送礼,人际应酬。从来不收人钱,然后帮人办点灰色之前之类。”

    “得,就属你是清官总行了吧?你那么不合群,小心被人联合排挤。”王庸走上前去,笑着把毛毛抱在了大腿上:“乖宝贝,在这里等干爹等很久了吧?”

    王庸的话,让他的脸色微微一变后,也是只能摇头苦笑了起来。他的话说得非常对,自己因为在那方面不合群,很不受同僚们的欢迎,尤其是安局长。一直以来,都对自己处处打压。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能力实在太过出众,又被市委书记看重,说不得早就无路可走了。

    当然,也正是这样。才在麾下聚拢了一批真心干事,能力出众的派系。这些年来,也实实在在的做了不少好事,破获了很多起大案,要案。也许,这条路走得比较艰难,可他却是半点不后悔。

    唯一这次让他怎么都想不明白的是,自己都抓得非常艰难的网络贩毒案。又怎么会被安局长那种尸位素餐的家伙给破获?而且整个过程,轻轻松松。就好像那些狡猾的犯罪分子,送上了门,排好队让他抓。

    如此一来,安局长现在的势头就很盛了,尤其是他本身就是正局。李逸风可以预见,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自己的日子可能会更加难过些。不过那也无所谓,他反而更是希望安局长真的如他这一次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是个神勇无敌的破案高手。

    那样一来,于国于民,都是好事。

    抛开了这些暂时不想,李逸风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那个叫毛毛的女孩身上。果然很漂亮,很可爱。粉嘟嘟的,如同粉雕玉琢的瓷娃娃一般。尤其是那双大眼睛,清澈而明亮,眨巴眨巴着好像会说话,十分讨人喜欢。

    “沈老师,多谢你照顾毛毛,我的事情已经办完了。一会儿你别走,我请你吃晚饭吧。”王庸对沈老师感激着说。

    “啊。这个,不用了。照顾毛毛是我应该做的。一点点小事,你也别谢来谢去的了。”沈老师微微低着头,仿佛有些害羞:“时,时间不早了。我晚回去的话,爸妈会着急的。”

    “那好,我先送你回家。”王庸笑了起来,这沈老师长得虽然不是很漂亮,但气质还不错。尤其看来,家教还挺好。不过也是,如果家教不好的话,她也不会那么单纯和善良的。

    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不好的人,也总会有一些好人。像沈老师这样的,王庸就觉得非常好。

    “毛毛,先叫个人。这个是李伯伯。”王庸抱着毛毛,指了指李逸风。

    “李伯伯好。”毛毛甜甜的叫了一声。

    “哟,这丫头真乖。”李逸风也是笑了起来,急忙开始掏口袋。不过身上凑来凑去,也只凑出来了几百块的现金。只好瞅着王庸说:“这个,见面礼能不能回头补?”

    “说什么呢?感情我干女儿这一声李伯伯白叫了啊?有你这样赖账的吗?”王庸没好气的瞪眼过去:“门口拐角就有个自动取款机,按上限取个五万没问题。你别告诉我,你连这点点存款也没有。”

    “存款当然有一些。”李逸风尴尬不已的笑着说:“不过咱家都是你嫂子管钱,这样吧,你到我家去吃饭带着毛毛,到时候一并给。还有,咱家不富裕,真给不了十万八万的。现在我还住在公安家属公寓楼里,回头得攒点钱,然后公积金贷款买个房子什么的。华海市什么都好,就特么的房价太贵。”

    王庸就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他,倒吸了一口冷气着说:“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穷的公安局局长,都混到你这种级别了,买个房还得掏钱啊?我服了你,行了行了,别瞅我,我还不知道你的德行啊?叫我去你家吃饭,见你女儿,肯定是打着两免的鬼主意。”

    公安局局长?沈老师微微吃惊的捂着嘴,直看着那个满脸尴尬的警察叔叔。

    “呵呵,那个,人穷志短啊。不过这见面礼也的确不用给来给去的,多麻烦啊,两免最好。”

    “我看你是在耍赖,你女儿的见面礼老子七年前就给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