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三百九十三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三百九十三章 自作孽,不可活

    ……

    老阚和肥猪婆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脸色发青发白,不敢置信的看着李局长。传闻之中,极其有正义感的李局长。竟然因为这个姓王的保安一句话,就什么都不管不顾,要把他们父女往死里整。

    李局长他难道不知道,今天在这里说的话,要是被宣扬出去后。会对他的官誉,仕途产生不良影响的吗?

    老阚也是个在体制内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家伙了,当然知道李局长那么说,只是为了向那个王庸表态,不管他要做什么,都会全力以赴的做。

    但也正是如此,完全可以看得出来,那个姓王的保安,对他能产生的影响力有多么巨大。

    如果换做一个公安分局的副局长要整自己,老阚自忖还能与之周旋一二。可这李逸风,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领导啊,层次比他高了数筹不止。别说今天的事情本来就是事出有因,就算是无缘无故的要来碾压自己,又有谁会帮他老阚来讲情面?说好话?

    受到庞大威压和灭顶之灾的威胁下,老阚因为女儿而变得不理智的情绪,也是在刹那间恢复了常态。恢复智商之后的他,顿时分析出了以自己的级别和作用,以及快要退休了的年龄,没有人会为了自己来干出对抗李逸风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来。

    “你怎么能这样。”肥猪婆阚霞在父亲的庇佑下,一直都强势惯了。被恐惧和害怕占据理智后,反而更加歇斯底里了起来,尖叫着说:“李局长,你可是堂堂市公安局局长,怎么能那么不讲道理?你不是要把我们往死里整吗,来啊。老娘就算是到市委,去中央上访都不怕。”

    杨所长原本嘴唇动了几下,还想说两句好话的。可听到了这个,却是对老阚深表同情,生出了这么一个女儿,还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对方的实力,本就不是你们能对抗的。如果在这个时候,好好地放低姿态道个歉,认个错,保证以后洗心革面不再跋扈。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至少,人家对已经服软的人,是不会穷追猛打。不留半点情面的。

    可越是这样,越会引起对方的反感,整治起来更不会手下留情。

    就像是王庸,看到她那副歇斯底里的样子,就知道这女人绝对没救了。的确也是。如果不是真的丧心病狂,又怎么可能对毛毛那种小女孩都下去手?一时间,王庸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深邃的杀机:“老李,这事你别管了,我自己来处理吧。”

    李逸风一怔,嘴角苦笑了起来。自己之所以肯帮王庸无条件的去执行这件事情。其中固然是因为两人之间的感情在内。但其实,更多的原因还是害怕王庸自己处理。

    从他的表情来看,这个肥胖而丑陋的女人好像是触碰到了他的底线。李逸风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他知道一点,如果触碰到了王庸的底线,会发生点什么事情。当年,可是有过血淋淋教训的。

    “头!”李逸风也是猛吸着烟,脸色肃然不已的说:“你现在好不容易安定了下来。我不想你再出事。这对父女,只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而已。你出手太不值得了。你放心。我会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的。而且,我完全可以透过正常程序来做事。”说着,他直接掏出了手机,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始打电话,也不知道在吩咐谁,声音有些阴冷的说:“对,就是城北区工商分局的阚局长父女,给我查,彻底的查。不论是贪污受贿,还是违法执法,治安案件和刑事案件,任何线索都不能放过。另外,让信访办把所有与阚副局长相关的举报材料,全部核查一遍。”

    杨所长的眼睛微微闭了起来,心中直感慨,老阚家,完了。老阚当官几十年,别说他本身不是个什么清官。就算是清官,在用放大镜去吹毛求疵下,又怎么可能没有半点问题?

    何况,在杨所长眼里,这个老阚屁股可是相当的不干净。就杨所长自己知道,他在华海市的房产不低于十套。而且他女儿闯祸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经济问题,民事问题,刑事问题,统统都有。只不过一直是老阚用那张老脸到处托关系,给捂盖子捂住了。这种盖子不去揭还好,一揭开来,就会发现其中臭气熏天。

    有权势人物想要用这些东西去打击老阚,按照现行的法律规定。老阚父女,几辈子都不得翻身。

    求情的话,杨所长早已经被咽下了肚子。

    “老杨,我会成立专案组下来,专门调查老阚违法乱纪,贪赃枉法的事情。”李逸风突然对杨所长说:“希望你能积极配合,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一个坏人。”

    杨所长一激灵,但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已经不是他能左右的了。急忙立正敬礼着说:“是,李局长,保证完成任务。小陆,小张,立即把阚家父女,以及女婿分开关押,我们要突击审讯。”

    “小杨,你干什么?你混蛋,没有我,哪有你的今天。你竟敢……”阚副局长甩开了干警,愤怒之极的咆哮说:“到而来最后关头,你竟然想踩着我上位,出卖我,你不得好死。”

    “老阚。”杨所长的国字脸一正,同样怒其不争的咆哮着说:“都到了这种时候了,你还执迷不悟吗?是你女儿害了你。不,是你害了你女儿和自己。如果不是你的娇惯,纵容。你的女儿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吗?愚蠢透顶,不作就不会死。你和你女儿,都是自己作死的。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都作得死到临头了,还怨别人不帮你。莫名其妙,来人,把这几个嫌疑犯带下去。”

    阚副局长,怔了怔后,似乎也是清醒了些。原来那还因为肥胖而不显老态的模样,随着精气神卸了之后,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但是那个阚霞,还是执迷不悟的继续大叫大嚷着,还用手指甲抓伤了拿她的干警。

    把人惹火了,直接几个巴掌扇倒在地,怒骂说:“什么东西,到了这时候,你以为你还是局长女儿啊?”铐起来后,很暴力的用破布塞住了嘴,从调解室里拖了出去。

    期间,王庸一直在默默地抽烟,表情丝毫没有变化。唯有那个高老师,在干警去拖她的时候,却是挣扎着噗嗵一下跪在了王庸面前,连连哀求着说:“王先生,我不该狗眼看人低的,我不应该欺负毛毛小公主的。求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改,我一定改。只要你肯放过我,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做。”

    王庸眼一翻,你什么事情都愿意做,老子还不愿意呢。不过,王庸闹腾这么大的最终目的,只是为了不让婉柔受委屈,被欺负,有危险而已。如果不是那肥猪婆太蠢太笨,自大惯了,永远拎不清形式,王庸也是懒得去把那种小人物打入地狱的。既然她执意要自寻死路,那就只能成全她了。那种嚣张跋扈,死不知错的疯狂女人,王庸可不敢随意发善心放过她。天知道她会不会盯住了秦婉柔,然后干出点疯狂的事情来。

    至于那个肥猪婆对自己态度恶劣,狗眼看人低,倒不是什么主要原因,也引不起他半点心理波动。更加不会因为这个,去对人打击报复什么的。

    至于这个姓高的老师,也许是被社会磨砺的厉害了,至少懂得见风使舵,心中也会有顾忌和害怕。这种人,非但没有威胁,反而会有利。至少,有她在幼儿园里,肯定会把毛毛当做宝贝一样照顾着,不敢让她出现半点委屈和危险。

    见得王庸脸色虽然阴晴不定,却没有一口回绝自己的求饶。那个高老师更来劲了,抱着王庸的大腿直说:“王先生,是我鬼迷心窍,是我的错。我只是个小人物,要不是为了丈夫的正式编制,我也不会为虎作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求求您,饶了我吧。我家里还有父母要照顾,孩子要抚养。如果我进去了,家就要散掉了。”

    “编制……”王庸转头对杨所长说:“老杨,以你现在的地位,帮人解决个编制不难吧?”

    听王庸这么一说,杨所长反而有些惊喜过望了起来。这一次也多亏了王庸对他的事先提醒,没有贸贸然的卷入到整个事情之中,已经是后怕而庆幸不已了。否则,他估计自己的下场,比老阚好不了多少。至少,自己这个派出所所长的位置,绝对保不住了。

    在见识过了王庸的能量后,他哪里还敢把他当做一个保安看待?正愁着没机会能真正巴结上他呢,急忙点头说:“编制问题容易解决,高老师,你老公是哪个单位的?”

    更惊喜的恐怕要数高老师了,明明已经堕入深渊了,如今看来,非但形式有所改变。而且,听这口气,似乎连丈夫的编制都有机会解决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