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三百九十一章 你说谁是犯罪分子?

第三百九十一章 你说谁是犯罪分子?

    ……

    这个女人,还真是越来越厌恶了。倒是可怜她的老公章金伟,挺有能力的一个凤凰男。却整天要和这样的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过日子,天天被骑在了头上撒尿。

    在杨所长看来,这个章金伟就算不靠老丈人家,都是能撑起一份家业的主。可现在,创下了个价值几千万的公司,结果被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当做是自己家里的恩赐,动辄打骂。

    “你脑子进水了啊?出息点行不行,耷拉着脑袋不说话是什么意思?”肥猪婆又开始对章金伟推推搡搡着喝骂了起来:“你不是生意做得不错嘛,给我在道上找几个人,回头再狠狠的教训一下他。”

    杨所长脸色难看,恨不得一个耳光拍过去。娘的,在自己一个派出所所长面前说找黑社会的人的动手。还真的是当自己不存在啊?简直是胡闹,不知所谓。

    仅存的对老局长的几分歉意,也是烟消云散了。回头顶多就是暗自点醒一下老局长,免得磕到了铁板上,撞得头破血流。至于这个肥猪婆,这一次估计没啥好果子吃。

    不过,杨所长也是暗暗有些好奇。按理说,如果这个姓王的保安先从欧阳菲菲那里借势的话,顶多就是能自保,而非进攻。难不成,他还有其他进攻牌路?

    这倒不是没可能,这个保安,看着似乎不是太简单的人啊。

    到了派出所,没进审讯室,而是直接进了调解室。杨所长还很客气的,给大家都上了茶。暂且也不调节,而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王庸闲聊着。回头很惊异的说:“小王,原来你也当过兵啊?”

    “呵呵。难道杨所长也是部队出身?”王庸喝着杨所长私人贡献出来的茶,笑眯眯地说。

    “那是,我当年可是连里的一把尖刀啊。”杨所长仿佛是在和王庸套着近乎,笑着说:“可惜,没军校背景,也没门路和机会转干。干了七八年后,就转业回了地方,托了好多关系,才进了公安系统当了一名刑警。这一晃,又是十来年过去了。”

    男人之间,只要都当过兵,多半能聊得来,还会有很多话题。一时间。聊得倒是挺开心。王庸也是有些感慨着说:“转干这种事情,还是要有很深厚的背景才能做到。不过如果立下很大功劳,还是可以的。”王庸当年也是转过干,属于干部,如果不是出了事。凭着他的能力和功劳,现在在部队里级别绝对不会太低。

    “功劳?和平年代,又不打仗。哪有那么多功劳可以争啊?顶多就是内部演习什么的。”杨所长笑着说:“我当兵七八年,也就是拿过一个集体三等功和一个个人三等功。”说话间,还是隐隐有些得意的。

    “哟,这也是不容易了。”王庸由衷的敬佩说:“这集体三等功还好些。在不打仗的情况下,个人三等功可不是好拿的。看来,老杨你在部队里也不是个善茬啊,难怪转业后混了十年来。竟然能混到所长的位子上。很多人当警察一辈子,也没这机会。”

    “我刚才听下面的那些人说了。你的身手也是很不错啊。”杨所长仿佛有些故意和王庸拉近距离的说:“三两下,很轻松的就撂倒了那些没出息的家伙,估计你在老部队里,也是个厉害角色吧?怎么会退役了,还当了保安?”

    “一言难尽啊,至于当保安,也是阴差阳错。不过现在看来,当保安也没什么不好,工作悠闲,轻松。”王庸一脸轻松的说。

    “老杨,你是什么意思?”肥猪婆一开始还以为杨所长是想套套他的底细,然后给他来个先礼后兵的。由此,她还能笃定着老神在在的看好戏。没想到,这近乎越套越深,竟然开始称兄道弟了起来。

    “小阚,我刚才也找人了解过了一下,这件事情的确是你做的不厚道。”杨所长有些冷漠的看着她说:“依我看,这件事情不如就这么算了。和小王认个错,道个歉,我也会帮你和他说说情。”

    “什么?你让我跟这个破保安认错,道歉?”肥猪婆气得肥肉直颤,气急败坏的骂道:“姓杨的,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是谁当初帮你走关系进公安系统的?是谁帮你铺路搭桥的?你没看到我的牙齿都被打掉了,你还想我和这种乡巴佬民工道歉?”

    杨所长脸色阴沉了下去,知道这姓阚的女人无知,但没料到她能无知到这种地步。以前对她客客气气,那是看在老阚的面子上。她那头倒好,竟然拿客气当福气了。那种话也说得出口?我老杨的确是欠了你们阚家的人情,但是这么多年来,也是陆陆续续一直还着。倒是你们家阚家,吩咐我这,吩咐我那的,还真的把老子当家奴看了啊?

    刚想拍一下桌子发飙一下时,审讯时的门被推开了。只见得一个肥肠满脑,和那肥猪婆有几分相像的中老年男人推门而入。看向杨所长,刚准备含笑着招呼一声时,却见到肥猪婆很是狼狈的在发飙,嘴角还有血渍。

    至于脸上的发肿,则也许是因为实在太胖了,看不出来。

    “哎哟,我的宝贝女儿,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老阚急了,连杨所长都没理睬,直接绕了过去,满脸愤怒的说。

    杨所长站了起来,看到这一幕心中隐隐有些叹气。这小阚能养成这样嚣张跋扈的脾气,和老阚的娇惯也是有莫大联系的。甭管她出了什么事情,都有老阚兜着,罩着。也不从不管女儿是对是错,都会义无反顾的站在她那一边。为她拿赢,出气。

    老阚在官场上混久了,还是有些人情关系的。加上他本身为人也不错,乐于助人,也讲义气。像杨所长这样的关系,也不是一个两个。可是,一次一次的因为女儿的事情,胡乱挥霍人脉,还得罪了许多人。

    这不,老早就混到工商分局副局长的他,到这快要临退休了,却依旧没有能够再进一步。其中多半,要怪在她那个嚣张跋扈,为她老爹树敌太多的女儿身上。

    “爸,就是他,那个穿保安制服的。”有了老爹这个靠山在场,肥猪婆好像是找打了主心骨一般。更加开始肆无忌惮了起来,指着王庸,凶狠地说:“是他打的我,他扇我耳光,打掉了我几颗牙齿。还踹我肚子,爸,我被踹出内伤了。他,他还扬言要杀了我。”

    老阚愤怒了,以杀人般的眼神死死盯住了王庸,咆哮着说:“小杨,你是怎么回事?这个杀人犯,怎么还能好端端的坐在这里?”

    面对他的咆哮和斥责,杨所长心中也是感叹着摇头不已。老阚这人,平常都是挺好,对兄弟们也是和颜悦色,有事求到他头上,也是竭力去办。可是,事情一旦涉及到了他女儿身上。就完全变了个人似的,蛮横而不讲道理。刚才自己都在电话里提醒过他了,对方似乎身份不简单,让他别冲动做事。何况,事情的起因,也是因为他女儿做得不对。

    “阚局长,冷静,冷静一些。我们先把事情弄清楚了,再发表意见。”杨所长叹息归叹息,却还是客客气气的说着,毕竟老阚对他有过恩。虽说其中很多恩情,都给她女儿挥霍掉了。可有恩终究是有恩,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往铁板上撞,然后撞得头破血流是吧?

    何况,这老阚为了女儿的事情,也太冲动了。赤膊上阵这么一搞,岂不是把对方也搞得下不了台。把事情也难有婉转余地?

    原本按照杨所长的想法,还是想再还老阚一次人情的。和王庸好好的拉拉关系,然后再以水磨工夫,居中调解调解。因为他看这王庸的意思,是故意想把事情闹大,然后把人家一锅端了。

    “冷静,我女儿都被打成这样了,还被威胁说要杀掉。你让我怎么个冷静法子?”阚局长气愤不已的指着杨所长说:“小杨,你究竟是怎么干这派出所所长的?竟然和犯罪分子喝茶聊天,套近乎。荒唐,实在是太荒唐了。你要是不能干,我找你们局长反映反映,换一个所长。”

    杨所长心头也是有些光火了,暗道自己这个派出所所长干不干,也轮不到你这个工商副局长来说话吧?对你尊敬,那是看在过往的情分上。就算你老阚要护着女儿,也不能这么口不择言吧?朋友们的面子就不用给了是吧?简直是不可理喻。

    “阚局长,整件事情也只是小事情,其实说起来,还是你们家阚霞的错。”杨所长冷笑着说:“阚局长,你都快是要退休的人了,就能不能省心一次?这样下去,你家阚霞迟早要出事。”

    “好,你看我要退休了,看不起我糟老头子了是吧?”阚局长怒得脸色都发青了:“我这就给你们分局领导打电话,对于这种胆敢杀人的犯罪分子,绝对不能轻饶了。”

    “咣当”一下,调解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来人冷着张脸,怒声说:“你说谁是犯罪分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