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决定打击报复到底

第三百八十八章 决定打击报复到底

    ……

    如果仅仅是毛毛和小同学吵架,哪怕是吃点小亏。以王庸的身份和气度,也不会做出找人家长的麻烦,更不可能殴打别的家长,还是殴打一个女人。只不过,刚刚那一番话里话外,无不表明那个肥猪婆竟然是有目的针对毛毛。

    拿毛毛做道具,去对付秦婉柔。还敢准备拿脚踹毛毛,那么一个可爱的萌女孩,得多么狠心才能下得了手?

    这毫无疑问,触及到了王庸的底线。扇她耳光,一脚踹飞她,都算是轻的。从那肥猪婆的盛气凌人和气焰嚣张下,完全可以看得出来,绝非什么良善人家出身。

    当然,王庸那一脚还算是脚下留情了。否则以他的爆发力,就算是个两百斤的壮汉,一脚踹下去都能让他五脏六腑破碎而死。

    也亏得如此,那肥猪婆还能满地打滚的撒泼叫道:“小赤佬,你敢打我,你完了,你完了。”

    “你,你怎么能动手打人?”那个高老师也是吓得目瞪口呆,慌乱的去搀扶那个肥猪婆:“章夫人,你没事吧?我给你叫救护车。”她也是心急如焚,如果章夫人吃了那么大亏,如果自己不站在她这边,回头把怒火发到自己头上来怎么办?自己老公的编制转正,岂不是要玩完?甚至能不能保住现在的工作,还是个问题。

    至于王庸,虽然够凶狠,出手够霸道。但依旧没有被高老师放在眼里,现在是法治社会。他的行为,毫无疑问会受到惩罚。要知道。这个章夫人家里的门路,可是非常广的。

    肥猪婆躺在地上,开始摸索着手机打电话,先是打给了估计是老公。开口就是嚎丧着怒骂说:“姓章的,老娘在接洋洋的时候被人打了,要被打死了喔。对,就是被勾引你的那个骚狐狸精的野男人打的。你给老娘二十分钟内死过来。不然这日子就别过了,别看你现在混得人五人六的样子,老娘一句话把你打回原形,赶回农村去。”

    王庸也是不愿意和这种泼妇女人多烦的,倒是没有阻止她打电话。原本他的打算是,狠狠教训一下这女人的老公,然后让她到老公手里吃苦头。只是王庸也没想到,听这女人嚣张跋扈的口气,估计所谓的老公也不过是个妻奴。

    又听得她骂秦婉柔。王庸深邃的眼神之中。朦上了一层阴霾。要说婉柔趁着开家长会的时候勾引男人。王庸是怎么都不可能会相信的。但这女人,一口一个狐狸精,一口一个骚~货什么的。听得老王同志心头的火气不打一处来。

    虽然秦婉柔从未告诉过他这件事情,可是也能从中看出来。婉柔在接孩子的时候如果碰到这个泼妇,肯定受的欺负和气不少。一想到婉柔被人欺负后,那种忍气吞声的楚楚可怜模样。王庸心中的火气,就不可抑制的蹭蹭蹭冒了出来。

    那个高老师,也开始拿电话通知人了,保安啊,院长啊,还有街道派出所。

    对此,王庸当然不会阻止她。这两个女人,一丘之貉。敢欺负秦婉柔和毛毛,王庸就没有打算息事宁人过。既然要弄,就得让对方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才行。

    索性搬了张凳子,大马金刀的坐在了门口抽烟,一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架势。这会儿,其他人还没赶到。一个看起来才二十出头,仿佛刚从幼师学校里毕业处理的年轻小姑娘,紧张不安的挪到了王庸的身边,低声说:“你是毛毛的家长吧?你还是快走吧,免得一会儿吃了亏。”仿佛是在替王庸紧张。

    王庸也是早就留意到这个小姑娘了,刚才她已经在门口探头探脑的看到了这一幕,吓得小脸蛋儿煞白。眼见着她竟然在这种关头,还敢跑来提醒自己,显然是心底挺善良,蛮不错。

    这让王庸对这个幼儿园老师的恶劣印象,稍微转变了一点。

    “小沈老师,你这是在干什么?”高老师脸色一变的怒斥着说:“你怎么能偏帮外人呢?何况这人打了人,犯了法。你怂恿他逃跑,这就是包庇。”

    年轻的沈老师似乎有些胆小怕事,资历和地位估计也不能和那个高老师比。出于义愤填膺,还是脸色惨白的抗辩着说:“高老师,刚才那些事情我也看在眼里,谁对谁错你心里也有数。”

    “呵呵,小沈老师你看到了什么?总之,我是看到了王惜珺无故辱骂洋洋同学,还打了她。洋洋妈妈找那个男人理论,让他管管王惜珺,结果惨被他打倒在地。”高老师激动的气愤不已的说:“嚣张,实在是太嚣张了。这事情就算是闹到法庭上,我都会去作证。”

    这姓高的老师也是在赌一把,如此偏帮章夫人的话,肯定能获取很大的利益。至于王惜珺的家长,不过是区区一个高中普通老师而已。这个男人,虽然凶悍,但皮肤粗糙,还穿着保安制服。肯定也是个要钱没钱,要势没势力的。

    两边要是掰起腕子来,用屁股想想也知道谁会笑到最后?什么上法庭之类的,简直是开玩笑。据高老师所知,街道派出所的所长,和章夫人挺熟的。连咱城北区公安局,她都是大有人在。

    总之,章夫人一家子,要地位有地位,要人脉有人脉。这种破落户,怎么和人家斗?至于公道,那算什么?怎么也没有比解决了自己丈夫的编制来得重要。

    其实做老师的,哪怕是幼儿园的老师。只要脑子灵活些,也是能组织出还算不错的人脉关系。由此,一些经验老道的老师,都会摸清楚每一个学生家长的社会地位,工作之类。要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有些家长,还必须好好巴结才行。由此,高老师对挺身而出,试图主持正义的小沈老师很不屑。

    这个小沈老师,刚出校园参加工作没多久,实在太年轻了啊,压根就不知道社会上的真正规则。

    “高老师你,你怎么能这样颠倒黑白?”沈老师气得娇躯直颤,怒声说:“我明明看到的不是那么回事,我在警察面前会实话实说的。如果打官司,我出庭作证也行。”

    高老师脸色很不好看了起来,声音尖锐的怒斥说:“小沈老师,你这算是怎么回事?时间不早了,如果你识相些,就早点下班去。你现在还在试用期,到时候别怪我给你不好的评价。”

    王庸看着那个小沈老师,不是个太漂亮的小姑娘,但气质干干净净,心思也很单纯,挺顺眼的。其实也对,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如果真的长得貌若天仙,又有几个能静得下心来去当一个幼师的?

    眼见着她还想和那高老师争执下去,便笑着打断说:“沈老师,谢谢你的仗义执言,让我的心情好多了。不过你还真没必要为了我掺和这事。对了,如果你真有心帮忙,就帮我临时照看一下毛毛吧,回头我请你吃饭。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虽然不知道王庸的底气来自哪里,小沈老师倒也多少安心了些。犹豫了一下,就跑去照顾毛毛了。

    就在此时,几个四十来岁的保安们,外带这一个中年女子,齐齐赶了过来。那个中年女子,微胖,多少还是有些书卷气息。一见到嘴边流血,躺在地上装死的章夫人,便让她脸色微变。急忙问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高老师自然在肥猪婆哀嚎不断的声音之中,开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正巧警务站的民警,也是带着几个有万能临时工称号的联防队员赶到。

    听到这一番“事实”之后,又了解到了章夫人似乎身份地位不低。民警就手一挥,几个联防队员上去,动作很粗暴的去摁王庸。其中一个身穿联防队制服,有些流里流气的小青年还笑骂着说:“行啊哥们,撒野撒到幼儿园来了。瞧你穿的这身保安制服,比我们联防队的还正规。走,到了警务站我和你好好唠唠。”

    联防队里通常都是乱七八糟的人比较多,虽然也有些不错的人,但综合素质可是比传说中的城管部队还低一筹。

    堂堂兵王中的兵王,在高端战区里如同神话一般的存在,如果被这几个小小的联防队员给拿住了。一旦传了出去,铁定会惊动联合国以及一些欧美列强,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去调查联防队究竟是哪路神仙?这种高端战斗力,究竟有多少?

    为了免于造成国际社会的动荡,王庸终于动了。三拳两脚的,就把几个联防队员全部干翻在地。至于嘴上叼着的烟,连半公分长的烟灰都没掉。

    “你你你,你敢反抗执行公务?”民警被吓了一跳,虽然震惊于对方的战斗力。但同时怒不可揭的喝骂了起来:“我劝你放弃抵抗,老老实实的跟我们回去,国家机器,不是你拳头硬,能打两下子就可以对抗的。”

    “你是怎么做警察的?”王庸冷着眼瞥了他一下:“懂不懂执行公务的程序?还袭警,我打的不过是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临时工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