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三百八十六章 裂痕

第三百八十六章 裂痕

    ……

    她这边想到了那天的事情,王庸同样也是想到了商场里发生的那一幕。这心里头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苦涩,虽说让一个堂堂区委书记当自己的小三。看起来是一件非常牛逼的事情,能让任何一个男人觉得很满足。

    可是,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两人之间的关系都是不能曝光。王庸这头,还得罪着欧阳菲菲呢,如果再让她得知自己和蔡慕云有一腿的话,估计会直接被宣判死刑。

    但是自己如果敢把蔡慕云给甩了的话,估计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由此可见,艳福这种东西,还真不是一般人能享用得动的。

    正待蔡慕云准备再和王庸说些什么的时候,办公室门被敲了两下。一身职业女装,身材高挑而气质出众的欧阳菲菲,款步而入。打着招呼说:“蔡姐,实在是招呼不周,让您久等了。”

    按理说她那个会议,起码得有半小时。不过顾念到蔡慕云在,让人家堂堂一个区委书记久等可不是个事情。何况,对于王庸她也不是太过放心。天知道他色胆包天的,会不会骚扰人家蔡书记。这个老公本事大的很,连那么漂亮的一个金发女郎都能搞上手,还弄得人家不远万里的寻上门来。

    一想到昨晚那个漂亮的金发女郎,欧阳菲菲看向王庸的眼神,又是陡然冷艳了几分。

    王庸暗暗嘘了一口气,幸亏刚才把持得住,忍住了蔡慕云的诱惑。否则。今天的事情就麻烦大了。不过既然欧阳菲菲来了,也无需王庸再招待蔡慕云,两个女人继续聊天了起来。

    只是才十多分钟,蔡慕云就接到了市委办公室的电话。有要事去忙了。

    原本欧阳菲菲已经准备好腾出下午的时间来招待蔡慕云了,可蔡慕云临时有事要走。由此,欧阳菲菲手头上暂时也没事要处理。如此一来,倒是把目光盯在了王庸身上。

    在她要求下。两人在她办公室内,对立而坐,喝茶谈话了起来。

    蔡慕云还在的时候,欧阳菲菲的脸上多少还有些笑容。可等她一走,此刻她那张脸是冷得如同万载寒冰,让与她隔着一张茶几的王庸,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她身上弥漫而起的寒气。

    仿佛周遭的空气,都受到了她的影响,低了好几度。让人禁不住遍体寒意。生生的打着冷颤。

    但是她的表情。却只是很冷淡,没有正眼瞅一下王庸,只是默默地在喝着茶。如果换做一般人。肯定会被她这种气势所慑。尤其是在她今天大开杀戒,快刀斩乱麻般的开除掉了不少人的情况下。身上隐隐还透着股“杀气”。

    王庸也是个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的人,面色如常的喝着茶,这可是欧阳菲菲用来招待贵客的茶,茶香醇厚,滋味不错。仿佛那浑身散发着寒气的欧阳菲菲,似同空气。

    好半晌后,欧阳菲菲反而第一个绷不住,俏眉微皱。王庸说好听点,那是个保安。说不好听些,在公司里就是个闲人米虫。她现在不过是暂时得空而已,可没有那么多的空闲时间和他去比比谁更有耐心。

    “王庸。”欧阳菲菲那葱白玉指放下了茶杯,声音冷漠的直接进入了正题:“昨晚的事情,相信也不用我来提醒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吧?我想就这件事情,谈谈如何处理。”

    王庸摸了摸鼻子,摇头苦笑着说:“菲菲,我承认昨晚的事情是我不对。不过这其中也是有苦衷的……”

    “苦衷?”欧阳菲菲嘴角挂上了一抹冷笑:“王庸,你是在当我三岁小女孩一样的哄骗吗?我实在想不出,你和那个金发女郎在家里颠鸾倒凤的,还会有什么苦衷?难不成,你不愿意,她还能拿枪逼着你不成?如果你是这种态度,我想我们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

    这个,毒液姑奶奶虽然不会拿枪来威逼自己。可实际上,她那层出不穷的用毒手段,才是最最可怕的。理论上来说,生化武器可是堪比核武器的大杀器啊。

    毒液虽然排斥大规模的杀伤性生化武器,但是,她可是有过悄无声息灭掉一支十恶不赦武装匪徒的记录。而且那帮武装匪徒在临死之前,也不知道是谁在偷袭他们。

    这就是毒液的可怕之处,也是许多人对她又敬又畏的地方。她不但擅长用毒,更擅化妆渗透,潜行暗杀。谁也不愿意招惹一个随时会无声无息要了自己小命的可怕女人。

    当然,王庸倒是不怕她真的用武力来威胁自己。只不过自己这些年来,和她的恩怨纠葛不少。王庸不但欠过她的命,还欠了她的情。这情债债主找上门来,王庸也是只能摇头苦叹。

    不过,这种事情也不好和欧阳菲菲解释,只能安安分分的听她说了。

    欧阳菲菲的心境,原本就不平静。此刻,更是气得职业女装裹着的酥胸,上下微微起伏不定。深呼吸了几口后才冷然的说:“王庸,这种摆在面前的事实,我也无需听你解释什么。按理说发生了这种事情,我们两个只有分道扬镳这一个选项。但是我也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讨好了我爸爸。现在的他,是绝对不会愿意看到我们两个离婚分手的。最近他的身体不好,我希望能过段时间,才让他慢慢知道。”

    王庸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僵,果然,欧阳菲菲的眼里是揉不进半粒沙子的。虽然这个结果让王庸自己都有些哭笑不得,才结婚没多久,刚想着安定下来呢,结果就发生了这样的意外。

    “嗯,爸爸最近的身体的确不太好。”王庸脸色微微沉着的说:“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的错,结婚什么的,太过草率了。你放心,如果你想和我离婚,我不会对你死缠烂打的。而且你需要我配合来安抚一下爸爸的话,我可以做。离婚手续,你随时可以约我去办。如果你介意有婚史的话,我可以帮你想办法消掉结婚登记记录。”

    欧阳菲菲抬头看了王庸一眼,原本以为自己提出这种要求来。他还会挣扎一番,挽留一下这段婚姻什么的。不过,她也是没有太过在意,而是冷淡的点头说:“离婚暂时没有必要,其实如果不是因为爸爸身体不好,又逼得太紧,这一次我也不可能会和你结婚的。既然已经结了,就没必要再离了。不过王庸,从今天开始,我们两个就只是表面婚姻了。在未来的日子里,我的主要精力都会放在工作上。”她的心头有些微微发冷,自己一直以来,都不想结婚,因为那样会影响到她最近几年的工作目标。

    只不过王庸是她第一个有感觉,也是有过亲密接触的男人。在此情况下,她也是顺水推舟的满足一下父亲的愿望。也免得他一天到晚的瞎操心,给自己到处张罗相亲对象。

    原来她对王庸和自己的婚姻,多少还是有些期待的。说不定婚姻,会给自己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感觉。可经过了这么一出,现在已经谈不上什么生不生气了。只是,失去了对婚姻生活的期待而已。

    王庸也是微微皱眉,估猜出了她的想法。离婚什么的,估计会惊动到家人,产生许多不可预料的变故和事端。现在她准备一门心思的搞事业,由此打算暂时保留这段还没开始,就已经名存实亡的婚姻。

    如果换做当初脾性比较刚烈的王庸,多半会拒绝她。只是自己生气归生气,但终究还是有对不住她的地方。略一琢磨后,王庸倒是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说:“可以,我会配合你一下。”

    这一场谈话,互相都算配合,没有不欢而散的感觉。但是在两人看来,无疑就像是有一把无形的刀,将两个人之间原本比较脆弱的感情,硬生生的斩出了一道裂痕。

    谈完之后,欧阳菲菲继续处理各种事情去了。

    而王庸,则是在他的办公桌上,无所事事的玩着游戏。到了下午四点多,则是开着车到了毛毛的幼儿园门口。早上因为秦婉柔上班早,孩子就直接由她送进到了幼儿园。

    但是高中下课晚,早已经当了班主任的秦婉柔,接孩子放学一直是个难题。如今认了毛毛做干女儿后,欧阳菲菲直接替秦婉柔把这个责任交给了王庸。

    对此王庸倒也乐得接受,反正自己闲着也是闲着。何况,自己心中始终对婉柔心存歉意,对毛毛那个可爱丫头也由衷的喜欢。拿了接送卡,直接进幼儿园,问了下路后,就径直到了中六班。

    因为稍晚了些,大多数孩子都已经走了,仅剩下了一些家长来得晚的孩子还在等待。刚走到教室门口,王庸就听得毛毛边哭边说:“我没有,没有打他。是他先骂我的。”

    听得这个声音,王庸那久经沙场的心,也是微微一紧,急忙快步冲进了教室。只见两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正团团围着模样有些可怜兮兮的毛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