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有苦说不出

第三百八十一章 有苦说不出

    ……

    而毒液也懵了,平常以她的耳力和感知力,很少有人能侵入到自己这么近的范围内。很明显,是和王庸的欢愉,让她太过全身心的投入和享受了。以至于发生了这样乌龙的事情。

    这也是她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虽然她一直口口声声的说要找王庸麻烦,甚至是喊打喊杀的。可是,如果王庸真的想安定下来,找个女人结婚,她还是会祝福他的。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和王庸之间,能做战友,朋友,甚至是情人。可是夫妻,却不行。

    这其中固然有她自己的因素在内,实际上毒液也是非常清楚,王庸需要的妻子,绝对不是自己。如果两人在一起生活,她也给不了他真正的安定和安宁,反而会让他一直心灵纠缠于以前的种种过去。

    是以,哪怕刚才情至最浓处,她也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呻吟声,以免惊动了隔壁的女人,给王庸带来麻烦。

    刚才床落地的声响,她也是有些反应的。但是在王庸犀利的反击和挑逗下,情欲很快就将她彻底湮没。

    三个人,六只眼睛,各自愣愣的互相看着。

    王庸却是在苦笑,这下好了,自己和欧阳菲菲关系已经有了质的变化。可现在这一幕,会产生些什么样的后果,估计已经可以预料了。以欧阳菲菲的脾气和出身,估计绝对不可能会忍气吞声的原谅自己。

    欧阳菲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做梦也料不到,自己竟然会见到如此一幕。如此近距离下。欧阳菲菲当然发现了这个金发碧眼的女人,竟然是一个身材极好,非常漂亮的女人。

    如果说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那么她还好理解一些。只是如此诡异的一幕。让她实在难以想象。难不成,这是自己的错觉?欧阳菲菲迷迷糊糊间,揉了揉双眼,但是眼前的景象。依旧没有改变。

    这让她的心,一点一滴的沉了下来。

    “唉~”毒液轻轻一叹,发生了自己很不愿意看到的事情。随手抓起了床单,一转身,便披着条床单出现在了欧阳菲菲面前。潮红的脸颊,碧蓝的眼睛之中露出了些歉意,用英语说道:“欧阳小姐,很抱歉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介入到你的生活之中。”

    这边的王庸。也是苦笑着扯了毛毯卷在身上。被老婆捉奸在床这种经历。还真心没有过。当然。以前在欧洲法国厮混的时候,被人家老公捉奸还是有过的。

    只是当初都是很潇洒的把人一脚踹翻,完全没有后顾之忧的离去。在法国那边。男男女女偷情还是很平常的事情,就算被抓也不当太大一回事情。

    可是现在。王庸的心头却是闷闷的。拿了支烟,猛抽了起来。

    欧阳菲菲足足愣了一分钟后,才回过神来。脸色有些苍白,却是没有发飙。而是脸色越来越冷漠的看着王庸说:“王庸,我是来和你说一声。我有些想家了,想回去看看爸妈。”

    也不待王庸说话,就直接转身出去。停住了脚步,似乎又忘记了什么。回过头来,将捂在手中,有些热热的蓝色钻石放在了地上,冷漠的说:“对了,这枚钻石我不是很喜欢,还给你了。”

    “湛蓝星辰。”毒液微微一愣,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王庸。这枚钻石,是帮那个小国家颠覆政权后,获取的额外报酬之一。当时王庸喜欢,就按照分配规则把湛蓝星辰给了他。

    当时王庸还开玩笑的说,这枚钻石以后留着给老婆打结婚戒指。

    虽然没有奢望王庸会把这枚湛蓝星辰给自己,可毒液依旧有些微微嫉妒和失望。有些羡慕的看了一眼周身散发着冷漠气息的欧阳菲菲,可嘴上还是劝慰着说:“欧阳小姐,我知道这件事情给您造成了困扰。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瑞贝莎医生,三年前就和王庸认识了。我们只是孤单的男女,各取所需而已。如果你比较介意我们之间的这种关系,我可以退出,并且保证不再骚扰你们。”

    “瑞贝莎医生,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不必了,你们可以继续。”欧阳菲菲面色冷淡而没有表情的说道:“王庸,我先走了。”

    说着,欧阳菲菲就回了自己房间。换好衣服后,就直接出了门,然后开车走人。

    “王庸,你也不追过去,试着挽留一下?”毒液微微皱眉着说。

    “算了,让她发泄一下愤怒,冷静一下也好。”王庸脸色有些阴霾的,耸了耸肩膀说:“是我把这桩婚姻想的太简单了,菲菲的过去很单纯,几乎就是一张白纸。而我的过去,却是非常复杂。总之,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需要静下心来,仔细的想一些事情。”

    “王庸,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好,有些太顺着自己个性了。”毒液轻轻的偎依到了王庸的身边,低声歉然的说:“等欧阳小姐情绪好一些的时候,我再去道歉一下,希望她能原谅你。”

    “莎莎~你可从来不和任何人道歉的。”王庸有些怜惜的婆娑着她的金发,呵呵笑着说:“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而是我的错,你无需和任何人道歉。那次派你去英国,然后我偷偷溜走的事情。莎莎,我向你道歉。我太顾着自己感受了,没有顾着你。”

    “KING,你也不需要道歉。我们的关系,其实更多的是战友和伙伴,你没有义务要对我负什么责任。”毒液目光柔软的看着他说:“我知道,那件事情压抑在你心里太久了,逼得你一直以来都喘不过气来。突然之间全部释放掉后,茫然不知所措也是正常的。我大抵上了解过一下欧阳小姐,她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如果有机会,你还是好好在把握一下吧。我很怀念以前我们一起出生入死的精彩日子,可我更想你能够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这些时间,我会留在华海市。就算自己放自己一个假,突然想起,我们都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休息了。”

    “莎莎,谢谢你。”王庸目光肃然的看着她,这个女人,在战斗的时候是自己最得力的依靠。而在自己累了的时候,却又是自己最好的休憩港湾。虽然才在一起区区三年多,可是彼此之间就像是已经认识了几辈子一样。

    往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不用任何言语就能知道对方的想法和意图。但是同时两个人又都十分清楚,大家的关系可以是生死战友,可以是亲密的爱侣,但绝对不可能是夫妻。

    佣兵和佣兵之间的结合,往往都没有好的下场。而婚姻,也会毁掉他们之间所有的美好过去。

    “亲爱的,好好休息,我先走了。”仿佛知道王庸需要冷静一般,她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脸颊。重新打开了包包,取出了一套连衣裙,然后直接从正门而走。

    等人都走了之后,王庸待着抽了足足两根烟。才起身把屋子里收拾了干净,又修好了床。就在此时,一条陌生的短信发到了王庸的手机上:“王庸,你放心吧。她已经顺利到家,和父母说了会儿话后,就熄灯睡觉了。”

    看着这条短信,王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睡觉。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让他早已经适应了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睡着的本领。

    ……

    早上才六点多钟的时候,王庸就接到了老岳父欧阳华的电话,老岳父在电话那头没有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表现的很开心的聊了会儿后才说:“小王啊,夫妻之间难免会有些磕磕碰碰的。我们家菲菲呢,从小娇惯惯了,有些做得不对的地方呢,你多多体谅啊。你放心,我昨晚就数落过她了,让她好好反省。对了,她现在已经起床,家里做了早餐。小王,不如你过来一起吃早饭,顺便接她去上班吧。”

    对于老岳父的这种要求,王庸自是答应。至少,两人之间的矛盾和关系,也不想让老一辈的人掺和太深,弄得彼此太尴尬。急忙起床后,就直接打车到了欧阳家。

    刚一进大厅,王庸就见到欧阳华正在阴沉着脸,训斥着欧阳菲菲:“你这丫头,说的都是些什么话?小夫妻两个,哪有不吵架的?这一吵架,就往家里跑,岂不是扩大矛盾么?王庸好端端的来接你,你还犟着脾气不肯走呢?哼,都怪我们老两口平常太惯着你了。我跟你说,你这是走也都走,不走也得走。”

    欧阳菲菲眼睛有些红彤彤的,满脸都是委屈。无疑捉奸了王庸的事情,当然不会说出来。由此,她也只是挑了王庸的几个毛病出来说事。说是希望能回家住一段时间。可是没想到,昨晚一回来就被骂了,今天早上还被骂。这让她心里头,还真是有苦说不出话来。

    王庸见状,急忙凑上前去,诞着脸笑道:“爸爸,你就别骂菲菲了。其实昨晚的事情,是我的错。菲菲,我跟你道歉,吃过早餐,一起去上班吧。”

    “爸,你听到没有。明明都是他的错。”欧阳菲菲冷冷地盯了王庸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