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三百七十九章

    ……

    “怎么还带工具的啊?”王庸的脸色似乎有些发白,心虚不已的问道。

    换做以前,自己输就输呗,顶多就是顺从她一番而已。可现在,情况却不太一样。在毒液看来,自己可是过错方。当初自己得报大仇之后,灵魂仿佛陷入到了无尽的空虚之中。

    人生,也像是失去了所有的目标一般,犹如行尸走肉,不知是喜是悲,更不知何去何从。在那种情况之下,仿佛是受到了本能的驱使,暂时放下了一切,回归到了华海市。自己的真正去向,就是连自己的几个一路生死与共走来的兄弟,都暂且不知。

    回来后,也是一直住在了酒店里,浪迹各夜场,尽情的发泄着情绪。花费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才让自己的心境渐渐沉淀,稳固了下来。直至那个时候,他才敢去给母亲扫墓。

    并下定决心,遵从母亲的心愿,真正回归生活。试图从平庸之中,从新去拥抱,去感受生活。有了这种决定,王庸则是更加不愿意去触及以前的那些生活面。

    仿佛不想那些东西,干扰到自己现在的生活。

    那些年的经历,的确有热血,激~情,辉煌等等因素。可是在那些表面光鲜的外表下,却有着无数让他心如刀割般的绞痛,有着无数让他难以回首的往事。

    不愿意去想到。自然而然,内心在本能上,就会想要去逃避。

    由此,王庸也是可以理解毒液为什么对自己的不满。尤其是她抱着对自己不满心态的话,用脚趾头想想,她都不会轻易饶过自己。

    “王庸,你要是想赖账就明说。”毒液将绳索一收,拎着包神色不善的看着他说:“看在我们那么多年的份上。我可以不要这次的赌注。”

    “哪能赖账啊!我是什么人?你什么时候见我说话不算数过?”王庸打着哈哈的笑着,眼神闪烁的盯着她的包包说:“小宝贝莎莎,这包包里装了些什么东西?我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你这次是有备而来?”

    “如果你想赖账的话。可以尽管提。”毒液冷冷的说。

    “好吧好吧。”王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你赢了,到早上六点之前,你说了算。”

    毒液没有吭声,而是拉开了包包。先是从中取出了一副黑色手铐。面色不善的说:“还记得你上一次赢了之后,让我做的那些事情吗?”

    本来看到手铐这种东西,王庸是后背直冒冷汗的,可是她提起了上一次。王庸也是只得咽下了那口气再说:“莎莎。要不我们换个地方?我去开个酒店什么的。”尤其是一想到隔壁还有欧阳菲菲在,就让他更加不自在了起来。

    “你给过我换地方的机会吗?我们上上一次,可是在大教堂里。”毒液冷然的说:“你放心。我会温柔对待你的。更不会吵醒你隔壁的那位。”

    她这么一说,王庸倒是放心了许多。虽然毒液的报复心理很重,但是一直以来,她在信誉方面,还是有口皆碑的。当然,但凡吃佣兵这口饭的,多半会十分注重信誉这一块。

    哪怕是一些著名的恶棍。也极少会说话不算话,例如恶鲨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没办法,现在是信息社会,一旦有些什么不良记录,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遍圈子。

    谁也不敢冒大不韪,拿自己的饭碗和前途开玩笑。绝大多数花得起钱的雇主,对于雇佣兵的信誉方面,都看得极重。因为很多时候,这都是关系到生死存亡的事情,谁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可以说,一个佣兵如果出现了信誉污点,往往也代表着他的职业生涯已经结束。

    王庸牙一咬,随她去怎么折腾吧。好在手铐这种东西,对自己的效用不是太大。

    咔嚓咔嚓,王庸变成了一个人字形,被锁在了他的床上,双手分别被铐在了两边的床腿上。这种姿势,端得是十分的销魂。不过对王庸来说,也不是无解。被锁之前,他早已经在手指间中,藏了一根针。用针类东西,单手解手铐,这是高端生存的起码手段。

    等锁住了王庸之后,毒液才仿佛奸计得逞,微笑着说:“你可以把手里的针丢掉了,大家都已经这么熟了,我又怎么会不知道你有哪些手段?这种手铐,是我们公司的研发部门新研发的最新型手铐,是用高强度合金锻制,防止某些力量变态的人士直接崩断手铐。另外,它的锁芯也是经过特制的。在测试的时候,找了五位世界上最厉害的逃脱大师进行测试,给了他们工具,一小时内也没解开锁。你的逃脱能力不错,但是顶多也就是和那些逃脱大师差不多。对了,据研发项目部的人说,是你亲自立的项目,研发了这种新型手铐。”

    王庸瞠目结舌的看着她,好半晌后才说:“你坑我……”此时的他也是想了起来,自己的确让研发项目部的人开发过这种手铐。因为现在市面上大多数的控制工具,对于一些顶级的逃脱大师来说,都毫无疑问是玩具。

    而且王庸还记得,他的要求是,这种手铐得防得住缩骨逃脱手段。没办法,任何一个逃脱大师,或是顶尖刺客。对于自己的关节控制,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例如毒液,就是这方面的高手,她能轻松自如的脱开自己身上绝大多数关节。通常而言,她脑袋能卡得过去的地方,她都能过去。这也是为何她的刺杀术,达到令人防不胜防的因素之一。

    王庸也曾下过苦功夫和她学过这个,当然,在这方面的造诣上是比不过毒液的。

    果然,毒液微笑着说:“我尝试过这副手铐,据研究人员说。这副手铐的成功标准在于,锁住毒液,至少让她在半个小时之内脱不了身。王庸,我很荣幸的进行了首测。我花费了足足七十三分钟,才解开了这副手铐。至于你的技术,给足了你工具,我估计两小时内,你也休想解开。怎么样,有没有一种自作自受的挫败感?”

    “呃,好吧。你实在是太小瞧我了,这样吧,如果我能在一分钟内脱身。”王庸听到了这番话,却是突然笑眯眯了起来:“那今晚的赌注就取消。”

    “一分钟?王庸,你是不是太小瞧我了?”毒液一愣之后,脸色似乎有些愠怒:“我用了七十三分钟。”

    “赌不赌呗?如果我解不开,明天晚上也输给你得了。”王庸抓住了一线翻身机会,紧紧不放。但是脸上,却摆出了一副很轻佻的激将表情:“小宝贝莎莎,要知道,这世界上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你短时间内解不开,不代表我不能。”他可是知道了,今晚毒液可是有备而来,卯足了劲要给自己点颜色看看。那么接下来的菜,肯定不会让自己那么爽快。

    为了避免产生些什么不好的心理阴影,王庸也只得拼命一搏了。

    “呵呵,激将法啊?”毒液脸上露出了一丝骄傲:“明知道你是在故意刺激我,但是我却不得不上你的当。因为我压根就不相信你能在一分钟之内脱身。好,这个赌注我接受了。现在开始倒计时,五十九秒……”

    “呵呵,小宝贝你还真狡猾,直接开始计时了。”王庸却是无所谓的笑着说:“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手段,为什么我能得到佣兵之王的称号,那是因为,我可以在一次次的绝境之中,寻找活路,找到出奇制胜的机会。喝~”

    在毒液僵硬的表情下,王庸猛得吸了一口气,身上原本只是呈流线型的肌肉,瞬间就如同一块块铁疙瘩般的鼓胀了起来,上面的青筋爆出,可以揣测出其中究竟蕴含着多少凶猛的爆发力。

    “没用的,这是超合金……”毒液面色微变。

    但是她的话音还没落下,就听得咔嚓咔嚓两声木质脆响。砰,两条床腿被王庸连带着手铐给崩断,床头瞬间塌了下去。但是王庸却是两只手都已经自由了,微笑着左右互搏般捏住了两个新型手铐说:“小宝贝,我可没有用超合金做床腿的习惯。”

    与此同时,双手用力一捏,咔咔咔的一连串脆响。手铐之中的一些脆弱的东西,齐齐爆裂了开来。

    “这些是手铐中的感应装置,防止缩骨逃脱的吧?破坏了这些感应器后,那么……”王庸双手一甩,大拇指和手掌之间的骨骼,瞬间脱开。少了这一个卡子,手铐就再也铐不住人,顺着王庸的手掌,滑落了下来。

    这就是为何手铐这类的东西,铐不住那些逃脱大师了。能轻松脱开绝大多数骨骼的他们,手铐这种东西,和玩具无疑。

    还没等毒液有反应,王庸就一把揽住了她的腰,猛地一撕。将她的那件潜行装给撕成了碎片。她那肤若凝脂般的傲人身材,完全展露在了王庸的面前。

    “小宝贝,接下来该是我表演的时间了。”王庸重重的吻住了她的烈焰红唇,压制住了她所有的意见和反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