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三百七十八章 致命游戏

第三百七十八章 致命游戏

    ……

    “那你的脸色是怎么回事?”毒液的眼眸上下盯着王庸说:“是对我纠缠着你不满吗?还有,既然你不想抛弃我,那么为什么不告而别?从此人间蒸发。”

    “我的小宝贝,那是因为我知道如果见了你,我走不了了。”王庸轻叹了一口气,慢慢地走了过去,眼神之中充满了无限的温柔:“我会舍不得你的眉毛,你的眼睛,你的鼻子,你的嘴。”

    王庸说着,轻舒双臂,将她搂入在了怀中。用低沉的嗓音柔声说道:“莎莎,我的小宝贝。我只是这些年在外面闯荡的太累了,想回家休息休息。我只怕见到你后,心留在你身上,就舍不得走了。”

    一口一个小宝贝,让毒液冷艳的俏脸,也是冰释,缓缓露出了一抹温柔:“王庸,对不起。我知道你累了,那么多年,一直在追杀着天蝎。你大仇得报,想静下心来休息休息,甚至,想要退隐,我都很理解。”

    “莎莎,谢谢你的理解。”王庸温柔的,在她脸颊上吻了一口后说:“在现在这个世界上,我最在意的人是你,莎莎。”

    “是么?”毒液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诡笑:“那么亲爱的王庸先生,我希望你解释一下,结婚是怎么回事?”

    王庸只觉得胯下传来一阵凉飕飕的寒意,低头看去,只见毒液已经用她的利爪悄无声息的划破了他的内裤。蓝幽幽的爪刃,在某些关键部位上晃啊晃的,仿佛只要某人一个回答不慎。爪刃随时就会落下,来个一了百了,清清静静。

    王庸额头冒汗,干笑不已的看着她说:“那个。莎莎。咱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使用武力。在我们传统文化中,女孩子要温柔,贤惠才能让男人喜欢。”

    “王庸。我学了好几年的华夏文化,你别来和我说这些。”毒液冷笑着哼声说:“少来和我顾左右而言他。现在的事实就是,你抛弃了我,然后和一个女人结婚了。你是不是当我瑞贝莎好欺负?”

    “莎莎,别冲动,有话好好说。”王庸一脸心虚的瞄着下面,他可知道,毒液的爪刃之中可是蕴含着致命毒素的。如果这一下抓下去,就算能保住性命。估计咱家二弟也会永远和自己说拜拜了。脸颊上的肌肉有些僵硬着笑道:“不是你好欺负。你也知道。我那过世的母亲是个传统的华夏女性。如果让她泉下有知,找了一个外国媳妇,估计会不得安宁。”

    “所以。你就派了我去英国执行任务,然后偷偷摸摸失踪跑回家结婚?”毒液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好吧。既然已经被抛弃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会按照我的原则来做事。”

    “意外,这次结婚纯粹是意外。”王庸干笑不迭,继续拦着她腰轻轻拍着她后背安抚着这个随时会爆炸的火药桶:“莎莎,其实你知道的,我心里只有你。”

    “这种话留着去哄那些无知少女吧。”毒液娇哼着冷笑说:“这些年来,你在酒吧里泡妞被我抓到过七次。不过,你那些逢场作戏也好,迫不得已也行,我都不会和你计较。但是,王庸。你就想这么不负责任的把我抛弃掉,然后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你这是在做梦。”

    毒液终究是全世界仅有的几个,知道他的名字的人。便是连在沃尔夫公司里,能够真正得到王庸信任的,除了他那几个一直以来都是在同生共死的兄弟外,也就是毒液见过他的真面目和知道名字。

    “是是是,我是在做梦。不过咱说话之前,你能不能把爪子收起来先?”王庸呵呵笑道:“我就怕你一激动,手抖一抖的话,麻烦就大了。”说话间,王庸的手指头,已经开始在她后背撩了起来。

    全世界,也只有王庸敢对她这么做。而且在全世界,也只有王庸知道,她的敏感带在什么地方,她那曲线玲珑的后背,如果轻轻爱抚,再左以些动人情话的话,很快就能将她软化下来。

    “麻烦?我倒是觉得手抖一抖,反而会解决掉很多麻烦。”毒液娇躯微微一颤,抿了抿性感的嘴唇,仿佛对自己的想法很感兴趣,有些跃跃欲试的腔调。

    “小宝贝莎莎,你就别自欺欺人了。”王庸的手指头,如同电流一般的轻轻抚摸着她曲线完美的脊梁,凑在她耳边柔声低语着说:“你可是曾经说过,这辈子我是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如果你一不小心把我给切了的话,下半辈子岂不是要守活寡?”

    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倒也不短了,王庸对她的身体和性子,那是了如指掌。三下两下,就将她体内的情欲给挑拨燃烧了起来。在王庸的怀里,她如同一只小猫咪般轻轻扭动着火辣的娇躯起来,哼声说:“王庸,你少跟我来这一套转移视线的招数,我不会上你当的。对了,你有没有感觉到?”

    “喔,你说的是你撒了那一波粉末的东西?对了,那东西效果是什么样的?新研发出来的药物吗?可惜,我已经提前闭气了。”王庸微微得意的说:“莎莎,你真想要用刺杀的手段来对付我这种级别的人,这些小手段是没什么用的。远距离用一把狙击枪,还稍微靠谱些。不过很可惜,任何能锁定我这个房间的狙击位置上,我都已经提前设置了警觉陷阱。还有,你今天犯了一个低级错误,你身上的香水味道很浓郁。莎莎,你是想勾引我吗?”

    毒液的嘴角溢出了一丝微笑:“既然你已经嗅到了,还近距离和我接触那么长时间。KING,你也有上当的时候啊?我知道一些常规手段对你这种人已经基本无效。所以,我专门研究合成了一种能够融入到香水之中,挥发性极强,只要少许就能让人中毒的毒液配方。你现在有没有感觉到头有些晕晕的?”

    王庸还真是觉得一晕,原来以为毒液擦了香水,是为了见自己。可在自己的香水中下毒,也的确是稍微夸张了些。不过王庸对此倒也没有太过在乎,微笑着说:“亲爱的宝贝,也许你忘记了我的体质可不同于一般人,至少要对付普通人十倍的剂量,才能在我身上起效果。好了好了,咱别玩这种心里恐吓游戏了。都玩了两三年了,你还没腻味啊?”王庸说话的时候,继续不断的骚扰着她的敏感掉。

    正在说话间,王庸突然动了。猛地缩回了手,抓住了她威胁住自己的两只手腕。拇指推动,咔嚓咔嚓两声,她那威胁性十足的腕爪就掉落到了地上。失去了利爪的她,就像是一只性感的野猫被剪去了爪牙一般,再无威胁。

    “哈哈,莎莎小宝贝。”王庸得意的笑了起来:“你这一把又输了,我早说过了。你那点点小伎俩,对付我这种超级高……呃……好吧好吧,你赢了。”说到最后,他的脸色变得尴尬无比。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双手上,沾了一层黑黑的颜料。因为那一层颜料的色彩,和她那身性感皮衣的色彩完全一样。王庸从头到尾,就被晃点了过去。

    因为都是游走在生死之间的战士,在三年前,两人谁都不愿意对方死掉。就开始利用自己的方式,帮助对方提升实力。刺杀和反刺杀,便是其中的一种演练方式。

    还别说,凭着两人如同游戏一般的互相攻击较量,寻找对方的弱点和漏洞。不论是王庸还是毒液瑞贝莎,在个人实力上都有了显著的提升。瑞贝莎提高了很多搏击能力。而王庸,则是在刺杀和反刺杀上,有了极大的建树。

    一直以来,他如同鬼魅一般的神出鬼没手段,就是来自于毒液瑞贝莎。而瑞贝莎,也是凭着实力大进,在一次生死较量之中,弄死了北极熊,跻身于十大高手的行列。

    王庸之所以认输,那是因为被毒液找出了他的弱点。如果她在自己敏感部位的外衣上,涂抹的是强力致命毒素。王庸已经中招了,虽然因为体质变态,可以临时扛住,但实力,却肯定会下降一个档次。

    在高手相争之中,任何一点失误都是非常致命的。尤其是最近一年来,王庸已经输得非常少了,绝大多数,都是毒液饮恨当场。

    “行了行了,今晚我任你摆布。”王庸看着她那双审视般的眼睛,心中直发慌。自从自己不再输后,每次赢了,对她提出的条件是越来越放肆,甚至是出格,毒液她默默的忍受了。

    这是源自于两人的一个赌注,谁赢了,就可以取得一个晚上的主动权,让对方干什么就得干什么。当然,仅限于床笫之欢的事情。

    这一次,总算轮到毒液咸鱼翻身了。王庸从她不善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今晚,自己似乎麻烦了。尤其是当她一声不吭的从窗户外拽上来一个包包,王庸的心头就开始直突突。

    ……

    (刚出小黑屋,今天有事耽搁了,过24点了,还只有2章,欠的一章今天补,致歉,群摸,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