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三百七十六章 致命毒素

第三百七十六章 致命毒素

    ……

    入欧阳菲菲目的,是一枚足足有鸽子蛋大小的钻石,已经经过了完美切工。总体色泽,呈现出一股湛蓝色,如同纯净海洋一般的透明色泽。就算是家里普通的灯光照射在了上面,依旧折射出了一股灿烂而耀目的蓝色。

    这一抹惊艳的蓝色,美得让人心醉。

    但凡女人,都很难抵挡得住钻石的诱惑,何况这是一枚种种方面,都极其完美,几乎毫无瑕疵的绝世宝石。

    “这,这不会是海洋之星吧?”欧阳菲菲看着这枚钻石,有些摇摇欲坠。几乎不敢相信,这仿佛是在梦中才能出现的场景。

    “呵呵,就是一枚还算不错的蓝钻石。不是那个传说中的海洋之星。”王庸毫无得意之色的笑着说:“给你了,回头去镶嵌在戒指上,就算是我送你的结婚戒指了。”

    结婚戒指……

    欧阳菲菲只觉得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刚才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做梦。按理说,欧阳菲菲挺喜欢钻石的,喜爱的程度远超翡翠,见得钻石也够多了。但是,这辈子从未见过一枚真正像这么大,如此完美无瑕的蓝钻。

    这家伙,竟然很轻飘飘的说将它做成钻戒。欧阳菲菲要晕了,这么大一颗钻石,做成吊坠都嫌它大。它的最佳归宿,就应该是在皇冠上之类。

    如果真的做成戒指,那戴在手上也实在太夸张了。估计是个人都要嘲笑她欧阳菲菲,没事在那里弄颗假钻戒装二。虽然说凭着欧阳菲菲的眼光,倒是几乎可以肯定这是真钻石。这么大一个东西,拿在手上沉甸甸的,已经足够表明它的材质了。

    “你这东西究竟是哪里来的?”但是,现实的状况又是让她难以想象。因为这种级别的钻石。绝对是举世罕见,每一颗出现,连拍卖行都是上不了的。能够珍藏这类东西的人,都是这世界上最顶尖的势力和人。例如最顶级的大财团啊,或是皇室之类。

    王庸点了支烟,笑盈盈地说:“不是和你说过我在国外打工的吗?有一次去非洲干活,工地上挖土方挖来的。”

    欧阳菲菲一口血差点喷死,这是在开哪门子国际玩笑?在工地上挖土,都能挖到这种东西?尤其是这家伙。之前刚刚还在说很幸运的赌石赌到了极品翡翠。

    尽管欧阳菲菲满是不信之色,但至少这东西就是王庸送给自己的,而且她已经被这块迷人的宝石给弄得是痴痴醉醉,难以自持了。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用拥有这么大一枚钻石。还是拿来做结婚戒指的。

    的确,欧阳菲菲身价不菲。但是这枚钻石,已经可以用宝物来形容了。她就算是想买,也难买得到。

    见得她满脸欢喜至极的模样,王庸也是趁此时机,轻轻的揽上了她的肩膀。就像是只大灰狼盯上了小白兔一样,声音低沉的诱惑着说:“菲菲啊。你说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来来去去已经拖很久了。不如趁着今晚景色迷人,我们把该办的事情办一下吧。”

    谁知,欧阳菲菲把钻石一收。明媚俏眸深深凝望着他,含羞而娇滴滴的说:“嗯,王庸,谢谢你的钻石。其。其实我,原来。今晚,今晚已经想好了。我,我们……”

    王庸心头一阵爽利,女人对钻石果然是没有太大的抵抗力啊。就是连欧阳菲菲这样身价不菲的女强人,也是难以抵挡钻石子弹的碾压。的确也是,全世界能抵挡得住这枚极品钻石攻势的,还真不多。别说两人还是已经登记结婚过的实打实夫妻了,欧阳菲菲的抗拒心理更弱,能抵挡得住,才叫奇怪呢。

    “那好,我去帮你再开瓶红酒。你自房里等我一下,我洗个澡,去去就来。”王庸心中得意之极,现在一些外部的敌人算是解决掉了。总算可以安安静静,静下心来好好过日子了。

    还是自己母亲看得久远,这日子么,平平淡淡才是真。在外面,每天就算再精彩,可终究是心灵跌宕起伏,难以安适。何况,只有王庸这样经历过太多的人才知道,辉煌也好,精彩也罢。那些光鲜的外表下,藏着的都是一些令人心酸,不堪回首的往事。

    如果让他重新选择一次人生的话,也许他会真的按照母亲的愿望,考个大学,和个普通人一样,开开心心的上大学。毕业之后,安安分分的找一份工作,然后结婚生子,和家人平平庸庸过一辈子。

    还没等他回首,欧阳菲菲就红着脸将他一把拉住,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王庸,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原来,原来我已经想好了。”

    “那现在呢?”王庸一下子就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王庸,你送了我这么大一枚钻石,我很开心,也很喜欢。”欧阳菲菲那张几近完美的俏脸上,朦胧上了一抹难得娇羞的红晕:“为了不让你以为我是个物质的女人,所以,我决定暂时延后我,我们的那个……”

    王庸顿时有些傻眼了,这,这叫个什么逻辑?如果自己不送那颗钻石,她已经准备和自己洞房了?但是送了这枚钻石后,就要延期?简直是岂有此理。

    “王庸,这些天你也辛苦了,早些休息吧,记得明天还要上班。”欧阳菲菲倒是极为难得的,踮着脚,半闭着眼,羞答答的在他脸颊上啵了一口。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嗙的一声,咔嚓咔嚓的锁门声。

    虽说按照王庸的技术,那扇门对自己来说和不设防没啥两样。不过按照他的个性,还不至于会在欧阳菲菲不愿意的情况下,对她硬来什么的。

    这一下,看来是自己搬砖头砸自己的脚了,自作自受。王庸苦笑着摇了摇头,没事瞎显摆,送什么钻石啊?无奈之下,只得老老实实的跑去洗了个澡。

    时间倒也不算太早了,天气渐热,光着膀子玩了会儿电脑游戏后,也觉得没啥劲。就躺在床上抽支烟,睡觉去了。这心一静下来,他就隐隐觉得有些好笑,估计刚才是欧阳菲菲故意捉弄自己。这女人,偶尔坏起来,还是蛮有一套的。

    换做旁人,也许会有类似于失眠之类的症状。可对于王庸来说,睡觉也是一门功课,需要进行学习,训练的功课。在危险而复杂的环境之中睡觉,得睡得着,而且得睡出睡眠质量来,可不是一件很轻松就能做到的事情。这需要大量的练习,经验,以及迅速排除干扰平复心情的手段。

    例如王庸,从决定闭眼睡觉开始。不足两分钟,意识就沉浸了下来,不多会儿,就开始进入到了深睡眠期。深睡眠,又叫黄金睡眠,是恢复精力和体力最快的手段。哪怕是进入深睡眠仅仅半个小时之类,也会恢复大量的精力。

    当然,真正要在战场上存活下来,仅仅懂个快速深睡眠还是远远不够的。例如现在王庸这般,睡了一个多小时后,哪怕是鼻息之中,已经传来了轻微而低沉的鼾声,进入到了深睡眠期。

    但是依旧在本能上,保持着对外界应有的反应。

    这些东西,已经像是本能一般的,深入到了他的骨髓里。也正是如此,才能在危险无比的复杂环境中,尽可能的让自己存活下来。有史以来,在睡梦中被干掉的人数不胜数。睡觉之时,本就是人类最为脆弱的时候。

    而有些人,却是最擅长让敌人在睡梦之中无声无息的死亡。

    王庸房间的窗户之外,出现了一道淡淡的人影,轮滑油注入到了窗户滑轮之中,可以最大限度的减轻声音。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悄无声息的开启。

    但是那个人影,却依旧是小心谨慎的解除掉了布置在窗户上的陷阱。那是一根根如同头发丝般粗细,肉眼几乎看不见的警觉陷阱。做完这个之后,那个人影才以诡异的姿势,柔软的好像没有骨骼一般,从防盗窗户的缝隙之中,钻了进来。

    似狸猫般轻巧的落到了地板上,没有发出半点声响。身形如同一团影子般的,又是一阵扭曲。变成了一个身材窈窕火辣,身穿薄皮衣的女子。银色面具下的眼睛,落在了正在酣睡的王庸身上。

    她深刻知道这个男人的危险和恐怖,没有立即行动。而是手腕一抖,一股如烟似幻的粉末,朝着王庸笼罩而下。而她,则是如同幽灵一般的隐藏在了角落里。

    足足半刻钟后,王庸的鼾声仿佛更深了。她这才莲步轻移,似猫咪一般轻灵的爬到了床边。如果她没戴面具,倒是可以看到她嘴角那微微洋溢起来的一股得逞的微笑。

    雪亮而薄薄的锋锐刀片,以极为缓慢的速度移动到了王庸的脖子上方。似乎,只要这个刺客轻轻一划,就能割断王庸的脖子。整个过程,她就像是演练了千万遍一般。自她出道以来,已经不知道多少人这样悄无声息的死掉。而她的刀片也不是普通之物,微微泛着蓝色光华的它,仿佛蕴含着一些致命的毒素。

    ……

    (今天一更,明天三更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