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曝露

第三百七十二章 曝露

    ……

    “好了好了,开着车呢。”王庸呵呵笑着说:“不准对我毛手毛脚的。”不等她有所反应,王庸又说:“菲菲,这些天可是委屈你了。不如我们先去开个房间,你好好泡个澡,去去晦气。然后好好休息几天。”

    “不用了,我想回家。”欧阳菲菲的脸上,看起来似乎有些苍白和疲惫。虽然这些天在公安局里,也是被当个少奶奶一样伺候着。看终究让她在精神上,消耗很大。

    而且刚从公安局出来,就让她蒙受了一次大难。其中的种种惊心动魄就算不提。这一来一回的折腾,到现在已经快天亮了。

    见得她脸颊有些苍白和憔悴的模样,王庸也是有些歉意和愧疚。虽说这一次的事情得到了妥善解决,可终究让她吃了不少苦头。也亏得那三个女人,都是神经很坚韧的女强人,否则换个人来,还指不定会造成多大的精神伤害呢。

    刚才只是帮她精神略放松一下的王庸,不敢再多调戏她。嘱咐她在车上好好休息一下,就径直回了家。

    到了家里,欧阳菲菲像是突然之间泄掉了一大口气,窝在沙发里不肯动了。虽然这个地方,才住了区区两三个月。可这个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的家,却能带给她温馨而安全的感觉。

    这人一松懈,就再也坚持不住了,迷迷糊糊的就直接睡了过去。这一觉,还真是睡得死沉死沉。直睡到下午五六点,才悠悠醒来。不过,却是发现自己早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她有些摇摇晃晃的出了房间,见到王庸腰上系着围裙,正在厨房里忙乎着做饭。

    “菲菲。睡醒了?”王庸见状,洗了手笑着迎了上去,将她搀扶着坐在了沙发上。很殷勤的帮她捏捏肩膀,按摩按摩:“你这一觉睡得太死沉了,身体都僵了,我帮你活活血后,去冲个澡振奋振奋精神。你这醒来的时间可刚刚好,我今天可是做了好多好吃的,帮你补补身子。”

    王庸对于力道和穴位的控制。着实非同一般。不多会儿,让欧阳菲菲的精气神清醒了不少。看了看自己身上衣服皱巴巴的,连头发都有些乱,估计有些蓬头垢面了。

    急忙跑到洗漱盆前照了照镜子,顿即啊的一声叫了起来:“王庸我这副样子。你也不提醒我一下,太难看了。”一溜烟的跑进了洗手间,赶紧洗澡整理形象去了。

    “都是老夫老妻了,我也不嫌弃你,你鬼叫个什么?快点洗,我还约了秦老师和毛毛一起过来晚饭呢。对了,一会有事你随时叫我。”王庸吼了一声后,就又钻进了厨房开始忙乎。

    正在浴室里飞快脱着衣服,开始冲澡的欧阳菲菲,只觉得脸颊直发烫。自己刚才那副形象。还真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次。亏得自己还傻愣愣的坐在那里让他按摩了好几分钟。

    还有,那家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老夫老妻?什么叫不嫌弃你?哼,本小姐还没嫌弃你呢。不过洗着洗着,欧阳菲菲却是突然发现悲剧了。因为是和王庸同居。她已经习惯性的将内衣裤都丢到了洗衣盆里浸了起来,准备洗过澡后。就自己迅速手洗掉的。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冲进来洗澡,竟然忘记拿干净的内衣裤了。

    那个坏蛋,明明知道自己是忘记拿内衣裤了,却故意不提醒。如若不然,他也不会多嘴说一句有事随时叫他,分明是吃准了自己的习惯。

    虽然两人是法律上的夫妻,也有过些亲密的接触。可是,让王庸去自己的衣橱里翻箱倒柜一番的找来内衣裤,然后再让他送进来。整个过程,怎么着都有些无法接受的感觉。

    算了算了,先洗澡吧。他不是说,一会儿婉柔和毛毛要来吗?到时候也只有麻烦一下婉柔了。只是一想到秦婉柔,欧阳菲菲的脸颊上就烧得更加厉害了。

    就是在那一天毛毛生病住院,王庸陪护的晚上。自己竟然蒙在了被窝里,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迷魂药,竟然和他阴差阳错的做了那种羞耻之极的事情。而且还是在婉柔在场的情况下。

    亏得当时没有给婉柔发现,否则的话,自己就真的不用做人了。就在她边洗澡,漂亮的脸蛋红彤彤不已时,门铃响起。

    王庸急忙去开门,却见有些时日没碰面的秦婉柔,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柔柔弱弱的牵着宝贝女儿的小手,眼神有些躲躲闪闪的不看王庸,仿佛是紧张不已。

    看得她那副样子,王庸也是颇为尴尬。那天晚上,都怪自己色欲熏心,干出了一些荒唐的勾当,爽了一时,却留了不少后遗症。至少在那之后,秦婉柔躲自己躲到了今天。

    如果不是因为这段时间欧阳菲菲有了很大麻烦,在华海市闹得沸沸扬扬,刚从局子里出来。秦婉柔有心来探望,安抚一番欧阳菲菲。估计说什么,也不会肯踏进这个门。

    即便如此,她现在对王庸的态度,也像是在防淫贼一般。

    “枣泥糕叔叔好。”毛毛倒是对王庸一如既往的热情,眨巴着大眼睛,奶声奶气的喊着。今天她也是穿了一身白白的小洋裙,显得又可爱又漂亮。

    “哎哟我的小宝贝。”王庸欢喜的一把抄起了她,抱在怀里说:“今天怎么穿得那么漂亮啊,就像是个童话里的小公主,来,给叔叔亲一个。”

    “不亲不亲。”毛毛把脑袋直接埋在了他肩膀上,捂着脸誓死抵抗的说:“电视上说很会甜言蜜语哄女孩子的男孩,都是大色狼。毛毛不要给色狼叔叔亲。”

    王庸一脸黑线,刚才还是枣泥糕叔叔呢。这一转眼,就变成了色狼叔叔了?很无语的看向了秦婉柔,却发现她的表情之中,却有些心有戚戚焉的感觉。

    “婉柔啊,你来就来呗,还拎什么东西啊?”算了算了,估计那件事情给她留下了很深刻而不好的印象。王庸只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客气的笑着帮她拎着保健品。

    秦婉柔急忙把东西往后一藏,低着头红着脸说:“这,这是给菲菲的。”

    我了个去,你给菲菲就给呗?我帮你拿不是一样吗?不就是上次一时冲动,呃,那个,做了点坏事吗?这简直就是把自己当做贼一样的防备了。咱就算再无耻,也不至于会去贪污她给菲菲的保健品吧?

    不过王庸也知道她素来是这种个性,现在能和自己说话,比当闺女的时候,已经是天大的进步了。要想她忘掉那件事情,彻底原谅自己,还得慢慢来。

    请了她进来,把毛毛也放在了沙发上,热情的端了些水果啊之类的让她们看电视,而自己继续进厨房忙乎了。

    等王庸进厨房后,欧阳菲菲才做贼般的唬开了条浴室门缝,低声招呼了秦婉柔过去,脸红耳赤的要她帮忙拿内衣。虽然这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可总比叫王庸去来得好。

    秦婉柔会意而去,进了欧阳菲菲的房间。翻开了她的抽屉,红着脸,拿起了一套内衣。以及一套睡衣,但睡衣下面还藏着一张纸,仿佛是诊断书之类的东西。按照秦婉柔的素质,原本是绝无可能如此去侵犯欧阳菲菲隐私的。

    只是惊鸿一瞥间,看到了诊断书上的那几个字。却是愣在了当场,手不可控制般的,颤巍巍的拿起了诊断书看了再看。

    这,这怎么可能?秦婉柔捂着嘴,眼神涌动而吃惊的看着上面的内容,尤其是诊断日期,距离现在也没多久。似乎还是毛毛生病之后的事情了。

    难道王庸和菲菲……

    她眼神之中露出了些不敢置信之色,旋即想到了王庸那天急不可耐的表现。唔……一时间,让她紧锁的眉头忽而松弛了下来。急忙按照原来位置,放好了诊断书,拿了内衣裤就走。

    难怪,她在洗澡的时候没拿衣服,不叫王庸而是宁愿叫自己这个外人。纷纷乱乱的思绪,不断冲击着她的脑袋。让她一时之间,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给她送完内衣后,她就坐在了沙发上,心绪不宁的看电视。但哪里又能看得下去东西?面色微微有些苍白,念头仿佛是在挣扎不已。

    不知道过了多久,欧阳菲菲已经穿着一套略显性感的丝质内衣,红着脸走了出来。到了沙发前,朝秦婉柔吐了吐舌头说:“婉柔,幸亏你来了。不然让王庸去拿,就尴尬死了。”

    尴尬?难道他们真的不是……如果他们真的是亲密的情侣,也许会有些不好意思。但还不至于会尴尬吧?

    秦婉柔的娇躯,微微有些颤抖了起来。

    “婉柔,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欧阳菲菲见状,急忙关切的问。

    “没,没什么。就是有些累了。”秦婉柔低着头说。

    欧阳菲菲不疑有他,关心的拉着她的手说:“婉柔,你可不能太过劳累了。我知道,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过日子不容易。你要有什么困难,随时和我说。对了,反正毛毛也挺喜欢王庸的。他那家伙在公司里整天无所事事,闲着也是闲着。毛毛上下学什么的,就让他去接送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