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三百四十八章 这份功劳给谁?

第三百四十八章 这份功劳给谁?

    (昨天网络坏了,今天才修好,三章一起更新)

    ……

    “嘶~”王庸吸了口冷气,怪模怪样的瞅着很委屈的苏舞月,轻笑着一把摘下了她的头发,揉了揉她的脑袋:“你这可越来越不得了了,胆子变得很大了嘛。算了算了,这一次我就原谅你。”

    “谁要你原谅啊。”苏舞月气鼓鼓的拍开了他的魔爪,傲娇的说:“又臭又坏的大叔,人家辛辛苦苦的做事。你倒好,完全就不把我当回事情。”

    王庸笑了起来:“你这可就是纯粹胡乱冤枉人了,请问你是哪一只眼睛看到我不把你当回事情的?”

    “你还有脸说……”苏舞月气得小嘴直嘟了起来:“我问你,你最近是不是又和我妈妈在一起了?哼,你别用那种抵赖又无辜的样子看着我。我可不是那种三岁半的小女孩,随你骗。看我妈妈这两天红光满面,容光焕发的样子,我就猜出你们两个又偷偷摸摸混到一起去了。”

    王庸摸着鼻子一脸无辜的说:“苏舞月,这是我们两个大人的事情,你能不能别总是横插一脚啊?再说了,你就忍心看着你妈妈一天到晚很憔悴,很忧郁的样子啊。”

    苏舞月张了张嘴,不服气的嘟囔说:“这还不是你惹出来的祸,以前我妈妈没男朋友的时候,也挺好的。”

    “苏舞月,我实在没空和你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讨论下去了。”王庸懒洋洋的没好气说:“算了,我找其他人去做吧。我们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我也不会再找你麻烦。再见~”

    这话让苏舞月急了,急忙拼命挽住了王庸的胳膊说:“大叔,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吗?我只是觉得心里有些小委屈而已。”虽然有些小傲娇。但是让苏舞月退出那么刺激有趣的人生经历,她是万万不肯的。

    “你要觉得委屈,我可以在其他方面补偿你一下。”王庸没好气的说:“少来威胁老子,你知道的。我最烦的就是被人威胁拿乔。”

    “是是,大叔。我知道了啦。其实,我已经把所有的情报全部整理摸索了出来。”苏舞月赶忙笑了起来,摇着他的胳膊说;“你别生气了行不行?顶多,人家让你再揍一下屁屁总行了吧?”

    “少来这一套,速度把情报拿出来。我们是在干正经事情,不是在玩小孩子的过家家。”王庸冷酷的说:“每耽搁一分钟,就有一定可能多一份变故。苏舞月,我再警告你一次。我们做事情归做事情。其余乱七八糟的感情东西。给我放一边。”

    “大叔。我听你的,我也只是和你故意撒撒娇,让你多重视重视我嘛。”苏舞月干笑着嘟囔了一句。也不再敢多废话。老老实实的把笔记本拿了出来,打开后。弄出了一份地图软件,小脸蛋上,也变得肃然之极:“大叔,我根据你对几个关键性人物的严刑逼供得来情报之中,对他们的核心服务器,进行了入侵。我发现,那个戴英明十分的狡猾。”

    嗯,王庸也承认那个戴英明很狡猾。原来在部分确认了是戴英明在背后搞鬼后,当时王庸考虑到直接把戴英明弄到手上,严刑逼供一番的。

    逼供,本机是他专业性的活。在这些年里,软硬骨头都见得多了。但是即便那些经过最严格训练的间谍,特工,都能撬得开嘴。何况乎戴英明了?当然,这是得益于现在越来越发达的刑讯逼供手段,很多专业逼供手段,都已经是科学化,系统化了。就连王庸自己觉得如果落在了拥有最尖端逼供手段的敌人手中,他能不能熬过一个礼拜,还是个问题。现在社会,可不是老虎凳辣椒水的年代了。

    可惜,那个戴英明狡猾的很,不知道是不是敏锐地嗅到了些不安全的因素,直接跑到香港去治疗了。如果换做以前,王庸可以随时派两人去香港把他弄回来。但是现在,手中没得力人手可用。

    只能把主要目的,先放在摧毁整个贩毒网络上了。至于那个戴英明,呵呵,以王庸的能量,那家伙是迟早跑不掉的。

    “据说藏毒点,一共十个,分散在华海市的各处角落里。”苏舞月严肃的指着地图上的一个个标出来的红点上说:“所有的真实地点,只有戴英明一个人知道。而且在每一处地方,都有几个备用巢穴,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就会在最快的时间内,转移到空置的备用巢穴中。理论上来说,除了抓捕住戴英明外,很难一下子知道所有的藏毒巢穴。不过,本姑娘却是另有妙招。我用了一个功能超强的木马,置入进了对方的核心服务器内。只要有任何人进行远程连接,就会中了我的木马。再根据IP追踪对比,我初步确认了三十个可疑地点。经过一系列的逻辑筛选,最终剩余十六个点。大叔,那些藏毒点,就在着十六个地址中的十个。具体情况,就需要实地侦察了。但是我已经把这十六个地址,全部标注了起来。”

    “做得很好。”王庸也是赞了她一声,虽然说她能找到对方的核心服务器地址,也是因为自己通过抓捕了对方的关键人员,秘密逼供后得来的诸多情报。但是,她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反跟踪到那些藏毒点,也算是非常厉害了。

    不过那个超强木马什么的,王庸是不相信她自己做的,估计又是从托尼那里撒娇讨要过来的。

    网络贩毒,的确看起来无影无踪,难以捉摸。可是,正因为很多讯息都是通过网络传输。一旦掌握到了对方的核心点,就能迅速反追踪到那些分销点。

    “大叔,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苏舞月呼得一声叹了一口气说:“对方在藏毒点中,做了一套反围剿系统。任意一个藏毒点如果被警察查抄了,那套机制会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递到其他人那里去。要想把对方一网打尽,就必须同时攻击这十六个可疑点。也许我们闪电行动,但对方只需要按一个按钮的情况下,就太冒险了。”

    “这样啊?”王庸略作沉思了一番说:“既然这样的话,就只能和公安系统合作一下了。反正他们是国家机器,人多势众。别说十六个可疑点了,就算是同时查抄一百六十个点都没问题。顺带,还能把对方的公司抄了。那个公司虽然是做掩护之中的,但是其中肯定还有些知情者。”

    “但是,大叔。万一公安系统之中,有人被戴英明腐蚀了?或是间接控制了,岂非有可能功亏一篑?”苏舞月也开始像个成年人一般的思考,其实她的智商还是极高的。如果认真点做事,比一般成年人要厉害许多。考虑问题,也有些细致周到。

    “害群之马是免不了的。”王庸无所谓的摇了摇头说:“不过单单在这件事情上,有两个人,倒是可以信任一下的。如果他们也被戴英明腐蚀了,只能说我有眼无珠了。”

    “大叔,你难道说是那个最近很红,有明星局长架势的李逸风?”苏舞月瞪着杏眸说:“大叔你不是要和警察别别苗头,看谁先摧毁毒贩吗?如果这么干,岂不是要把功劳拱手让人?”苏舞月可不是普通人家孩子,加上又在做这件事情,由此对于相关人员情报却也

    “谁说我一定要找李逸风了?虽然他们在这件事情上,的确值得人信任。但是凭白无故的让他白捡了这么大个功劳,我可不干。他要有本事,完全可以自己去争功劳。”王庸说一千道一万,心中对李逸风还是很有意见的。

    “那,大叔,你准备……”苏舞月疑惑不解的说。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王庸眯着眼笑了起来。

    ……

    在同一时间段,在那繁华而美丽的香港。

    一条看似普通的渔船上,正在发生着一些凶恶的犯罪事件。

    戚蔓菁在一群男女黑衣保镖的簇拥下,眼神格外的冷漠,注视着被龙门架吊起来的两个男子。他们身上,明显已经被严刑拷打过,狼狈而凄惨。

    其中一个男子,五十多岁。用可怜而乞求的眼神看着戚蔓菁说:“小妈,我错了,求求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吧。都是小弟,小弟他回来撺掇的。只要您饶过我这一次,我不敢再和您争家产了。”

    “呸!程家辉,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还是不是我们程家的男人了?”另外一个年轻些,只有三十几岁,和程家辉长得有些像。但是眼神凶狠凌厉,裸露的上身,还有枪伤,刀伤。这就是程家煌,骨头明显比他家老大硬了许多,眼神如同野兽一样愤怒的盯着戚蔓菁:“贱人,你用阴谋诡计夺去我程家家产,以为能够心安理得,睡得安稳吗?只是没想到你这贱人本事那么大,竟然能找来沃尔夫佣兵团的人。哼,就算我死了,我家老大也会帮我报仇的。”

    “啪!”气息彪悍的刘彪,冲上去狠狠扇了他一个耳光,嘿嘿直笑:“不过就是一群毒枭,你以为他们真那么讲义气啊。还为你报仇,报个鬼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