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三百四十章 贪生怕死

第三百四十章 贪生怕死

    ……

    “啪!”得一声脆响,那个男警察撞到了墙壁上,不知道是哪根骨头断了。摔在地上,哭丧着呻吟不已。但是心情本就处在微妙的状态之中,又羞又臊,还很不爽。

    如同一只母豹子一般,冲了上去将他一把揪起,恶狠狠地说:“张队长,你还有没有点羞耻之心?竟然做出这种龌龊事情来?”

    可怜的张队长,干这种事情是早就熟门熟路了,大领导只是暗示了两下,就开始很有效率的办事了。但是前后十分钟都没到,老大气急败坏的打电话来说行动取消,还咆哮着说如果欧阳菲菲少掉半根毫毛,他这个治安大队队长就别当了。

    可怜的他,顾不得领导出尔反尔,拿出了火烧屁股的速度冲了过来,试图阻止。可没想到竟然中了伏,被迟宝宝给打了。疼痛的呻吟着说:“迟队,你是怎么知道是我做的?”不过迟宝宝,同样不能得罪的。一旦要是把她给惹毛了,逮住了去擂台上海揍一顿,岂不是白吃苦头。她有的是办法,把人弄上擂台去。

    “废话,我们是市局,能摆弄一些小混混的也就是你这个治安大队长了。”迟宝宝不屑的说:“再说了,我可是刑警组长。刑警你知道不?连这点点推断能力都没有,还干什么?还有,我们整个局里,谁不知道你是安胖子的一条狗啊,让你咬谁就咬谁?估计这背后,就是那个不要脸的安胖子干的好事吧?”说话间,举起拳头,就要开揍了。她可是答应过王庸,会让欧阳菲菲不受委屈的,差些就叫这家伙坏了事。

    怒火中烧下。连安局长都不叫了,直接开骂安胖子。可见,要是把迟宝宝给惹毛了,别说局长了,怕是连市长都要揍下去。

    “别打别打,我知道错了。”张队长知道迟宝宝的脾气,急得满头大汗说:“我这条胳膊已经骨折了,你还打啊?再说,半道上我也是很懊悔做这件事情。这不,回来弥补错误了。”

    “装,你就给老娘再装?”迟宝宝冷笑不已的说:“今天不给点你教训,你压根就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睛?看你还敢不敢做这种龌蹉事了。”

    就在迟宝宝准备动手之际,欧阳菲菲却怕她惹火。阻止说:“迟警官,算了,反正这一次我也没吃亏,不要把事情闹大了。”

    “哼,欧阳总裁给你求情,就饶了你这一次。”迟宝宝腰肢一扭,将他摔到了门外去:“滚吧。以后少做做这种缺德事情。老娘今晚哪里都不去,就在这里守着,看谁还敢胡来。”

    要说这迟宝宝的个人战斗力,在整个局子里。也能排的上号的。除了最厉害的那几个高手外,能打得过她的还真不多。

    张队长如蒙大赦般的,捂着胳膊跑走了,躲角落里去给出尔反尔。让他倒霉的安局长汇报情况去了。

    “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迟宝宝对那女混混怒声说:“年纪轻轻的,什么事情不好做?瞎混。滚出去。”

    迟宝宝的威势,还是很强的。尤其是在那些小混混眼里,可是名气非常大的。

    “迟警官,算了。”欧阳菲菲再次说:“她进来后,也没对我怎么样。何况,我还答应了她一些条件,让人给她在这里打个地铺吧。从今往后,希望你好好做人,到了我公司上班后,不懂的多学多问。”

    女混混惊喜交加,也顾不得对迟宝宝害怕了。急忙对欧阳菲菲感激涕零的说:“欧阳总裁,谢谢,实在太谢谢了。我向您保证,我一定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谢谢您给我这次机会。”

    “不用谢我,路是你自己选的。”欧阳菲菲平静如水的说。

    “你还真是一个好人,难怪……”迟宝宝看着这一幕,也是有些感慨。不过话说了一半,就咽了回去。

    “迟警官,您也早些回去休息吧。”欧阳菲菲不疑有他的说:“经过了这么一出后,接下来会太平许多了。”

    “不,我就怕万一。”迟宝宝摇头说:“我可是答应了王庸那家伙,不让你在局子里受人欺负的。”

    “王庸?”欧阳菲菲惊讶的看着她。

    “是啊,说起来还真是要谢谢他,上次他见义勇为可是帮我们警队解决了很大的一个麻烦。”迟宝宝转移话题的说:“今晚我也这这里吧,我就怕还有不开眼的会来骚扰您。”

    ……

    在另外一边,安局长重新接到了可怜的张队长的电话,欧阳菲菲总算是没受欺负。这让安局长就像是劫后余生,虚脱了一般。他可不认为,这个心狠手辣,手头上已经不知道占了多少条人命的判官,会对自己心慈手软。

    “看你解决了第一个问题,稍微有些用处了。”王庸不无所谓的点头说:“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因为今晚这事,先罚你三十鞭刑,让你涨涨记性。”

    王庸这次,可是带着工具来的。什么DV啊,皮鞭啊,之类的应有尽有。

    不等安局长脸色大变,王庸却把皮鞭丢给了一直不敢说话的柳玫:“抽你这种人,我还嫌脏,就让你姘头来吧。当然,你也可以不要,我一枪崩了你,省事了许多。”

    柳玫拿着皮鞭,看看判官,又瞅瞅安局长。虽说今天安局长在判官面前丑态百出,威严尽丧,但是虎死皮犹在。往昔的淫威,还是让柳玫对他畏惧有加,不敢动手。

    一手拿着DV,一手拿着手枪的王庸说:“安局长,如果你家姘头在十秒钟内,再不动手的话,我就直接动子弹了。”

    “柳玫,你动手,快。你要是敢晚一步,我要你好看。”安局长拼命的命令她抽自己,自己的命运,掌握在了柳玫手里。

    但是柳玫,还是战战兢兢的不敢。

    “抽吧,你还真要他死啊?”王庸笑着说:“我向你保证,以后他绝对不敢再找你半点麻烦,就当你被欺负后,收点本钱吧。”刚才王庸也听出来了,这个柳玫应该是被安胖子胁迫的。而且那货干的事情,极度淫邪恶心。

    要不是他暂时还有些用处,王庸还真想一枪直接干掉他了事。

    有了王庸的撑腰和鼓励后,柳玫终于一鞭子抽了下去,但是心中发虚,抽得不重。但饶是如此,也让好久没吃过苦头的安局长,被打得嗷嗷直叫。

    可惜,这里的一处房产,是他亲自挑选出来专供偷情玩女人所用,隔音措施好的一塌糊涂。用他平常威胁那些女人的话来说,你就算是叫破了喉咙,也没人会救你。

    现在,轮到他叫破喉咙,都没人救了。

    柳玫一开始还打得缩手缩脚的,但是越打,却越觉得心中恶气出来,爽的要命。而且在这一鞭子一鞭子下,安胖子留给她的威压感,仿佛被皮鞭抽散了。那个丑态毕露的安胖子,和一只待宰羔羊没啥区别。

    恶人还需恶人磨啊,没想到这安胖子也有今天?柳玫越打越兴奋,不住的开骂了起来:“你这只恶心的猪头,要老娘来伺候你,你也不撒泡尿照照。”

    三十皮鞭后,柳玫还不尽兴,继续抽了几鞭。

    而整个过程,却被王庸全部录了下来,包括柳玫说的那些话。对柳玫来说,虽然有诸多不利因素握在了这个神秘判官的手中。但她不害怕他会捅出去,她也算看明白了,安胖子不过就是个欺软怕硬的怂货,不敢忤逆判官的。

    “为了防止你反水,这点点东西不够。”王庸抽着烟,继续录着DV说:“来吧,老老实实的把你做过的一些坏事,都说出来。柳女士,如果他不说,或者在说谎,你就继续抽。当然,如果他不喜欢这种招待的话,我也可以给他换一种。我可以随时找出十几条壮汉,把他给轮大米了。”

    被十,十几条壮汉轮大米?安局长,都快要晕厥过去了。这个判官,不是行侠仗义的好汉吗?怎么这个好汉,念头比自己还邪恶?

    好主意啊,对安胖子仇恨极深的柳玫,兴奋的眉头直挑,又咬牙切齿地说:“这只死肥猪,你平常不就是喜欢这些变态的东西吗?判官大人的话,是不是正和你心意啊?”

    十,十几条壮汉轮大米?一想到那个可怕的场景,安胖子只觉得如果那样,还不如死了算了。暗想总归是要给投名状的,还不如老老实实都交代了,省得白白吃苦头不说,回头别连小命都没了。

    在柳玫时不时的皮鞭招待下,安胖子开始一条条的吐露出那些干过的坏事了。越说越多,越来越收不住。直到王庸的DV存储卡都已经录满了,他竟然还没交代完。而且他干的很多坏事,都十分的龌龊和肮脏。

    这让王庸倒吸了一口冷气,急忙阴着声阻止了。这么多东西,已经足够他死一百次了。还真是深怕自己一不小心,义愤填膺之下干掉他算了。

    也许他的手段不光明,但是如果换做一个清官,王庸对其有的只有尊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