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三百一十九章 菲菲的转变

第三百一十九章 菲菲的转变

    ……

    几乎是与此同时,在一处环境优雅,僻静的别墅区内。[本文来自]在寸土寸金的华海市,能住得起这种别墅的,向来非富即贵。而现年五十几岁的刘栋,正是抓住了时代发展脉搏的既得利益曾阶层之一。

    二三十年的拼搏,让他坐拥不下十亿的财富,虽说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慕氏集团的百分之十二的股份。但即便如此,如此巨额的财富,已经是许多普通人奋斗十辈子都难以望其项背了。

    按理说,像他这样的成功人士,对于人生已经没有太大的不满足了,心智也会十分坚韧和沉稳。但是此刻的他,额头却是一滴一滴的正在淌着汗水,眼神复杂的看着电视里正在播放的视频。

    那是一场异常**的场面,比那些日本爱情动作片的底线,有过之而不及。其中的男主角,和他略显苍老的脸庞有些相似。

    “刘董事,贵公子非但涉及了聚众**,嫖娼,吸毒,怂恿他人吸毒。甚至还有三次伙同小伙伴们,违背妇女意志,轮流与之发生性关系。”素来面表情的刘超如同军人一般的端坐着,而他身边一名斯斯文文,戴着眼镜的男子,用十分客气的话说道:“那几个妇女,现在的情绪都很激动,要起诉贵公子。我们的人,正在和她们交涉,希望事情别闹大,最好是能私了。”

    阴谋,这是一场赤~裸裸的阴谋。

    但是刘栋,仅有这么一个儿子。他干出来的那些事情,就算侥幸不被枪毙,起码也得判个数十年。刘栋也是个老江湖了,知道对方既然找上门来了。自然是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遂抽着烟,冷声说:“说吧。你们需要我干什么?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们的要求太过分,或是不给我们父子留活路。那么我老刘,也不是好惹的。年纪虽然大了,但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胆子还是有的。”

    “刘董事您是个值得尊重的人,我们找您,其实是为了一项合作,一项互惠互利,共赢的合作。”眼镜男笑了起来:“只要您愿意积极配合,我们非但可以保证您的全家人的安全。您的财富,至少也会增长百分之五十。”

    ……

    “舞舞,你这个。是不是有些夸张了?”王庸咋舌不已的看着苏舞月为了不让他和蔡慕云有再次复合的机会,爆发出了惊人的能量。叫酒店直接送上来了几桶冰块,倒进浴缸里,冲上冰水,给蔡慕云洗澡。

    “没关系。现在天气比较热。何况用冰水洗澡,其实能增强人体的免疫能力,还能紧致皮肤。”苏舞月一脸淡然地说:“我妈妈一定会很感激我的。”

    但是浴室里,却是传来了蔡慕云颤抖而气急败坏的叫声:“苏舞月,我白生了你这个女儿,白把你拉扯成那么大了。你竟然那么对我。还不点把我放出去?”

    “妈,您再忍忍啊?我这是在帮您治疗呢。”苏舞月隔着浴室的门,叫嚷着安慰说:“在女儿面前。您可一定要保持形象啊。对了,听您的声音,好像神智清醒了不少,看来冰冻疗法效果不错嘛。我这就打电话,再让人送几桶冰块来。”

    “老王。你就这么看着我被欺负?”蔡慕云在浴室里被冻得颤抖不已着说:“还不点把我救出去?我这别没死在坏人手里,倒是被女儿折腾死了。”

    王庸抽着烟说:“不行啊。苏舞月那死丫头威胁我,如果我再敢碰你半下。她就把我的合成裸照,放在我们公司的主页上。再说了,你今天不是说过,咱们两个连普通朋友都不算了吗?”

    “好你个老王,你真当我蔡慕云是吃素的了啊?”蔡慕云气得娇哼直骂:“你这是做了初一,就别怪我蔡慕云做十五了。回头我会找欧阳菲菲唠唠嗑,和她讨论一下你在床上的表现。”

    “你真的和我妈上过床了?”苏舞月气得一颤,没好脸色的狠狠拧了王庸一把,顿脚说:“那我们两个怎么办?”

    “什么叫我们两个怎么办?”王庸赏了她一个爆栗说:“我们两个清清白白的,现在怎么样,以后还是怎么样?”

    “大叔,你好贪心啊,你不会真的是想母女双收吧?”苏舞月俏眸圆睁着说:“你是不是有些太贪心了?”

    “贪心你个魂啊。”王庸没好气的说:“老子从头到尾的,都没有对你有想法过。”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啊。”苏舞月挺了挺她那比小笼包子大不了太多的酥胸,娇哼着说:“我妈妈说过,我还会长的。要不了多久,就不会比她逊色多少了。”

    “苏舞月,老王。你们两个在偷偷摸摸嘀咕些什么呢?”蔡慕云被药物激发出来的那些**,在大量冰块的作用下,已经消失了许多。虽然人冻得难受,但意识还是蛮清醒的。女儿在防着她,她又何尝不是在防着王庸和女儿干出点什么破事来?遂警告着说:“老王,你注意点啊,都已经是结过婚的人了。你要是敢碰我女儿半下,就别怪我蔡慕云和你拼命。”

    “坏大叔,你,你竟然已经是结过婚的人了?”苏舞月捂着小嘴,不敢相信地说:“你竟然欺骗我纯真的感情?不对,你还顺带欺骗了我妈。”

    “说什么胡话呢?”王庸哭笑不得的说:“我结婚你妈是知道的,但是对于你,我没有告知的义务。你行了吧,胡闹也得有个限度不是?小小年纪,别整天情啊,爱啊什么的。”

    “妈还知道这件事情?”苏舞月震惊了,瞥了瞥浴室,又看了看王庸:“那你们两个岂不是?”

    王庸尴尬的笑了笑说:“这个,舞舞啊。你年龄还小,大人的事情不懂。对了,那个监听程序别忘记修改。速度弄好,我让人装进公司的电脑里。”

    “哼。”苏舞月嘟着嘴,很不满的白了他一眼说:“行了,这件事情我会放在心上的。时间不早了,我和妈妈都要休息了,你赶紧回去吧。”说着,心中危机感大增的同时,眼咕噜直转。之前以为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是妈妈,没想到大叔竟然真的已经名草有主了。

    她倒是想起了大叔上次扫平会所的时候,接电话的事情了。当初还以为他是故意在耍帅搞笑,没想到,竟然是……既然如此,那就必须得有些战略战术安排了。

    “舞丫头,不准乱来啊。”王庸有些担忧的瞅着她说,这丫头是个典型的高智商女孩。这种女孩一旦动起歪脑筋来,可是会相当可怕的。

    “大叔~你放心,舞舞可是个乖乖好女孩。”苏舞月笑了起来,笑得特别清纯:“绝对不会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时间不早了,晚安。”

    如果换做不了解她的人,铁定会被她清清纯纯的外表给迷惑了。但王庸,却怎么都觉得她那看似纯洁可爱的笑容下,暗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危险。不过,以王庸的心性,还不至于会怕了这么个小屁孩。

    再叮嘱了她几声正事要紧后,就大声朝着蔡慕云打了声招呼后,迅速闪人。时间的确已经很晚了,而自家老婆欧阳菲菲,可不是个好糊弄的主。

    一路回了家里,见欧阳菲菲的房间紧闭着,熄了灯,估计已经睡着了。不敢惊动她,不敢开灯,蹑手蹑脚的洗了个澡后,就直接钻到了自己床上。刚准备掀毛巾毯时,却是惊愕的发现床上竟然躺着个人。

    就在王庸惊讶不已,又是暗忖自己才脱离战场没多久,安稳日子没过多少天。警觉性就开始退化了的时候。那人坐了起来,打开床头灯,露出了一张堪称完美的娇艳俏容,青丝如瀑的散落在肩膀上。

    “呵呵,菲菲啊。”王庸心虚不已地干笑说:“今天你怎么会睡在我床上?”

    借着有些昏暗而暧昧的黄色调台灯,欧阳菲菲的今天的眼神非但不锐利,反而有些说不出的柔媚,双颊隐约有些淡淡的红晕。柔声说:“王庸,你回来了啊?肚子饿不饿?我在厨房里煮了些粥,我去给你盛一碗。”

    其实王庸已经做好了她对自己冷声斥责,问自己这么晚回来,死哪里去了之类的话。但是突然之间见得如此一番光景,王庸也是被吓了一跳。是不是自己上错了床,这哪里是欧阳菲菲啊,分明是温柔贤惠的秦婉柔啊。

    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没错啊,还是欧阳菲菲啊。怎么这傲娇千金大小姐,突然之间就转性子了?非但没有责备自己,反而还熬了粥?莫非,她知道了自己外面有女人,然后在粥里面下了迷药?等自己昏迷不醒时,把自己咔嚓掉?然后一了百了?

    亦或是?被鬼上了身?还是吃错了什么药?

    见得王庸满脸惊讶,错愕,惊疑不定,就像是见了鬼一般的表情。想改善一下夫妻关系的欧阳菲菲,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

    (今天状态极差,先一章了。早点睡,明天我去锻炼锻炼身体,希望有个好状态。

    搜索:“57小说”或直接访问“57xs”,需注册即可下载txt小说,,页面清爽,为书友创造友好的阅读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