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嫩草?老牛?

第三百一十二章 嫩草?老牛?

    ……

    “大叔,你这话是不是有些过了?”苏舞月不满的冷笑着说:“你今天下午,抱着我亲嘴的时候,也是当我侄女的吗?”

    亲,亲嘴?蔡慕云一趔趄,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原本稍微缓和一下的眼神之中,却是突然一下子杀气十足了起来。颤抖着盯着王庸说:“姓王的,你,你竟敢和我女儿亲嘴?”

    王庸见她杀气凛凛的,也是急忙举起手来。满脸尴尬谄笑着说:“蔡书记,别激动,别激动。这里面是有误会的……”

    “我可没觉得有什么误会。”苏舞月到了这个时候,也是索性不害怕了。索性还是把事情在妈妈面前说说清楚才好,不满的告状着说:“妈妈,大叔抱着我猛亲的时候,还想把舌头钻进我的嘴里。幸亏我抵死不从来着……”其实她心里也是隐隐有些害怕,害怕王庸和自己关系完全撇清楚后。就成了爸爸级人物了。到时候,自己岂不是完全没有了半点机会?

    抵死不从你个魂啊?老子那时候也是被你气糊涂了,一时冲动着想教训一下你而已。从头到尾,压根就没有想过要舌吻之类。

    苏舞月在蔡慕云眼里,可向来是个乖巧可爱,还很听话的女孩子。至少,说谎什么的,肯定不会的。由此,蔡慕云连给王庸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张牙舞爪的扑了上去,悲愤欲绝的说:“王庸,你实在欺人太甚,我和你拼了。”

    “喂喂,冷静,冷静些。别上了那丫头的挑拨离间当。”王庸左挡右支的应付着她,偏生还要压制住自己的反击**。否则,自己本能之下。随便给蔡慕云来上那么一下,她肯定也是吃不消啊。

    “挑拨离间?哼,很多事情大叔自己做过的,就休想抵赖。”苏舞月娇哼不迭地说:“妈妈,他上次还把舞舞的裤子扒了,打舞舞屁股。让舞舞好害羞,好疼。呜呜,什么都给他看到了。”

    蔡慕云那套在蚕丝睡衣里的娇躯,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脸色铁青,气急败坏的乱拳朝王庸猛捶而去:“好你个姓王的。你这个禽兽,畜生。我女儿才那么点大,你就……我。我和你拼了。”

    王庸连连招架不已,又是哭笑不得地说:“蔡慕云,注意下淑女,官员形象。你堂堂一个区委书记,竟然对我一个老百姓动手打骂?还有没有王法了啊?”

    “我这个书记就算不做。今天也不会让你好过。”蔡慕云真的是被气着了,悲愤欲绝的说:“你欺负了我还不算,还要欺负我女儿,我,我……”她越想越生气,一口气别住。几乎喘不过来了。

    “老蔡,你没事吧?”王庸见她不对劲,急忙抓住了她乱舞的双手。反过来将她压在了沙发上。伸手在她胸口上用了巧劲一拍一按。就将她憋着的一股气打散了。

    蔡慕云打了个气嗝后,脸色才稍微缓了些过来。但是依旧对王庸怒目相视:“王庸,你这个混蛋,你给我滚出我的家,以后再也不准你来了。”

    王庸没好气的在她屁股上打了一巴掌。不待她有机会发怒,就先笑着说:“我说蔡青天。你好歹也是个书记,有文化,有理想,有抱负,有道德的官员。就算我老王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至少也得给我一个申辩的机会吧?哪有你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就对我一通乱揍的?你这也太蛮不讲理,太荒唐了。”

    被他当着女儿的面打了屁股,蔡慕云不论是屁股蛋还是脸上,都有些在火辣辣的烧着。但是刚才一股恶气撒了泰半,人倒是清醒过来了不少。只是怒声娇哼着说:“好,我给你个机会解释,你说,你亲过我女儿没?”

    “呃……亲过。”王庸对于自己干过的事情,还真是不好抵赖。遂解释说:“那是因为……”

    “你扒过她裤子,打她屁股没?”蔡慕云咬牙切齿的打断了他,继续追问说。

    “扒过……”王庸又苦笑说:“那是因为……”

    “姓王的,你就是个混蛋,恶棍,流氓。”蔡慕云又是拼命挣扎了起来,对王庸怒骂不已的说:“我要杀了你。”

    “蔡慕云,你还讲不讲理了?”王庸只得出手锁住了她的动作,转头对正在洋洋得意,看好戏的苏舞月说:“喂,舞丫头。你就看着你妈这么发飙啊?也不帮忙劝劝?”

    “劝什么劝啊?你明明对我都是做过那些事情的。”苏舞月眼神之中闪过了狡黠之色,开始继续火上浇油道:“大叔,这件事情明明就是你自己做的不厚道喔。你撩了我之后,还要撩我妈妈。你那邪恶的脑子里倒底在转些什么淫邪勾当啊?哇,大叔,你不会是想母女通吃吧?”

    这话一出,很明显将已经火烧缭绕的事情再度往恶化方向推进了。蔡慕云娇躯一震之后,脑子里立即想到了那个邪恶无比的场面。王庸那张长得还算厚道的脸,越看越觉得狰狞而邪恶了起来。

    “王庸,你无耻!”蔡慕云被王庸锁住手脚,挣扎不动。直接抬起螓首,恶狠狠地朝他手臂上咬去。

    我勒个去,这也忒凶残了啊?他多少也是知道些蔡慕云的脾气了,这女人一旦凶残起来,可是非常厉害的。有过无数战斗经历的王庸,自然懂得如何防咬。但那些多是暴力手段,任何一招施展过去,蔡慕云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无奈之下,只得任由她啊呜一口的咬在了胳膊上。还不敢太用力,绷起硬气功,怕磕着了她的牙。

    等她咬着了之后,王庸才说:“老蔡,够了吧?那么母女两个要是再这么蛮不讲理,就别怪我发飙了啊。”

    “发飙?行啊,你飙一个我看看。”蔡慕云气得不轻,娇哼的说:“你够能耐的啊,欺负了我不算,还要欺负我女儿?”

    “我欺负你们母女?”王庸一下子松开了蔡慕云,点了支烟没好气的说:“蔡慕云,麻烦你说话要讲讲良心的好伐?以你的风格和脾气,是我老王欺负你还是你欺负我老王?你这倒还算了,但是你家那个小妖精,简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你厉害多了。区区几句话,就把我们都挑拨了起来。”

    蔡慕云这下张了张嘴,没有再说话。貌似的确是这样,自己和王庸在一起的时候,多半他还是很顺着自己的。但是在她印象之中,女儿始终是那一副乖乖巧巧,听话可爱的模样,又怎么可能说谎?强撑着怒气说:“王庸,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对舞舞做了些不好的事情。”

    “我对她做不好的事情?”王庸抽着烟,没好气的说:“老蔡,你知道我手段的。如果我真的有心对她做些什么不好的事情来,对她有些想法的话,你说她这细胳膊细腿的,能挡得住我吗?老子真有心,她早就被我破瓜不知道多少次了。”

    “老王,说话干净些。”蔡慕云气得脸红耳赤不已,不过心下倒是对王庸信了几分。先不说他用不用强的问题,只是看舞舞对他如此依恋。如果他再用用手段的话,女儿估摸着早就贞操不保了。又看他如此忿忿不平的模样,估猜其中还是有些原因的。

    如此一来,她心中对王庸的气是消了不少。蔡慕云本身智商极高,否则也是生不出这么一个聪明的女儿来。刚才那会儿,也是被气得失去了理智。但是静下心来细细琢磨,女儿的话中还是有很多可疑点的。

    但即便如此,也不代表王庸这家伙就没有危险了。事实上任由自己女儿和他再接触下去,迟早有一天会出事,而且还是出大事。原因很简单,这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平常克制着什么的还好些,相信他会有理智。如果碰到例如喝醉了酒啊,亦或是因为某些暧昧的气氛**高涨了之类。说不定就会出问题了。

    “苏舞月,以前你和王庸之间的事情,我全当做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蔡慕云这一下,总算开始针对女儿了起来,冷着脸说:“总之,从今天,不,从现在开始。你给我主动和他保持距离,不准单独见面,不准你对他有任何想法。”

    苏舞月见挑拨计谋失败,母亲开始发飙了之后。也是一下子有些着急了起来:“妈,凭什么呀?我和大叔的事情,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我喜欢大叔,就是喜欢他。”经过了刚才的那件事情,苏舞月发现自己更是依恋大叔了。妈妈这要一剥夺她的交往权,哪里能受得了?

    “什么?你喜欢他?”蔡慕云气得娇躯直颤,指着王庸说:“你喜欢人倒也算了,说明你长大了。但是喜欢什么人不好?偏偏要喜欢这个老流氓?”

    老,老流氓?王庸一脸无辜的摸着下巴,流氓就流氓吧。何必要加个老字?

    “妈妈,你还说呢。”苏舞月急着说:“你不也是喜欢大叔?我还没说你喜欢老牛吃嫩草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