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三百零五章 她会崩溃的

第三百零五章 她会崩溃的

    汗,昨天竟然忘记更新第二章了。百度搜.c?om)今天补上~)

    ……

    看把王庸惊得瞠目结舌的模样,苏舞月也是禁不住微微有些小得意:“你今天在学校里,不是挺厉害的嘛?差点就把我和秦老师一块办了,怎么,现在突然一下子怂了?”

    “你那张嘴收收行不行?”王庸抽着烟,没好脸色的说:“别哪天撩得老子火性上来,真捏着鼻子把你给办了。”

    “大叔你其实也就是一张嘴硬,其实心还是软的,我就是欣赏你这一点。”苏舞月老气横秋的拍了拍他肩膀说:“走,陪我做功课去。”

    “做功课?”王庸有些愕然:“你刚才死命扒拉的要我陪你一小时以充当福利,就是让我陪你做功课啊?”

    “大叔,你这是什么口气?”苏舞月一脸纯纯地看着他:“难不成你还真以为有爱爱活动啊?别做梦了,这可是给我的福利。大叔,不准赖账啊。”

    “功课就功课吧,赶紧的。”王庸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走,去书房。说好了,就一个小时,多了不奉陪啊。”

    “太好了。”苏舞月脸上绽放出了幸福的笑容,拽住了他的胳膊说:“走走,别浪费时间,我们速度开始。要记住,你现在每一分钟,都是属于我的。”

    王庸被她连拖带拽的弄进了书房,心下禁不住有些奇怪。陪着一起做作业而已,有必要兴奋成这幅死德性吗?难不成,还藏着什么阴谋诡计?

    不过,一到她的书房里,王庸就忍不住想要笑。貌似就是在这个房间里,苏舞月被他狠狠地教训了一顿。而且整个过程,还相当的少儿不宜。

    “大叔。看你满脸的坏笑,肯定又是在动什么不健康的歪脑筋了。”苏舞月显然也是想到了那天的场面,脸颊微微泛红。眨着水汪汪的眼睛,也不知道是在琢磨些什么东西。

    “少在那里作怪。”王庸在书架上随手拿了本书,很舒服的躺在了她的懒人沙发上:“你赶紧做功课吧。”他也是想明白了,像苏舞月这样古灵精怪的女孩,你是永远猜不透她动些什么脑筋的。所能做的,就是以不变应万变。

    这话她倒是没反驳,而是乖乖的拿起了课本之类。坐在了书桌前,开始认认真真的坐起功课来。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她还是很认真的在做功课。

    这点,看得王庸倒是啧啧称奇。这丫头精怪归精怪,但是认真起来还是很定得住心神。遂也不打扰她。继续看书。唔,这本小说貌似写的还可以啊,作者名也奇怪,叫什么傲无常。

    足足半个多小时后,就在王庸看得津津有味时。苏舞月回头声音有些撒娇发嗲的说:“大叔。这道题我不会,你帮我看看。”

    王庸自忖还是上过高中的,虽然贪玩,但自忖成绩还不错。当初为了去当兵,撕毁掉的录取通知书,好歹也是个一本。也不以为意。就说,嗯,拿过来我瞧瞧。

    苏舞月眼睛中露出了狡黠之色。拿着作业本屁颠屁颠的就跑了过去,挨着他坐下:“喏,大叔就是这道物理题。”

    王庸瞅了十秒钟后,顿即脸色有些尴尬了起来。心中直暗骂,这些公式和定义。老子怎么连听都没听说过?貌似自己以前物理学得也挺好啊?现在的高中物理,已经那么难了?

    题目都看不懂。叫他怎么做?

    “那个,舞舞啊。”王庸倒也老实,干笑着说:“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要不然你就得像我这样。没文化,只好跑去当兵,做保安。这题你自己慢慢研究吧,老子一看就头疼,还是继续看我的小说好了。”

    “大叔,看不出来你还是挺老实的嘛。”苏舞月亲昵的挽着他胳膊,咯咯笑着说:“其实这道题是理论物理学中弦理论里的一个猜想论证课题,你要真敢装模作样的说会,我就能好好地嘲笑嘲笑你了。”

    “你刚才是设个套让我钻啊?”王庸恍然大悟的没好气的说:“幸亏我这人,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要不然,还真要被你笑死了。”

    “大叔,和你开开玩笑嘛,别生气。”苏舞月嬉皮笑脸的说:“谢谢你刚才耐着性子陪我做功课,其实我的成绩一直很好。只是平常考试,我都故意考到中等程度,让我妈妈着急着急。”

    “也是啊,你那么聪明,年纪轻轻的就在电脑技术上那么厉害了。”王庸也是越来越欣赏苏舞月这小丫头了,摸了摸她的脑袋说:“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还只知道整天各种玩呢,哪有你这么厉害的。”

    “大叔你那台笔记本的主人才厉害呢。”苏舞月俏脸上浮上了一抹敬意:“他的技术起码比我高好几个层次,我在你那台笔记本里,学到了好多东西。”

    “你是说托尼啊,那小子的确是天才。”王庸笑了笑:“就是太专注技术了,性格比较偏执,不爱说话,更不喜欢和人打交道。三十多岁的人了,据说还是个处男。”

    “托尼!”苏舞月震惊了,娇躯都隐隐有些颤抖了:“大叔,你,你真的是在说的魔法师托尼?”

    “不错,那小子的确有个绰号叫魔法师。怎么,你认识他?”王庸平静地说。

    “大叔,拜托。真正玩技术的,又有哪个不认识,不,确切的说不知道魔法师托尼啊。”苏舞月没好气的翻着白眼,但是脸颊上却是潮红一片的说:“天呐,大叔你认识托尼。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我要晕了,要窒息了。”

    “喂喂,不至于吧?我看那小子除了技术好些,也挺平常啊,浑身上下没几两肉的,压根就不受女孩子欢迎。”王庸见苏舞月那么崇拜托尼,一时间倒是觉得有些小小吃醋的感觉。

    “大叔,你那是羡慕嫉妒恨啊。”苏舞月撇嘴不屑的说:“在黑客领域,魔法师托尼就像是神一样的人物。全世界像他这样技术的人,不超过三个。对于你这个电脑白痴来说,是不懂这种荣耀的。”

    “切,再厉害,也不是被抓了。”王庸哼声说:“要不是我,这小子指不定在哪个关满了穷凶极恶罪犯的牢里面捡肥皂呢。”

    “大叔,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帮我介绍认识一下好吗?拜托,大叔……”苏舞月双眼放光的说。

    “我和他实在没啥共同语言,他无非就是整天埋在电脑里干掉猥琐的事情。不然,我和你说说我那些惊险刺激的故事吧。”王庸转移着话题说。

    “不要,你那些东西,留着去酒吧里哄那些胸大没脑,只知道寻求刺激的低智商女人吧。”苏舞月挽着王庸胳膊,撒娇不已的说:“大叔,拜托嘛。帮我牵牵线,说句话,我就和他说句话就行。只要你肯帮我,人家这边让你摸一把!”

    “太小了,摸着没劲。”

    “大叔,怎么说话的?”苏舞月气鼓鼓的一翻身,骑在了王庸的膝盖上:“我这不叫小,叫精致。再说了,你还能不能有点品位了?庸俗。”

    “行了行了,和你这种高中生讨论咪咪的大小,传出去的话,我的脸皮也要丢光了。”王庸说:“从我大腿上下来,我把托尼的秘密联系方式给你,你说是k的朋友就行。”

    “大叔,你少来转移话题。”苏舞月气得小脸蛋儿都有些发白了:“侮辱了我的尊严,然后丢块骨头来哄我。当我是小狗啊?我告诉你,舞舞可不是好欺负的。”

    “知道你厉害总行了吧?时间差不多了,你的福利结束了。”王庸不以为意地说。

    “我要加钟。”苏舞月俏眸一翻着说。

    “加你个魂啊。”王庸很艰难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将她拎起来揍她屁股。还真把自己当成夜总会牛郎了啊?

    苏舞月正待恶狠狠的威胁几句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喊声:“舞舞,你在书房里吗?”

    这声音,怎么会那么耳熟?王庸有些疑惑。

    “糟糕了,是妈妈回来了。她不是说要晚回来吗?”苏舞月捂着嘴,低声惊呼了起来。哪里还有半点玩闹的心思,小脸煞白的左瞅右看:“大叔,你快钻桌子底下去。”不由分说的,站起来就把王庸拽。

    “喂喂,不是吧?你妈回来而已,又不是来了老虎了?用得着这么夸张吗?”一听说要钻桌子,王庸倒是有些哭笑不得的说:“就说我是你朋友就行了,正好我和她说道说道,怎么能为了工作。老是把女儿一个人丢在家里?”

    “我妈管得我严,不准我交不三不四的朋友。”苏舞月硬摁着,把王庸往桌子下塞。

    “什么叫不三不四的朋友啊?”王庸委屈的指着自己的脸说:“我这么一个成熟的大男人,没那么丢人现眼吧?”

    “大叔,年纪轻的还好些,我妈顶多就是揍我一顿。”苏舞月急得直跳脚:“如果让她知道我找了个这么大年纪的大叔,她会崩溃的。”

    “咯咯。”敲门声起,外面传来一个温柔好听的声音说:“舞舞,妈妈能进来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