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三百零四章 趁着我妈还没回来

第三百零四章 趁着我妈还没回来

    ……

    一个僻静的茶室之中,王庸看着苏舞月脸色十分严肃,递过来的一张纸条。上面是一串IP地址,让他有些莫名其妙:“舞舞,这串IP地址有什么问题吗?用得着脸色那么不好吗?”

    “有什么问题吗?,问题大了去。”苏舞月手指头敲着桌子,翻了下白眼说:“你难道不觉得这IP地址很熟悉?”

    “呃……”王庸再看了几遍,还是看不出有任何花样”“小说。只好点着烟,干笑着说:“舞舞啊,其实你知道的,我的电脑水平比较一般。”

    “一般?大叔你能不往不那么没羞没臊的往自己脸上抹金吗?”苏舞月喝着茶,俏眸一横着说。

    “你这死丫头,就不能好好说话,给点我面子啊?”王庸没好气的捏了她一把鼻子说:“有什么问题就快点说,被卖关子了。”

    “笨大叔,这个IP地址是你们公司的啊。”苏舞月瞪着俏眸,一脸问题很严重的说。

    ……

    “小吴,你不愧为国内最顶尖的安全专家。”几乎是与此同时,一栋被征用了的办公大楼里。身材高窕而火爆的迟宝宝,眉飞色舞的拍着一个消瘦眼镜男的肩膀说:“总算抓到了那帮狡猾的家伙。”

    在这个临时被开辟为战场的大型办公室里,摆放着大量各种各样的机器。数十个华海市tōngguò种种渠道,或借调,或招募而来的高手们。分成了七八个小组,各司其职的作战。

    今晚的行动。已经酝酿很久了。李副局长似乎想借此,一举踏破敌营。他甚至已经让几个武警支队枕戈待命。随时出战。

    “慕氏集团的IP地址?”饶是以李逸风的沉稳,在听到了这个名字后,脸色也是微微一变,这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

    同样脸色很沉的,是参与其中的重案组组长迟宝宝。

    如果换做以前,慕氏集团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华海市企业之中,普通的一个。虽说慕氏集团不算小,但是在经济非常发达的华海市。一个总资产不足百亿的集团,并不算太过顶尖。

    但是因为一个人,一个他们都很关注的人同样也在那家公司。自然而然,那家公司的意义就不一样了。

    武警总队沈队长沉声说:“老李,你在犹豫什么?快下令吧,我们去把慕氏集团给封了。每晚一步,就极有可能被对方警觉,破坏掉资料和证据。”

    “沈老总,关于这件事情我还有疑虑。”迟宝宝皱眉着说:“慕氏集团我知道。我也看过慕氏的一些资料,我更是和慕氏集团的老总见过面,谈过话。我并不认为,这个集团会有什么理由。会去涉足贩毒。”

    “但是现在,种种证据显示。网络贩毒案的服务端,正在慕氏集团的服务器中运行着。”沈总队和慕氏没交情。自然就直接反驳着说:“就算不是他们贩毒,也是参与其中了。这种大鱼只要逮住。我们就能顺藤摸瓜的,把整个网络贩毒组织。一网打尽。”

    “老沈,先别急。”李逸风沉吟了一下后,又对那个三十多岁的消瘦眼睛男说道:“吴专家,以你的精艳,有没有可能性是在慕氏集团的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服务器被人盗用了?”

    小吴推了推眼镜架,酝酿着说:“理论上是有这种可能性的,毕竟那个服务端。是以非常隐蔽的方式,在服务器中开辟了一块独立空间jìnháng运营。但问题在于,慕氏集团是大公司,而他们做的这个电商平台之中,不乏有高手参与其中,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肉鸡。如果毒贩子的技术人员,可以入侵慕氏集团的电商服务器,并不知不觉间剥离一块独立空间,运营贩毒服务端。那么他们的技术,就太可怕了,全世界能做到这种程度的,没几个人。而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人,没有必要靠贩毒来赚钱。”

    “老李,还等什么?”沈总队迫不及待地说:“我们需要尽快行动,打对手个措手不及。这些毒贩子,可是我们碰到过最狡猾的一批了。如果错失了这次机会,很有可能让犯罪分子们警觉之后,逍遥法外了。”

    “正是因为这批毒贩子,是我碰到过的最狡猾的。”李逸风板着脸沉声说:“我才会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如果不能摸透他们真正的意图。掌握更多的情报,我不主张现在出击。老沈,你们的人马先按兵不动。我们再jìnháng深入调查,搜集更多的情报和资料。”

    “这……”沈总队不服气的说:“行,这次你是行动总指挥,我听你的。但是我个人代表武警总队,表示意见保留。”

    ……

    “贩毒服务端在我们的电商平台上运行?”王庸莫名其妙的说:“这是什么意思?那些毒贩子利用技术,黑了我们公司的正在测试中的电商服务器?偷偷运行贩毒服务端?”

    “大叔,事情没那么简单的。你们公司IT部搭建的那个电商平台,已经初具雏形了。身为电商平台,在安全性考虑方面,自然是重中之重。”苏舞月喝茶实在喝不惯,要了一杯冰镇饮料开始美滋滋的喝了起来:“黑客要想从外部入侵,获取最高权限,开辟空间运行服务端,还不能让你们公司的安全人员发现,这个难度实在太大了些。更何况,一个服务端运行,还需要jìnháng数据维护之类的工作……”

    “难度大吗?上次我看你入侵我们公司的服务器,很轻松啊,就跟逛自家后花园一样。”王庸有些不明所以的说。

    “大叔,上次我入侵的是你们公司的主页和论坛好伐?天知道那是谁做的东西,漏洞百出。别说是我了,就算是刚学过几天黑客技术的菜鸟,也能轻轻松松的搞定。”苏舞月翻着白眼说:“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你们公司大动干戈的请了好多高手,搞出了这么一个电商平台,服务器安全方面做得很到位。按照我的技术来说,想要悄无声息的入侵,已经是非常难度的事情了。更别说当做是自家后花园一样,想栽什么就栽什么了。”

    “那照你的意思不会是说,我们公司就是贩毒案的主谋吧?”王庸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神有些不可思议了起来:“这事,不科学啊。不管是老慕,亦或是主谋。都不可能蠢到把客户端在自家公司的服务器里运营吧?”

    “这可不一定喔,知人知面不知心。大叔,你可不能被美女的表象给欺骗咯。越漂亮的女人,一旦坏起来,可就没边了。”苏舞月开始佯装关切地说:“大叔,我给你建议尽可能离她远些。免得给人连皮带骨的吞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去去,你是在说你自己吧?”

    “大叔,你是在变相的赞美我漂亮吗?”苏舞月妩媚的一笑:“你的赞美,我却之不恭的收下了。”

    “明天到公司,我会调查这件事情的。现在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家。”王庸懒得理她了。

    “不是吧,大叔?现在才九点多。”苏舞月那清清纯纯的好看脸蛋儿,满是不悦之色:“你刚把我利用完了,就扔啊?现在是酒吧刚刚开始热闹的时候,不如我们去酒吧嗨一下吧?怎么说舞舞今天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不行,明天你不用上课啊?”王庸起身,开始一把拽着她走出去:“我送你回家。”

    尽管苏舞月各种不依,但是又怎能犟得过王庸。怏怏不乐的,被王庸送回了家。不过,出于她今晚行动还算出力而有效果的份上。王庸最后还是答应在她家陪她一个小时的愿望。

    “你妈都是做什么的啊?生意这么忙,一天到晚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王庸直接被她拉进了客厅里,zuǒ诱打量着她的家,边是替她埋汰着说。刚才这丫头打了个电话给母亲,她妈妈竟然说可能还是要晚点回来,真的是很不负责任啊。

    “做点小生意的,大叔你也知道华海市生存不易。”苏舞月倒是挺知道替她妈妈说好话的:“为了给我创造个好的生存环境,她也不容易ì的。”

    “你妈做的生意还不小嘛?”王庸一屁股坐在了进口的豪华真皮沙发上。刚想问一下她的情况时,手机来了条短信。上面写着,今天陪你老婆陪得很累,你要出来补偿我一下?

    能说这话的,当然是蔡慕云,蔡shūjì了。只是这话惹得王庸额头上虚汗直冒,补偿,开什么玩笑?刚被她榨得干干净净,这还没缓过神来呢,又来?shūjì,shūjì就很了不起啊?就能罔顾人权啊?

    “你这当官的,还管不管我们老百姓死活了?”王庸没好气的回了条短信。

    “大叔~”苏舞月娇媚的声音响了起来。

    王庸回头,却见她娇滴滴的朝王庸抛了个媚眼说:“趁着我妈还没回来,我们先来爱一下吧。”

    王庸差点一头栽死在她家的沙发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