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三百零二章 判官爷

第三百零二章 判官爷

    ……

    苏舞月秀眸圆睁,下意识的想要挣扎。[本文来自?]但是哪里扭得过王庸,直接被他亲住了嘴唇。蓦然之间,在她脑袋里就像是有一颗炸弹,轰得一声炸了起来。天呐,自己竟然被大叔强吻了。呜呜~

    随后,她那非常聪明的脑袋里,便是一片空白。只觉得一股股电流,似是从她的脑髓里蔓延开来,流转遍全身。漂亮而微尖的小脸蛋上,微微逸上了一抹妖娆的红晕。

    别看她平常张牙舞爪的厉害非凡,可是现在这时候,却是和那些未经人事的小女孩一样,手足无措的任由王庸轻薄她的嘴唇。

    “王庸!”秦婉柔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捂着嘴才让自己不叫出来。直直七八秒钟过后,她才一激灵,仿若醒来。忙抓住他胳膊,颤声说:“不要这样,王庸,她还是个小孩子。你有什么怒气,冲着我来好吗?”

    “呼!”王庸在秦婉柔的哀求下,终于放开了苏舞月。冷笑看着紧闭着双眸,满面桃花色的她。

    天呐,这就是吻?这,这还是自己的初吻。苏舞月一震之下,睁开了双眸,却见他似笑非笑的眼神。气得她是小拳头猛捶了过去:“臭大叔,坏大叔。平常装得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你真是坏死了。”

    “坏?这只是开始。”王庸邪笑不已,将魔爪伸了过去:“虽然是个豆芽菜,不过讲究一下也能吃了。”

    “大叔,你不是玩真的吧?不,不要……”苏舞月这下才是真的害怕了,刚失去了初吻的她,即将要面对失去初血的危机。让她毫毛孔都要竖了起来。想跑。却被王庸拿小鸡般的捉了起来。只好使出了老招数,作出了楚楚可怜的模样说:“大叔,我错了,我刚才不应该冤枉你的,我就是开个小小玩笑而已,逗你玩呢。”

    “没事,我会原谅你的。不过,记得我和你说过,做错了事情。是要承担责任的。”王庸脸色阴沉而肃然;“等我们完事后,我就会原谅你这次错误了。”

    完,完事?

    如此冲击力十足的话,让苏舞月懵了。虽然在好奇和叛逆心理下,她看过很多爱情动作片。也时常会明明脸红得跟苹果似的了。却非要娇哼着说一声,也没什么嘛的傲娇话。

    但真正事到临头,智商极高的苏舞月却发现,原来自己心里面还是很害怕很害怕这件事情的。

    就在王庸作势要将她压倒在石桌上,去扯她的裙子时。秦婉柔急忙抱住了王庸的腰,眼泪一滴滴的滴落了下来:“王庸,求求你不要这样。你让我心里面好难过,你,你真的要发泄愤怒,要做。就和我……不要伤害舞舞,她还小。”

    “舞舞啊,你看你家秦老师对你可真好。”王庸顿住了动作,对她笑眯眯地说:“既然秦老师都这么说了。我怎么着都要给她些面子,苏舞月。你命真好啊,有老师帮你挡灾。”

    说着,便将苏舞月从石桌上放了下来。转过去猛地将秦婉柔搂在怀中,嗅着她乌黑秀发上的香味,让他的心渐渐恬静了下来。感觉到怀中玉人,微微颤抖不惜,心中也是有些心疼。

    只不过,刚才她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冤枉自己欺负苏舞月,让他觉得很憋屈,很委屈,一时情绪有些失控而已。事实上到了他这种心境和地步,也唯有秦婉柔,才能让自己的情绪如此波动厉害。

    “你这个笨蛋,傻女人。”王庸有些怜惜的,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口中却是怒骂道:“为什么你总是要为了别人而委屈自己?”

    “我,我没有。”秦婉柔依据王庸的心态,已经多少判断出了他刚才的确是没有和苏舞月做些什么。是自己冤枉了他。心中本就觉得愧疚,心疼。面对他的斥责,只敢低着头强自分辨道:“我,我没有。”

    “你没有?”王庸紧紧拥抱住她的娇躯,表面上看似平静。可是心中却是在狂跳不已。不管多少次抱住她,他都会像是当初年少轻狂时一样的激动不已。伸出手去,捉住了她下巴,将她硬是抬了起来,谑笑不已:“难不成婉柔你心中其实是想和我亲热的,只是苦于没有机会而已,所以借着刚才的机会,故意献身?”

    “不,不是这样的。”秦婉柔终究脸皮薄,羞得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在王庸怀中挣扎不已了起来。

    怎奈,双方的力量差距实在太大了。任凭她怎么挣扎,王庸都是纹丝不动。不过,王庸所用的力量,也是属于巧劲。顶多就是让她无法挣扎而已,而不会弄疼她。

    就在此时,苏舞月激忿填膺的一记扫腿向王庸后背打去,娇斥一声:“大叔,你要欺负就欺负我好了,欺负秦老师算什么英雄好汉。”看她的鞭腿,还是有些力量的。可见这丫头说学过跆拳道啊什么的,倒不是完全在说谎。

    当然,以她的实战能力,顶多就是和一个普通的正常男性差不多而已。王庸连躲闪一下的兴致也没有,直接任由她一腿抽在后背上。

    啪的一下,王庸稳如泰山的继续拥抱着秦婉柔。

    “开玩笑的吧?大叔你实在是太变态了。”苏舞月惊呆了,虽然明知道王庸很厉害,很变态。但是按照自己能踢断木板的腿劲,怎么着也要让他晃动两下吧?

    “哟,你们师生两个,还真是有情有义的很。”王庸也觉得是火候到了,心中的一些怒气也是发泄掉了。遂放掉了已经脚软手软的秦婉柔。回头对苏舞月“狰狞”的一笑:“不如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坏大叔,恶心大叔,流氓大叔。”苏舞月气得叉腰直骂:“行啊,你来吧,本小姐今天也豁出去了。你把本小姐的初吻夺去了,索性连贞操都拿去吧。秦老师,别怕他,不就是三p吗?本小姐硬盘里多少动作片啊,还怕你这个?”

    “行了行了,你还来闹?”王庸直接赏了她一个暴栗说:“刚才要不是你故意埋汰我,又怎么会把我给惹毛了?初吻什么的,你也别太在意,我刚才舌头又没伸进去,不算啥初吻。”

    “好你个猥琐大叔,你还想舌吻啊?”苏舞月气得直跳脚,杀将上去:“行啊,本小姐就满足你一下,不就是舌吻嘛。真是气死我了,拿了我的初吻,竟然当没那么回事一样。”

    “秦老师,你的学生这么暴力,你也不管管?”

    “你,你活该。谁,谁让你……舞舞,再揍重点。”

    ……

    华灯初上。

    喧闹了一整天的华海市,进入到了更为繁华和热闹的夜生活之中了。

    高级会所,往往都是有钱,有身份的人爱来享受的地方。

    虎爷,这这一大片地盘上的大佬。平常呼风唤雨,从者如云,好不霸气威猛。他平常最得意的话就是,在虎爷地盘上,你是虎得卧着,是龙就得盘着。就连那些政府要员,商贾明星,谁见了他,都得尊称一声虎爷,威风八面。

    但是此刻的他,却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小学生一样,双手交叉放在前面,弯着腰,谦逊的笑着。满脸讨好而谄媚的笑着:“判官爷,您老觉得这茶怎么样?”

    戴着判官面具的王庸,还是有办法能喝茶的,金马大哈的坐在了那里。悠道悠道的品着茶说:“不错,极品大红袍。我也是很难得才能喝到这茶啊?虎爷,看来这些年,你赚了不少嘛?”

    虎爷急忙凑上去,就像是精心伺候的奴才一样,帮王庸斟着茶,轻笑说:“在您老面前,哪有我称爷的面子?我原名叫高虎,您老能叫我一声小虎,就是我小虎祖宗八辈子积累的福分了。至于钱,的确是赚了些。平常忘记孝敬您了,这就给补上,补上。”

    一旁的旗袍女急忙贴了上去,弯着腰捧着一大袋子钻石,讨好地笑着说:“判官爷,这就是上次那袋子钻石,保守估价一个亿左右。而且保证是干净的。”

    “判官爷,您老就原谅我们一次吧。”刀疤老四,则是拿着把扇子凑了过来,很狗腿的帮他扇着风说:“我们保证改,改邪归正。”

    “是啊是啊,判官爷。”高虎抹着额头虚汗,呵呵笑着说:“这次我们被警察抓进去,那个什么迟警官啊对我们严加审讯,可是我们三个都没有透露出您的半点消息。”

    高虎心中,那是忐忑不安,七上八下不已。黑道他不怕,政府也不怕,富商那就更加不怕了。以他的能量,被市公安局抓了进去,还能第二天立马就放了出来,背景浑厚,可见一斑。

    可是面对判官,他却是遇到克星了。人家想高来高去,就高来高去。想杀个七进七出,就七进七出。聪明的高虎知道,如果这个判官要自己命,那绝对是分分钟钟的事情。

    就算自己能躲得了一时,也躲不了一世的。

    闯荡经验极为丰富的他,在局子里时,就下定了决心。那就是臣服,拜老大。只有这样,才能保住性命,保住基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