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九十一章 老公是奇葩

第两百九十一章 老公是奇葩

    ……

    不,不明液体?李秘书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家伙,胆子大到简直逆天了。在欧阳小姐面前,也敢这么下流,无耻?尤其是那钱助理,更是一番涨红着脸,几欲晕厥的样子。

    倒是欧阳菲菲,听王庸言之凿凿的没有,除了有些恼怒之外,心中也是不免狐疑了起来。难道,钱助理身上,真的携带了某些不明液体?而被这家伙一眼瞅出来了?

    看着三个女人各自不同的表情,王庸心中那是似明镜一般的清清楚楚。刚才自己的话,那可是很容易引起遐想连篇,让人误会的。思想越淫~荡,越是邪恶的人,往往越会产生误会。

    那个钱助理就不用说了,看她气得花枝乱颤,反应很大的样子,就知道其思想深度很深入嘛。至于那个李秘书,平常装得都是一副清清纯纯的模样。结果,一下子就对王庸的故意暗示心神领会。可见,仅凭外表去推断一个人,是多么一件错误的事情。

    倒是只有自己的老婆欧阳菲菲,还是很单纯的。看她的眼神和表情,她是压根就没往那方面去想。反而还皱着眉头说:“王庸,你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王庸正气凛然的拍着胸脯说:“如果检查过后,她身上没有携带不明液体。老总你就把我送进公安局,拘留个十五天。”

    这一下,欧阳菲菲倒是信了**分了。王庸就算再混蛋,也应该不会拿这种事情出来乱开玩笑。神色有些肃然的说:“钱助理,请你把身上携带的液体拿出来。”不过她左看右看,也是看不出钱助理身上携带着什么特殊物。

    “欧阳总裁,我,我没有带违禁液体。”钱助理都快要哭了出来,急得满面通红:“您别信他,他是在耍流氓,把他送到派出所去。”说着,凶神恶煞的狠狠盯着王庸,仿佛想化作一头老虎,把他撕碎了了事。

    欧阳菲菲见这边的事情,似乎引起了关注,便皱着眉说:“王庸,你确定钱助理身上携带不明液体?如果没有,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事情再发展下去,就不是开玩笑的了。”

    “我确信。”王庸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自信十足地说:“我身为保安,当然会有一些属于我的专业技能。”

    “那好,外面人多,我们进办公室里再说。”欧阳菲菲脸色平静的说:“王庸,今天的事情。不是你给钱助理一个交代,还她个清白。就是她需要还你一个清白。”

    “可以,不过还请欧阳总裁小心些。”王庸“忠心耿耿”的挡在欧阳菲菲面前,满是警惕的盯着钱助理,护送欧阳菲菲进了办公室。

    李秘书冷笑着说:“看你演的样子,看起来还真的像是真的了。王庸,一会儿钱助理身上要是没有不明液体,我会帮你报警。甚至出庭我都可以作证。钱助理,别怕,公道自在人心,欧阳总裁绝对不会放任对女同事耍流氓的混蛋不管不顾的。”

    三人都走了进去后,在欧阳菲菲的办公室。王庸倒像是来到了自己家一样的轻松惬意,点了支烟解解烟瘾,还在咖啡壶里倒了杯咖啡,美滋滋的喝了起来:“小李秘书啊,咱要不要来打个赌?如果钱助理身上真的搜出不明液体,你就输。反之,你就赢。”

    “打赌?”李秘书也是恼王庸很久了,当下又是学欧阳菲菲那俏丽冷艳的环抱双手姿势,冷笑着说:“如果你不是指那些,那些你懂的的话。我愿意和你赌,谁要输了,谁就答应对方一个条件。”

    “当然不会是指那个。”王庸老神在在的说:“嗯,再给你些信心吧。绝对是封装好的液体,数量还不少,起码五百毫升以上。”

    0

    回复

    1楼2013-08-0911:17举报|

    画长空

    二钗并蒂7

    钱助理羞怒之即,顿时脸色一滞,有些慌张了起来。

    而欧阳菲菲,基本上没听懂什么这个,那个的哑谜。不过一看到王庸那副笃定而要打赌的样子,她就暗自为小李秘书担心了起来。旁的不知道,反正在这反面她还是蛮了解王庸那家伙的。如果不是有很大,甚至已经笃定的把握,他是不会露出这副表情的。

    可惜,欧阳菲菲因为在王庸手中吃过很多亏,比较了解。但李秘书,却是不知那人的狡猾了。仿佛像是抓住了什么机会一般,迫不及待的说:“好,王庸,这个赌我和你打了。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心中却是暗暗得意了起来,王庸啊王庸,你这个流氓,还想诈本小姐?你以为本小姐就那么蠢,会上你这种当?

    说完之后,李秘书就洋洋得意的对钱助理说:“钱姐,请你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你身上没有携带任何液体,注意,是密封的。”

    岂料,钱助理脸涨得绯红,低着头不敢说话了。其实,原本她也以为自己没带。可是,随着最后那句极其明显的话,让她一下子醒悟了过来。这,这是什么人嘛?眼睛怎么可能这么毒。

    “钱姐?怎么了钱姐?”李秘书心头有些不安了起来:“你快告诉他你没带啊。”

    但是,钱助理却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钱助理,身为欧阳总裁的专职保安,我必须为她的安全着想。”王庸正经的说:“还请你把不明液体自己拿出来,否则,为了总裁的安全着想。我恐怕要对你实施武力控制了。”

    “你流氓。”钱助理愤怒的说:“你密明明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你,你是在羞辱我。”

    “钱助理,液体这种东西最难判断。”王庸挡在了欧阳菲菲面前,冷峻着说:“还请你拿出来,别逼我亲自动手,到时候你更难看。”

    面对他突然之间凶恶起来的眼神,钱助理也是被吓住了,那简直就像是一头野兽拥有的眼睛,危险而让人窒息。一想到王庸亲自动手的种种恶果,她又见欧阳菲菲似乎已经信了她。只得转过身去,气鼓鼓的把手伸进酥胸里掏了起来:“王庸,你会后悔今天对我羞辱的。”

    欧阳菲菲不明所以,眉头微皱着想说话时。王庸却又正气凛凛的说:“不管你以后有什么报复,请尽管使出来。为了欧阳总裁的安全,我就算做恶人得罪了全公司又如何?”

    呃,欧阳菲菲眼神微微一软,这家伙说话虽然似乎夸张了些,却是听得心头暖洋洋的。同时,她也是隐隐有些好奇了起来。钱助理身上,真的带有不明液体,还被王庸看出来了?到了这种时候,自是不会阻止了。

    很快欧阳菲菲的就明白了是什么东西了,俏眸圆睁的,看着钱助理从酥胸之处,掏出来了两个肉色外表的水袋。红着脸丢到了茶几上,悲愤欲绝的说:“姓王的混蛋,这就是你说的不明液体。呜呜,欧阳总裁。请你为我做主,我真的没有携带危险品。”

    欧阳菲菲几欲晕厥,脸色也是变得有些不好看了起来。

    当众让一个女人掏出这种东西来,的确对她的名誉和人格是一种很大的羞辱。冷声说:“王庸,你是早知道这这个了吧?我想请你解释,否则,你可以立即提交辞职报告了。”

    “欧阳总裁。”王庸依旧是挡在了她的面前,郑重其事的说:“在安检过程中,任何不明液体,都是危险的东西。因为谁而不知道,里面会装着些什么东西。如果是一些危险的化学品,就很容易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其实,利用这种东西装诸如强酸,毒液,然后对目标实施毁容,刺杀等案例已经很多了。我刚才那么做,完全是为了你的人身安全考虑。完全是为了履行一个专职保安,对雇主的神圣职责。”

    这话,倒是把三个女人都吓住了。的确也是,如果在那里面装危险品进行袭击,实在是防不胜防啊?理论上来讲,还真是有那种可能性。连钱助理都急了,急忙说:“欧阳总裁,我,我这里面绝对不是危险化学液体,就是我在汰宝上买,买的。”说着,脸又是红了起来。去掉了这两个撑场面的袋子后,胸口缩进去了一大块。

    王庸目测,就算用A罩杯,都嫌空间大。悲哀,实在是悲哀啊。难怪,需要买这种东西充场面了。

    “咳咳。”这时候,王庸倒是些微有些后悔了。便干咳了两声说:“那个钱助理啊,在这方面,我倒是有一个秘方。让你在少则三月,多则半年的时间里,至少能达到大A小B这种档次。而且还不是填充,无副作用。你要是想要,就当我给你的补偿吧。要是不管用,回头你尽管砍我。”

    “啊?要要要。”钱助理顿即惊喜交加的把头点的跟啄米似的。

    就连在一旁咬牙切齿的李秘书,也是眼睛突然大放光彩,看向王庸的眼神灼热了起来。

    欧阳菲菲差点把咖啡洒了,俏眸寒煞的盯着王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这老公,简直就是个奇葩。

    ……(未完待续精彩小说尽在【网】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