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八十七章 你是要命的

第两百八十七章 你是要命的

    ……

    “你是个尤物,让我着迷,甚至让我痴迷的尤物。”王庸抽着烟,眼神之中有些无奈:“我想,是个男人恐怕都无法拒绝你,我也一样。”

    蔡慕云脸上的冰块,微微有些融化的迹象。

    “老实说,我现在真的很想不顾你的反对。把你摁倒在床上,狠狠地上了你。”王庸说着,眼神有些贪婪的盯着她。紧身黑西服,白衬衣,让她充满了知性美。尤其是那一对酥胸,绝对堪称完美。在衬衣的紧裹下,鼓胀欲裂。

    蔡慕云的脸微微一红,狠狠地削了他一眼,这话说的也太流氓了。

    “尤其你还是一个区委书记,一个非常有权力,让很多人敬畏的权贵。”王庸自嘲的笑了笑:“得到你,征服你,无疑会让一个男人产生巨大的成就感。不得不承认,我其实也是这么一个庸俗的男人。”

    蔡慕云能在如同漩涡一般的官场上屹立到今天,并且扶摇直上,果然是因为其出身和强硬后台之故。却也不可否认,她拥有杰出的智慧和敏锐的洞察力。

    久经世故的她,哪里会听不出王庸的言下之意。当即,她的心头微微一紧。有些慌乱了起来,手指紧紧捏着咖啡杯。想说些什么挽留的话,但是话到嘴边,却是因为心中那固执的骄傲而冷漠低沉的说:“王庸,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每一次见你,总会让我有迥然不同的认识。你很神秘,让我看不透你,也不了解你。这样很危险,可是你也知道,像我这样的女人,兴许平淡惯了。兴许对你这样让我感觉危险的,特别没有抵抗力。”

    就在王庸微蹙眉头,想说些什么的时候。

    蔡慕云那双风情万种而又睿智的眼眸中。飘过了一丝淡淡的凄苦之色:“你知道的,我有一个女儿。一直以来,她都是我唯一的精神寄托。我不要求她做一个多么了不起的女人,只希望她能平平安安,开开心心的。”

    “每一个母亲都是伟大的。”王庸抽着烟,有些感慨的说道:“你女儿有你这么一个母亲,是她的幸运。”还是第一次,她在自己面前主动提及女儿。

    “可是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好母亲。”蔡慕云的脸色微微发白。抿了一口咖啡,颤声说:“一直以来,我都是在不断的工作。能对她照顾的,实在很少,太少。”

    “慕云,恕我冒昧的问一句。”王庸些微有些奇怪的是:“您的先生……”

    “他死了。”蔡慕云语气很平淡的说。

    “?”王庸眼神中投去一抹歉然之色:“很抱歉,慕云。我不是故意要提起你的伤心事。”

    “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那时候女儿还不懂事呢。”蔡慕云的脸色仿佛很平静,平淡的说:“我们的结合,是双方家长定下的。属于政治利益结合,互相之间谈不上太多的感情。何况。他是个海军军官,常年不着家。结婚第三年,他就在一场演习之中出了事故牺牲了。我和他前前后后加起来待在一起,没超过三个月。”

    即便蔡慕云说的很轻飘飘,可是王庸还是能从她看似平静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悲凉,刚想好言好语的安慰几句时。

    蔡慕云却是声音陡然转冷着说:“王庸。你别以为我说这些是为了博取你的同情。我只是想告诉你,那么多年,我都能一路熬过来。现在就算是少了你。也顶多就是让我最近有些激荡的生活,回归从前的平静而已。没有男人的日子,那么多年我都熬过来了。”

    “慕云,我没有那种意思。”王庸库笑着摇头说。

    “我的话说完了,你可以走了。”蔡慕云冷漠而微微骄傲地说。

    王庸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是见得她眼眸中似乎充满了一些拒绝之色。喉咙微微动了一下,便站起身来,对她笑了笑说:“擦书籍,那我就告辞了。多谢你那么多次的,对我帮忙。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我……”

    “走。”蔡慕云眼眸微微有些激动:“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那,告辞了。”王庸严肃的朝她点了点头,拿了外套,便走了出去。

    直到关门声响起很久之后,她一动不动的姿势,肩膀才微微抽搐了起来。努力维持着的冷傲俏靥,也是再绷不住了,凄容满面,一滴一滴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而下。

    除了伤心之外,更多的却是浓浓的疲惫。这么多年下来,已经让她无论是从身体,还是心灵都陷入到了无比的疲惫之中。在遇到王庸之前,她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笑过了,更是不知道多久没有哭过了。她以为,自己会那么一年一年的继续过下去,直至从一朵盛开的娇花,逐渐残败,枯萎,最后凋零。这就是命,是她蔡慕云的命。

    可是,自从第一次遇到王庸之后。那颗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心灵,竟是砰然而动了起来。让她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少女时代,情窦初开的时候了,满脑子念念不忘的都是他。每每都需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克制住不给他频繁的打电话,深怕自己越陷越深,难以自拔。

    但不管如何,最终还是会将电话拨打到他手机上。听他嬉皮笑脸的叫自己蔡青天,蔡父母之类的。

    “王庸!”蔡慕云将沙发靠垫狠狠地砸了出去,边哭便怒骂着说:“你就是个混蛋,那天,那天你吃饱了撑着去逛商场啊。你说你一个粗糙的大男人,跑去逛什么商场啊?”

    骂着骂着,心头竟然颇觉得解气,好像心情好了些。便又是忍不住骂道:“流氓,混蛋。谁要你救来着,你让我被抓,被她们欺负好了……谁要你来冲英雄好汉,谁要你来做好人。”

    骂了会儿,就又开始哭。哭了会儿,又开始骂。骂的实在没词了,就趴在了沙发上,呜呜咽咽的哭个不停了起来,心中一片悲凉,自怨自艾了起来,我蔡慕云怎么会那么命苦?难道真的就像是那些人说的,扫把星的命吗?

    她那副模样,哪里还有半点平常骄傲,清妍,威严十足的女强人架势?

    “蔡青天!”王庸略带磁性而低沉的嗓音,在她背后轻轻响起,挟带着一丝戏谑之色:“你好歹也是个党员,还是个区委书记,怎么能有迷信的思想?毛主席说过……”

    “王庸!”蔡慕云就像是只受惊的了小兔子,一蹦三尺高。面色煞白,眼神惊恐的向后看去。果然,见到了王庸那家伙,正靠着墙,抽着烟,微微笑着而饶有兴致的看着她。这一下,把她吓得不轻,颤声说:“你,你怎么会回来的?”

    “我压根就从未离开。”王庸慢慢地走了过来,嘴角挂着一抹玩味的笑:“刚才骂够了没?没有骂够的话,可以继续骂。”

    “你……”蔡慕云好歹也是个区委书记,这一生经历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已经很多了,王庸的突然出现虽然出乎了她的想象。但是两三个呼吸下,就让她强自镇定了下来,板着脸怒声说:“卑鄙无耻,偷听我说话。”

    “不偷听,我怎么能知道人人敬畏的蔡书记,竟然是个恩将仇报的坏女人呢。”王庸逼到了她的身前,俯下身子,好笑着说:“我也是没想到啊,我在商场里那么落力的救你。结果还要被你骂坏蛋,诅咒我和老婆上床的时候小jj不举,果然是天下最毒女人心啊。”

    蔡慕云脸一红,刚才又恼又怒,嫉妒心发作时,的确是诅咒过他那种话。不过此时此刻,她可不能弱了气势。不躲不闪,犹自挂着泪痕的俏眸和王庸相对相视,气鼓鼓的说:“不错,我就是毒心肠的女人,你现在见识到了。凭什么看见你回去和老婆亲亲热热,我还得给你送上祝福?不举,我就是诅咒你和老婆上床不举……啊~”

    话音还未落下,她就只觉得轻飘飘的飞了起来。又是被王庸再次扛到了肩膀上,进了套间内的房间,扔在了床上。不待她反抗,不等她发出叫声,王庸的身体就重重的压了上去,用嘴堵住了她性感的玉唇。

    “呜呜~”蔡慕云奋力抵抗,但是她的力气,又哪里能比得过王庸那头蛮牛?片刻之后,就让她在有些窒息而血液加速下,如同喝醉酒般的轻飘飘了起来。

    非但这样,王庸的魔爪也是开始不安分了起来。这五六年来,王庸每次经历了一次任务后,都会在世界各地的酒吧里流连忘返。享受着各种不同肤色,不同性格的美女。

    要说这些年里,他进步最大的不是个人战斗力。而是床上的这套功夫,比之当初青涩的毛头小伙子,简直就是天壤云泥之别。片刻之后,蔡慕云的抵抗力就弱了起来,娇躯扭动着,下意识的迎合起他侵袭了起来。

    “还记得刚才我说的话吗?”王庸松开了娇喘吁吁的她,嘴角挂着抹邪笑说:“我说,她们是要钱的。可是,你是要命的。你可是险些把我抽得精尽人亡啊。原来我还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你这究竟是憋了多少年啊?”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